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世界之龙主世纪 前言 第三十六章:攻占喀布尔(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5/


2021年9月11日上午11点,喀布尔郊外巴格拉姆军事基地内,驻有北约联军指挥部和联合空军指挥部,北约精心策划的第二次进攻战役序幕刚拉开没多久这两个指挥部就乱了套,。原因是第一波北约战机到达昆都士上空后,就从雷达屏幕上集体消失了,取代它们的是满屏的雪花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联合空军指挥部,立刻叫来大堆的工程技术人员,对各种设备开始忙活,结果目标设备不但没修好,反而几分钟后,负责整个战争机器运行的C4I系统的指挥、控制、通讯等分系统都逐步陷入了瘫痪,各种显示器上全都是闪动的雪花点,闪的现场的操作人员都头晕眼花了,各个波段的通讯频道里除了沙沙声还是沙沙声,只是偶尔传出来一两声听不明白的胡言乱语。系统维护人员和指挥官们相顾之下面面相觑,对着一大堆失去作用的先进废铁哭笑不得。

一个军官跑进来报告,联军电子战部队已经在对方突然发起的电磁进攻下一败涂地,初步预计解放军的电磁干扰覆盖了整个阿富汗北方。联军网络的主系统防火墙被击破,C4I系统因严重入侵而处于失控状态,最终主电脑系统也被对方释放的逻辑炸弹摧毁,卫星和无线通讯全部中断, 联军的技术人员几乎试遍了所有的应对手段,还是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更要命的是,在解放军制造的针对性极强的电磁干扰环境下,巴格拉姆基地的电力系统也出现了过载,几座关键的变压器自动爆炸、燃烧起来,造成基地电力中断,预计恢复供电需要2小时。

故此后的近2个小时内,北约军队各级间的无线和卫星通讯被完全切断,雷达和侦察卫星也因强烈的电磁干扰无法获得战场信息,防空系统的一些敏感设备直接被烧毁,导致基地和喀布尔地区整个防空系统瘫痪成了摆设。

面对C4I系统已经被摧毁的惨境,联军指挥部此刻最想做的就是想召回己方的第一、二攻击波战机。虽然他们还有有线电话可用,可是那些飞机总不能拖着根电话线吧!他们此刻也只能对着这些昂贵且无用的设备欲哭无泪了,因为无线和卫星通讯系统完蛋了,就只能指望前两拨战机自求多福了。

不过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精神,北约联军指挥部立刻一方面派人抢修应急电力系统,一方面用电话向能打通的联合空军司令部下达两道命令。首先是从基地立刻派出所有的武装直升机迅速到昆都士等两个一线地面部队驻扎的地区,加强地面部队的实力,并传达命令让所有准备进攻的地面部队全部转入防御。其次让基地所有剩余战斗机全部起飞,在基地上空执行空防任务,并派两架F—22D去通知三万米高空处还蒙在鼓里还在得瑟的三架预警机,让它们干脆返回南部的坎大哈机场。

很快燕妮带领的25架战机发射的空空导弹出现在了巴格拉姆基地上空,在北京号制造的强大的电磁压制环境下,那些敏感的北约机载预警雷达已经全部成了睁眼瞎,发现飞来导弹的竟然是靠盘旋在上空的北约几架战斗机飞行员视力不错的眼睛。不过北约的飞行员们也只能一边听着不停的报警声,一边瞪着全是雪花的雷达显示屏愣是不知道敌人在何方,打击来自哪,北约战机技术上的优势荡然无存。

燕妮带队的J—10和JF—17则在200公里外就发起了第一波超视距打击,50枚PL—14中远距空空导弹依次飞出了发射架,直接在引导员卫星的自动制导下,带着洁白的烟迹飞向巴格拉姆基地上空的敌机群中随机选定的目标。

看到扑面而来的导弹群,北约飞行员们,除了胡乱发射红外诱饵弹外,就只剩下本能的躲避了。一时之间,巴格拉姆基地上空的北约机群就像是炸了锅的蜂窝,在射来的导弹面前做着各种古怪的飞行动作四散奔逃,每个飞行员都拿出了浑身的本事,操纵飞机作出了五花八门的大过载机动动作,因为所有飞机的警报器都在强烈刺激着他们的神经系统,屏幕雪花一片,谁也搞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被导弹瞄准,结果所有的北约飞行员都认为自己已经被对方瞄准,都在做着各种规避导弹的夸张机动。

整个天空的混乱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就像是上演一场杂技大比拼,不时地有北约战机被导弹击中,炸成一朵朵不怎么漂亮的烟花,不过也有几朵伞花开放在天空里,那是几个神经极度脆弱的飞行员,在搞不清状况之下,主动放弃了他们的战机。慌乱的机群让这片狭窄的空域还发生了数起相撞事故,北约机群带队的指挥长,看着周围的乱象,喊破了嗓子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的通讯频道已经被彻底阻塞了,除了沙沙声,就是奇怪的电流声。无奈之余,指挥长也只好驾驶着自己的战机加入了混乱大逃亡中,因为他的机舱里,也一直响彻着预警的音乐。

