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皇协军败了,曲营长垂头丧气的,带着败兵回到了山下,一切好像就在梦中,明明是他们占了上风,运河支队快顶不住了,随着肖鹏的杀出,一切又都变了,他的弟兄死伤惨重,连他自己都觉得脖子后面冒凉风。那个肖鹏简直不是人,是神,他一个人拿了把剑,就敢往人群里跳。要知道,这可不是冷兵器时代,随便一颗子弹就会要了他的命,他就不怕死,面对这种人,你有什么办法?

袁国平也目睹了这一切,吃惊并不比曲营长小,战局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好像是在变魔术,一切都是那么神秘莫测。当曲营长亲自督战,皇协军表现出来的勇敢,让他十分吃惊,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这就是那支颤颤兢兢,毫无斗志的部队?然后他又亲眼看到,就是这支在他眼中一钱不如的部队,几乎冲到了山顶,以超乎顽强的精神,在狂风暴雨般的子弹中,差一点做到了,特工队几乎做不到的事。就在他惊诧这一幕奇迹即将发生之时,更令他惊诧的事发生了。那个看起来随意,俏皮的肖鹏,像飞将军似的从天而降,凭着一把铁剑,如虎入羊群,将皇协军阻挡在阵地前,让占尽优势的皇协军不知所措,硬是凭借着一人之力,力挽狂澜于即倒,这哪里是人,简直是神,运河支队中有这样的人物,他们的日子还好过得了?那种感觉真如芒刺在背,如果不趁他处于弱势之时除掉他,一旦他缓过劲来,死期到了的,该是他们了。此刻的袁国平,一脑子肖鹏,当然没有心情去责怪皇协军了。

曲营长不可能知道袁国平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心,眼看到手的成果没了,不能不对袁国平有个交代,所以脸上再难堪,也不敢装傻,硬着头皮走过来。“袁队长,我们尽力了,就这么大能耐,你想说啥就说吧,我擎着就是。”

“哪里话,皇协军打得很棒,差一点就上去了,这说明你曲营长指挥有方,我佩服还来不极呢。”袁国平口气真诚的说,中断了刚才的胡思乱想,而且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了曲营长。

曲营长开始以为他说得反话,脸上发热,就想反击。可是一看表情又不像,心理到纳闷了,等到袁国平上烟,更奇怪了,打了败仗不受批评反到受嘉奖,这袁国平做事让人摸不透,他就不说话了。

“曲营长,让你的弟兄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把肚子填饱。他肖鹏再凶,不就那么几个人,我们吃饱了,喝足了,车轮战,累也把他累死了,你说是不是?”袁国平一脸亲切的笑,还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曲营长也是老兵油子,立刻看穿了这笑容背后的内容,知道袁国平之所以不敢翻脸,那是还要用着皇协军,心理恨得直骂,脸上可没表现出来,但他打定了主意,下次进攻,你的特工队不先上,皇协军决不主攻。他妈的,你知道保存实力,老子不会?“好吧,皇协军是栽了,一会就看你们特工队了。”扔完这句话,向他的部队走去。

袁国平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他当然明白曲营长这句话的意思,心理十分愤怒,这些兵痞子,各个数泥鳅的,吃点亏就骂娘,真他妈的不是东西,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去计较。他把马有福叫了过来,“一会战斗打响,你给我盯住肖鹏,运河支队跑了谁我都不找你,跑了肖鹏,我找你算账。”

“放心,我会死死的盯住他。大当家的,肖鹏就那么重要?我不大明白。”马有福奇怪了,在他的感觉中,除了小野,袁国平没太把谁当回事。

“是的,你给我记住,这个人非常可怕,今天是最好的机会,不能让他活着下山。”袁国平盯着马有福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口气十分严厉。又道:“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将来对我们威胁最大,最不好对付的,就是肖鹏。趁他虎落平原,一定把他除掉。今天让他走了,以后再想抓住他,太难了,这个人能文能武,两个林强也比不过他。”

马有福听了,到抽了一口凉气,也觉得脑后冒凉风,他还没有见过袁国平这么在乎过一个人。李卫的本事他见识过了,难道他比李卫还厉害?“当家的,要活的,还是死的?”

