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给了中国精英信口雌黄的权力?

谁给了中国精英信口雌黄的权力?


7月19日,正当国际石油价格从每桶147美元的历史最高位突然连续三天暴跌并一度失守130美元大关、市场分析人士纷纷预测油价泡沫即将破灭的敏感时刻,同日的《南京日报》却刊登了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独具慧眼”的“油价暴涨论”。他声称,“国内成品油价格明年底前至少上涨40%”。



《南京日报》的报道说,哈氏是在南京出席“2008第一财经金融价值论坛”时发表上述言论的,而他的观点是建立在通过分析中国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得出的。在他看来,去年中国直接与间接油价补贴占GDP总量的0.9%,如果持续补贴而不提升油价的话,今年油价补贴将占到GDP总量的6%,高于国企利润与国家财政结余的总和。所以油价补贴长期难以维持,而且届时被迫提高油价将被视为中国经济弱点的暴露。因此,“到明年年底,国内成品油价格还会按照此次调价的幅度再调价两次,成品油价格将在目前价格基础上至少上涨40%”。



看到这条消息,我心里不禁茫然,为中国人,为中国学术界,为中国的精英。细细琢磨,这个哈氏可不简单,第一是单位来头大:“中国国际金融公司”,光名字就能雷死你;第二身份显赫,人家是出类拔萃的“首席经济学家”。“首席”也者,意味着学有建树、学问精深、权威专业,声名显赫,地位尊崇,是典型的“学术精英”,“主流学者”,那身份名字就是通行证,就是公信力,不容你半点怀疑否认;第三,人家大学者的分析预测是建立在深入研究宏观经济数据基础上得出的“科学结论”,绝非无凭无据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哗众取宠。

但是,似我等学问之浅、见闻之少、眼光之差、见事不明、惰于思考的下里巴人,却偏偏不习惯人云亦云、迷信权威、轻信专家。我一边欣赏着哈权威的高论,一边心里犯嘀咕:他为什么急着发表油价暴涨论?难道高深莫测的国际原油市场也是中国专家随便就能窥其堂奥的?哈氏的言论有没有经过国家有关方面授权?他敏感时刻抛出这个标新立异的结论,对整个国家和社会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冲击?



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我的脊背已经开始透凉了,原来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坦白说,我的冷汗是基于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揣测:会不会这位哈首席实质是一位枪手,是特定集团的利益代言人,是利用其特殊身份,顶着权威的“光环”,故意发表特定的言论,进而干预左右国家宏观决策,帮助实现利益集团的最终目的呢?



事实上,我的小人度君子也是迫不得已,因为这些年包括本人在内的13亿中国人,没少受各式各样“权威”的忽悠、蒙骗和侵害。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是也。就以成品油价格为例,近年来国际原油价格畸形走高有目共睹,国内油价适当调高也情有可原。但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石油垄断巨头在图谋涨价的过程中,某些表演确实不但拙劣,而且根本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方面,他们囤积居奇,蓄意减少市场供应,人为加剧市场恐慌(每次涨价前油品供应四处告急,涨价之后却供应井然即是例证),通过引发民众对市场的恐慌和不满倒逼中央政府,逼迫国家对其给予巨额补贴,并同时批准其调高成品油价格的图谋。这个招术几大石油巨头早已运用娴熟屡试不爽乐此不疲了。而且,就在垄断集团们每每装穷喊冤叫苦不迭之时,有论者早已一针见血地指出过,中国的油价不是太低了,而恰恰是世界最高,所谓的内外市场“倒挂”现象根本子虚乌有;另一方面,通过自己豢养的所谓“主流精英”、“权威专家”肆意散布极端不负责任的言论,为垄断集团诉苦,大造涨价舆论攻势,从外围压迫国家决策部门,使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屈从于垄断寡头的小集团利益。在这方面,北京大学的“知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就是一个鲜活例证。近年来,有心人士注意到,“厉权威”不过是一拿工资、赚稿费、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学者,至多平时偶尔搞点小投资却绝对发不了大财。然而坊间早已盛传,其家族近年来已累积了亿元以上的超巨额财富。人们斥责此公敛财手法之一,就是通过与特定利益集团串通勾结,大肆贩卖所谓学术成果,在国企改革问题上影响和干扰国家决策,最后坑了国家、企业和职工,独独肥了他自己以及那些和他勾搭在一起的厂长经理董事长们。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精英利用特殊身份、顶着特殊光环、为着特定集团利益四处招摇撞骗信口雌黄泯灭学术良知和人伦道德,甘为走狗帮凶应声虫传声筒的状况尤其大量集中在房地产行业。近年来,在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放商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城市的地价、房价几乎成几何级数快速翻腾。但是,高房价并不直接等同于政府的高额税收回报和开发商的超额利润。也就是说,只有老百姓认可了高房价并自觉掏腰包认购了,高房价的推动者们的真实目的才能“大功告成”。在影响老百姓购房意愿和决策的过程中,舆论话语权的作用显得十分必要和迫切。很明显,政府的身份决定了它不适宜公开力挺开发商;而开放商王婆卖瓜自吹自擂老百姓也不会相信他;象街头骗术那样随便找几个人托市效果也不大,毕竟老百姓买房要掏几十万、上百万元的钱,岂能轻易相信托儿?那么,最后剩下的,有舆论影响力的,能为社会公众认可并高度信任的,就只有“专家学者”了。因此,这几年我们看到,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众多专家学者不管懂与不懂、是否专业,人人蜂拥而上争抢着鼓吹楼市涨价合理、涨价必须、涨价必然等蔚为壮观的“中国式学术景观”。由于这群某种程度上占据了学术、道德乃至社会公信力制高点的人群一窝蜂地捍卫高房价、屡屡耸人听闻地“预测”楼市只涨不会跌,甚至“很快还要暴涨”,可怜老百姓一个个惊恐万状坐卧不安信以为真,最后不得不以世界超低收入水平去忍痛割爱默认高房价的冷酷盘剥。于是乎,房价按照某些人的预先设计直线抬升了,政府笑逐颜开了,开发商盆满钵盈了,只有老百姓——叫苦不迭。



从源头上说,中国精英们的信口雌黄无疑是传统的学术不端在市场经济新形势下的极端表现和畸形发展,但客观上看,却是政府监管缺位,才给了这些人以空子和可乘之机。由于精英们的经济言论大多不涉及政治,不直接危及当政者的利益,这就使得各种各样的精英们可以狐假虎威自由往来各地招摇撞骗而几乎不会受到来自政府的任何干扰或阻挠。就这样,顶着学术精英的光环,打着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的幌子,中国精英们的大嘴巴不仅为自己钻营了蝇头之利,有的还甚至沦为国际垄断资本的捍卫者和代言人,进而动辄以“国际惯例”、“市场规则”等自我炮制的“学术语言”蒙骗威吓政府,左右国家决策,导致外资在很多地方、很多行业无障碍并购中国企业,控制中国经济命脉,垄断中国战略资源。其流毒之广、为祸之烈、影响之坏,较之民族矛盾尖锐年代的汉奸、买办和叛国投敌分子,大嘴巴的当代“中国精英”犹有过之而无不及,实在是可杀不可留。

本文内容于 2008-10-21 18:45:18 被xyhrq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