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当天晚上,大雨倾盆,余震不断。

四川省成都警备区司令员张仁通忙完部队和民兵调遣任务后,迅速率1600名应急民兵向距离震中映秀只有10多公里的彭州龙门山挺进。


进了龙门山不久,白水河挡住了去路。通往小鱼洞镇、龙门山镇和银厂沟、回龙沟国家4A级风景区的惟一生命线——小鱼洞大桥被震断。河对岸,数千受灾群众呼救声喊成一片。


“同志们,跟我过河!”话音刚落,张仁通就“扑通”一声跳进齐腰深的河水。一到对岸,他就带着民兵救助伤员,安抚群众,恨不得让自己多长出一双手来。


雨越下越大,河水越涨越高,民兵们抬伤员过河时不断出现险情。情急之下,张仁通带领80多名民兵跳入冰冷的河水中,手挽手组成一道“人墙”,护卫群众转移。忙到天亮,200多名伤员和3000多名群众终于被安全转移出去。


“继续搜救!”来不及换下湿漉漉的衣服,张仁通又带领民兵继续向银厂沟挺进。他们顶着乱飞的山石,艰难爬行了20多公里,终于全面掌握了当地受灾情况。随后,张仁通立即向上级领导做了汇报,并请求成都军区作战部门速派直升机实施空中救援。这一系列果敢举动,为全面救援龙门山重灾区赢得了时间。


把受灾群众的利益高高举过头顶,张仁通用行动实践了诺言。但他对自己的亲人,却欠下了很多感情债。他的老家就在彭州震区。震后第4天,他才得知家中房屋被毁、八旬父母死里逃生的消息,却一直没能抽出时间去看他们一眼。


5月13日中午,张仁通正要返回小鱼洞桥头指挥所向增援部队通报灾情,他的侄儿突然跑来焦急万分地说:“叔叔,快派兵去救救我媳妇吧!回龙沟电站的房子垮了,我听到她还在里面呼救。”


“增援部队已过河,我必须先去通报情况,免得他们走冤枉路耽误宝贵的时间。你先想想办法,我忙完就来。”张仁通狠了狠心,拔腿就走。


当天下午,张仁通指挥救灾部队3台挖掘机一边开路,一边救人。到达回龙沟电站时,已是下午5时。队员们奋战半个多小时,终于挖出了他侄媳妇的遗体。


张仁通紧紧握住闻讯赶来的大哥的手,连声说:“哥,沟里几万群众等着救命,我不能因为救侄媳妇一人,耽误了救群众呀!”站在废墟旁,哥儿俩抱头痛哭。


救灾前期,龙门山一带交通、通信不畅,很多时候,张仁通只能徒步指挥民兵和协调各救援部队的行动。连续9个日日夜夜,他腿跑肿了、眼熬红了、口腔严重溃疡,人瘦了一圈,鞋子磨破了两双。但聊以自慰的是,经过不懈努力,部队和民兵共抢救出113名幸存者,将3万4千多名群众转移到了安全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