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老苏的婚事儿 第二章 19

王申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size][/URL] (19) 第二天早上,起床号响起。老苏一骨碌从床上跳起,一面招呼宿舍里的战士起床出操,一面披着棉衣,冲到门外走廊吹起起床哨。 老苏是本周的值日班长,负责全排集体活动的发令和组织。早操的队伍在淡淡的晨雾中步伐整齐地跑向大操场,位于指挥位置的老苏口令比往常更加宏亮,还夹带着几许亢奋。战士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


(19)


第二天早上,起床号响起。老苏一骨碌从床上跳起,一面招呼宿舍里的战士起床出操,一面披着棉衣,冲到门外走廊吹起起床哨。

老苏是本周的值日班长,负责全排集体活动的发令和组织。早操的队伍在淡淡的晨雾中步伐整齐地跑向大操场,位于指挥位置的老苏口令比往常更加宏亮,还夹带着几许亢奋。战士们边跑边互相挤眉弄眼,会心地一笑,也憋住劲把号令声呼向亢奋状态,仿佛不这样,实在对不起苏班长今天的绝好心情。连长扎着腰带威严地站在操场边,审视着各排的队伍。当老苏带着一排人精神饱满地跑过来时,连长冲着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出操返回,解散,老苏到水池边上洗脸。他望了望不远处仍笼罩在淡雾中的招待所,心想,钱冰清此刻一定还在呼呼大睡呢,让她多睡一会儿吧,一年多来真是辛苦她了。老苏一边往脸上泼着凉水,脑子里还在回味着昨夜的那一幕。昨晚自己的表现用慌里慌张、稀里糊涂来形容,真是再贴切不过了。第一次与女人接触,还没上路就泄了气,后来摸着黑,在钱冰清的帮助下才匆匆走完一个过程。渴望、兴奋、激动,还有几分胆怯交织在一起,那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摸着黑打开房门,看看四周无人,快步穿过小院子,溜出招待所,像一个违章肇事者匆匆逃离事故现场。他知道,自己不能在招待所逗留太久。晚上九点半,连长一准会到排房查铺,如果发现自己不在,一定会给首长留下坏印象。毕竟是对象来队,不是合法夫妻。连长最痛恨这个。去年有一个志愿兵在招待所与对象缠绵到十点钟,被连长堵在门口,高声吆喝连骂带训喊出来,差点挨了一个处分。自己在连里是先进人物,千万不能在这生活作风问题上翻船。想到这里,他又对自己昨夜的冲动产生了淡淡的悔恨。人们常说,洞房花烛夜,是人生最美好最甜蜜的时刻。在家乡的小山村,新人们的新婚之夜,几乎在全村人的极度关注下隆重地度过。第二天清晨,婆婆要把沾有新娘处女之血的床单挂在门前打谷场上晾晒,任乡亲们参观鉴赏,这是一种无尚的荣耀。可自己却匆匆忙忙,慌里慌张,质量太低劣了。

吃过早饭,老苏在食堂打了一碗稀饭,拿了两个馒头和一个煮鸡蛋送到招待所。他已向连长请了假,准备早饭后带钱冰清到市里银山湖公园转转。

钱冰清早已起床,洗漱完毕。见老苏进来,脸上露出了得意和自信的笑。老苏把碗放在方桌上,眼睛偷偷向床上瞄去。床单已被钱冰清收起,放在脸盆里洗干净了,床铺上只剩下陈旧不堪的垫褥。

两人对视,无言。正在这时,美芹来了,一手端着一只小钢筋锅,一手拿着两只碗和两副筷子,“我包了一点水饺,猪肉馅的,你们趁热吃吧。”

老苏说:“我在饭堂吃过饭了,她的饭也打来了。”

美芹望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稀饭和馒头,开始数落起来:“小苏呀小苏,你真是的,人家大老远跑来,你就用这个招待贵宾呀!”老苏像在家里受到母亲的责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美芹走了,老苏招呼钱冰清坐下吃饺子。钱冰清刚往嘴里塞了一个,还没咬破皮,就听房门被嘭嘭地敲响。通信员在门外有几分夸张地大声嚷道:“苏班长,去连部接电话,长途。”

老苏不知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当兵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给他打过长途电话,就是短途电话也屈指可数。怎么快过年了,有长途找自己,不会家里出了什么事吧?他对钱冰清说:“你慢慢吃,我去去就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