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空指]中国海空军导弹发展回顾(一)

一、了解背景

中国空军在20世纪60-70年代的防空作战,是国家在总体上处于和平状态下的特种作战。这种战争样式的主要特点是政治性强。即使是一场极小规模的作战,也常常牵动国家防空体系的全局和国际斗争的大局。而且这种作战范围广,形式复杂,空军必须坚决执行国家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和保卫世界和平的外交政策,严格遵守不示弱、不主动惹事、不出国境、不入公海的作战政策。可以说,美、蒋空军对新中国空军进行了长达十几年的严格而全面的政治“考试”。而新中国空军在艰苦卓绝的“应试”中,积累了多方面的经验。

但是,放在世界空战史的大参照系下,从军事的角度考察,这一时期中国空军的成就是比较有限的。中国空军不过是进行了一些零星的战斗,而没有直接参与任何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就军事影响和战术价值而言,中国的歼-6无法像此前曾经培育了众多王牌的苏制米格-15一样,昂首走入世界空战史。

以实事求是的态度,科学地看待歼-6取得的那些已超出军事意义的胜利,我们会看到朝鲜空战和国土防空中中国空军的“侥幸”成分:美国从来没有与中国爆发公开的直接的战争。这一“政治掩护”是中国空军得以和美国空军进行空中格斗型对抗的前提。英国空军战史专家钱特说:“华盛顿对作战行动实施非常具体的控制,几乎无法使盟军取得任何胜利,特别是严重地影响了盟国空中力量的发挥。”中国空军这一时期个别、零星的空战胜利,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整个空战态势的不对称:中国方面是集全国空军之力、以多兵种、大机群严阵以待; 而美军方面则完全没有有组织的空中作战行动。要么是非作战性质的侦察;要么为因为迷途误入的单双机短时入侵。面对中国空军有计划、有组织并有着强大地面引导、保障的大规模作战行动,美军分散、孤立,失败是必然的。不能把这些“局部”的格斗胜利等同于中国空军对美国空军“整体”的胜利。

毫无疑问,歼-6和中国空军国土防空作战中的巨大历史功勋是应当铭记的,它锻造了一个民族英雄主义的新传奇。但歼-6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事实上充当新中国头顶上的“钢盔”,则是中国空军甚至是中国军队巨大的历史悲剧。我们必须看到:这一时期,由于内忧外患,不仅造成中国政治和经济上新一轮的闭关锁国,也使军事上自朝鲜战争后刚刚开始的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全面中断。中国空军在把美、蒋空中骚扰阻断的同时,也把世界空军先进的作战思想、作战手段和技术发展,“防”在了中国的空域之外。

严格地说,中国空军在朝鲜战争中只能算是实习和体验了一下现代战争,而不能算是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空中战争。中国空军只在战争后期进行了部分空中格斗,遂行了2次小规模空中轰炸,对5次战役的直接军事贡献几乎为零。直到战争结束,志愿军的步坦协同已经进行得相当熟练,但在二战中就广泛应用于各强国军队中的空地协同进攻,则一次也没有。可以说,朝鲜战争时的中国空军,甚至还没有达到一战后期的战术水平。

朝鲜战争来得如此突然,压力如此巨大,以至于中国不得不以应急的态势参加战争,国土防空作战的接踵而至,又客观上促使这一思维惯性以更大的动力牵引着中国空军,沿着错误的建设方向“加力”前进。中国军队有着悠久的地面作战的历史传统,但对于完全舶来品的空军却相当陌生。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以地面战略的习惯性思维指导空军建设和作战。加之深受苏联军事思想的影响——苏联是反对和批判杜黑学说的,那个年代的中国没有谁去研究杜黑和制空权,思考合理的空军兵种、机种构成,提出独立的空军理论。

