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初恋

8334747 收藏 36 2572
导读:每个人都有第一次,不管是什么,必定是很难忘的。尤其是感情上的第一次,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初恋。 我的初恋发生在学生时代,读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同龄人大都很稚嫩,思想上也很单纯,但早恋却己然成为了一种风气,一种流行的元素。 那个时候班上男女同学成双成对,只剩下小部分人形单影孤,我就是那小部分人里的一分子。其实上少年人都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我又何尝不是呢。只不过好看的女生基本上都被人挑光了,怎么说做人也应该有要求,在当时看来,外在绝对比内在来的重要,关键是面子和虚荣心的问题。所以也就一直拖着,看着别人

每个人都有第一次,不管是什么,必定是很难忘的。尤其是感情上的第一次,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初恋。

我的初恋发生在学生时代,读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同龄人大都很稚嫩,思想上也很单纯,但早恋却己然成为了一种风气,一种流行的元素。

那个时候班上男女同学成双成对,只剩下小部分人形单影孤,我就是那小部分人里的一分子。其实上少年人都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我又何尝不是呢。只不过好看的女生基本上都被人挑光了,怎么说做人也应该有要求,在当时看来,外在绝对比内在来的重要,关键是面子和虚荣心的问题。所以也就一直拖着,看着别人成双成对,嘴上说着无所谓,看得很淡,心里却痒痒的,不知道有多渴望能有个漂亮的女友陪伴。

到了初三的时候,我们从职专的初中部转到了一所新的学校。换了个新环境,大家都很开心,有了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校园,再不用躲躲闪闪的,看高年级的同学的脸色。再加上还有一年我们就毕业了,新来的老师也管不住我们,久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里期盼着我们快些毕业,好让他们省心。

我们比以前玩的更疯,几乎天天都要逃课,我们还在学校的后山发现了一个废弃的防空洞,撬开了生锈的大门,把里面彻底的清理了一遍,还赶走了寄居在这里蝙蝠,把这里当成了我们的快乐大本营。

这里面有很多个大大小小的石室,我们找了个较大的做为我们集体活动的地方,后来因为有女朋友的同志和还是单身的同志发生了敌我阶级矛盾,决定以后进大本营分开活动,单身的同志搬出了大石室,到了对面的小石室,这其中也包括了我。我们分别在门口挂起了一块木牌,名曰情人俱乐部和单身俱乐部。我荣任俱乐部书记,主持日常活动。我们以颠覆情人俱乐部为己任,时常搞些破坏行动。每当对面蜡烛熄灭开始合唱情歌的时候,我们就会派几个勇敢的同志过去进行掷石块,点亮打火机,扮鬼吓人等小动作,当然,最终的结果不免是被男女混合群欧后抛出门外,我们却乐此不疲。无奈,俱乐部的生活过于单调,每天除了喝酒抽烟就是打牌,一群郁闷的单身汉而己。

在学校里,我也有特别留意的对象,她是我同班同学的堂妹,低我一届,正在上初二。说实话她人长的很标致,看过去也很文静,不怎么爱说话,属于我中意的类型。只不过她的右脸颊上长了一块铜钱大的胎记,所以她留着到下巴的学生头,刻意地摭往了半边脸,每次我一看到她,就想起了"犹抱枇杷半遮面"这句话平时她总是-幅泠若冰霜的样子,再加上可能是因为那块胎记的关系,并没有男生对她展开追求。我虽然有些想法,但碍于面子和勇气问题,只好作罢。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年底,眼看着一个学期很快就要过去,而俱乐部的人马越来越少,反而对面的情人俱乐部声势日渐壮大,我们小规模的搔搅对他们基本上没有影响,只好结束了保持了很久的行动。她们那边的气氛也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士气,剩下的几个整日垂头丧气,听到对面的欢声笑语,看着我们这边的凄凉景象,只得大口喝着闷酒,抽着烟无聊的打牌消遣。

