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1940

关键情报 收藏 8 1358
导读:关于二战的探讨充斥着各种论坛。在这些探讨中,人们很关心一个问题,德国在二战中犯了哪些错误,如果不犯这些错误,德国能否取得某一战役甚至整个战争的胜利。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这些探讨对今天仍然有着重要的指导和借鉴意义。 1940年6月22日无疑是德国在二战中军事辉煌的顶峰,其后不久的不列颠空战德军第一次未能实现自己的战略目的。因此,可以把1940年6月22日作为一个起点,分析其前后德国战略决策的得失。 一 法国投降后,德国面临着两大战略问题。第一,在西方,英国不肯与德国讲和,对英战争还得进行下去;第二,

关于二战的探讨充斥着各种论坛。在这些探讨中,人们很关心一个问题,德国在二战中犯了哪些错误,如果不犯这些错误,德国能否取得某一战役甚至整个战争的胜利。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这些探讨对今天仍然有着重要的指导和借鉴意义。

1940年6月22日无疑是德国在二战中军事辉煌的顶峰,其后不久的不列颠空战德军第一次未能实现自己的战略目的。因此,可以把1940年6月22日作为一个起点,分析其前后德国战略决策的得失。


法国投降后,德国面临着两大战略问题。第一,在西方,英国不肯与德国讲和,对英战争还得进行下去;第二,在东方,苏联拥有雄厚的实力,并正在建立“东方战线”,对德国在欧洲的统治地位,特别是德国主要的石油供应地——罗马尼亚油田,构成越来越直接的威胁。

这时,德国的行动是首先试图夺取英伦三岛的制空权(1940年),然后计划实施“海狮计划”占领英国本土。不列颠空战的失利,攻占英国本土机会的失去使人们指责德国缺乏长远的战略计划,没有在法国战役实施前就拟定征服英国的计划。大家认为,如果德国能在法国投降后,合理的组织对英空战,坚持以英空军为打击对象,而不去转而轰炸伦敦,并一个较短时间内(1940年9月前)发动登陆战役,征服英国,成功机率很大,而一旦攻英成功,将大大改善德国的战略处境,二战进程将完全改变。这种指责极其普遍,已基本成为二战史学界的共识,当然有相当的道理,但实际情况是,希特勒和德军高级将领们对“镰割计划”的成效到底如何也是没有完全把握的,能够击败法国,迫使其投降已经是德军统帅部能够预期的最佳结果了。计划实施的实际效果不但达到还超出了德军统帅部的预期,这时再考虑下一步计划是完全合理的.要求德国在拟定进攻法国计划的同时就把征服英国考虑进去,实在是一种苛求。而从法国投降到1940年9月仅两三个月时间,对组织一场德国缺少经验的大规模登陆战役来说实在有些急促。此前的波兰战役、法国战役准备时间都远远超过,因此,人们的这一指责不能说完全有理。当然,如果德国能把闪电战的思想贯彻到底,在法国战败之势明显时即迅速做出决策,着手准备登陆英国,并赶在天气条件许可的时间内冒险发动征英战役,成功机率确实不小。但这时的关键不是战役战术意义上的闪电战,而是迅速做出重大的、具有巨大风险的战略决策,这对任何国家的领导者都不太可能。

因此,可以认为,德国失去征服英国的最佳机会有其必然性。把德国获得二战胜利的希望寄托在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上是不客观的。

失去了征服英国的最佳机会后,希特勒似乎面临新的抉择。但与攻英决策时的犹豫不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实施“巴巴罗萨计划”,东攻苏联。征苏是希特勒一直念念不忘的、最重要的战略目标,与攻英这个其不太情愿的决策相比,征苏几乎是希特勒的一个本能的、极其乐意的决策。

恰恰是这一决策使德国最终在二战中战败,但奇怪的是,人们对希特勒没有果断征英有众多批评,,对征苏决策却少有责难,批评仅集中在:第一,低估了苏军的实力,特别是潜力;第二,没有设法利用苏联内部的矛盾。这一方面由于德军在苏德战争初期取得的巨大胜利使人们看到了战胜苏联的机会确实存在;另一方面由于受西方史学界的影响,认为征苏之战势在必行,甚至潜意识里希望他成功。

按照一个线性的思维方式(虽然对英战争还没有结束,但短期内征服英国的机会已经丧失,东面面临着苏联日益紧迫的威胁,征服英国需要对德军结构作很大的调整,征苏则不必,且苏军实力不足以抵抗德军,一个8到10周的战役就能击溃苏联,然后即可回头再来对付英国)下征苏的决心确实是容易的。

