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五章节 欲往何方

月亮下的船 收藏 59 2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法国-巴黎-第15区(巴拉尔区),雄伟的埃菲尔铁塔巍然屹立在蓝天白云之下,号称法国版‘五角大楼’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国防部大楼便距离这座始建于1889年、被阴柔缺乏阳刚的法国人称为‘铁娘子’的钢架镂空纪念碑(注1)不远处。 原先的法国国防部大楼位于巴黎市第7区的圣多米尼克大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法国-巴黎-第15区(巴拉尔区),雄伟的埃菲尔铁塔巍然屹立在蓝天白云之下,号称法国版‘五角大楼’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国防部大楼便距离这座始建于1889年、被阴柔缺乏阳刚的法国人称为‘铁娘子’的钢架镂空纪念碑(注1)不远处。

原先的法国国防部大楼位于巴黎市第7区的圣多米尼克大街,1787年建成,地面建筑两层,地下部分则是面积很大的的地下室。这座为法国人称为‘布列讷宫’的两层小楼于1787年第一次成为法国军事部门首脑办公和居住的地方。一战和二战期间,‘布列讷宫’是法国战争部的办公大楼。只不过由于于历史太过悠久,这栋具有两百多年的大楼逐渐失去了其应有的作用,成为法国巴黎的一个旅游景点,甚至被开辟成一个旅游宾馆。

这样的背景下,无法开展正常工作的法国国防部只能选择修建新的国防部办公大楼。尼古拉-萨科齐总统对国防部的这一计划很是赞同,新大楼的建筑方案在总统府的大力推动下,很快便开始了实施。军方将在巴拉尔区拥有的8公顷土地卖掉了其中的3公顷,巴黎市中心的几座司令部办公大楼以及位于协和广场上的海军司令部大楼都被卖掉了,以换取资金。

这座位于原先空军司令部附近的新国防部大楼集中了海军司令部、空军司令部、陆军司令部和指挥总部近两万名人员办公人员,作为法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海陆空三军指挥机构集中联合办公,也是世界上唯一和美国五角大楼一样可以容纳万人以上办公的军事行政机构,这座有着浓郁的法兰西传统风格的建筑更多的时候,被当作为21世纪新法国的象征。就像巴黎圣母院象征着老巴黎,埃菲尔铁塔象征着近代法国一样。

塞纳河就在不远处荡漾着碧波,高耸入云的埃菲尔铁塔看上去是那样的近在咫尺。不可否认,在这间宽大的办公室内凭窗而临,品尝着细腻滑润的牙买加蓝山咖啡,的确是件让人感到心情愉悦的享受乐事。

作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远远要比他的前任米歇勒-阿里奥-玛丽显得低调的多,并且作为法国中间势力-‘法兰西民主联盟’的成员,埃尔韦-莫兰远远要比那些激进的左翼势力政客温和的多,也显得更为老成的多。

但是温和派并不完全等同于就是鸽派,对于萨科齐总统目前的外交政策,埃尔韦-莫兰就保持有极大的兴趣。为什么不去恢复法兰西曾经的辉煌?为什么不去再现过去的荣光?

2008年的那次实弹演习事故(注解2)发生后,萨科齐总统指着陆军参谋长布鲁诺-屈什上将的鼻尖大骂“废物”使后者愤然辞职,第二天总统又一次公开职责屈什将军,并说这帮高级将领“太业余”。结果总统的这些言论在军内、舆论界掀起了轩然大波。事情一段世界内闹得是沸沸扬扬,如果没有埃尔韦-莫兰的相撑,爱丽舍宫没这么容易可以走出这堆子的烂事的。萨科齐的那张破嘴有时候的确太乌鸦了点。

看着眼前这位美丽的东方女子,埃尔韦-莫兰的心情似乎显得很是不错,也许法国人骨子里流淌着太多的浪漫色彩,又或者是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他们总爱在女人面前表现自己。作为国防部长的莫兰居然眺望着窗外的那份秋意,吟诵起了19世纪法国浪漫抒情诗人-阿尔封斯-德-拉马丁的那首有名的小诗《秋》:“

你好,顶上还留有余绿的树林;

在草地上纷纷飘散的黄叶;

我顺着孤寂的小路沉思彷徨;

空气多么芬芳!晴光多么鲜妍;

在垂死者眼中,太阳显得多美;

也许美好的将来还给我保存一种已经决望的幸福归宁;

好花落时,向微风献出了香气;

这是它在告别太阳,告别生命;

我去了,我的灵魂在弥留之际;

发出一种和谐的凄凉之音。”

盈盈而笑着的日本流亡政府情报对策委员会执行总监-鹰司真希拍了拍手,以一种极其东方化的含蓄对埃尔韦-莫兰笑言到“部长先生,很高兴能够听到您亲自为我朗诵这首《秋》,只不过,我想告诉您的是,贵国目前最需要的并不是拉马丁这样的浪漫抒情诗人,而应该是拉迪亚德-吉卜林这样的、可以为你们鼓吹战争的诗人!”

