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博洛最终还是逃回了苏州,可是此刻已经攻陷了江阴的神州军拥有充足兵力,为何却没有趁机攻陷苏州。干脆将博洛灭掉,刚好除去心腹大患。

实则这是战略上的需求,也是神州自由邦的需求。

在战略上来说,神州军攻击力量足够,然而长期消耗为特征的守备战却是完全不适应的。毕竟神州自由邦还是要发展经济的,没有足够的综合实力再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

就如同现在的美国四处开战,那么他们国家里面国民的平均收入是多少?即使如此,他们也没有能力把越战打到底。而现在在中东几乎每天死人,为何不撤走,美国赚了还是赔了?

在商人们来说,他们暂时不需要更多的空间,有了中华明月湾暂时来说足够了。而现在缺的是人,有了足够的劳动力使空间需求增大,这时再来扩张就顺应民心了。

那么如此循环下去,直到神州自由邦有了非常富裕的而且相当数量以上的人口,再来解放全中国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了。

而现在神州军的巡洋舰队及海军陆战队第二师已经来到了这次“震慑行动”终点站一一扬州、镇江。

而这里距离大汉奸,清大学士洪承畴镇守的南京距离不过一百里路而已。而从江面之上,神州军海军陆战队对两处进行的攻击,足以使清军知道他们后防线是多么薄弱。

同时由于江南地区,的大城之中,百姓几乎被搬了个空空如也。那么每年仅粮食一项的缺口有多少呢?无论如何战略上必须转入防守之中,否则必败无疑。

而如果清军妄想要恢复整个江南鱼米之乡的生产,虽然土地是不少,然而他们要面对的是舟山之上所驻舰队及神州军的不断搔扰。

失掉了江南这个鱼米之乡,清军再图进军,将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博洛气喘吁吁的涉水渡过河流,直到此刻他的人马才算慢慢定下了惊魂。就算这会回想起适才那排山倒海似的弹幕布轰击,依然不寒而栗。

惊魂甫定的博洛看着无锡城处的狼烟依然滚滚,心中感叹一场:“无锡算是完了!”

只是今日一战,又使他明白了一点道理。

“原来大炮可以这样用!”

大炮不仅仅用来攻城夺寨,而密集的炮火可以摧毁敌军的士气,并促使敌军的崩溃。面对这样的炮火,只有预先挖好如同“苏州防线”一般的堡垒,才有制胜的可能。这也就是神州军为何抢先袭取“苏州防线”的主要原因。

“如果那些苏州防线的大炮还在的话,不必顾忌他们战船上的炮火了!可惜,我明白的有些晚了,江南这一败之后,只怕再想聚集起军力就有些难了!”

博洛站在河边,看着漫天的濛濛细雨,有些伤感的想。似乎他已经看到,多到无数的战车从海上蜂涌上海岸,如同一大片油渍把整个中华大地侵蚀了个完完全全。

“如此下去,只怕这仗也就没法打了!不过……”

再度回想起适才的炮火,博洛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他伸出沾满了泥巴的手搔了搔下巴。

“虽然他们炮火凶猛,然而这样的打法似乎消耗极大,否则他们也不会不占领江南这花花世界!只怕是占得起耗不起吧!面对这样的炮火我们该怎么办?”

就在博洛还在进行思考的时候,镇江城外的江心炮台处,刚刚再次被舰炮覆盖了一遍。

防守这儿的主将,是洪承畴专门调来镇守镇江的满清操江总督陈锦,手下一万八千精兵驻守在镇江城中。虽然他的兵力并不多,但他却有不少从博洛处搜集来的武器,以及自己设计的武器。

说到新式武器,却不能不说下清操江总督陈锦。

其人面黄少须,在“蛙跳作战”之时,就是他率军镇守杭州,并率先使用“酒坛战法”攻击神州军战车,使徐烈钧的战车在城中受到相当损失。

并且他是清廷方面,除去博洛之外,另外一个对于新兵器极为敏感之人。因此,他在洪承畴的授意之下,对于清军在江南方面最后一支力量进行了针对性训练。

而由于职责所在,因此他去一返博洛的作法,专门训练巴山手下八旗兵使用战车进行巷战。长期训练之下,也使他摸索出一套专门对付神州军的打法来。

在他的看法来说,神州军的攻击,多路、快速、出奇不意。传统战法之中对于这种攻击的应对方法,莫过于掘壕固守,层层推进。

而陈锦则略加改进,即以要点固守待机而动。对方一但发动攻击,则立即组织反击并与之混战一起,使其火力优势无法发挥。

正是这一支劲旅,却被洪承畴指派到镇江进行防守作战,而陈锦就是镇江的守将。自从收到了神州军的“告江南同胞书”的进修,陈锦就知道他们将面临一场恶战。

因此他并不阻挡百姓们的逃亡,这样会为镇江城提供更多的粮食。而且也有了更多的坚固房屋,可供清军使用进行坚固据点的改建。

而巴山却被他派到镇江城外大江之上的江心州炮台上,这时的作用就是用来阻滞敌军,并使镇江城得到充分的预警时间,好进行防守作战。

当江心州上第一波炮弹爆炸的时候,表面阵地所有的火器及军兵几乎同一时间丧失掉了,驻守在这儿总共不到一千的军兵,立即丧失了三分之一。

而巴山这才知道怕了,这时也才明白总督陈锦的一片苦心。江心州上在陈锦的严令之下,每门红衣大炮,都按照金声恒受阻汀州城下时发来的六百里加急当中的神州军的炮垒样式变化而来。

正梯形的堡垒上面,覆盖着圆木及厚厚的土层,扁而长的射击口虽然对于射界有些限制,然而它厚厚的顶盖及倾斜的侧面却使它们承受住了第一排舰炮的炮火急袭。

巴山瞪着那被炮火的硝烟,熏红的眼睛,瞪视着江面之上那些模样怪异的战船大声冲着传令兵喊道:“传令各处炮垒,不得到我的允许不得擅自开炮,违令者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