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7月6日,两名清华毕业生为庆祝胜利毕业,借着酒劲深夜在操场裸奔。事件披露后,引起国内舆论哗然。记者再次采访当事人,披露更多细节:两男裸奔惊动现场多对情侣,引得无数女生尖叫,高喊“裸奔男加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华学生裸奔庆毕业


现代快报7月20日报道 “清华”两个字对付桂衍来说,是人生重要的关键词。最近,因为毕业前的裸奔事件被媒体披露出来,他成了热点新闻人物。


付桂衍,清华雕塑系应届毕业生,他解释“裸奔”是离开清华前送给自己的一件礼物,个人行为,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不过,17日某网找他开实名的博客,犹豫之下,他还是答应了。“裸奔多少引起了大家对清华的非议”,他想消除一点负面的影响。


付桂衍,清华雕塑系应届毕业生。师从于雕塑名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象群、魏小明、王洪亮、曾成钢、赵蒙、王培波等教授。在校期间,学业不错,获过年度清华大学学业优秀二等奖,清华之友郑格如奖学金,毕业创作第二名,毕业论文第四名。作品《静止的新时代》《悸动》等被英国爵士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等知名收藏家收藏。


考了三次才圆了清华梦


付桂衍的清华之路一开始走得并不顺畅。


1999年的暑假,高考失利的他,打起背包去了北京,考入北京吴作人美术学校就读。决定报考清华,一方面是因为清华的知名度,一方面是中央工艺美院并入清华,美院引进了很多好老师,并且没有因此扩招。“很多学校都扩招了,清华没有,这是我坚持报考清华的一个重要原因。” “前后考了三次才考上”,三次,就是三年时间。得知自己被录取,他说已经没了兴奋感了,“自己也该上了”。


当然,考试的阴影并没有因此散去,“大二大三的时候,躺在清华的宿舍里,还做过没有考上的梦。”付桂衍将这种考试阴影比喻为辐射衰变,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小。


裸奔时有女生高喊“裸奔男加油”


毕业裸奔的提议在毕业前就有人提出了,最初并没有达成公识。“没有定具体时间,没有说谁参加,像句玩笑话。”


7月8日是学校规定的最后离校的日子。6日晚上,“十几个同学到学校附近聚餐,十点左右回学校。我们其中6个人觉得意犹未尽,路过超市的时候就买了些啤酒,准备逛逛清华园。”


在清华紫荆操场,同行的一个同学喝得有点高了,进入了状态,“他大声喊‘毕业了’‘年薪20万’‘要结婚了’,随口乱喊的几句话,作为毕业生的我们,很有共鸣。”


这时,付桂衍突然想起了先前的裸奔提议。“我一直在观察同学们干不干。现在不做,8日就离校了。我和于国光是要好的朋友,平常两个人就喜欢相互较劲。如果谁承诺要做一件事,最后没做,就会被另外一个人唾弃。”


提出裸奔后,“我,于国光,亓星光,我们三个人半裸着跑了一圈。”


想起哈佛裸奔搞得跟节日一样,跑完一圈后,付桂衍觉得半裸不够彻底,以后会有遗憾。“于是我就全脱了。于国光不干了,大概是害羞,他说他只能半裸。后来,亓星光也脱了。”


脱完,付桂衍喊了一句“开跑”,亓星光有些犹豫,付桂衍就激将了一句:“你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然后我们就绕着操场跑了。”这时已是凌晨之后。夏天,紫荆操场散步的情侣比较多,“我没注意周围的人,如果注意了,我可能不敢跑了。”


这两圈,付桂衍说自己跑得很投入,“不知道自己一边跑一边喊了什么,也没听见亓星光喊了什么。”


裸奔的照片是用付桂衍的相机拍的。“那天聚餐,就我带了相机,裸奔前我们就相互拍照,作为留念。裸奔的照片是没有参加裸跑的一个同学帮我们拍的。”


跑完两圈,同行的朋友告诉他,刚才很多女生在尖叫,惊呼“裸奔男”或者高喊“裸奔男加油”。付桂衍说自己一路跑得太兴奋,没听清这些尖叫声。


“裸奔是我的事,怎么看是别人的事”


