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课小女生不敢提问 小字条留下“震撼”问题

“月经来了以后,冬天我还能和爸爸一起睡着取暖吗?”昨天,南京阅江楼街道会议室举行了一场特殊的讲座———青春期性教育课,现场70多个听众全部是五年级到初二年级的女生,还有一些好奇的妈妈也参加了旁听。十二中心理老师万勤告诉记者,现场提问时没有一个孩子举手,可是最后结束时她却发现讲台上的纸盒里留下了几十张小字条,很多问题让人“震撼”。

40%的女生来月经前不知道这回事 单亲家庭孩子容易早恋

在和学生的接触中,张老师和万老师发现,现在单亲家庭性教育问题已经成为中学生性教育的一个难题。“很多早恋的孩子都是出自单亲家庭,他们缺失了一部分家庭的温暖,母爱或者父爱,就会从异性身上去寻找,我们在许多早恋案例中都发现这些孩子或多或少存在恋父或者恋母情结。”关于解决方法,张老师提出建议:“比如说爸爸自己带着女儿,或者妈妈独自抚养儿子,很多话题是不方便提及的。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让孩子多和女性亲属接触———姑妈或者姨妈,或者单亲父母可以挑一些这方面的科学书籍放在孩子床头,用书本上的知识来正确引导孩子。”

生理卫生课老师让孩子自学

和青少年对青春期性知识需求趋势“走高”相反的是,南京多数学校没有真正开设性健康知识课,而是以简单的“生理卫生”课代替,讲授给学生的仅仅是一些皮毛或 “不伤大雅”的东西,而对性生理知识、性别教育、性健康教育、性心理教育、性美感教育、性道德教育等很少涉及。“碰到一些敏感问题,有些老师甚至让孩子自己去翻书了事。”张老师说,“尽管今天我们是纯女生讲座,但是青春期性教育课还是应该男女生合上,消除性别间的神秘感,省得学生歪门邪道获得的性知识过于 ‘富裕’。”记者了解到,自2002年秋季南京市将预防艾滋病教育纳入中小学教育,规定南京所有普通中学、中等职业学校、高等学校将逐步开展预防艾滋病健康教育,初中应在教学计划中安排不少于两次的专题讲座,高中应安排至少一次以上的专题讲座和专题活动,普通高校应开设专题讲座或利用健康教育课进行教育。但是多数学校在应试教育观念的影响下,并没有认真落实这一规定或仅仅是流于形式。

“字条”问题:

·我比较喜欢比较幽默的人,有男生也有女生,可是同学们说这是同性恋,请问这算恋爱吗?

·我喜欢一个男生,这算早恋吗?

·月经来了以后,冬天我还能和爸爸一起睡着取暖吗?

·胸部变大了,都不敢跑步,我该怎么办?

·我能穿吊带衫吗?穿吊带衫是不是就不是好女孩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