就在此时,燕妮带领的25架中国战机闪电般出场了,他们如轻灵的燕子般杀入北约已经溃败的机群中,凭借着预应力场的保护,用格斗空空导弹和30MM口径的能量级机炮,打扫着天空。虽然相当部分的北约飞行员在机载雷达失灵的状态下,也用机炮进行了还击,但是这些25MM或30MM的炮弹对于有预应力场保护的中国战机根本就没有效果,仅仅十五分钟,就有将近30架北约战机相继成为了燕妮他们的战果。

面对困境比较聪明的一些北约飞行员,一看情势不对,又一窝蜂的向阿富汗南部的坎大哈、东部的贾拉拉巴德机场逃去。不大一会,北约和美军在中亚最大的军事基地巴格拉姆上空竟然没有一架北约空军的战机了,加之整个基地防空系统的瘫痪,巴格拉姆军事基地就像是案板上的肉一样,摆在了燕妮带队的25架中国战机的尖牙利爪之下。

燕妮大胆至极,带着25架中国战机,在基地上空竟然大大咧咧的排列成两队,自己打头超音速进入超低空,就像是飞行表演时的通场一样,从基地跑道边缘的指挥塔和建筑物上空依次飞过,两队飞机连续高速飞行产生的音爆效果将这些建筑物的玻璃全部震碎,不少地面上的北约军人也被震得七荤八素,口眼出血。

北约基地周围那些丧失了还手能力的防空体系也很快就消失在爆炸的烟雾中,直到最后时刻,那些导弹和雷达依旧因电力丧失,而成为一堆没用的废铁和摆设。

燕妮的机群对巴格拉姆基地里的建筑群进行了三轮扫荡,到处都有大批无奈的北约官兵在他们的打击下四处乱窜着、躲藏着,有些北约士兵甚至跑到了基地外面去躲避空袭。

看看自己闹得差不多了,燕妮开始收队返航。下面的北约军队也终于有了时间去救火救人,打扫卫生了。不过很快北约联军司令部就被从法扎巴德传来的电话消息震惊了!解放军机械化部队已经越过边境向法外籍军团和德军防守的东线进攻了,北约联军司令部赶紧让喀布尔的美第四机步师集结。

美第4机步师成立于1917年12月10日,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和越南战争。1995年12月,随着美国陆军逐步向21世纪部队转变,第4机步师成为陆军试验部队。1997年3月,作为陆军21世纪特遣部队,第4机步师第1旅在加州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成为第一支完全以“信息时代”的武器和技术装备起来的数字化部队。该师总兵力1.7万余人,下辖1个装甲旅旅部和旅部连,2个机步旅旅部和旅部连,5个重型坦克营,5个机械化步兵营,1个战斗航空旅等。该师的装备主要有M2A4全履带主战坦克290辆、M2、M3步兵战斗车100辆;M113装甲输送车306辆;陶反坦克导弹发射车60辆;M109系列155毫米自行火炮72门;120或107毫米迫击炮66门;90毫米无坐力炮24门,M207多管自行火箭炮18辆;标枪轻反坦克导弹发射架180具;陶式反坦架48具;龙式反坦架180具;毒刺24具;复仇者防空导弹架24;新型火神防空高炮24门;40毫米榴弹发射器1112具;12,7毫米重机枪484挺;7,62毫米机枪966挺;编AH-64D阿帕奇直升机40架,UH-60直升机35架。该师具有较强的地面和立体机动能力,昼间地面机动速度每小时30公里,夜间每小时25公里。

第4机步师因重型装备数量多、能形成整师的快速战略机动能力。此外,该师的主战坦克、战斗车辆由于在障碍地形上的作战能力有限,不适宜在城市作战。所以该师来到阿富汗后,一直也没有相当的对手,被放在喀布尔,主要就是为美军和北约装装门面,用来吓唬吓唬当地人和威慑塔利班那些不安分的残余。

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第四机步师一接到联军指挥部的命令,马上下达了集结命令,让散布于喀布尔各处的部队向喀布尔北25公里的指定地点集结。好在此刻北京号暂时撤去了对此地区的强电磁覆盖和干扰,北约军队的无线和卫星通讯才得以恢复起来。这个以数字化为基础的第四机步师才算有了些感觉。

第四机步师到达喀布尔以北25公里处的一个叫马图布的小镇时,从昆都士和法扎巴德撤下来的英、法、德等北约各国残军也到了,他们这一路上算是吃苦了,这段将近200公里的路上,他们连续的受到了从吉尔吉斯斯坦起来的‘天龙’、‘紫燕’两个飞行连队近60架歼八II的攻击,最后,不得不丢弃了全部的重型装备,跑到马图布时,这些部队只剩下一些轻快的汽车和大批连武器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的徒步士兵。

第四机步师的美国大兵们,带着复杂的表情的表情看着这些狼狈到了极点的盟军士兵们。而这些从前线逃出生天的士兵们,此刻才似乎有了点安全感,他们那一直处于高速奔跑中的腿,再也没有力气迈开了,穿过美军防线后,纷纷倒卧在地休息起来。

不过他们带回来的信息,也让即将和解放军对阵的第四机步师的美军官兵们心神不安起来,不知道自己能否挡住解放军无坚不摧的攻势。 在整个第四机步师上下忐忑不安之际,美国那已经复苏过来的卫星发现解放军的前锋装甲部队已经到了第四机步师前15公里处,毕竟尚在机动状态中。

美军赶紧队着发现目标的区域进行了密集的炮击,第四机步师的指挥官甚至懊悔联军指挥部把自己的那个阿帕奇大队给调到坎大哈,不然此刻派出阿帕奇该有多大的战果啊!