“哦?鹰司小姐是想说些什么?”埃尔韦-莫兰这只老狐狸自然知道鹰司真希是话里有味。

“您说呢?部长先生!”鹰司真希端着咖啡杯,搅了搅杯中那因为加入奶昔而变得黄褐泛白的液体“难道莫兰部长不觉得现在的欧洲正在被困扰着吗?”鹰司真希抬起头来笑着说到。

埃尔韦-莫兰并没有回答鹰司真希那多少有些绵里藏针的话语,而是漫不经心的打开挂悬在办公室一角的大型LCD显示屏,激昂雄壮的军乐立即充斥在这间宽空的办公室内。

“今天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不是吗?”埃尔韦-莫兰别有一番深意地挑了挑下颔“在另一个国家的首都举行他们的阅兵庆典,中国人真是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唔,鹰司小姐,看来东京要比过去显得萧索了些,难道您没发现吗?”埃尔韦-莫兰咄咄逼人地继续斯理慢条的讲到“应该是之前的那场战争的原因吧,这座城市已然发生了变化?难道不是吗?鹰司小姐是不是发现自己的故国早已经不是曾经那样的呢?”

鹰司真希的哼声笑了笑,看着屏幕里的实况卫星转播,她并没有显露出特别的愤慨,这让埃尔韦-莫兰多少感觉有些失望。耸了耸肩头,埃尔韦-莫兰换上一脸的笑容,对着面无表情浅啜着咖啡的鹰司真希说到“好吧,鹰司小姐,让我们打开这层窗户吧!”

“悉听尊便!”鹰司真希似乎有些漠然,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这位优雅的女人只是冲着埃尔韦-莫兰莞尔一笑,全然不在乎的意味。在埃尔韦-莫兰看来,那份笑容下包涵着的却是讥讽、嘲笑以及轻蔑,这让一向自以为是纯正法兰西人的埃尔韦-莫兰多少有些挂不住了。

“呃,鹰司小姐,如果你们日本政府愿意……”埃尔韦-莫兰显得很谨慎,他甚至避免了使用流亡政府这个词语。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魔鬼、是个别有风情的妖姬,总是那样的让人想要接近,但却又无法接近。埃尔韦-莫兰骨子里的从来都不缺少法兰西男人的‘斗志’,尽管骄傲的高卢公鸡打仗是窝囊了点,但追逐起女人来,却依然是激情昂扬。

对于自己的提议,鹰司真希似乎显得并不是那样的感兴趣,埃尔韦-莫兰只得干咳一声,缓解了下尴尬的气氛“让日本流亡人士来帮助西贡当局稳健军事力量,也是得到加藤众树‘总理大臣’的支持的!”不得已,埃尔韦-莫兰只得搬出‘日本流亡政府’的这一重锤。

“如果鹰司小姐所领率的‘情报对策委员会’能够在这一问题上给予充分协调,加上我们法国人竭尽全力的帮助,那么将中国人的力量遏制在印度支那,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埃尔韦-莫兰得意洋洋的说到“这样一来,你们的复国计划不是能够在东亚地区多了个桥头堡吗?”

鹰司真希淡笑着放下杯子“部长先生,我所想知道的是,您的这份美好的畅想是代表着您个人的意思呢?还是爱丽舍宫的观点!或者说,一直以来,我们的欧洲朋友真打算在复国问题上给予我们这些‘破落’的日本流亡者以支持吗?”

“那么鹰司小姐认为不是这样吗?”埃尔韦-莫兰有些尴尬着的说到。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阿富汗的局势几乎是每天都在恶化,层出不穷的武装分子无时无刻不在袭击着欧盟驻阿富汗的军队。”鹰司真希收起满脸的笑容,认真的讲到“在中南半岛,‘越人阵’,哦,应该说是法国遇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国人事实上已经介入到了这场战争中,只是谁也不想去承认罢了吧!您说我的对吗?我亲爱的莫兰部长先生!”

埃尔韦-莫兰拧紧眉头,那张满是皱纹额头更显得像是橘皮样了“您说的对,鹰司小姐!” 埃尔韦-莫兰顿了顿语气,“所以我要向您介绍一位朋友!” 埃尔韦-莫兰说着按下办公台上的呼叫送话器,对门外的秘书说到“请我们的客人进来!”



注1:埃菲尔铁塔实际上是一座纪念碑,是1889年为了庆祝法国大革命100周年而修建的象征法国革命和巴黎的纪念碑。同时也是法国人为了打破当时的世界第一高-美国华盛顿纪念碑而抽风的产物。1887年动工,1889年建成。

注2:2008年6月30日,法国海军陆战队在卡尔卡松市郊外的军营开放日中,进行解救人质的演习表演,结果一个很有‘爱爱’的士兵把实弹误以为是空包弹就用上了。造成包括两名儿童在内的15名平民受伤。陆军参谋长布鲁诺-屈什上将由于很受萨科齐这个驴子的侮辱,当天便提交了辞呈……“老娘我不干了!”要是小绿一定会这样对萨科齐那孙子这样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