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质问(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李择从陆文凯那里出来,直接就去视察城外的警戒情况了,到完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刚和兄弟们一起吃完饭,围坐在篝火旁边,说话的时候,看见陆文凯一个人慢慢的向他这边走过来了。

周围的人都知道他们有事情要说,所以都知趣的离开了。现在,红红的篝火旁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和今天下午的时候相比,陆文凯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脚步稳健,表情麻木的走到李择的身边坐下,还没等李择开口,就望着眼前的那堆篝火,说道:“你下午安排的事,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但是要让居民门放弃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家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请多给我一点时间。”

李择听他这么一说,反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他完全能体会陆文凯他们现在的感受,要不是情况紧急,被逼无奈,一定需要这么做的话,李择他们也都不会向陆文凯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他看着陆文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说:“我们马上要去打日本人,所以不得已,必须要这样做。”

陆文凯听了这话,那张麻木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声音冷到极点:“你们要干什么是你们的事,那不是我应该关心的。”

李择听了这句话,知道他心里还有气,自己也找不到什么方法可以安慰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说道:“陆先生是旗人吧!” 李择在去找他之前,已经把他的情况都大致了解了一下。

“怎么,李先生对旗人有什么看法吗?”陆文凯的声音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不敢!”李择淡淡的笑了笑,看着他缓缓的说:“只是以前一直听说,旗人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勇敢。”李择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也是想缓和一下气氛而已。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陆文凯对于这样的赞赏表现的毫不在意。

两个人都有心事,保持着沉默,一时气氛又冷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李择看着面前的篝火,缓缓的说:‘我知道,我们今天所做的事得不到你们的理解,但是谢谢了。”李择回过头看着陆文凯说:“谢谢你们为我们做的一切。”

李择这句话说的非常诚恳,但是却没有换来任何成果,陆文凯冷笑一声:“客气了,这种时候我们还有力量反抗,做自己的选择吗?”

陆文凯的这句话,让李择彻底的沉默了。

“今天,你们占领了这里,我们又为你们做事;明天,日本人回来了,我们还接着给日本人做事;总之,谁占领这里,我们就替谁做事,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不用客气。”

听到这句话,李择一下子火了:“我真没想到一个中国人居然会厚颜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你自己的国家吗,就这样任由日本人糟蹋?”

“中国人!哈哈哈!”听到这句话,陆文凯狂笑起来:“在你们眼里,我们现在真的还是中国人吗?”

听到这样的话,李择大惑不解,吃惊的看着他。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孙中山刚领着你们打天下的时候,喊的口号就是‘驱除靼奴,复我中华”。在你们眼里,我们满族人还算是中国人吗?其实在你们心里,除了你们汉族外,其他的民族都是蛮夷,都是因该被你们支配,是吧!”

李择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仔细想想,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本来就是以推翻清朝的统治为目标,解放在外国列强下受尽趣辱的中国,重建一个强大的中华民族。对于陆文凯说的自己把其它少数民族看成是蛮夷的事,说实在话,在他的心里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至有华夏文明以来,汉民族不但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中人数最多的民族,而且不论是在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朝代,也不论是哪个民族在统治中国,汉民族都积极的融入其中,并最终成为是整个社会的存在支柱,对中华文明的发展所做的贡献,是其它任何一个民族都没有办法比拟的。所以做为一个汉人,在这种先辈创造的历史的成就感的熏陶下,难免都会有一些相对于其他少数民族的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哪怕是在汉民族被其它少数民族统治的时期都从来没有消失过,所以任何一个汉人都会理所当然的以中华文明的正统自居,甚至对其他少数民族会带有一种认为他们是蛮夷的偏见的汉人也确实不是少数。更何况,由于曾经在世界上无比强大的中国,在近代历史时由于清政府统治时,夜郎自大,闭关自守,使得国力大大落后其它先进国家,由此,近百年来一直受到了西方列强的欺压。所有的中国人在愤恨西方列强的同时,也把所有的罪责推到了清朝统治者的身上,认为强大的中华民族之所以会遭到这样的浩劫,忍受这样的耻辱,完全是因为清政府的无能造成的,所以当孙中山提出,驱赶满清统治者的统治,重新使以汉民族为主导的中华民族振奋时,所有的中国人,特别在全国人口总数中占绝对优势的汉民族,更是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孙总理,之所以要领着我们干革命,推翻清朝的统治还不是想要挽救中国于水火。”李择最崇拜的就是孙中山,当他提出三民主义的的革命理念的时候,所有的中国人都认为这是拯救中国的良方,所以一大批有志结束国家这种屈辱的历史,希望重塑民族辉煌的年轻人,纷纷聚集在孙中山的周围。和这些人一样,李择也是孙中山的坚定的追随者,无论在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样的困境,在他们的心里对于孙中山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跟着他就能拯救中国。”

所以,正因为这样,即使现在孙中山已经带着他未完成的理想,离开了人世,在李择看来,是不容许任何人对这样一位伟大的领袖,有任何的质疑的。他看了看陆文凯,毫不客气的说:“要不是你们清朝统治者的无能,我们现在能被这些国家欺负吗?割让领土,丧权辱国,这样的政权难道不应该被推翻吗?由我们汉人重新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有什么不对吗?”

“哈哈哈”陆文凯听了这番话大笑起来:“从古至今,天下就不是一个人的天下,朝代更替,从来都是有德者居之。本来我们大清在明末时期只是一个在东北偏安一隅的小政权,正是因为明朝政府的腐败无能,在内地,李自成领导的的农民起义如火如荼,所向披靡;在沿海,倭寇入侵,弄的民不聊生。万里河山,烽烟四起,正是在这种国家危亡之际,你们汉民族统治者束手无策的时候,我大清才挥兵入关,在汉民族主导的这片大地上,建立了三百年的基业。想我大清也曾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无比强盛的辉煌。康乾盛事,国泰民安。八旗将士,东征西讨:平三藩,收台湾,定西北,驱沙俄,维护国家统一,建立起一个在中国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国家。虽然子孙不肖,后失前德,致使国家沦落至此,但罄竹之处,岂无一点功绩?””

陆文凯说的很激动,一方面是因为李择对自己祖先的功绩的那种不屑深深的刺痛了他;另一方面,正因为李择身为一个汉人的傲慢,彻底的激起了他作为一个满族人的自尊心,所以说起话来特别的刻薄:“现在,中国的统治权又回到了你们的手里,但是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只要在汉民族手里就建立起一个强大的中国了吗?虽然我深居此地,孤陋寡闻,但也知道,现在的中国也不过是一个军阀割据,年年混战,民不聊生。说到丧权辱国,你们的政府面对着日本人雄居东北,虎视中原,也不过一味的退让,毫无半点征伐之心。这样的政府与我晚清政府何异,面对这样一个四分五裂的中国,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说三道四,趾高气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