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民警夜半抓错偷儿 一拳打穿路人耳膜

警方:民警执行公务中出现失误,将负担当事人相关费用


深夜乘坐出租车回家,突然被人用手枪顶住脑门,挨了一记重拳不说,还戴上手铐进了派出所。7月16日,22岁的涪陵区人高兴文躺在涪陵区中心医院病床上失声痛哭:“这段经历就像一场恶梦,我一想起就害怕。”


枪顶脑门拳打脚踢


高兴文是涪陵区江北街道办事处碧水8社人,现在涪陵城区苏氏老火祸总店任大堂经理。15日凌晨1时30分左右,因天气炎热,忙完火锅店业务的他独自到涪陵滨江路吹风。2时许,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


“出租车刚起步,对面一辆车灯大开的出租车冲过来。”高兴文昨日对记者说,一个上穿T恤、下着短裤的男子突然冲到他所坐的出租车前方,双手举着一件铁家伙对准挡风玻璃,大喊停车。


“手枪!”借助灯光,高兴文与的哥吓得尖叫起来。“遇上抢匪了!”高兴文暗想。


T恤男子拉开副驾车门,冷冰冰的手枪抵住高兴文的脑门。“你个,老子吊你好几天了!”对方一把将高兴文拉下车。没等高反应过来,“啪!”T恤男子一记重拳打中他左耳,接着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接着,对面出租车上下来几名男子,不由分说押着高兴文上车。“去崇义派出所。”有人对出租车司机说。车上还有一男子蹲着,双手抱头。高兴文这时才明白,这几人可能不是抢匪。


卸下手铐说抓错了


进了涪陵区公安局崇义派出所值班室,高兴文开始大叫:“我是好人,你们抓错了!”可惜没人理会他。10分钟后,一位民警用一副手铐将他与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铐在一起。


不久,一位民警赶来,问高兴文的姓名、住址、职业。“我没犯法,你们抓错人了。”高兴文再次声明,可对方仍然没有理睬他。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内,没有民警再来管高兴文。他左耳已完全听不到声响,又痛又怕。


15日凌晨5时左右,一个戴着眼镜的民警进屋,为高兴文打开手铐。“当时情况紧急,抓错人了。”该民警告诉他,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


“打人民警必须给我当面道歉。”高兴文要求。戴眼镜的民警称需向上级请示,然后走开了。通过大厅的警风监督栏,高兴文确认打人民警是该所副所长冉庆。


高兴文说,戴眼镜的民警走后,该所无一人出面。他两次敲开值班室的门,里面的一个民警火了:“你想干啥子,有人告你持刀抢劫、杀人,警方把你请来调查,有错吗?”


该民警的话吓得高兴文心惊肉跳。他再也不敢逗留,跑出了派出所。


天亮后,火锅店负责人带着高兴文到派出所讨说法。副所长冉庆当场向高兴文道歉,并派民警带他去医院检查。


耳膜穿孔可能致残


16日,涪陵区中心医院病房,高兴文左耳完全听不见,右耳也需大声说话才能听见。记者每问一句话,都需贴近他右耳边。


医院诊断报告显示,高兴文左耳鼓膜穿孔、充血。主治医生解释说,患者耳膜破了个洞,估计有米粒大,能否治愈需看3个月后的恢复情况,“不排除致残可能。”


听说儿子左耳可能会聋,高兴文的母亲苏克难当场哭了起来。她说,儿子刚工作不久,朋友都没耍,“如果不明不白地残疾了,以后怎么办?”


民警承认存在失误


16日下午,记者找到崇义派出所副所长冉庆。据了解,冉庆在该所分管刑侦。


“人是我打的,工作有失误。”冉庆爽快地承认。冉庆说,当晚他们蹲守在滨江路抓捕一个盗窃摩托车的犯罪团伙。此前他们在高兴文坐出租车处附近抓住了一个犯罪嫌疑人,由于当时滨江路上没有几个人,加之高兴文的身材以及拦车欲走的举动,让他把高兴文误认成了犯罪嫌疑人。


冉庆称,因怀疑嫌疑人有刀,他当时逼停了出租车。“我问他有没有身份证,他说没有。”为何拳打高兴文?冉庆的解释是高兴文当时正在打电话,“我收缴电话时误伤他的。”


对此说法,高兴文予以否认。他称,对方动手前啥都没问,而且自己当时也没有打电话。


涪陵区公安局副局长汪志华称,民警是在执行公务的过程中出现了失误。对于民警办案中是否存在违规行为,他们将予以调查。汪志华表示,警方会负担高兴文就医费用。如果以后确认造成了严重后果,将会按相关规定处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听说儿子可能致残,高兴文的母亲悲伤不已 记者 吴子敬 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