越南战争是世界军事史上一场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转型的揭幕之战,具有转折性的意义和多方面的启示,一如后来震惊世界的海湾战争。中国国土防空作战的后期,空军事实上是以战略威慑和局部参与的方式介入了越南战争。由中国空军权威理论专家1998年编撰的《世界空军史》这样评价越南战争对空军建设的启示:“越南战争中的空中作战……较之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战后初期(指朝鲜战争——作者注)的空中作战,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必须高度重视运用空军,把空军作为常规战争中的主要打击力量。越南战场的实战情况表明,现代空中力量以它特有的高速机动能力,远程续航能力和猛烈攻击能力等优越条件,而成为战争中的一把利剑……必须高度重视夺取和保持制空权的斗争……必须不断更新和改进航空武器装备……必须重视实施合同作战……必须高度重视电子战在战争中的地位……必须不断完善指挥控制系统……”

即便是从知己知彼的战略常识出发,中国也该密切关注近在咫尺的美国军队作战思想和作战手段的巨变。但埋头于文革内乱,被政治狂潮淹没的中国空军几乎没有意识到那些“启示”中的任何一点。就空战建设的顶层设计而言,中国空军仍然是沿着朝鲜战争中空中格斗的思维,继续关注歼击机;而美国和苏联却从越南战争中看到战略轰炸机和巡航导弹的价值——这是建设战略空军的物质基础。事实上,朝鲜战争后,中美空军都进行了急剧的扩张,但彼此的重点却完全不同。到1957年,美国战略空军部队由100架飞机增至3000架;而中国空军始终只重视歼击机。1954年中国空军拥有28个航空兵师(歼击机师18个);到1971年发展到50个航空兵师,歼击机师达到35个。美苏(俄)至今已发展了三代战略轰炸机,但中国在1964年仿制成功轰-6后,40多年中再未有任何发展。进攻性战机停滞的背后是进攻意识的缺失,也是对空军本质认知能力的低下。

此时的中国空军就像一架发动机突然停车的飞机,落在后面,直到几十年后才“重新开车”成功。

对“防”字的过分强调,导致中国空军在一些战术的运用上也格外的“拘束”和保守。国民党空军的侦察机和战斗机几十年的时间里一再骚扰大陆,但大陆的战机却一次也没有去“骚扰”过台湾。杜黑极力反对空战,主张夺取制空权要靠空中进攻,力争把敌方的的飞机消灭在机场上和工厂里。他的形象比喻是,与消灭空中的飞鸟相比,捣毁鸟巢和鸟蛋的办法更有效。但中国空军却反其道而行之。笔者至今仍不明白:与其苦思冥想如何拦截国民党的各式侦察机,为什么不派战机一举将其摧毁在台湾的机场上?新中国空军是有着这样的装备和实力的,只是没有进攻性的理论和作战意识而已。

中美双方对空军作用的认识和理解,从越南战争期间两国投入的空军装备和使用的方式也能清晰地看出来:中国主要投入的是歼-6(前期和后期有部分歼-5和歼-7),进行的是防空格斗型的空战。而美国一改朝鲜战争以传统陆战为主的战法,集中空军、海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航空部队,使用各型飞机遂行战役或战斗。战争后期,美国几乎将空袭作为一种政治手段,“以炸迫和”。

从宏观的、总体的战略角度对比一下,中美两国空军在同时代对空军作用的认识和整体使用,我们作何感想?让我们于那些戏剧性的场面和富于传奇色彩的故事之外,作一回全景式的观察和思考,我们会发现什么呢?

毛泽东说:如果美国在越南被打败,那就意味着它将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被打败。然而,一向料事如神的毛泽东这回没有说对。美国在越南失败之后,军事上就再也没有失败过。从国际政治的角度看,美国从越南的撤军是“铁幕政策”的失败;从军事的角度看,越南战争只是美国空军新型武器和新型战略战术的试验场。相比于某型飞机性能的提高,美国的这种“实验”对人类战争史的影响是颠覆性的。