“死的。”袁国平冰冷着脸说,眼睛望着山上,那里朦朦胧胧,可以看见小堆的火焰。有生以来,他还没有对任何一个人产生过恐惧感。当初见到小野,他有过,但也没有如此强烈,刚才那一幕,使他联想到药王庙。肖鹏这个人太工于心机,又胆量过人,他真的妒忌啊!似乎是即生瑜,又生亮的那种感觉。

就在袁国平算计肖鹏的命,肖鹏也在山上苦苦沉思,选择什么时间进行突围,他不能再等敌人的进攻了,支队这点武装力量消耗不起啊!经过刚才这一仗,又牺牲了七八个战士,还不算负伤的。是的,皇协军的死伤比运河支队大得多,可是他们有的是兵源,不怕消耗啊!如果袁国平真的懂军事,刚才不停下来,他们就危险了。袁国平不知道支队的力量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程度,被他们的气势所夺,真是千钧一发啊!可是这种假象能维持多久?袁国平并不是个草包。

山下,一堆堆的篝火已经燃起,显然,敌人在生火做饭,吃饱了,他们就会像一群恶狼似的扑过来,一场更为惨烈的厮杀就会开始,运河支队能突出重围吗?不,不能等着他们吃饱了。想着,肖鹏向阵地后面走去。看见他的战士,纷纷的和他大招呼,人人眼里投出敬佩的目光。刚才不是肖鹏的孤胆闯阵,此刻的山上已经成了停尸场,他们终于见识了什么叫智勇兼备。

一处背风的地方,谭洁和卫生员一道,正在给伤员包扎,许放也在帮着忙活,两人的脸上都挂着汗珠,手上沾满了血迹,在篝火的映射下,显得憔悴。见肖鹏过来,俩人放下了手里的活,站了起来,他们知道,肖鹏准是有要事商量。他们避开人群,稍稍离火堆远一点站住了,肖鹏抽出烟,递给许放一支,自己也点了起来。烟火像闪烁的星星,照亮了肖鹏那张变得严肃的脸。

“肖队长,有什么话你就说,我们听你的。”许放先打破了沉默说,经过战争的检验,面对残酷的现实,许放对肖鹏心悦诚服了,是他们的短视,耽误了宝贵的时间,才落得了被敌人包围的困境,在最危险的时候,是肖鹏英雄孤胆,力挽狂澜,使支队赢得了一线生机,他们还有什么话说。这个看起来不够严肃的支队长,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智勇,是令人赞叹的。

“对,肖鹏,有话你就直说。”谭洁不知为什么改了称乎,可是话一出口,她却感到心跳,脸也有些发热,那种怪怪的感觉蛇一样的,进入心中,使她不敢和肖鹏对视。

肖鹏哪里注意到了这些,他的整个心思都在如何突围上。“局势十分严重,这一点我就不说了。支队要想全身而退,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我们能做到的,是把牺牲减少到最低限度,所以我认为,不能等敌人吃饱了进攻我们再突围,要马上突围,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好,我同意,你就说怎么做吧。”谭洁立刻表态。

“用一部分部队去吸引特工队,而我们突围的重点选在皇协军把守的地方。我决定,由我率领小部队去吸引特工队,首先突围,你和许主任率领主力部队,在我打响后再行动。”

“分兵突围我同意,但是我不同意肖队长去诱敌,应该由我率领小分队。”许放打断肖鹏的话,态度十分坚决的说。

“我知道你的好意,不想让我涉入险境,可是你忘了,我们分兵的目的,是吸引敌人,给他们造成错觉,为主力赢得突围的机会。袁国平的目标肯定是我,如果我不在那支部队中,他不会倾尽全力,说不定会掉转枪口,到那时,我们的计策就会落空,这才是致命的。”

“肖鹏的话有理,袁国平是只狡猾的狼,看不见他想要的猎物,决不会上当。可是我也不同意肖鹏去做诱饵,这支部队已经失去了一个支队长,不能再失去一个,战士们需要一个好当家的,我和许主任都不太懂军事,今后支队的发展,壮大,和鬼子战斗,需要有能力的领导者,这一点,我和许主任都不如你,所以我认为,由我带领部队去诱敌最合适,鬼子做梦都想要我的人头,他们会倾尽全力的。”谭洁说。

