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也能砸碎石头

引子:

伊核问题、朝核问题一直以来都牵动着美国的安全神经,但不同的是,朝核问题已经在六方会谈的框架内得到了缓解,并可能得到圆满的解决,而伊核问题则不同,内贾德的强硬作风令美国人很生气,美国因此多次扬言要收拾伊朗。而上一次的美伊霍尔木兹海峡对峙和最近伊朗的导弹试验,无疑在这场美伊之间的角力中油浇上了一桶油,于是人们更加担心美伊之间会爆发直接军事冲突,从而导致已经很乱的中东局势雪上加霜。与此同时,伊朗该如何对付强大得武装到牙齿的美利坚也成为了所有人揣测推敲的一个谜。以下是笔者对未来伊朗防御美国直接军事打击的一点想法,只是不太成熟的一家之言,仅供参考。这篇文章是以大规模军事进攻为背景写的,因为要想通过“外科手术”打掉伊朗的所有核设施几乎是不可能的。

实力:鸡蛋与石头

从实力上看,用石头与鸡蛋来比喻美伊双方现在的实力对比可谓是十分生动,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美国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它到底有多强大,恐怕连美国人自己都说不清楚,但笔者还是对美国的军事实力做了一点有限的分析:美军现在已经实现了信息化,其先进的C4ISR系统经过了伊拉克战争的检验,其工作的稳定性、高效性是绝对一流的,一旦与伊朗发生战争,美国及其盟国的部队将在这套系统的统一指挥下,协调一致地向伊军发动进攻。届时美国将至少在海湾地区集结4个航母战斗群,超过400架各型舰载机,1~2个空军战斗机联队,20万陆军及海军陆战队士兵及他们装备的坦克、装甲车、火炮、直升机等技术装备,此外还会有特种部队和从美国本土及其海外基地起飞的战略轰炸机参加对伊朗的打击,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伊朗现有的军事力量根本无力与之正面对抗:指挥系统还是C3I,这与美国的C4ISR根本不是同一量级,海上力量仅有的几条船还大都只是“艇”的级别,航空兵的飞机大都年久失修,战斗力已经严重退化,陆上力量作为伊朗的骄傲,也与美军有较大差距,一旦与美军真刀真枪地干起来,伊朗军队可能会直接被美国佬炸成铁皮和骨灰,而这时他们可能连美国人的蓝眼珠子黄头发都还没看见。如果伊朗防空部队都有S-300这样的先进装备,他们大概还能在战争中起到一些作用,但问题是他们的主力还是老“萨姆”,平时打打靶还可以,真正到了复杂电磁环境下再去打机动性很好的三代机甚至是隐身飞机恐怕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然而寸有所长,尺有所短,美军所拥有的大量先进武器装备只适合进行正面战场的硬碰硬对抗,一旦陷入大规模的非线性作战(美国人也喜欢非线性作战,但规模较小,只是将部队简单分散后在指挥系统的统一指挥下向敌进攻,这里的“大规模”就是指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是全民皆兵的),再先进、迅速的指挥机构也难以适应灵活机动的游击战,到时候,美军在信息上的优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美军的指挥官们恐怕就只能用自己的大脑代替计算机来处理乱成一团的战场信息了。此外由于美国的影响遍及世界的每个角落(谁让人家是超级大国呢),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美国的利益是有世界各地的各个节点组成的,这些节点的任何一点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彻底或部分打乱美国的部署,因此美伊一旦开战,美国所要面临的绝不仅仅是一个伊朗,还要面对俄罗斯对中东乃至东欧事态的反应,中国对东亚战略格局的影响以及中东地区其他国家的反应等等的问题,如果在美伊战争期间,这些节点的任意一个出现较为严重的问题,美国就会顾此失彼,无法继续对伊朗作战;伊朗则不同,自***革命成功后,伊朗国力迅速增强,人民总体上团结统一(虽然西部有库尔德人作乱),而自美国扬言要武力打击伊朗后,伊朗人民的战斗热情一直很高涨,如果两国爆发大规模战争,美军极有可能会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此外伊朗近十多年来大力发展军备,拥有了一批较为先进有效的武器,包括俄制“基洛”、国产“加迪尔”潜艇,各种型号的导弹艇、鱼雷艇(其中中国造“沪东”导弹艇战斗力较强),航空兵则拥有俄制苏-27、米格-29、苏-24和国产“闪电”、“雷电”等新型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加上原有的美制F-14、F-4D/E、F-5E/F和法制“幻影”以及中国制造的歼-7M、老歼-6等装备,这些虽不足以彻底摧毁进攻伊朗的美国海空军,但如果运用合理,这些装备还是能发挥一些作用的。另外有传言称伊朗将从中国引进“候北”级(022)导弹艇,这对美国人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吧。还有,由于伊朗沿海岸舰导弹部队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已经完全有能力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打击进入波斯湾的美国及其盟国舰艇。伊朗革命卫队的特种部队也是美军的心腹大患(2000米距离上用火箭筒打坦克大小的目标可不是吹出来的)。因此,虽然美伊的实力是鸡蛋与石头的对比,但这块石头并非是牢不可破的,这枚鸡蛋的硬度也是不可小觑的。

