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台收集避孕套 大爷投诉大学生"日租房"扰民

这几天,家住北碚天生桥社区1单元的秦大爷,常被租房人的脚步和其他杂音吵醒。前天,他在房间的窗台上捡到了几个用过的避孕套,气愤的秦大爷以此作为证据,到居委会投诉搞日租房的大学生扰民。



1小时内几对情侣来租房



昨晚,记者刚来到天生桥社区,就看见一栋房子墙壁上贴满日租房的小广告。居民称,这里大多是被大学生租下又转租的日租房。1个小时内,记者看见有几对学生模样的情侣进入这栋大楼。住在这栋大楼的王先生说:“这些人都没有见过。”



记者按小广告的号码联系日租,一自称是北碚某高校叫吴佳的大三女生带记者去看房,吴佳说:“这里生意火爆时要排队才能租到,你这么晚才来,只剩一间房了。”



谈起做日租生意的原因,吴佳表示,这里的日租生意非常好,从房东处按月租来三间房只要600元,每个晚上租出去30元,一个月最差都能赚上千元。



居民收集避孕套投诉日租房



北碚天生桥社区居委会的黄主任说:“一天最多的时候,有七八个居民来反映大学生日租房扰民的问题。”黄主任表示,主要问题集中在每天进出楼道的生人太多,担心安全;其次就是晚上经常被脚步声和其他声音吵醒。



“这就是扰民的证据!”家住日租房旁的秦大爷,前天将一个装着十几个避孕套的塑料袋,扔到黄主任的办公桌上。秦大爷气愤地说:“这些都是他们用完之后,随手丢到我窗台上去的。” (文中吴佳系化名)



居委会:没有权力制止“日租房”



派出所:只能批评教育 收效甚微



对于这些投诉,小区居委会黄主任表示,由于法律上没有相关规定,居委会没有权力制止日租的行为。“现在的大学生都比较开放,学校在某些方面又没有明确禁止。”



天生桥派出所一位罗姓民警说:“这种行为在法律上是没有禁止的,我们无权干涉。警察只能对学生深夜过于吵闹进行批评教育,但收效甚微。”



学生:我们不做什么他们也看不惯



专家:会让学生沾染坏习气



做日租生意的大学女生杨敏说:“去投诉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就算我们不做什么,他们也看不惯。而且我们只是想赚钱,扰民又不是我们做的。”



西南大学教育专家张仲明教授表示,他不赞成学生采用这种方式去自力更生。他认为,日租对大学生在实践技能上并没有培养和提升,反而会让学生们沾染一些坏的习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