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外蒙古刚宣布独立时,许多人对此都表达不满,其中,有被报界成为“要不惜一切代价收回外蒙古失去的两个爱国者”,他们就是孙文和徐树铮。

一战恰好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当时,俄国一片混乱,外蒙古独立失去了重心。民国政府紧紧抓住这一时机,希望一举收复外蒙古,具体执行这就是徐树铮将军。

1919年10月,挥师出塞,向库仑进发。这是一只劲旅,在路上蒙古哨卡基本不敢抵抗,唯一敢于和中国军队交战的,是已经失去旧政府的俄国旧部队,但是他们只劫掠物资,并没有政治目的。

中国军队进展迅速,苏维埃新政权内乱重重,猝不及防。11月,徐树铮部开进库仑。他毫不手软,迅速软禁了蒙古活佛哲布尊丹巴和其他公主。失去了靠山的外蒙王立即软了下来。

1919年年11月17日,外蒙古重新回到中国怀抱。徐树铮立了大功,他同时向段祺瑞总理和南方革命党孙文发电通报。孙文收到电报后,不顾国民党内部许多人的反对,回电庆贺。在这个中国外交史上的多事之秋里,外蒙的回归可算是当年最可庆贺的大事。

然而徐树铮在外蒙的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最终还是给外蒙问题留下了隐患。他处理问题缺少弹性,拒绝外蒙提出的若干条件,坚持要求外蒙无条件撤销自治,限令36小时内给予答复,否则兵戎相见;而且,在册封活佛哲布尊丹巴时,徐树铮令其起立受封,这种傲慢态度使蒙古人深感受辱(按清制,驻库仑办事大臣与活佛相同,彼此不必施礼)。

所以,在上层蒙人中,无论王公还是喇嘛,都衔恨于北京,只是暂时压住火,等待机会再掀风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