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总统府”探秘:门卫宪兵装备杀伤性武器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申水发自台北 神秘的台湾“总统府”终于向大陆同胞敞开怀抱。


7月8日,首批大陆游客进入这座台湾地区最高行政权力机构的办公大楼参观。台湾“中央社”的记者用生动的笔触记录下了这段历史画面——“总统府”导览员向大陆游客介绍台湾地区历任领导人照片,并笑言在马英九相片以下的空位,只要满40岁都有资格把照片摆在那边,“40岁以上就有资格参选‘总统’,人人有机会、个个没把握”。引得大陆游客笑声不断。


早在这之前5天,《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就有幸获准进入“总统府”,除了台湾导览员幽默熟练的讲解,印象最深的还有“总统府”严格到滴水不漏的安保措施。


便衣警察周边巡察


记者参观“总统府”前,还有一段小插曲。由于不知道大陆游客是否可以随时进入“总统府”,就尝试着给“总统信箱”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查询,邮件发出当天就有了回应,对方提示记者发的信是简体字,造成乱码看不清楚,要求用繁体字再发一次。虽然目的没有达到,不过倒是可以看出台湾“政府信箱”工作效率还挺高。后来,经电话联系得知,台湾“总统府”开放参观时间为早上9点到中午11点半,不过每天有固定的参观配额,一般来说,11点左右就会禁止游客进入。


来到“总统府”后,由于误以为接待游客的地点在正门附近,溜达了一圈没有找到入口,倒是东张西望的样子很快引起了宪兵的注意,一位身穿灰色便服的宪兵走近询问。得知是大陆游客后,宪兵很礼貌地指了指位于仁爱路上的参观入口,并且多走几步把记者“送”到拐角处,目送记者走到游客登记处才离去。


“总统府”周围的宪兵有穿制服和便服两种。制服宪兵身着淡绿色服装和头盔,主要在总统府周边巡逻,而便服宪兵则是“公开的便衣警察”,主要在总统府院墙边活动。“总统府”除了正门,没有设立特别的警戒线,一般民众都可以进入院墙边。


“杀伤性武器”把门


到了仁爱路,游客登记处倒是很好找,一个手持自动步枪的宪兵是再明显不过的“标志”。台湾地区一些军政重要部门都有宪兵,但一般都使用手枪,使用自动步枪这种“杀伤性武器”的恐怕只有“总统府”一家了。


入口检查比想像的要顺利,检查人员只是简单查验了记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就同意入内。不过对方提示说,需要完成存包和查验物品的程序。依照指示办完手续,检查人员和在入口处的其他几个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很快有一个身材微胖的便服男子来到记者身后,监视着完成检查程序。这可能是大陆游客的“特殊待遇”。


检查程序并不复杂,需要把包交出查验后存在指定位置,然后把全身的金属物品拿出,放在一个托盘里让检查人员过目,之后放回。照相机、摄像机和手机都要放进包里,不允许带入“总统府”。完成查验后即可佩带参观证进入“总统府”,临行前,记者还特意对一直站在身后的便服男子表示感谢,对方却默不作声,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踏入花坛被“警告”


走进“总统府”,一个“口”字花园旋即映入眼帘。导览员介绍说,花园中间的云杉为李登辉亲手种植,本是阿里山乔木,也许到了“总统府”水土不服,长得却特别矮小。


游客被分成几组,每组由一个导览员带领参观。导览员全部是志工,也受过专门的培训,讲解水平确实很高,导览员的讲解公正客观,回避蓝绿政治因素,并没有太多个人观点。


接待记者的导览员是一位中年女性,得知记者来自大陆,对记者就一直以“老师”相称,很多参观点也特别关照记者多加留意。其中她提到的重要一点就是,“总统府”一层只有长廊部分可供参观,中间的花园并不对外开放,游客不能以任何理由进入花园,即便踏入一只脚也不行,否则“宪兵会立刻赶过来警告”。


如果站在“口”字花园内就可以观察到“总统府”三至五层的情况,这大概是不允许踏入花园的原因。“总统府”警卫云集,这些身穿白色便服的男警卫个个年轻精壮,身高均再175厘米以上。警卫似乎采用“分片包干”的形式,在自己的负责区域内监视巡查,不时会向游客查问。


陈水扁展区介绍详细


长廊环绕花园三面,分为台湾晴厅、台湾虹厅等几个不同大厅,大厅间有通往总统府正门和二楼的通道,门口都被警卫严加把守。各个大厅分别展览“中华民国内政外交”、“历任总统”、“总统府的历史由来”等几个主题。


由于是日据时期的产物,“总统府”整幢建筑呈“日”字型,共有五层。但国民党从大陆退居台湾后,将中间的长廊加长,使其成为“中”字,以迎合蒋介石(字中正——编者注)。这座红白相间的建筑造型对称、设计精细、结构严谨。室内随处可见高耸的圆柱、雅致的雕饰、深邃的回廊、精巧的拱门,充分展现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式的建筑特色。


在“总统府的历史由来”展区,特别有一个厅介绍台湾日据时期历史,展厅详细介绍了日据时期台湾人民的反抗,还有日据时期的建设“成果”,但导览员对此却不以为然。“日本人建设了台湾,但他们好吗?他们不好。”导览员一边自问自答,一边指着一部文书介绍说:“日本人认为台湾人是‘贱民’,治理台湾人只凭一条只有几十个字的法律,可以说生杀大权全在日本人手中,日据时期大量台湾人死于非命。”


而在“历任总统”展区,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从蒋介石到李登辉等几任“总统”展览物品都以个人物品和书信日记居多,如衣物、烟斗等,只有陈水扁的展区,出现大量文字介绍,甚至精细到他参加某次活动、某年某月出访某“邦交国”等等。


落单会被“特别照顾”


“总统府”不光是旅游景点,也是办公场所。在一楼展览区参观,看到不时有办公人员出入,询问得知,“总统府二局”等一些部门就在这层办公。办公人员进入办公室开门时,他们的工作环境一览无遗:办公室采用蓝色隔断隔开,一人一小间,一个办公桌,和一般的公司职员没有什么区别。


至于马英九的办公室,导览员说,“很可能”设在三楼,还在装修摆设中,没有对外开放。参观和购买纪念品结束后,向洗手间,由于上午最后一拨游客,这时回廊内已经没有其他游客,这时,记者感到了卫兵的“特别照顾”:前后有三个工作人员询问和跟随记者,把记者“送入”洗手间,又送出“总统府”。


站在凯德格兰大道上,回望这幢见证台湾兴衰的建筑,不禁感慨万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