看着俱乐部日渐衰败,人员慢慢流失,身为俱乐部的领导,我心里不由暗暗着急,但却束手无策。

这天下午放学,一个平时比较要好的同学邀我晚上出门陪他去谈判。原来这小子和班上的一个同学同时喜欢上了班长,但一山不能容二虎的道理谁都明白,于是这两小子约好晚上借温习功课为名,进行一场彻底的谈判。毕竟是去别人家,这小子有些胆气不足,想借我壮胆。想到这家伙马上也要当叛徒,我心里就有气。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无奈这小子死皮赖脸,还开出了许多优厚的条件,比如新买的光碟游戏机借玩半月,刚出的漫画书先睹为快,包一星期的烟钱等等。我不免心动了,最后还是答应了。

晚上吃过饭,按照原先的约定我先到他家找他,然后一起去找他的准情敌谈判。临出门他的父母嘱咐我们要好好温习,并且很欣慰的看着我们离开,他妈还和他爸说儿子终于长大了,懂得用功读书了。我心里不由暗暗好笑: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儿子是去和别人抢着泡妞,不吐血才怪。这小子那里管得了那么多,急不可耐的拉着我,径直来到了准情敌家里。

一进房间,他们直奔主题。经过激烈的争吵辩论,在我的调解下他们达成了初步协议,决定由一个人先展开追求,在限定的时间内没有得手再换另外一个人上,其间对方不允许有任何的行动干扰,否则自动弃权。但至于谁先追求,限定多少时间这个问题却相持不下,这也难怪,谁也唯恐落后了让对方占了便宜。我费尽了唇舌,好说歹说,两个人这个时候统一了战线,谁也不松口。只好让他们自己泠静冷静,我到外面透透气。

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一个房间虚掩的门里透出一丝微弱的灯光,并传出了悠扬的音乐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悄悄推开了一点虚掩的大门,向里面望去,借着微弱的灯光,我发现居然就是同学的堂妹,我平时特别留意的女孩子。没有想到她就和我那个同学住在一起。那个时候大部分用的还是卡带唱机,此时她就坐在那专注的摆弄这样一部放在桌上的唱机。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仔细的端详过她,发现她放下了平日冷冰冰的表情后更显得美丽,精致的五官和一张典型的瓜子脸结合的非常完美,让人遗憾的胎记这个时候看过去也变得很不起眼。我就这样在门口看了很久,按捺不住心里的一阵冲动,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她抬起了头,眼里没有一丝的惊慌和不安,非常平静地看着我。我干咳了两声,说道:我能进去吗?她看着我没有任何表示。就在我进退两难之际,她微微地点了点头,我如遇大赦一般进了门,并顺手关了门,找了张凳子坐在了她的对面。我乘机打量了下四周,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房间,仅能容下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头顶上一盏老旧的电灯有气无力地发出昏暗的光圈。她继续低头摆弄那台唱机,却一直没有弄好。我有些看不下去,一把夺过唱机,上下看了看,是个小问题,三两下被我捣鼓好了。

她接过唱机试了试,一切正常。于是她抬起头对着我微微一笑,并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她这一笑我直接就傻呆了,原来她笑起来是这么让人惊心动魄,神不守舍。我结结巴巴地说不用客气,不麻烦小事情而己等等,反正是不知所云说了一大堆。她没有理会我的废话连篇,往唱机里放入了一片伴奏带,按下了播放键,唱起了郑中基的[别爱我]:

这座城是片繁华沙漠

只适合盛开妖艳霓虹

悲伤的人们满街游走

打听幸福的下落

爱情都只是传说

难开花难结果

你眼神里的讯息我懂

像随时准备燎原的火

那危险的美我曾见过

也因此留下了伤口

爱情依然是传说

就别再触碰

我荒凉心中还在痛的角落

别爱我 如果只是寂寞

如果不会很久

如果没有停泊的把握

别爱我 不要给我藉口

不要让我软弱

别再把我推向海市蜃楼

她很有磁性的的歌声回荡在这小小的房间,如此的自然,带着哀伤的音调,让人感觉仿佛是从心里流淌出来一般。我沉醉在这动人的歌声中,迷失了自我,模糊了意识。她始终保持着平静和从容,让人感觉很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我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享受着这种气氛.看着她姣好的面容,听着她的天籁之音.渐渐开始有些恍惚了.犹如在梦境中一般虚幻且不真实.在这样的境地,我也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也从心里希望,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么,最后永远都不要醒.真心的希望这一刻变成一种永恒.