但征苏之战是否必要本身就是应该探讨的,而探讨的出发点应该是希特勒的大战略。希特勒的大战略大致分为三步:第一,重新武装德国;第二,击败法国;第三,征服苏俄。其最终目的是为日耳曼民族夺取足够的“生存空间”。希特勒准备采取所谓“德国香肠战术”,用一连串的行动,一次只打击一个主要敌人,每次都以达到有限目标为满足,逐步实现自己的战略计划。这一大战略无论最终目的,还是阶段目标,都值得深入探讨。原因如下:第一,一战后德国追求的,应该是恢复大国地位,向前引申,还可以追求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目标。“生存空间”,实质是资源,只是追求这一目标的必要条件,取之何方应可灵活处置。第二,一战后到二战前,世界形成了七强并立的局面——英、法、美、德、日、意、苏。英国的政策一直是防止欧陆出现一个支配性的强国;法国最关心防范德国;美、苏都准备利用战争谋取自己的利益(美国的罗斯福总统倾向于支持英国,防止德国统治欧洲,这与希特勒执行的错误国内政策有关;苏联则除了防范德国,最关心领土扩张);意想依靠德国获利;日则想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存在与美、英、法、苏冲突的可能性。总体对比存在形成四比三的可能。德国如果从合乎国际关系理性的战略出发,就应该避免以三敌四,尽可能选择一条总体阻力最小的道路。

一战后损害德国利益的凡尔赛和约主要出自英法美三国之手,同为欧陆强国,法国对德国防范之心也最重,因此,德国复兴后把第一个重点打击目标指向法国应该是正确的。

由于英国长期坚持防止欧陆出现一个支配性强国的政策,德国打击法国,必然促使英法联合反德。这时我们看到希特勒明智的选择了与苏联妥协,避免了两线作战。目前很少看到二战前美德关系的资料,不清楚希特勒是否认真考虑过美国对欧洲局势可能的影响,但以一战的经验可以得出结论,美国可以对欧洲局势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德国应该采取一切手段,避免美国加入英法一方。对苏联,希特勒诱之以东欧各国的领土,还可诱之以向南扩张的机会;对美国,同样可以诱之以英国的海外殖民地。对希特勒来说联苏完全是权宜之计,而非长远打算,但从德国的战略处境来看,联苏抚美对付英法应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最佳战略选择。二战前的世界格局以英法,特别是英国为中心,只要打垮英法,旧的世界格局就会终结,德国就将成为新的世界格局的主要安排者。

由此可见,在对英战争结束以前,转攻苏联的决策值得重新考虑。

法国投降后,短期内征服英国本土的机会极易丧失,又不应该征苏,那么德国应作何选择呢?

此前德国的巨大成功也蕴含极大危机,从吞并奥地利开始,到法国投降,已有奥、捷、波、丹、挪、荷、比、法八国落入德国的掌握,这些地方的价值和统治的难度可想而知,德国应该花足够时间来消化已获得的成果。

一个国家的长期兴盛绝少能靠短期的扩张征服实现,多数时候往往欲速则不达。到1940年6月22日法国投降时,德国的复兴已获得巨大成功,随后在英国本土第一次受阻,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应该就此改变“一次只打击一个主要敌人”的战略原则,应该继续按照既定方针,联苏抚美,以英国为主要打击对象,推动德军转型,采取一切手段削弱英国,在一切可以打击英国的地方打击英国,最终摧毁英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如此,英国徒唤奈何?

而且,最有可能的结局是,如果德国将联苏抚美战略付诸实施,没有了美国的全力支持,没有了德苏开战的希望,已陷于必败境地的英国恐怕已忙不迭的求和了。


大国斗争,棋局扑朔迷离,当局者,如前述希特勒沿着一条直线的思维方式,征苏决策似乎顺理成章,但经过一系列探讨可以得出结论,征苏即便有成功机会,也是耗时费力之举。若在1940年6月22日后稍刹战争之巨轮,德国则可立于不败之地,以小得多的代价,创造一个属于德国的全新世界格局。


注:

1、在本文的讨论中,我们是以德国在一战后追求复兴的最佳战略抉择,而不是以希特勒的政治立场为出发点的,正是希魔反苏反共反犹的立场给世界、也给德国带来了空前的浩劫,也正是这些立场使其不能遵循国际政治的基本原则,最终导致了德国在二战中的彻底失败。

2、对二战中德日意三国的同盟关系,本文未做深入讨论。本文只想指出,德国复兴的最大障碍,是以英法为首的旧的国际秩序,要打碎它,最有力的方式是联苏抚美(美国此时参与世界政治的愿望有多强短期内不可预料,所以用抚不用联,只要不把美国赶到英法阵营就是成功),是否还需要与日意联合,值得商榷(与意大利的同盟,与其说对德国有益,不如说有害;如果联苏抚美,与日本的同盟恐怕已不可能,因为日美在太平洋的争夺是较难避免的,除非日本退缩)。



本文内容于 2008-7-20 12:31:01 被关键情报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