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一章 抗战前夕的川康整军会议 一,委员长面授整军要旨(一)

何允中 收藏 12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第一章 抗战前夕的川康整军会议 一,委员长向何应钦面授川康整军会议要点 一九三七年六月的南京,太阳己经有些烤人了。在中央军校内校长官邸的绿草坪的树阴下,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把那斑斑点点的光线洒落在草地上、茶几上和人身上,显得格外柔和,在这里坐上一会真可让人那绷紧了心情舒畅下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到了总统府被引进一间小会客室,刚一坐下,蒋介石就匆匆走了进来。一种带浙江口音的国语己经在邓汉祥的耳朵里如雷鸣般地响起来;

“四川军队太多,应该缩编!”

声音冷峻坚定,勿容商量。一双冷冰冰的目光直逼在邓汉祥脸上,像是在下命令。

因为有备而来,邓汉祥听到这话,心中依然平静,他知道委员长的脸色会依人、依时、依地变化无常。此时见委员长的作态,心下琢磨;果然应了机场上的那番话,想来这便是今天的主题了。于是说;

“关于缩编军队事,只要川内各军都一视同仁,在同样的标准下进行,自无问题。刘主席一直都是同意的,不难遵委员长之命照办。”

四川省内除了刘湘的军队,还有四个军,相互间常是推诿扯皮,要大家一同坐下来商定挖自己根基的各项细节,待达成一致,也要费去相当时日了。

邓汉祥的这点小把戏自然瞒不过委员长,不待邓汉祥继续往下说,委员长的浙江国语又在耳边响起来;

“四川一省,相当于欧洲一个大国,甫澄身体多病,兼管军民两政,深恐他体力不逮。中央拟派能同他合作的人去任省主席,让甫澄专负绥靖地方的责任,使他便于休养,对地方和他个人都是有利的。”

显然,委员长这番讲话,理由冠冕堂皇。

对于这个题目,邓汉祥早有腹案,答道;

“关于军民分治一事,拟请中央再加考虑。因川省在防区时代混乱多年,人民深受其苦,自前年省政府成立,川政统一后,关于地方治安及用人用钱各方面,始稍有眉目。今若截然划分,军政民政分由两人负责,恐难收辅车相依之效,转增中央西顾之忧。”

邓汉祥说的也是实情。但蒋介石不为所动,一点没有妥协的余地:

“四川情况复杂,甫澄军政一统,各方多有微词,于他于国都是十分不利的。今天这个问题,中央己经作了决定,不必多说了。”

邓汉祥见对方毫无退让,继续谈下去,恐成僵局自断后路。于是婉转说到;

“委员长日理万机,不能多来麻烦,可否指定一位负责要员从长研讨,使汉祥多有陈述的机会?”

委员长知道,刘湘未到,今天的谈话是不会有结果的,这个开场白只是一个敲山震虎、隔墙传声。于是表示同意。

“你去找敬之谈,你们是同乡,又是故交,我会交待给他的。你在中央政府部门负过责,知道要以中央大局为重的。”


邓汉祥与何应钦是一个省的同乡,而且相互间还有一段深交。

光绪未年,贵阳兴办陆军小学堂,邓汉祥和何应钦都先后进入了这所学校,两年后陆军小学毕业,又都升入武昌陆军中学。何应钦在一年后被派往日本读士官学校,直到辛亥革命回国。后来在1919年,邓汉祥在黔军总司令部任高等顾问时,何应钦在黔军任旅长,两人又添同事之情。

1921底 ,何应钦在贵州的一场权力纷争中失败,一时傍惶无奈,栖身上海,。恰好此时,邓汉祥在浙江省作总参议。他不仅接济何应钦,还为他指出了一条金光大道:到广州孙中山那里去,帮助孙中山组织革命军。