最后,我都不太清楚是如何出了她家门.一路上那小子跟我说话,我都一直心不在焉,答非所问,满脑子都是她那个微笑,耳边始终回荡着她的歌声.回到家以后,我平生第一次失眠了.睁着眼睛一直到了天亮.

第二天,我开始有了强烈想看到她的欲望,早早来到了学校,在校门附近转悠,等待她的出现。终于,远远的我看到了她徐徐向学校方向走来,她走的越近,我心跳的越快,也就更加紧张。直到她走到只有几步远的地方,我迎了上去,她停住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我一开口,早已打好的腹稿居然全部忘得一干二净.,勉强只说了三个字:你好吗?她破天荒的扑嗤一笑,说:我当然很好,不过看上去你不怎么好。还有别的事吗?我苦笑的摇了摇头.于是她从我身边走进了学校.

我呆立当场,恨自己竞然如此懦弱,连几句话都说不出来,虽然自己不知道想说些什么,.还是想表达什么.

这是很难熬的一天,这天,我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整日无精打采,放学后连大本营都没有去,就直接回家了。回到家里,我左思右想,决定行动起来.

从那以后,变成是我天天拉着那小子往他准情敌家跑,一找准机会我就钻进她那小房间听她唱歌,渐渐的我们也开始有了交谈,虽然话不是很多,但我可以感觉到她并不是象表面上看过去那么冷酷,难以接触,这实际上是个性的问题.和她在一起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刚坐下不久好像一会就要起身回家了.每次都是恋恋不舍.虽然当时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事还很懵懂,但我也很清楚自已是深深地喜欢上她了。可她,我却始终看不懂,她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平静,并没有表现出对我的倾心。我迫切的想知道她对我的感觉,却害怕说出来得到的结果是连眼前的关糸和接触都无法持续下去,却又不甘心.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这种暧昧夹杂在我和她之间,仿佛是无法打破的屏障。

直到发生了一件事,让我鼓起勇气,决心要跨出一步,去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糸。

这天,天气异常寒冷,凄厉的北风刮在身上像刀割一样,天上还下起了细粒的冰雹。我自以为身体一向很好,出门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只穿了件单衣,外面加了件外套。不想抵御不往室外的寒冷,到学校的时候人己经是昏昏沉沉,打起了冷战。上了两节课,已然坚持不住,只好请假回去看病。到了医院一量体温,高烧三十九度半。在医生的责备和催促下无奈挂瓶治疗,直到晚上才回到家。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四肢关节却是一阵阵地酸痛,难以入眠。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我接起电话,原来是我那个同学问我晚上怎么没有去他家,我有气无力的告诉他我生病了,这两天都没有办法去他家了。他在电话里和我聊了几句,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我迷迷糊糊的开始想念那个她,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我又在家里休息了一天,百般无聊,又很想见到她,于是第三天感觉身体刚恢复过来一点就去上学了。

早晨,我把自己包得跟粽子似的,哆哆嗦嗦地走在上学的路上,风还是很大,天气依旧十分寒冷。快走到学校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她,我以为自己病得开始眼花,使劲揉了揉眼睛,再走近一看,没错,是她,她的脸冻的通红,怀里还揣着一个保温瓶。看到我走来,她上前把保温瓶塞到了我手里,并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快喝了它!我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旋开了盖子,一股很浓烈的中药味带着热气迎面扑来。我试探地抿了一小口,苦得我不由痛苦的咧了咧嘴,抬起头看了看她,还在盯着我,一咬牙一口气喝了下去。顿时身体里的寒气被一股巨大的暧意冲散了,人也精神了起来,我回味了一下,苦涩的味道也变得有些甘甜,我抬头感激的看着她.见我喝完,她抢过保温瓶,转头走进学校。