很显然,美国没有把与中国进行的那些零星的小空战当回事,更没有把中国的主力战机歼-6当成主要对手。但中国仍然对那些单机机炮格斗式的胜利,涂以政治的色彩,大力宣扬。接替刘亚楼担任空军司令员的原空军政委吴法宪更带头喊出“歼-6万岁”,“歼-6打遍天下”的口号。这种刻舟求剑式的思维像茧壳一样把中国空军封闭起来。一个大国的空军司令,不是出于对国家责任感去关心本军种的战略发展,却像一个无知幼儿为一种过时战机喊出这样天真的口号,综观世界空军史,无出其右者。“文革”对中国空军发展的摧残和贻误无以复加,其相当大的部分,是通过吴法宪当司令期间得以具体“实施”的。重政治,轻军事,忽视理论的风气弥漫并长期毒害空军。只不过那个年代的中国没有遭遇大战,所以,吴法宪等人对空军的戕害和贻误才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中国空军与世界空军的差距是在歼-6服役的时候缩短的,但也是从歼-6担当中国空军主力战斗机的时候拉开的。歼-6的原型米格-19,在苏联很快就被米格-21取代了。但中国却在歼-6上倾注了太多的精力,这是重大的战略失策。当美国空军根据越南战争的经验教训,大力研制各种新类别的军用飞机时,中国空军歼-6家族近亲繁殖般的改型也在忙碌地进行着。直到1986年,歼-6才完全停止生产。20多年中,歼-6的生产数量超过4000架。由歼-6还衍生出了强-5和歼-12。强-5是中国空军目前唯一的强击机,已服役40余年且尚未被取代。在特殊年代,强-5一度被作为氢弹载机,和轰-6一起成为中国空基核平台;而歼-12的研制则以失败告终。

二、他国评价

中国导弹武器的发展之路和中国其他武器类似。新中国成立初期,重工业几乎是一片空白,为了尽快发展起来,中国得到了苏联的帮助,在苏联支援下,中国重工业取得质的飞跃。所以虽然已经过去50多年,但中国的军工产品仍然有俄制武器的影子,当时发展之路是进口苏制武器,在消化其技术后进行仿制。随后,中国还得到了法国和巴基斯坦等国的技术援助,这些援助在后来的武器系统中都有反映。

中国空军导弹系统

目前有相当数量的PL-5在中国空军中服役,该导弹发展始于1966年,1986年开始批量生产,导弹在研制过程中借鉴了AIM-9G的某些解决办法,该弹最大特色是自动寻的弹头采用了压缩空气冷却,基本型导弹全重85千克,全长2.9米,弹体直径0.13米,最大射程为16千米,采用固体推进剂火箭发动机,红外导引头,具有有限的离轴发射能力。PL-5B导弹增设更大的尾翼稳定器和在弹头部装有双三角形控制面。据称PL-5导弹最多可承受30g(g为重力加速度)的加速度,可以在有限偏离瞄准线时实施攻击。PL-5E导弹属第三代导弹,从1999年开始对外销售。它采用一种新型自动寻的头,因而发射前的最大瞄准角可达25度,发射后的最大瞄准角可达40度,跟踪速度高达20度/秒,导弹可承受40g加速度的载荷。这种新型自动寻的头能在前半球跟踪目标,为了增加该导弹的机动性,把尾翼稳定器稍稍往前移了,但是,尾翼稳定器的形状和尺寸照旧。

PL-7导弹采用了和法国空军装备的R550“魔术”空空导弹类似的气动外形,由株洲航空发动机厂于1982年开始负责研制,1987年开始量产,该弹全重90千克,全长2.75米,弹体直径0.157米,战斗部全重12千克,双鸭式气动布局,头部有四片切尖三角形固定前翼,其后是前段梯形、后段三角形的四片舵面,这种布局舵效大、攻角大、响应快。尾部有四片后掠梯形旋转式尾翼,可减小舵面偏转产生的干扰,前沿带有小缺口,该弹导引头较为先进,具备自动搜索截获能力。采用固体推进剂火箭发动机,最大飞行速度2马赫,最大机动过载35g,射程0.5-14千米,有资料称该弹并没有大量装备解放军空军部队,而是大量出口国外。

