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3月到1948年3月,国共双方先后调动了大量兵力,在四平展开四次大战役:第一次是四平解放战;第二次是四平保卫战;第三次是四平攻坚战;第四次是四平战役.

第2次四平战役,即四平保卫战,就是“化长春为马德里”改为“化四平为马德里”的这次战役。这是林总有生以来第一次独立地指挥大兵团作战。政府军方面的杜聿明也是大军指挥的生手,彼此彼此。(司马戡语)

从结局来看,显然是林总演砸了。

这次战役的进程,集中反映了林总第一次独立地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困难和举止无措的尴尬、困窘。


先看一个熟悉四野的军史专家写的替林总辩解,歌颂四野的文章《四平战役全程》(见附录)。


这篇文章,为了完成替林总辩解,歌颂四野的任务,有很多错误或缺失。但就是从这篇文章,我们即可看出一些问题。

林彪信心满满地担任这场战役的指挥,自然要从打赢的角度出发. 从打赢的角度出发,以我个人总结来看,林彪在此战战役指挥表现的不是一般的生疏,至少犯了10个严重的错误。


下面分述如下:


林彪的第一错误:

考察地形非常不全面,局限于红军时期的阻击战模式经验.

1946年4 月5 日,林彪亲自绕四平转了一圈,对四平地形心中有了数。按说林总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在苏联呆过,据说还为防御战术得到斯大林的表扬.那就应该熟悉苏联的守城经验.怎么也应该考察一下整个四平城内外的建筑和地形才是.


林彪的第二错误:

对敌作战重点估计错误。当时,对东北国军的威胁最大的是南满,而不是四平。

看看东北地图就知道,南满在沈阳国军进攻四平的侧后,由本溪随时可以攻击国军后背. 不基本解决南满共军,国军断然不敢放手进攻四平.


林彪的第三错误:

战前建议放弃攻长春,几断自己生路。大兵团作战的首要就是保障自己生路,即万一作战不利时转移的后路。长春不解决,北满如何能全力保障保卫四平之战?

林因担心长春久攻不下,而提出罢攻长春,增兵四平的建议.实际上长春很快拿下,民主联军伤亡代价不大,而因此得到巨大的物资补充,随后部队即增援四平,有力地支持了四平战役,黄克诚对此有极高的评价.再看一下地图,应该知道四平在沈阳和长春中间,拿下长春后,保证了北满的后方安全.

设想一下,当时若按照林彪的要求,罢攻长春,增兵四平,兵力和实战没有任何区别,在林总的指挥下,战役失败还是难免.这时民主联军向北满撤退,必须要经过长春,而长春又在国民党手中.在民主联军被国军追击发生溃败时,再有长春国军的拦击,民主联军能撤的下来不?就算林总能侥幸跑出来, 那可真要到中苏边境去打游击去了.


林彪的第四错误:

从被国军重点攻击的南满抽调主力部队北上。

导致国军迅速击破南满,解决后顾之忧后,移兵北上,放手进攻四平北满。实际上,东北国军由于兵力不足,又犯了平分兵力的毛病,导致在本溪和四平两个方向都陷入僵局。杜聿明自带病指挥后,首先部署攻占本溪(看看老杜又是怎么照顾重点的?),以图更好地进攻四平。林总从南满抽调主力部队北上,可以说正好配合了杜聿明的重点进攻,帮了老杜的大忙,让老杜轻松地实现各个击破的目的。


林彪的第五错误:

把抽调的南满主力部队派去设伏,从活子变成滞子。

在以平原为主地形,大兵团作战期间,在那种地形下,竟然把敌人当傻瓜,寄希望于能成功伏击敌人大部队。(这还是套用红军典型经验.可形势早不是那个形势了!)。结果敌人不是傻瓜,从背后包抄过来,自己倒傻了.


林彪的第六错误:

战役决心犹豫不决,从依托四平城歼灭敌军一部逐渐变成沿四平城死守。

从开始的“原预定于情况许可下,则利用双庙子以南山地歼敌。如果兵力来不及反击时,则决心死守四平,主力突击侧后。此间已在进行守城布置。”

发展到“坚持死守四平是可以求得在四平城下大量杀伤国民党军,造成今后作战之有利条件。”

最后是“为防止国民党军迂回包抄,民主联军只好将防御正面再作延伸,整个防线长达50公里,有限的几支主力部队绝大部分用在于第一线阵地上不断消耗。为弥补一线主力不足,林彪将二线部队都用上了,但仍感兵力不足,无法进行强有力的反突击”。


林彪的第七错误:

大兵团作战中放弃司令部指挥,必然导致对全局的战役指挥照顾不够,顾此失彼。

东北民主联军在四平地区作战部队,除原有的保安第1 旅,万毅纵队,第1 师,第2 师和第3 师第7 、第8 、第9 旅,第7 师第20、第21旅外,第359 旅,第7 师炮兵旅亦于解放长春、哈尔滨后先后赶到,总兵力在14个师(旅)。

“四平一战,毛泽东决心那么大,林彪当然予以高度重视,为了指挥好战斗,他嫌不足百人的民主联军总部机关人多。仅带领几名精干参谋和几名工作人员,1 部电台和不足20人的卫士,亲临前线布置作战指挥。 ”5 月1 日,毛泽东致电林彪,作出了一项重要决定:"....如前线机关以精简为便利,则照现状为好。" 可见林对大兵团的指挥思路还是按红军时期的经验来.