我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刚才她看到我的时候,不经意间很自然透露出来的欣喜和关切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而她这么做,很明显不只是朋友间的关心,虽然她表现的很冷漠也很平静,但是我心里已经开始有了一定的把握。

经过一天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向她表白,冲破我们之间的障碍.晚上,我精心准备了一张漂亮的贺卡,并在上面写了一首现在看来很幼稚可笑的情诗:也许是第一眼/也许是第二眼/我已被你的笑容深深打动/不管是这一次/还是下一次/我对你真挚的心不会改变/如果说相遇就是缘/那么相知是份/人生苦短/光阴似箭/我不愿在孤苦的岁月中等待/今生我愿和你相伴/成就我们的缘分

第二天,我把卡片交给了她们班一个叫锋的男生,因为他平日和我关糸很不错,很值得信任.我嘱咐他要把卡片亲手交到她手上,然后就开始进入忐忑不安的等待中。

第一节课下课铃声响的时候,我走出班级,来到操场上透透气。突然楼上她们班上的窗口有几个女生探出了头,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张卡片,然后大声的对着我念:也许是第一眼,也许是第二眼。。。接着是一阵哄笑。操场上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我,我连忙低头窘迫的走开了。

放学的时候,锋愧疚的告诉我,他去送卡片的时候,被他们班上几个八卦的女生发现,他寡不敌众,所以被抢走了。为了祢补过失,他叫那几个女生帮忙周旋,叫我等候好消息。

接下来几天很平静。我们两个班级在同一个走廊上,我们班在最后,而她们班在中间位置,所以每次到班级必须先经过她们班。从卡片事件第二天起,我发现她坐在了最靠窗边的位置,每次我经过的时候,她都会看似冷冷的盯住我,直到我心里发秫为止。我不知道她这样看我代表了什么,我也不敢再接近她.我们就这样僵持着.对我来说却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

这天,锋很兴奋的跑来告诉我,在他和他们班的几个女生的周旋下,她己经答应了和我约会,搞清楚我和她之间的关糸,也就是摊牌了.时间在傍晚放学后,地点自然是在大本营。这天感觉时间过得真慢,我几乎都是在计算着时间过的。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放学,那放学铃声老大不情愿的响起,我拿起书包第一个冲出了教室。

走出校门,我走到了通往大本营的山坡下,开始等她。不久,学校里的人开始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我焦急的在人群中搜索她的身影。

终于我看见了那个让我魂牵梦寐的人出现在人群之中。她走出校门,后面还跟着几个女生,还有锋。远远的她们也看到了我,锋还跟我挥了挥手,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没想到,那几个讨厌的八卦女生又忍不住开始起哄,开始对她推推搡搡,嘴里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我心里不由一沉,依照她的个性,她肯定受不了.果然,她一把甩开了她们,毫不犹豫的掉头往回家的方向走了.失望,强烈的失望占据了我的心头.

事后那几个女生主动来找我道歉,并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以后绝不再起哄嘲弄我们.她们也帮我约了她好几次,好说歹说,苦口婆心,但每次都被她拒绝了.事情看上去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每次我经过她们教室的时候,她还是那样的看着我,更让我感到郁闷.晚上的时候,我也没有再去她家,怕这样的情形下更加尴尬.

锋看到这种情况也很着急.后来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不和她说约了我,由她们班的一群女生带她到我们的大本营玩,然后我在那见机行事.我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似乎对目前来说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好如此了.