轰动一时的裸奔照片,最初是付桂衍贴在校内网自己的博客相册上,方便那天一起毕业聚餐的同学下载。


“博客点击率并不高,只有同学朋友会来逛逛”,所以,付桂衍传照片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顾虑。当天裸奔之后穿了衣服回来,他就把聚餐的照片和裸奔照片一起传了上去。


“照片是亓星光看着我发到校内网上的,他住我隔壁宿舍。那天回宿舍已经很晚了,后来他就先去睡了。”


最初,裸奔照片并没有经过处理。“主要是觉得晚上拍摄效果并不好,照片并不是很清晰,”照片传上去后,付桂衍发现一些照片被校内网屏蔽掉了。“我又不得不将一些敏感图打上马赛克重新上传一遍。”


让他没想到的事,不知哪位好事者将照片传到了水木BBS上,一篇名为《校内网上惊现清华紫操裸奔图》的帖子,将此事推到了风口浪尖,并引发了各种争议。


付桂衍是从朋友那儿得知照片被转到水木讨论版上。得知这个消息,他第一反应是“有必要大惊小怪吗”,随后,他大概浏览了一下网上的评论。


让付桂衍满意的是,“正面的评论占大多数”,对于不理解自己行为的那些声音,付桂衍认为是“他们太传统了,所以理解不了”。


“裸奔是我自己的事,怎么看是别人的事。”《京华时报》报道此事之后,付桂衍和正在外地的亓星光通过一次电话。“裸奔的事情被大家知道了,我们商量要不要把照片删掉,两个人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就没有删。”


清华艺术气息不够浓


帖子在水木上引发热议,一个朋友给付桂衍打电话,说《京华时报》的一个记者想采访他。最初,付桂衍以为是就雕塑方面的事情采访他,后来才知道是裸奔的事。


“跟《京华时报》记者电话聊,我们都一致感觉清华作为工科见长的院校,缺少点人文气息。”上了四年清华,付桂衍一直对记者强调自己对清华的热爱,“越是好的大学,越是需要激情。而清华总体给人感觉是什么都井井有条,规规矩矩,比较缺乏个性。”


付桂衍说,选择裸奔,一个朦胧的想法就是给清华增加点“人文气息”,让清华多点“激情和勇气”。


四年的清华生活,付桂衍说自己也曾经有过失望与不满,“清华毕竟是工科院校,艺术气息不浓,美院的处境多少有点尴尬。大一大二的时候,雕塑系一般一周只有三个半天有专业课,而且都在上午。大三大四才正常了,一周有五天下午都有专业课。”


“一流的大学应该是大师频出的地方,可现在频出的是学术腐败、论文剽窃事件。一方面是大学缺少人文关怀,另一方面是体制化严重。”付桂衍说,听过陈丹青两节选修课,印象中的他“是一个耿直且有良知的人”,当年他愤然从美院辞职,引发了很大波澜,“引进陈丹青容易,为何留住陈丹青难,这里牵涉到一个磨合问题,老师与学校的磨合,美院与清华的磨合。”


“艺术生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不用考试,艺术生的学习动力不在考试上,考试只会给学生带来压力,而举办展览会给艺术生创作带来动力。”在付桂衍大三下学期的时候,清华美院举办了名为“起跳”的“清华美院十五人具象雕塑创作课程展”,雕塑系15个学生,用了两周不到的时间完成各自作品,展览举办后得到关注,“这才是艺术院系应该多做的事,对学生和学院都有利。”


■对话


星期柒新闻周刊:你怎样看待被称作“裸奔男”?


付桂衍:裸奔这事,做不做是我们自己的事,理不理解是别人的事。


星期柒新闻周刊:裸奔这一想法出发点是什么?


付桂衍:清华学子应该坚强和自信。我们艺术毕业生更应该洒脱,裸奔表达一种自我突破。


星期柒新闻周刊:媒体报道此事后,有没有对你造成负面影响,周围人有没有负面评价?


付桂衍:基本没有。清华还是比较包容的,甚至有女生戏说:“真可惜,现在毕业了,没有机会参加裸奔了。”当然,说和做是两回事。


星期柒新闻周刊:你们这一届雕塑系就业如何?


付桂衍:雕塑系有15人,大部分选择自由职业。社会对雕塑系学生的需求量少,我个人的想法是,如果没有太适合自己的工作,就不能去工作。不然就得改行,无法坚持自己的艺术理想。目前,我和一个油画系同学合租了一间工作室,搞创作,工作不工作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