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人说明朝“虚君”不算数,看看明朝人自己怎么说

万历的口头禅:“朕亲览章奏,何事不由独断?”

万历十五年,主事王德新上奏折说有些人事任命并非出自皇上宸断,万历大动肝火,要严办,以下是他和内阁首辅的谈话:

万历:“如今用人,哪一个不是朕主张,二主事肆言,却说不是朕独断,好生狂妄!”

申时行:“皇上天纵聪明,乾纲独运,即今朝廷政事,各衙门章奏,无一件不经御览,无一事不出圣裁。司属小臣不知妄言,原无损于皇上圣德。”《明神宗实录》卷184 万历十五年三月壬寅

申时行:“主上聪明英毅,事欲独断专决,而少有疑猜,向以章疏繁多,议论庞杂,至于忤旨触怒,遂乃决裂否隔,诸所献纳如水投石矣。然国家大计圣意自明,如册立一事,举朝言之而不行,及其少间,则半夜出手诏定矣。”申时行《赐闲堂集》卷38《答李桂亭巡抚》

“刑赏予夺,人主大柄,而权不可下移矣。”《明史》卷180 杨鼐传

严嵩:“古者论相之命自天子出。今制,每以付之廷推,而简用悉由宸断”,“非臣所敢拟议”

高拱:“凡各衙门奏事,俱是玉音亲答,以见政令出自主上,臣下不敢预也。”

许相卿:“天下政权必出于一,一则治,二三则乱;上操则治,下操则乱。”

李贤:“人君之权不可下移。”

张居正:“人主太阿之柄,不可一日倒持。”

“伏望皇上奋乾纲之断,普离照之明,张法纪以肃群工,揽权纲而贞百度,刑赏予夺一归于公道,而不必曲徇乎私情,政教号令必断乎宸衷。”“人主操用舍予夺之权。”

赵志皋:“以威福还主上,以事权还六卿,以请托付亲友,以公论付台谏。”

叶向高:“只备论思顾问之职,原非宰相。”

邱峻:“内阁所办之事,乃国家大制,做大政务,大典礼,虽专词翰之职,实兼辅弼之任。”

李东阳:“臣等所居之官,论思辅导之职也。”

杨廷和:“臣等备员内阁,职专辅导。”

叶向高:“祖宗设立阁臣,不过文学侍从,而其重也至于票拟。其委任之权力与前代之宰相绝不相同。夫以无权之官,而欲强作有权之事,则势固必败;以有权之事,而必责于无权之官,其望更难酬,此从来阁臣之所以无完名也。”

----------

那些胡扯“文官集团架空皇帝”的明粉,算不算“好生狂妄”“有损皇上圣德”?对于历史,究竟是当事人自己说了算数,还是非得要“汉本位”的网文才能揭示真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