战略:积极防御,联合群众

作为一枚坚硬的鸡蛋,如果伊朗等着美国的石头来砸自己,那么伊朗鸡蛋将被迅速砸碎;作为一块有软肋的石头,美国最担心的是后院起火,一旦被伊朗掐到死穴,美国的石头就砸不碎鸡蛋了。因此,如果伊朗能积极主动地迎接美国的挑战,它就有一线生机。积极主动地防御,不仅仅是指战略战术上的主动出击,还要体现在人的情绪上。在战前,伊军必须树立进攻意识,要求全体官兵具有大无畏的战斗精神,并积极进行进攻作战的技能训练,一旦战争爆发,伊军能直接投入进攻作战,而不是全窝在家里挨炸。陆军在进攻的过程中,应尽量避敌锋芒,从美军地面待命部队侧面迂回至敌侧后发起攻击,从而破坏美军的战略部署,在客观上形成空中战场和地面战场的相对独立,迫使美空中力量分兵,以缓解国内来自空中的压力,为航空兵和防空部队创造打击敌人的机会;伊朗航空兵部队由于较为弱小,不宜与美国航空兵主力正面对抗,但也不适合待在地上挨炸,笔者认为伊朗可参照当年越南的经验,有选择地攻击美军的轰炸机、攻击机和预警机,在时机合适时,也可攻击一些美军的战斗机,这些行动应尽量做到快进快出,即快速投入战斗,打完弹药就跑,不在乎是否摧毁目标,这些打击任务都应在伊朗领空外完成,之后的防御交给伊军大量的防空导弹和高炮。另外,伊军飞机还可以利用低空突防的方式主动攻击美军的地面和海面目标,以此鼓舞全军的进攻士气,打击美军士气,航空兵的进攻必须坚持一个快字,只有快了,才能有效的保全自己消灭敌人;伊朗的海上力量在美军面前,其水面舰艇基本相当于一堆废铁皮甚至废橡皮,这些落后的武器对美国那些“宙斯盾”严密保护下的主力战斗舰艇基本不会构成威胁,但可以用于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攻击波斯湾内的和进出波斯湾的油轮,对美国海军的进攻任务应由潜艇执行,主要进行攻击美军补给船只的行动,以此延缓美军的进攻步伐,鼓舞己方的士气;此外,伊军的特种部队也应积极求战,对美陆军进行袭扰,使美陆军在待命期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最终疲惫不堪,战斗力下降,无法放心地对伊朗本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进行积极防御的意义在于,伊朗军队通过主动出击,使战争不按美军设想的进程进行,尤其是在地面战场,地面战展开的时间被大大提前,美国人此时可能会很不适应,而伊朗的路上力量不会像伊拉克一样因遭受了连续几周的战略轰炸后而与美军又那样悬殊的差距,所以此时的伊朗陆军不会像伊拉克陆军那样无所作为。只要地面战提前,伊朗国内面临的军事压力就会降低很多,而参战部队受到的空中威胁也会由于美军分兵而大大减小。积极防御,就是不能让美军牵着鼻子走,就是不能让部队窝在阵地上挨炸,就是要把部队拉到美国人面前,提前与美军展开美军最不想进行的地面的面对面直接对抗。