何应钦不忘这段历史。此后,大凡邓有所请,何应钦在权力之下都为其大开方便之门,处处关照。因此,邓汉祥也视何为打开各种关节的一把钥匙,为了刘湘的事情,多次找他帮忙。


从委员长那里出来,邓汉祥径直找到何应钦:“缩编军队和军民分治两件事,何不分两个步骤来办理?即先缩编军队,稍后再提分治,同样可以达到中央的愿望;如必欲同时进行,逼得太急,或恐另生事端,反倒不好办了。”

何应钦也希望此事要留有余地,不要把刘湘逼得无路可走。他也清楚地知道,在“西安事变”时,他曾暗中派他的胞弟何缉伍亲去成都游说刘湘,要刘湘支持自己对西安的军事行动。若果能取代蒋介石坐上黄埔系的第一把交椅,一定重报。此时如果把刘湘逼急了,他把这件事抖出来,在委员长那里岂不对自己是雪上加霜?

于是,何应钦求见委员长,反复说明邓汉祥提到的两点理由。当邓汉祥再去见委员长时,委员长退了一步,就再也没有提到军民分治的事,只是强调了川康整军会议必须在七月初进行,不得再拖。


邓汉祥回到四川,向刘湘报告了在庐山会见蒋的全部经过。刘湘清楚,蒋最忌恨自己在两广事变中和西安事变中的表现。此事虽经邓汉祥和自己多次说明和解释,以蒋的城府,哪里就能轻易搪塞得过去?

其实,刘湘也不是完全抵制整军。从道理上讲,四川是一省,省即必须服从中央。如果各省都自行其是,国家岂不分裂?这一点,刘湘是清楚的。问题在于,刘湘要在政令和军令统一的过程中,让自己和自己的集团利益最大化。而实现这一点,抓牢手中的枪杆子就是前题了。

现在,蒋介石通过何应钦拿出了川省的整军方案。但这个方案的条件实再太苛刻,如果全案照搬,川中各军的团长以上军官都由中央委任,相当于要刘湘将全部军队拱手相让,赖以起家的本钱全部变成委员长的了。

刘湘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方案,于是变着花样通过何应钦向委员长竭力讨价还价。从3月到6月,双方的讨价还价一直在进行,在主要的问题上,双方都在坚持自己的原议,尚无有结果。


何应钦将情况汇报完备。

趁着委员长的鼻子里“唔,唔”两声没有了下文,何应钦转了一个弯,探探委员长的底,问道:“依委座的意思是不是川省内其它几个军也都一视同仁?”。

“这个,这个由你看着办。”,

听到这句话,何应钦心中轻松了许多,他知道委员长给自己留有余地。于是又说道:“开会的日期就定在下月初,会上的一些细节,我再和顾墨三商量一下。”

“好的,好的,这个,事情要抓紧。”

“我担心刘浦澄会顶着不干,他那个人我是知道的,性子来了也犟得很。”

“你和他那个邓鸣阶不是故交吗?听说刘浦澄对他是言听计从,你可以多和他谈谈,这个,要他深明大义。”

于是,整军会议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何应钦告辞,起身走了。委员长知道,何应钦在内部以心慈手软著称,被人笑称“何婆婆”,望着这位何婆婆的背影,委员长摇了摇头。


蒋介石也知道,刘湘在同他软拖硬磨,玩游戏。要他刘甫澄俯首就范,仅靠何应钦是不行的。刘湘不像贵州的王家烈,追剿红军的大军一压境,顺手牵羊,便教他乖乖交出军政大权,情愿去当寓公了。不过,委员长自有一套对付地方实力派的办法。这套办法久经应用,己被委员长砺练得炉火纯青。蒋、冯、阎大战时对付冯玉祥,蒋、桂战争时对付李宗仁等,不久前的两广事变中又对付陈济棠,从未失手。无论形势多么险恶,都会使委员长稳稳把握胜算。

今天同何应钦谈的都是桌面上的就事论事,本不寄予太多的希望。真正的杀手锏就是另外的一手,据报己颇有成效,到时候发作起来,管教他刘浦澄只有乖乖交出军政大权。它正由顾墨三在干,连何应钦也不清楚。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