还是一天下午放学后,我早早来到了大本营.班上很多同学都已经在里面了.我见这么多人不免有些为难,但也只好把实话对他们说了.大家都表示理解和支持,特地留了个有张干净凳的小石室给我,然后到里面的俱乐部各自活动去了.在不安焦急的等待中,终于听到她们走进山洞的声音.

大本营这个地方一直是我们班的地盘,原则是不允许别的班级踏入的.所以她们也是第一次来,都表现的很兴奋,她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在山洞里回荡,离我这个地方越来越近,站在石室门口,我已经看到了她们举着蜡烛的微弱火光.这时候我的心跳加快,也很紧张,关键的时候快要到了.我转身走进了石室,点燃了一根蜡烛.

根据早有的安排,当她们经过这个石室的时候,突然熄灭了蜡烛,把她推进了这个石室.她豪无防备,进来后看到了我,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我站了起来.我们就这样相视对立着.周围死寂一般.安静的令人害怕.许久,我坐了下来,低头看着微微跳动的烛光.她犹豫了一下,坐到了我身边.小声的问我:是你叫她们带我来的吗?我点了点头.她又说:你是不是想和我说什么?我还是点了点头.她没有再说话,我们陷入了沉默,只看着蜡烛在慢慢的燃烧,逐渐缩短了体积,变成了铅笔头大小.

眼看蜡烛就要燃尽,这难堪的沉默使我聚集起了勇气,我转过头,发现她也转头看着我,我们四目相对.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说:我很喜欢你,而且喜欢你很久了,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听到这句话,她的眼光慢慢变得柔和起来,脸上涌现了一片红晕.我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她慢慢低下头,再抬头的时候,泪水已经浸湿了眼眶.我有些不知所措,慌张的想举手擦拭她的泪水,她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很郑重的说:我愿意!然后投入了我怀里.我抱着她,一种满足和幸福的感觉.面前点燃的蜡烛恰到好处的熄灭了.我们在黑暗中彼此相拥.她把头靠到了我肩上,我嗅到了她的发香,忍不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感觉怀里的她颤抖了一下,把我抱的更紧了.过了一会,她突然抬起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张温热的嘴唇贴近了我的脸颊,堵住了我的嘴.我笨拙的回应着,只感到巨大的兴奋和冲动.这也是从没有过的感觉,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感觉—至少在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时间仿佛在这一刻也停止了,我们是如此的忘我,如此的投入.风干的泪痕延续着她的吻,在冷漠和平静的背后,她的狂野让我更加迷醉.

当我们走出门口,早已等的不耐烦的她们又开始了起哄.这次她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害羞的藏在了我背后,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微笑.锋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向我举起了大拇指.我得意的笑了笑,牵起了她的手,向山洞深处走去。

走到了情人俱乐部门口,里面又传来了熟悉的情歌大合唱。我用征询的眼神看着她,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当我们牵着手出现在他们面前,歌声嘎然停止了。所有人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都楞楞的看着我们。情人俱乐部的书记同志首先打破了这个僵局,他站了起来,说:恭喜单身书记弃暗投明,加入我们情人俱乐部,大家表示欢迎下!他带头鼓起了掌,于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我们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烛光熄灭,又开始了情歌大合唱,我们很自然的融入到这种气氛之中。她轻声在我耳边说:以后不要离开我,好吗?我转过头,也轻声的对她说:不会的,以后的日子我会一直陪着你。说完托起了她的脸庞,印上了她的双唇。耳边的情歌还在延续,久久地在山洞里回荡。。。

第二天,我在大本营召开了单身俱乐部的最后一次会议,宣布俱乐部正式解散,所有会员发展成为情人俱乐部预备会员。同志们没有流露出对我这个俱乐部史上最大叛徒的愤慨和不满,相反的都是一脸羡慕的神色。当然,他们的私人问题还要留给他们自己去解决,我可无暇去顾及,因为,我的第一次爱情已经正式开始啦。



本文内容于 2009-1-6 19:23:14 被小编Q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