除此之外,伊朗要想抵抗美军的军事打击,就不能只依靠正规军,还要重视群众的作用。前面已经说过美军最担心的就是陷入大规模的非线性作战,他们绝不希望在“享受”一次越南泥潭,因此只要把美军提前拖入大规模非线性作战,伊朗就有胜算。要想达成这一战略目的,伊朗就应尽力做到全民皆兵,甚至可以联合一切可联合的民间力量(包括恐怖组织)共同打击美军,让美军陷入四面楚歌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此时,再先进的武器装备也难以改变美军的尴尬局面,伊朗寓军于民,全民皆兵,四面出击,各自为战,美国陆军将要面临的将是一团乱麻式的战场局势,机动能力再强的部队,也无法很好地应对这样的战场。而从现在的伊拉克来看,美军对付这些苍蝇一样的游击队的方式是研制一堆昂贵的高技术武器,希望借此消灭游击队,但这显然是吃力不讨好,美元一叠一叠地付出去,美军阵亡将士们的十字架却仍在不断增加,如果伊朗的力量能保证五年内不衰弱,十年内不消失,那美国人就不得不因为经济、外交等多反面原因而不得不撤军,并且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内会因为心有余悸而不敢再次对伊朗动武。此时,伊朗将有足够的时间重新崛起,夺取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霸权地位,甚至重启核计划,迅速成长为一个地区性乃至世界性的大国。

把以上两大战略结合起来后,美军所面临的局势将乱成一团麻,如果它坚持打下去,那它就得增加部队和军费,投入十倍百倍于伊朗的实力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而现代化战争的成本是难以估量计算的,多么强大的军事经济集团都不可能长期负担这些军费开支。同时,长期的游击战会大量消耗美军的有生力量,这必将激起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此时的美国将是内忧外患,不得不撤军了。