“你认为我去是送死,所以你想替我,是不是?”肖鹏目光直视着她,他可以看出,她的眼里有东西在闪烁,这让他感动,只有战友之间,同志之间,才会有这种友谊,这种奉献。“谢谢你们的看中,可是我并没有想去死,所以也不想你们替我去死,我们都要活着,好好的活着,鬼子的疯狂不会太久了。”说到这,他动情的抓住谭洁和许放的手。“相信我,要我命的子弹还没造出来,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时间很紧了,我们没有权利再浪费,让我最后一次行使队长的权利,求你们了。”

“肖鹏!”谭洁忘情的喊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好了,分头行动。”肖鹏硬着心肠离开他俩,去挑选战士了,谭洁的忘情让他吃惊,震动,他却不希望这种情往下发展,因为他的心理,已经有俩个人了。

来到队伍中间,他迅速的选了八个人,算上他和吴兵正好是十个。“同志们,我们这十个人,要当一百个人用,很可能有去无回,谁不想去,立刻站出来,我决不勉强。”

“我们愿意和肖队长走。”众口一词的说,没人后退。

“好,那我们就一块拼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肖鹏满意的扫视了众人一眼。“但是我要说明,我们不是去送死,当战斗展开,你们看着我和吴兵怎么打,然后照做,要让袁国平感觉到,我们不是十个人,是几十个。”肖鹏怕他们不明白,简要的说了一下打法,然后让他们去做准备,五分钟之后出发。随后他又来到前沿阵地,命令把稻草人全部摆上。在夜色的掩护下,从远处看,稻草人和真人没有多大分别,只在阵地上留下几个哨兵,他必须迷惑敌人。最后他又告诉负责的队长,等到敌人进攻,把准备好的鞭炮放在铁桶里,全部点燃,造成主力部队仍在山上的假象,也只有到了这会,大伙才明白,肖鹏弄了一堆破烂的目的。

队伍集合好了,鸦雀无声的进入了前沿阵地,每个人都是轻装,除了枪和子弹外,多于的零件一样没带。肖鹏手里拿着望远镜,反反复复的搜索着什么,半山腰上黑黑的一片,隐隐约约的,能看见的,就是那奇形怪状的石头。可是肖鹏不死心,他相信,敌人在那里,一定安排了监视哨,只有拔出哨兵,才可能出奇不易的接近敌人,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终于,他看见了隐约的火星,心中不由一亮:哨兵就在那,那火星是抽烟的火。他把吴兵叫过来,指指那个地方,吴兵点点头,狸猫似的穿了出去。

肖鹏的判断是准确的,那里的确潜伏了哨兵,只不过到了这会,哨兵肚子中空空如也,心理烦透了。山下的屡屡炊烟在诱惑他,四周却阴森森的冰冷,让他如何能挺得下去?只好抽烟解烦。他却忘了,这是战场,他的职责是监视敌人,自己先暴露了,如何能保证安全?吴兵快要接近了,他还像个虾米似的,蜷曲着身子,又点起了一支烟。借着火光,吴兵几乎没有走冤枉路,就靠近了他。当他看见出现在他面前的吴兵,本能的去操枪,只是哪里还来得及,吴兵的飞刀准确无误的扎在了他的心口上,他连一声叫都没有发出,就见上帝了。吴兵拿出了白毛巾,迅速的向山上发出了讯号。

特工队在山下分成了小组,各个小组围着火堆在烧饭,每个小组的人数都不是很多,如果肖鹏他们能够接近,一顿手榴弹,至少能报销他几十个。肖鹏在往下走的路上,就是这么盘算的,本来他们做得很隐蔽,几乎就要成功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原来,袁国平非常狡猾,他不但在山上放了暗哨,在山下也放了暗哨,只不过站岗的特工队员,原来是山寨里的土匪,他耐不住寂寞,悄悄离岗了,跑到伙房找吃的去了,否则肖鹏他们,早就被发现了。他找到吃的,一边吃,一边走。在路上,他看见了蠕动的身影,开始还以为看花了眼,当他揉揉眼睛,近一步往前看时,冷汗都吓出来了,手忙脚乱之间,也顾不上瞄准,随便放了一枪,撒腿就往回跑。只是没跑几步,身后就射来一颗子弹,向上帝报道去了。

哨兵死了,可是枪声也传出去了,袁国平正在和马有福说着什么,激烈的枪声就像下雨似的刮了过来,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运河支队要突围,正要下命令,一个特工队员跑了过来,耳朵上淌着血,原来子弹把他的耳朵打穿了。