PL-9空空导弹同样受到以色列“怪蛇”空空导弹的影响,在中国空军装备“怪蛇”空空导弹后,为了不受制于人,日常维护所需的零部件全部由中国国内的工厂生产,这就有了初步的逆向仿制,对象主要为“怪蛇”空空导弹的部分子系统,这便有了后来的PL-8空空导弹。后来在使用中发现,“怪蛇”毕竟是以色列研制的适合在中东地区作战的空空导弹,而中国空军提出的作战要求和以色列是不太相同的,中国的一些兵工厂便在此基础上开始了PL-9的研制,该弹于1986年开始研制,1989年投入批量生产。该弹的气动外形与PL-5乙型相似,同为鸭式布局,不过弹径增大至160毫米。虽然该弹采用了常规的气动布局,但其采用的红外导引头、激光近炸引信、碎片式战斗部以及火箭发动机都代表了中国国内目前最先进的技术,可以说PL一9是中国国内生产的最为先进的短程空空导弹。PL-9空空导弹采用了鸭式舵面,呈切尖双三角外形,安装位置距离头部较远,采用氟致冷锑化铟导引头,头部整流罩为乳白色半球接截锥体,PL-9最新型号为PL-9C,弹径157毫米,最大射程22千米,能够用头盔瞄准具瞄准,该弹装备了解放军空军的歼-7、歼-8以及最新的歼-10战斗机。中国的—些工厂目光较为长远,他们看到了空空导弹改装的地空导弹的市场前景,于是用PL-9改装出了地空导弹型号,即“PL”-9D,后来又研制出了舰空型号即PL-9J。

中国空军装备的其他空空导弹还有R-73空空导弹以及R-27空空导弹,这两种空空导弹装备了中国空军战斗力最强的苏-27战机,而中国空军的歼-7N主要装备PL-2A和PL-5B空空导弹,部分新型号的歼-7则可以使用具有全向攻击能力的PL-8空空导弹。中国空军大量装备的歼一8II战斗机可以携带多种空空导弹,包括PL-5B、PL-8以及具有超视距作战能力的装备半主动雷达导引头的PL-10空空导弹和PL-11导弹。北京目前正在开发一种采用主动雷达制导的空空导弹,该型导弹可能在2005年大量装备部队。

这里有必要提及独具特色的TY-90空空导弹,导弹为鸭式气动布局,前舵采用电动驱动,后弹翼可绕弹体旋转,以保持飞行中的横滚稳定。

导弹全长1.9米,弹体直径0.09米,发射重量20千克,战斗部重约3千克,射程为6000米,最大飞行速度为2马赫,采用多元红外导引头,具有优异的抗干扰性能和全向攻击能力,迎头攻击无死角,具有自主发射能力,发射后不管,采用激光近炸引信的连续杆战斗部,战斗部重量3千克,据中国资料称在攻击离地数米悬停的直升机时,可有效地切断直升机的悬翼叶片,单发杀伤概率80%以上。最大使用过载达20g,在低空、超低空具有优良的近距格斗能力,是世界上第一种专门为武装直升机研制的空空导弹。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武装直升机采用的空空导弹主要来源有两种:用固定翼战斗机采用的普通空空导弹改装和用单兵肩射防空导弹改装。但用固定翼战斗机采用的普通空空导弹改装后重量还是偏重,而采用单兵肩射防空导弹改进则存在腿短、杀伤威力小等因素而不是十分理想。据称TY-90的导引头经过特殊处理,采用锑化铟红外线探测器和数字信号处理器,能够有效地克服低空作战时地面各种热源的干扰,可以说是专门为武装直升机量身定做的。据称该弹的出口型号将会在射程、战斗部威力和重量上有所增加,并且增加了抗干扰模块,不过目前还没有订单。