陆军:两线出击,化整为零

在伊朗嗅到战争气息后,它的陆军应集结最优势的兵力至东西两线,做好对空基、天基侦察平台的隐蔽工作,同时在此两线布置大量假阵地假目标(混合少量战斗力差的真目标),并对这些东西进行一定的隐蔽保护,部署少量防空武器,以此分散或诱歼美军的空中力量。同时在真实的部队集结地后方进行无线电佯动,做出部队仍在集结的假象。而伊陆军主力则是由一线最强大的装甲坦克部队、机械化步兵部队、摩托化步兵部队和机动野战防空部队组成联合作战集团,以高战备等级长期隐蔽待机,保持静默,一旦美军对伊朗发动空中打击(无论是外科手术还是大规模轰炸),陆上联合作战集团就立即以最快速度离开集结地,直插美军陆上待命部队侧后。而此时的美军,恐怕还死盯着伊朗国内在狂轰滥炸。即使稍后美军意识到上了当,但此时地面战已经打响了,两军陆上部队已经绞在一起了,其强大的轰炸机、歼击轰炸机群无法对伊军进行大规模的地毯式轰炸,攻击伊朗陆军的任务落在了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的肩上,而伊军现有的野战防空系统完全可以对付这些飞得低、飞得慢、机动性差的低空飞行器。在伊朗陆军向美军发动攻击的同时,伊朗国内应组织强大的战略后备队向东西两线再次集结,准备防止美军趁伊军主力出击防御空虚之机发动陆上进攻。以陆上进攻兵力由于在质量和数量上都难以对美军形成优势,故首轮进攻后应立即化整为零,由大规模集团作战转入小规模进攻,继续发动第二轮的小规模攻势,这种小规模的进攻必须持续的不间断地进行,直到武器弹药油料基本耗尽,此时伊军官兵应全体退出与美军的正面对抗,尽可能多地从原有装备上拆下有用的部分(包括电台、火器、爆炸物等),转入游击战,与当地有反美情绪的组织和个人联合起来重点打击美军有生力量。在陆军部队的进攻中,应将以下几个目标作为主要攻击对象:1.美陆上部队集结点2.美军物资储备点3.美国海空军基地。如果在首轮攻击中,伊朗能打掉2个集结点,2个物资储备点,1个军事基地,那么美军就可能要面临整场战争的失败;即使只打掉1个集结点,1个物资储备点,美军也会元气大伤,无力在短期内消灭伊朗。同时,首轮攻击后的小规模进攻及游击战也会让美军吃不小的亏,到时候美国陆军有没有足够的兵力和物力来进攻伊朗本土,可能就很成问题了。除大规模的正面进攻外,伊军的特种部队也应投入战斗,利用其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快速机动的优势深入敌后,袭扰美军部队,破坏美军目标。伊军的进攻部署分东西两线,其中东线由于与阿富汗接壤,而阿富汗由于伊朗处在同一水平面上,较适合美军地面部队的进攻,因此美军在此线集结重兵,发动对伊陆上进攻的可能较大,但由于阿富汗境内有价值的目标较少,又有塔利班武装活动,所以此线应集结大量重装坦克部队用于对付美军装甲部队,以便快速消灭美军,扶植塔利班重掌政权。笔者认为,此线应集结8~10个师,装备300~400辆坦克,每师配备1个师直属防空营,装备各种野战防空武器,灵活配置,保卫全师的安全,各连应有各自的肩射防空导弹和高平两用机枪,各营应有各自的中小口径(30毫米左右)高炮,各团应有各自的中口径(40毫米左右)高炮和弹炮合一防空武器,这些防空武器都必须能伴随部队快速机动并为部队随时提供保护。战前,各师独立隐蔽,战争一旦爆发,则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向东开进到阿富汗境内,向美军待命部队发动进攻,争取消灭1/4~1/3的美军地面部队,一周之后,伊进攻部队将弹尽粮绝,此时应立即投入游击战,与阿富汗本地武装人员联合,训练武装人员,共同开展反美斗争,消耗美军的有生力量,使美国陆军的后方不得安宁,直至推翻阿富汗傀儡政权;在西线,美军在伊拉克有14万驻军,战时此数字可能还会增加,如果要攻击伊拉克境内的美军,伊朗可能要动用比东线更多的兵力。不过好在此线伊朗占有地利,美军陆上部队难以仰攻上伊朗高原进入伊朗腹地,所以伊军可以动用更多力量进行进攻而用较少的兵力进行防御。同时由于高原俯攻同样不适合重型机械化兵团展开,而美军也不大可能会在此线部署大量坦克,因此笔者认为此线仅需部署150~200辆坦克即可(如果还有更多坦克,当然是多多益善),其主要攻击兵力应为10~15个师的机械化和摩托化步兵部队,其具体防空配置及战术与东线基本相同,但进入伊拉克后只求大量杀伤美军有生力量,不要求推翻伊拉克傀儡政府。在这两线,伊朗特种部队都要投入作战,以便更好地杀伤美军有生力量,培养反美武装人员。当战争进行到游击阶段后,伊朗国内应全力向东西两线的作战部队及反美武装提供武器装备,包括:枪支弹药、反坦克火箭筒、肩射防空导弹、爆炸物(炸药、地雷等)和其他战斗所需的物资。除执行进攻任务的最精锐部队外,其余伊军部队大部还应在南部沿海和西北与土耳其接壤处布防,以提防美军登陆或借道土耳其向伊朗进攻。最后剩下的伊军,则集结在德黑兰及其他重要城市和核设施外围,准备作最后的防御。