这么多来自不同单位、不同建制的部队参战,协同是第一重要的问题。建设强有力的作战司令部进行协调,是最重要的。实战中,国军正是利用各部间隙进行包抄和突击,并屡屡得手。


林彪的第八错误:

以沿四平城死守代替守城.

这必然导致防御战线不断延伸,部队呈一条线式分散布置,没有防御纵深,必然一击即破.

黄克诚本来是非常支持这一战的。“黄克诚收到林彪的电报后,立即转报中共中央和东北局和新四军3 师各部队。电文曰:林总已到四平街,决心在四平地区与顽军决一死战,打垮顽军进攻,以奠定东北局面,……因此四平地区的战斗,是决定现在和将来局势变化的关健。必须动员全体军人在林总司令决一死战的决心下,以最高度的勇气和牺牲精神来进行作战。不惜任何牺牲和疲劳来达成争取决战胜利的光荣任务。 ”

但打到中间后,发觉部队由依托城市机动歼敌的主动局面,逐渐陷入死守僵局。“他认为这样死守不是办法,于是给林彪发了几次电报,建议不要与敌硬拼,打敌一下子,挫其锐气是完全必要的。”但这时,林彪仍然犹豫迟疑不决,把沿四平城死守坚持下去,直到最后失利的到来。


林彪的第九错误:

战术上把运动防御变成了被动阻击.

前期的一次突击失利后,经过林总的经验总结,却变成了坐等敌人进攻。


林彪的第十错误:

大部队敌前撤退应对部署不当。

大部队在敌前撤退,应防备敌人追击,安排部队交替阻击,交替掩护,甚至可以有败中取胜计.

但林总在安排部队撤退后,即基本散失了对部队的控制.结果被敌人一追击,就从撤退变成了大溃败。林一溜烟跑到哈尔滨/双城,要"准备去中苏边境打游击". 原本用于"化..为马德里"的长春也丢了.

早知这样,当初不如拆掉长春的工事,也不至于搞的后来要长期围困,整出个"白骨城市"来.



附录:

四平战役全程 作者:Dxhlslia

一、决一死战前的交锋

1946年初春后,中共中央仍未放弃和平的追求。中共中央此时的计划是争取共产党在东北的部分地位,以利于和谈中合法化,以尽可能多的保留一些人民抗战的胜利果实。然而,国民党仍坚持武力解决东北问题,根本不考虑将“和平”二字用于东北问题。

2 月中旬,国民党政府委派的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在北平拒绝同中共代表叶剑英谈判东北问题。国民党当局在二三月间调集7 个军约25万人进入东北,其中包括曾在印度和缅甸作过战的精锐主力新1军和新6 军。

3 月18日起,国民党军按计划开始向沈阳外围发动进攻。18日,新6 军除以第2U7 师留守沈阳苏家屯外,其主力第14师和新22师分别由苏家屯向南。由辽中向东进军。21日占领辽阳。19日,进占沈阳的第52军以其主力第2 和第25两个师沿浑河两岸东进抚顺,遭东北民主联军阻击。山东第1 师、万毅纵队及第3 师第7 旅于抚顺西北的肥牛屯、莲岛湾地区,打击了第25师,歼其2000余人。21日,东北民主联军部主动撤出抚顺。22日,第52军占领抚顺,第25师随即调头南犯,与新6 军合攻本溪。

在向南满进攻的同时,国民党军新1 军沿中长铁路线向北进攻;第71军主力向康平、法库进攻。

3 月19日,新1 军新30、新50师分别北犯铁岭,新38师也尾随跟进。东北民主联军根据既定作战方针,除主力迅速向四平西南和东南地区集结外,以第3 师第10旅首先在铁岭附近迟滞新1 军前进,3 月23日下午,东北民主联军第10旅第30团在铁岭以南的辽海屯一带与新30师一部激战3 小时,即撤出战斗。3 月24日,双方在铁岭车站附近发生争夺战后,新30师占领铁岭。3 月25、26两日,第10旅先后阻击新30师于铁岭以北、开原以南的中固、孙家台、二台子等地,予其以较大杀伤。新1 军之新50师于27日占领开原车站。第10旅第28团在清河铁桥附近与南十社一带歼其余名,又将渡过清河的第50师一个连全部歼灭。国民党军于30日进占开原,第10旅第四团在开原以北马千总台与马仲河一带,冒雨继续阻击,节节抗击。

