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蝴蝶也翩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接着,他又说,当你们了解了各种动物,你们才会知道动物是多么的聪明,而又多么的可爱。这好像自相矛盾了。叫猎人去热爱动物,这不等于叫老虎不吃肉?

望着刘农峻头顶上的蝴蝶,龚破夭的目光也如秋风似的爽。身子禁不住嗖嗖地飞驰,朝刘农峻追了过去。

秋蝶翩翩,翩翩着的是一只只红蝴蝶。

是桃花谷的花瓣?

田欣的红唇?

龚破夭笑了。他猜田欣正在回家的路上。田欣是那种识大体的好女孩。既执着,又很宽容。她可以千里迢迢追到他身边,亦可以千里迢迢地赶回去。分别,没有一滴泪。仿佛一切已经深藏在心。回到桃源寨,她就是他心尖上那株桃花,她就是他一生的等待。

听到身后的嗖嗖声,刘农峻回了一下头,目光正好碰上了龚破夭的目光。龚破夭笑道,“农峻,你是花还是什么,那么多蝴蝶追着你、恋着你的?”

刘农峻这才抬头一看——

头上果然蝴蝶翩翩!

眼前一黑,刘农峻竟然“卟嗵”一声跌倒在地,眼睛恐惧地对着蝴蝶,四肢抽搐,惶恐地喘着气。

妈哦,他怕蝴蝶?这也太搞笑了吧?

龚破夭飞到他身边,点了他身上的几个穴位。

刘农峻恐惧的双眼才平和了,回过神来,坐了起身,怪道,“你干嘛要说蝴蝶?”

“它们是蝴蝶啊。”

“可我心中正飞着一群山鹰的。”刘农峻道。

龚破夭一脸不解。

笑笑,刘农峻解释道,“是的,我自小怕蝴蝶。”

“为啥?它们既不会咬你,又不会吃你,飞着的都是一种美啊。”

“嘿嘿,道理我也知道,可一看到它们,我浑身就毛绒绒的,仿佛被它们毛绒绒地吞噬。”

“这么恐怖?”

刘农峻点了点头。

这是为什么?是因为他小时候被毛毛虫螯过?还是别的什么?

龚破夭心想。

刘农峻苦笑了一下,“这也许是天生的,让我的生命不能承受温柔吧。”

“不可能的,像女孩子的温柔,你就不会拒绝,是不是?”龚破夭笑说。

刘农峻顿然红了脸,“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你什么?”

“你说的女孩子的温柔啊。”

“呵呵,我只不过是按常理推测而已。”

刘农峻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你真能看透我的心,一下就知道我正在想着她。”

“她肯定很美,是吧?”

刘农峻“嗯”了一声。

龚破夭承势道,“那你干嘛不能把她想象成蝴蝶呢?”

“唉,她吻着我,我眼里飞出的是一群山鹰。你说怪不怪?”刘农峻实话实说。

龚破夭瞧了瞧他,“这么说,你内心里,是希望一切都充满勇猛和刚强。”

“我也不知道,感觉如此。”

“但柔是可以克刚的啊,它的力量更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龚破夭希望能解开他心中的结。

“可我老爸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要我龙精虎猛。”

“出手如闪电,身动如虎扑?”

“对对对。”刘农峻开心地说。

龚破夭身子微晃,刘农峻先是感到一股柔气,继而就将他猛地一弹,弹出了数丈。

身子在半空,刘农峻赶紧运功卸劲。落地,才不至于跌倒。

目光落在龚破夭身上,龚破夭竟是如蝶翩翩,轻盈盈地朝他飘舞过来。

也不答话。

一个龙腾,刘农峻就扑向龚破夭。

出手如闪电,一拳就砸在龚破夭的空门。

“篷”的一声,并没有响。响的是心中本能的响。

因为他的拳砸在龚破夭的胸膛,就像砸在棉花上面一样。

但这棉花,却是藏着千枝针似的棉花。

他抽回拳的速度已经是相当快的了,仍然感到被千枝针刺了一样,拳面痛痛的麻。

禁不住就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龚破夭笑笑,“蝴蝶功。”

“别拿蝴蝶开玩笑了。”刘农峻边说,边又朝龚破夭飞起一脚。龚破夭既没躲,也没闪,只是抬起一只脚,蝶翅翩翩似的,很温很柔地,就化解了他刘农峻龙蹬天的一脚。也是如针刺似的,令他的脚又痛又麻。

龚破夭便笑说,“蝴蝶看似很柔弱,实则很坚韧。我知道北美洲有一种蝴蝶,每天秋寒的时候,就要跹陡到南美洲。几千里的路途,也难不倒它们,它们硬是能飞了过去。”

“可你这功夫跟蝴蝶有什么关系?”刘农峻不敢轻易出手动脚了,只走着龙步,绕着龚破夭走。

龚破夭的身子慢得似乎没动。但不管他刘农峻绕得如何的快,龚破夭都是下面对着他。

“呵呵,万物都有奇功,只是你能不能发现它们,能不能将它们学到手罢了。像不起眼的小草,就很耐踩很耐踏。你说它是软,还是强?”

“嗯,言之成理。”刘农峻一点即明。

“所以,当你深入蝴蝶之后,你就会发现它的神妙,从而学之爱之。据我所知,有一门功夫,就叫自然门功夫,所师法的就是自然万物。”龚破夭悠然地道。

刘农峻心里就服。原以为龚破夭是个山人,不会有多大见识,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东西,都像是经过高人指点似的,有很多的头头道道在里面。

心下一激动,刘农峻便道,“那老大你说我该如何蝴蝶起来?”

“先抛开你心中的龙精虎猛,让蝴蝶的温柔进入你的心。”龚破夭说,“像学自然门这种功夫,最好是有八年以上的少林功夫做基础。但一挨学自然门,就得把前面的少林功夫全部抛掉,一切从头开始。”

“哈哈,假如我把龙拳抛掉,我爸会被我气死。”

“我是打个比方而已。你的龙拳取的是刚和猛,如果揉进蝴蝶的阴柔,那就是龙加凤,龙凤呈祥了。”

龙凤呈祥?

刘农峻差点没嗤声笑出来,他的龙身鸡胸,本就是“龙凤呈祥”了啊。

但他没笑,马上身子停下,朝龚破夭拱手道,“老大一言,真是胜读十年书。从今起,我就要让自己蝴蝶起来。”

“什么蝴蝶啊?”

杜丝丝突然飘了出来,笑盈盈的问。

龚破夭瞧了她一眼,尉迟风正跟在他身后。

“说你蝴蝶。”龚破夭冲她笑说。

杜丝丝身子一摇,就像风摆似的,到了他们面前,“龚队长,你不用恭维我。你不说我是母夜叉,我就已经感到很幸福了。”

“没有恭维你啊。你不信,你回头看看,多少蜂在追着你这个蝶。”龚破夭道。

杜丝丝半信半疑地回头。没有谁啊,就尉迟风。尉迟风一直和她在一起的。还会有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