中程空空导弹

PL-4是中国在美国AIM-7B空空导弹的基础上研制的第一代中程空空导弹,1965年开始对获得的“麻雀’空空导弹进行数据分析,1966年开始研制,不过由于当时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研制停滞不前,到1980年才完成地面定型,但肼时各项性能指标已经落后,虽然在1984年样弹下线,但该弹的性能已经不能满足解放军空军作战的需要,所以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停止发展。中国又向意大利购买了100多枚“阿斯派德”空空导弹,并且准备购买其生产许可证,后来由于国内****而被搁置,据称后来中国依靠国内力量对该弹进行了逆向仿制,这便有了PL-10空空导弹。这型导弹全长3.69米,弹体直径0.203米,战斗部重量超过33千克,采用固体推进剂火箭发动机,最大飞行速度4马赫,迎头最大射程可以达到60千米,采用半主动雷达制导。

中国空军正在开发的导弹项目是由洛阳空空导弹研究所负责的“闪电”10项目,军方代号为PL-12,这种采用主动雷达制导头的中程空空导弹在2004年10月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根据中国官方的资料,“闪电”10的研制起始于1997年,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的一些科研机构参与了这个项目,导弹部分采用了R-77“蝰蛇”的成熟技术。有资料称该弹的主动雷达导引头来自俄罗斯,发动机由中国自行研制,而电子元件和控制系统则由乌克兰提供,不过中国方面对此拒不承认。对中国的导弹工厂来说,这种主动导引头的获得将是一个飞越,将对中国以后的空空导弹的研制产生深远的影响。导弹的外形参数不详,从外形上看,该弹和AIM-120非常的相似,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前者采用的尾翼并不是类似AIM-120的梯形,据称其射程将超过70千米,最大飞行速度超过4马赫,综合作战性能将和AIM一120处在同一等级。该弹采用的导引头很可能是AMR-1主动雷达导引头,该弹主要由607所负责研制,导弹的主要载机为歼-10或者FC-1战斗机,当然还包括已经成为解放军主力的苏-27SK战斗机,对解放军来说,实现苏-27SK战斗机机载武器系统的国产化是目前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成都飞机制造公司的歼-10加上这种导弹的装备将会使解放军空军的作战能力发生质的飞跃。该弹的预生产型很可能已经进入部队服役。

空对地导弹

中国使用的空对地导弹主要来自俄罗斯,俄罗斯空军使用的Kh-32反辐射导弹早在1988年就进入部队服役,中国空军的技术人员认为该弹的性能比较理想,打算购买该弹的生产许可证在国内自行生产,国内代号为YJ-9l,出口型编号KR-1。该弹全长4.7米,发射重量600千克,最大射程180千米,低空飞行速度达2.7马赫,高空飞行速度更是达到了3.5马赫,导弹采用主动/被动雷达制导方式。解放军空军装备的Kh-59ME是一种具有全天候作战能力的空射反舰导弹,当然也可以攻击地面目标,导弹发射重量930千克,战斗部重320千克,射程115千米,巡航速度0.8马赫,巡航高度50~100米。

中国海军防空导弹系统

在最近10年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防空能力提高速度之快是外国军事观察家所意想不到的。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这十几年时间里,解放军海军水面舰艇的主要防空武器仍然为HQ-61近程防空导弹。除此之外,还有从法国进口的“海响尾蛇”点防御空空导弹和仿制的HHQ-7防空导弹。不过随着解放军海军水面舰艇的大量更新,解放军海军似乎对HHQ-7失去了兴趣,首先是进口的2艘“现代”级驱逐舰上装备的SAN-7防空导弹系统,使解放军海军部队首次拥有了中程防空武器系统,随后又有了对俄制S-300P防空系统的仿制,这些武器系统的生产目前正在进行中。

2003年,早期服役的052A级驱逐觇“哈尔滨”号开进船厂,进行大规模的升级,该舰原先采用的是进口的“海响尾蛇”防空导弹,升级后采用国产的HHQ-7(FM-90N)防空系统。该型导弹全长3.12米,导弹重量为100千克,射程15千米,拦截高度15~6000米,系统反应时间为6~10秒,导弹单发杀伤概率0.8。对掠海导弹的截获距离为20千米,作为解放军海军使用的较为先进的点防御系统,HHQ-7也曾经计划进行系统升级,如将模拟式系统换成数字式系统,综合解放军陆军使用的FM一2000防空系统的一些关键技术,但由于解放军海军对正在进行的一些新型导弹项目感兴趣,所以HHQ一7的升级也就不了了之。