不过就在美军刚刚下达炮击命令后只几秒钟,一道奇特的命令从美军网络下达到了第四机步师,命令第四机步师立刻向解放军发起坚决地、不惜代价的进攻。而被联军指挥部扣下的原属于该师的40价阿帕奇D武装直升机全数归还该师。最特别之处是这道命令竟然是北约盟军中亚指挥部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联合下达的。这让地司机步师的老大兰特斯少将大吃一惊。他刚想向指挥部核实命令时,‘北京’号强大的电磁干扰网再次覆盖下来,整个喀布尔地区方圆一千公里内的电磁主导权又回到了中国人手里。本区域内的盟军刚因C4I系统部分的恢复高兴了不过个把小时,再次陷入了眼瞎耳聋的状态。兰特斯少将只好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指挥部,指挥部的回答只有四个字:立刻执行!

第四机步师的美炮兵技术上倒是炉火纯青,很快按照命令向指定区域开了火。不过遗憾的是,他们的炮击除了给地球多添了一些弹坑外,根本就没伤到解放军一毫,因为解放军已经在引导员卫星的预警下同步转移了。

兰特斯少将没有犹豫,他立刻下令全师马上进攻。三个重型M2A4坦克营和四个机械化步兵营作为尖刀立刻从马图布的阵地全速出动,向着15公里外的3569—1和2旅发动了进攻,它们的身后紧紧的跟着一个机步旅和半个旅的装甲部队,在他们的头上是分成四队的40架武装直升机。

而对面的3569两个旅根据卫星侦察的情报,立刻合并成了一个同样大规模的进攻队形,在36架武直10B的掩护下迎了上来,在喀布尔北部平原上,这两支巨大的装甲力量很快就轰然撞击到了一起。

这场战斗从下午2点正式开始, 3569两个旅的坦克、装甲车采取了三三两两编成小组,高速的冲到了美军的队形中,使得双方运动中的坦克、装甲车直接就搅成了一团,空中的武装直升机也是混战一场。随着解放军139和141师等后续部队的不断加入,美军很快就吃不住了,逼得兰特斯少将也只好把所有的部队投了进来,使得混战的规模越来越大。

方圆数十公里内硝烟弥漫,枪炮声不绝于耳。由于通讯指挥系统被压制,美军各部只能各自为战,开战仅仅半个小时兰特斯少将就不知道自己的部下都在那些位置,也只能通过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来判断战斗的情况了。

借助着预应力场的保护,3569的两个旅简直就是没有顾忌的对着美军大杀大砍,战场上往往出现一辆由预应力场保护的TJ—21装甲战斗车,逼得两三辆重型的M2A4坦克到处跑的场面。这种凶悍的打法,让对阵的美第四机步师吃够了苦头。特别是几乎能阻挡一切攻击的预应力场系统良好的防护效果,让这些自喻全世界最见过大世面的美军官兵们震撼、瞠目,不大功夫,三个营的M2A4重型主战坦克就被解放军打掉了整整一个营。T—99C的120MM口径的能量主炮发射的聚合能量弹威力之大,在美军看来简直就是震天骇地、雷霆万钧,往往把美军的坦克炸的是七零八落,好象这些骄傲的M2A4是纸糊的一样。TJ(突击)—21装甲车则轮翻使用反坦克导弹、双23能量机炮不停的打击着美军装甲车辆和扫射着美军官兵,见到此场景的美军官兵都觉得不可思议,TJ—21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成了神兵利器。

激烈的装甲对攻战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持续到下午4点时,在中国军队越来越猛烈的突击下,美第四机步师崩溃了。同时早在美地面部队崩溃前40分钟,美军的40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也被武直10B收拾干净了。

第四机步师损失了全部的260辆坦克,将近75%以上的装甲车,近万人被击毙,近四千人被俘,剩余的将近三千多败兵主要是后勤部队和远程炮兵,幸运的脱离了战场,向喀布尔退去。

解放军方面139和141师损失了7辆没有预应力场防护系统的T—99G坦克和4辆装甲车。3569的两个旅只有3辆坦克和7辆装甲车退出了战斗,主要原因是防护力场能量值已经消耗、降到了极限。 不过解放军最大的收获就在在一辆履带被炸断的美军坦克里俘虏了受伤的美第四机步师师长兰特斯少将,并将他送往后方医院。他也是第一个被活捉的北约联军的高级将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