“报告队长,八路突围了。”

“慢点说,多少人,领头的是谁?”袁国平并没有慌乱,运河支队不在山上固守,突围,那就失去了地利,是自寻死路。他只是担心,对方在放烟雾弹,所以问的详细。

“快说。”马有福急了,生怕人跑了。

“人很多,领头的是他们队长。”

“什么?是肖鹏,你看清了?”袁国平听说是肖鹏,一把抓住对方的衣襟,声音都变了。

“没错,好多人都看见了。”

“弄错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袁国平气极败坏的说,然后带着马有福,像枪声密集处跑去,他从心理不愿相信,领头突围的会是肖鹏。事情明摆着,这不是自寻死路么。第一,他们不该选择这个时间突围。第二,就是突围,也该雷公打豆腐——拣软的捏,不该找特工队啊!这里头一定有玄机。

那么,肖鹏一共只有十个人,怎么能造成那么大的气势呢?别急,看看战场就知道了。肖鹏见敌人发现他们,一分钟也没迟疑,迅速把人马撒开,借着黑夜掩护,敌人摸不清他们的虚实,四处开花,八下点火,一时间,特工队的营地周围,到处是枪声。肖鹏和吴兵身体灵活,脚步迅速,打几枪换个地方,好像四面八方都是他们的影子。如果他们此时向外冲杀,真有可能冲出去,但是他们不能这么做,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引诱敌人,调动敌人。当袁国平赶到,看见特工队龟缩在阵地上止步不前,怒气涌上脑门,觉得遭受了巨大侮辱。人家都找上门了,这帮熊货还做缩头乌龟,简直是武大郎——背棉花,熊到家了。而且他也听得出来,对方的射击点虽然不少,但是子弹并不密集,这说明敌方火力并不强大。他二话没说,操起一支步枪就冲出阵地。

其实,肖鹏一直在等待对方的冲锋,否则时间长了,他们一定露馅,毕竟人的体力是有限的,长期大范围的奔跑,谁也吃不消。然而敌人不出来,你也不能揪着耳朵拽他出来,只能苦苦支撑,袁国平的进攻,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因此,他立刻率领小分队向后撤,引诱着袁国平,一步步的远离他们原来的阵地。刚刚被打得蒙头转向的特工队,一见他们队长来了,本身就像扎了吗啡似的起劲了,看见运河支队往后撤,全身的气泡都胀了起来,纷纷的跳出掩体,狼群似的嚎叫着,快速的发起了追击,虽然在追击中,不时有人倒下,攻击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这边的枪声刚刚响起,曲营长他们就听到了,当枪声越来越密,曲营长也紧张了,生怕自己遭到攻击,他立刻命令部队停止吃饭,做好战斗准备,并往那个方向放出游动哨。可是过了好一会,战事还是在那里展开,他们这儿相安无事,前去探视的士兵回来说,是运河支队在突围。曲营长脑子里划出了问号:他们真的要突围?为什么选择特工队的阵地为主攻方向,难道……哦,一定是八路怕了他们,要知道,天黑前,皇协军的进攻,只差一步就攻破了他们的阵地,他们见识了皇协军的战斗力,不敢惹他们了。这么一想,曲营长安心了,马上下令继续吃饭,至于袁国平他们能否顶住运河支队的攻击,那就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了。袁国平不是眼高于顶,十分狂妄吗?最好吃个大亏,到他们顶不住了,皇协军再出动,到那时,看他怎么说。

曲营长在那打着小算盘,他可不知道,危险正在向他逼近,谭洁率领的第二路人马已经下山,正在悄悄的,向他驻守的营地移动,担任前锋的,是许放。而山上原来的阵地,早已人去楼空,只有稻草人在那驻守,他派出去的哨兵,还在那里傻乎乎的瞭望着。

这时的许放,已经清清楚楚的,可以看清火堆旁的皇协军正在吃饭,枪支呈三角形支在一旁,而肖鹏那边的枪声越来越远,他感到是时候了,就抢先跃起,开出了第一枪。这时,他身后的机枪手也扣动了扳机。刹那间,子弹像暴雨似的泼向了皇协军,松树岭的战斗全面展开了,这是一场决定运河支队生死的大决战,支队突围能够成功吗?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