此外,伊陆军航空兵拥有600余架直升机,对美军具有一定威胁,而陆航的存在也将大大提高伊朗陆军在战术战役层面的机动能力,同时还能执行有限的对地攻击任务。现将伊朗陆军航空兵部队部署如下:由于东线美军可能集结的装甲部队较多,故武装直升机主要配属于此线,约占武装直升机总量的70%,另在此线还应部署约占总数1/3的运输直升机和约占总数1/2的通用直升机,用于进行部队投送和物资输送任务。西线应部署15%左右的武装直升机,1/2的通用直升机和2/3的运输直升机,主要执行火力支援和较大规模的兵力、物资投送任务。另有15%的武装直升机部属于南线用于反登陆。

海军:专打非战斗舰艇

伊朗海军由于实力较弱,与强大的美国海军根本不具备可比性和可对抗性,用这样一支部队去执行进攻任务,其难度可想而知。但不管怎么说,海军作为一个军种,总是要打仗的。如果把舰艇全窝在港里,那么这些舰艇可能三五天之内就被炸成废铁了。因此只有把舰艇拉出港口,才能有一线生机。鉴于伊朗海军实在太弱小,笔者认为,在正常情况下,他只有猛力打击非战斗舰艇。与陆军一样,伊朗海军必须在战争爆发的第一时间离港,其舰艇分为3个作战集团,分别在霍尔木兹海峡及波斯湾、伊朗东南部沿海、远洋地区作战。其中霍尔木兹海峡及波斯湾战斗群应有大量小型巡逻艇、鱼雷艇和少量导弹艇,主要攻击在这一海域经过的美国及其盟国油轮和进入波斯湾的美国及其盟国非战斗舰艇(如果时机很好,也可攻击一些战斗舰艇),利用沉船在霍尔木兹海峡构筑暗礁,迫使美军及其盟军的大中型舰艇无法进入波斯湾,又使波斯湾的石油输出大大减少,可以进一步推高国际油价,对美国的盟国们的发展构成极大威胁(尤其是像日本、韩国这样资源匮乏的小国)。只要把住了霍尔木兹海峡这一世界石油贸易命脉,伊朗在国际社会中就有了发言权,就可以以石油促使第三方出面调停危机,或使一些本来就反对美国攻打伊朗而又敢怒不敢言的国家有理由要求美国停止战争,使美国回到谈判桌上来解决问题。伊朗的东南沿海由于直面印度洋,几乎无险可守,所以应在此线集结重兵,警惕美军从此线发动登陆作战。在此线,伊朗海军应集结大量导弹艇和岸舰导弹,“加迪尔”级小型潜艇也应部署在此线,一旦有美舰进入伊军攻击半径,伊军就应快速出击,集中兵力、火力打击美军防空能力较差的非战斗舰艇和孤立的战斗舰艇,打了就跑,不能恋战,否则可能会遭受来自空中的毁灭性打击。如此进行多次,可以有效沉重地打击美军士气,使伊朗本土在很长时间不被美军占领。远洋作战力量应以伊朗现有的“基洛”级潜艇为核心,在离伊朗海岸1000海里以上的海域长期游猎,集中打击美军运输、补给舰艇,是高消耗的美国航母舰队因油料、弹药的不足而无法对伊朗进行持续的高强度打击。由于伊朗海军实在太弱小,因此不必强调大量打击杀伤美军作战力量,而应将其任务定位于显示军事存在,打击美军士气,鼓舞己方士气,而大量杀伤美国非战斗舰艇及油轮,则恰恰可以达到这一目的。此外在作战期间,海军航空兵及空军也应积极配合舰艇部队作战,为水面舰艇部队提供空中支援或自主攻击一些美军舰艇。这三条战线应互相策应,尽量协调一致地行动,在各个防线上同时打击美军非战斗舰艇,破坏美军的进攻步伐,保护伊朗的利益。