此时,东北民主联军在开原以北地区部队,仅有第3 师第7 、第10旅。由抚顺作战后向中长路转移的万毅纵队及第1 师尚在西丰以西国民党军侧后,因连日大雨,行军受阻,无法与西满的两个旅集中作战。

为拖住敌人,万毅纵队第10旅一部,暂在开原、铁岭间进行袭击。由于国民党军主力在南满,故东北民主联军决定将作战重点放在北面,牵制南满。调南满之第3 纵队第7 旅及保3 旅一部北移铁岭以东、抚顺以北地区,以便集中兵力,在四平地区作战。正面则以第3 师第7 旅在四平以南进行阻击。以掩护主力集中。

林彪是4 月4 日带领指挥部到达四平的。当天晚上他致电黄克诚、李富春,指出:我此刻已到四平,对情况尚不了解,明天南去侦察地形。此次集中近六个旅的兵力,拟坚决与敌决一死战。望以种种方法振奋军心,一定要争取胜利,以奠定东北局面。请将此报即转东北局与中央。

黄克诚收到林彪的电报后,立即转报中共中央和东北局和新四军3 师各部队。电文曰:林总已到四平街,决心在四平地区与顽军决一死战,打垮顽军进攻,以奠定东北局面,……因此四平地区的战斗,是决定现在和将来局势变化的关健。必须动员全体军人在林总司令决一死战的决心下,以最高度的勇气和牺牲精神来进行作战。不惜任何牺牲和疲劳来达成争取决战胜利的光荣任务。

4 月5 日,林彪亲自绕四平转了一圈,对四平地形心中有了数。当日再告中共中央和东北局:原预定于情况许可下,则利用双庙子以南山地歼敌。如果兵力来不及反击时,则决心死守四平,主力突击侧后。此间已在进行守城布置。

毛泽东收到林彪的电报后,于6 日发电林彪、彭真,指出:集中6 个旅在四平地区歼灭敌人,非常正确。

党内如有动摇情绪,哪怕是微小的,均须坚决克服。希望你们在四平方面,能以多日反复肉搏战斗,歼敌北进部队的全部或大部,我军即有数千伤亡,亦所不惜……如我能在三个月至半年内组织多次得力战斗,歼灭进攻之敌兵至9 个师,即可锻炼自己,挫折敌人,开辟光明前途。为达此目的,必须准备数万人伤亡。

要有决心付出此项代价,才能打得出新局面。而在当前数日内,争取四平、本溪两个胜仗,则是关键。

毛泽东的决心如此之大,对林彪等民主联军将领和指挥员是一个很大的鼓舞。自进入东北以来,部队一路后撤,没打上一个像样的仗,上上下下气都不顺。即使是秀水河子一仗,打得那么费劲,伤亡了不少老战士、老骨干,这口气一直没有出得来。这次在四平就是要摆开架势与蒋介石的美械部队大战一场,让他们也知道一下“老八路”的厉害。

为了打好四平防御这一仗,林彪首先调整部队,部署四平外围作战。命令万毅纵队、第1 师及第3 师第8 旅主力迅速到达昌图西北地区集结。(1)

4 月7 日,占领昌图的国民党新1 军在东北保安副司令长官梁华盛指挥下沿中长铁路向东北进攻。

新1 军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该军军长孙立人在第一次远征缅甸作战中,担任新38师师长,亲率小部人马将英军数千人从日军重围中救出。后在反攻缅北的作战中,大量歼灭日军精锐,被英美军方称之为“东方隆美尔”。这支部队和新6 军共为国民党军中装备最精良的部队,军官和士兵中青年学生较多,文化素质也较高,全军上下都是由美国人在印度兰你一方训练出来的,部队战斗力较强,火力十分猛烈。在缅印作战中,素有“常胜军”之美称。此时军长孙立人还在英国接受英国女王的授勋,军中一切主要由梁华盛主持。

4 月8 日晚,东总集中12个团向此时已深人兴隆泉、柳条沟、兴隆岭之新38师进击,激战一夜,歼新38师4 个整连。同时,第7 旅一部在朝阳堡攻击新50师1 个团,歼其一部。两次战斗共歼灭1200余人,俘营长以下350 人。给予新1 军以首次重创。

这次战斗,给予新1 军很大震动,梁华盛向郑洞国通报情况称:4 月8 日占领四平街根本行不通,“越前进越感到兵力不足”,请求援兵巩固侧翼安全。

与此同时,向泉头车站攻击的新1 军第50师也遭到我军的阻击,连攻7 天7 夜未能得手,8 日晚又遭第7 旅打击,伤亡甚重,便在第7 放阵地外围构筑工事,对第7 旅形成半圆形包围态势。

4 月11日,新50师兵分5 路,每路以1 个营兵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发起进攻。我第20团予以顽强阻击,在完成泉头车站守备任务、阻击并削弱新50师后,傍晚主动撤离泉头阵地,按预定计划向北转移,另以第19团在红牛哨以南沿线阻击国民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