2001年,解放军海军向俄罗斯订购均2艘“现代”级驱逐舰交货,舰上安装的防空导弹随即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系统采用的导弹为9M38,最大射程22千米,最小射程3.5千米,射高10~18000米,导弹飞行速度1200米/秒,要求目标的飞行速度不能超过830米/秒,导弹单发杀伤概率0.81~0.96。

新型防空导弹

2004年7月,东亚的一份报纸称中国已经开始了S-300P防空导弹的试射,据称从俄罗斯进口的S-300防空系统已经开始大量装备解放军,数量可能在120套以上。当然除了进口外,解放军还在自行开发多种防空导弹系统,其中已知的有HQ-10、HQ-15以及HQ-9系列防空导弹。

HQ-9兼顾了俄S-300和美国“爱国者”防空系统的设计特点,中西结合,据称该弹的发动机完全由国内工厂研制,整个防空系统的搜索以及制导雷达系统则参考了俄罗斯S-300PMU的技术,弹体上的电子系统则参考了美国“爱国者”防空系统,该弹可能被海军采用。据称,HQ一9是中国真正在防空导弹技术上的飞跃性型号,其研制难度非常之大,HQ-9大约在1980年开始研制,解放军高层对其非常重视,即使引进S一300PMUl也没有终止发展HQ-9。HQ-9N于第三代防空导弹系统,杀伤空域大、抗干扰和多目标饱和攻击能力强,导引系统先进。据称它是中国第一种具备有限反战术导弹的国产武器系统,技术层次跨度颇大,因此曾经倍受重视和寄予厚望。HQ-9的最大射程120千米,据了解,导弹的外型看起来像是KS-1的放大版。弹体呈圆柱形,弹头呈圆锥形,外部光滑只有4片梯形尾舵,弹体中部有4条细小的长条状弹翼延伸至尾舵前,导弹外形与FT2000类似。

目前最受争议的为HQ-10防空导弹,导弹全重165千克,战斗部重15千克,最大射程为12千米,导弹最大飞行速度860米/秒,据一些军事分析家称该弹的原型可能是“萨姆”9防空导弹。

解放军海军中较成熟的中程防空导弹应该是“猎鹰”60,这是该弹的出口代号,军方代号为HQ-11。系统采用持续波半主动雷达导引制导体制,具有很高的导引精度,而且自动化程度非常高,据中国在一些展览会上公开的资料称,“猎鹰”60a能够有效的对付低空飞行的战斗机或者来袭的反舰导弹,目前该系统已经开始出口,所以如果解放军海军如果想装备的话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HQ-12是FT-2000的国内代号,该弹外形和俄制S-300P家族采用的5V55导弹极为类似,据称该弹的主要打击对象为预警机或者大型加油机,目前该型导弹已经在解放军陆军中服役,解放军海军也不排除采用该型导弹的可能。据外国军事专家称解放军海军极有可能使用该弹和HQ-l5混装的方式来提高其对敌方预警机的打击能力。HQ-15可能是S-300PMU1防空系统采用的48N6E防空导弹的仿制品,而解放军陆军目前正在开发的该型防空系统的升级型号即HQ-15A,据知情人士透露,只不过是为了迷惑外界所采用的障眼法,该型防空系统真正的编号可能是S-300PMU-2,即S-400的出口型号,使用的防空导弹为9M96E或者9M96E2。

2002年8月,国际军事界纷纷传闻称中国海军正在开发一种射程在50千米、作战高度可以达到20千米的新型防空系统,设计代号为HQ-16,据称该弹应该是在俄罗斯专家协助下完成的,其原型可能是俄制SAN-7N/SA-17防空系统,在俄罗斯海军中,该型防空系统采用的导弹为9M317或者9M38,而中国在此基础上研制的HQ-16应该在射程上有所提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