空军:三面出击,向北求援

与海军一样,伊朗的空中力量十分弱小,根本无力抵抗美空军的大规模空中进攻,那么,是否有一种方法可以使伊朗空军在短期内迅速形成较强战斗力呢?答案是肯定的。在伊朗北部的里海沿岸,是美国空中力量难以达到的真空区,而里海的最北端则是拥有强大军事实力并一直与伊朗保持合作关系的俄罗斯,战前伊朗可以通过里海上空的空中走廊从俄罗斯获得先进战机,从地图上看,里海伊朗端到俄罗斯端仅有不到2000公里,战时伊朗可出动运输机,运载飞行员和美元飞往俄罗斯购买俄军的米格-29战斗机(虽然性能不是最好,但经济实惠的米格-29更适合伊朗),直接由飞行员驾驶飞回国内,运输机则运载飞机配件和弹药等军用物资与采购的战斗机一同回国。如此进行2~3次,伊朗空军就可以迅速扩充2个装备米格-29的歼击航空兵师,在理想状态下足以对付美国除F-22以外的所有现役飞机。同时,伊朗还可以采购一批俄罗斯退役封存或现役的苏-24、米格-23、米格-27等歼击轰炸机,用于主动出击,打击美军地面、海面目标。由于伊朗经济实力有限,且俄系信息化装备水平与美系装备差距较大,故伊朗不必引进类似A-50的信息化装备。战时如果伊朗能从俄罗斯引进2~3个歼击航空兵师,1~2个歼击轰炸航空兵师,那么伊朗就有望在美军空袭期间不再被动挨打,而是打破美军对制空权的绝对控制,有效保卫伊朗本土重要目标(核设施、通信指挥中心等)的安全。在拥有了较强大的空中力量之后,以空中力量应做如下部署:将航空兵分为进攻和国土防空两个作战集团,其中防空集团包括除米格-29、苏-27外的所有战斗机和约1/3的米格-29战斗机,该集团在腹地内部署,长时间保持空中巡航,防范美军对伊朗腹地纵深目标进行打击,一旦美军飞机进入伊朗领空,巡航飞机立即前往拦截,同时地面起飞更多飞机进入战区拦截,通过这种方法是美军无法达成空袭目的(而不是消灭美军),当美军吃过几次亏后,自然就会知难而退了。而进攻集团则应包括2/3的米格-29和所有苏-27战斗机及歼击轰炸机,此集团各线兵力基本平均分配,战时则根据实际情况作适当调整。空军进攻兵团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己方陆、海军部队免受或少受敌方空中打击,主动出击与敌方飞机进行交战,主动出击攻击敌方的地面、海面目标(主要打防空能力弱的目标)。在执行进攻任务之余,进攻集团还可以承担一定的国土防空任务,拦截企图进入伊朗领空的美军飞机。在这三个作战方向上,伊朗应效仿越南的做法,不贪功、不恋战,打了就跑,积小胜为大胜,通过空军坚决有力的进攻打破美军在空中不可战胜的神话,使美军士兵不再认为头上的天空是自己的保护伞,从而导致美军士兵心理上出现孤立、缺乏安全感的情绪,最终导致美军士气低落、战斗力下滑,而伊朗军民则因为自己的海空军能与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对抗而精神振奋、士气高涨,从而坚持到美伊战争结束而不被强敌打垮。

防空:保护要地,靠前部署

由于伊朗防空部队信息化水平不高,无力有效保卫伊朗全境,故防空部队应仅负责保卫重要的军事目标(如机场、码头、核设施等),而不应指望将美军拒于领空之外。战时伊朗可以参考中国在上世纪60年代创造的近快战法,战前搞好隐蔽,关闭所有可能被敌方探测的电子设备,战时当美机飞得很近(30公里以内)后突然打开火控雷达,快速发射防空导弹打击目标,然后立即关机撤离阵地躲避打击,而不能恋战,更不能指望把美机全数歼灭,而要将作战目的定位于使美军因损失部分兵力而无法达成目的或为摆脱导弹而被迫投下外挂物即可。战时,伊防空部队的主要分工为:导弹部队主要负责打击来袭的美军飞机,条件允许时可以打击导弹;高炮部队则相反。作战时,部队的配置应以防空导弹为第一层防御,高炮在导弹阵地后约5公里处布置,高炮后15公里处在布置一层防空导弹,最后应在主目标附近部署一批高炮和少量导弹,用作最后的抵抗,此防御圈最外层与主目标的距离应为30公里,不宜过近或过远。近期内,如果伊朗可以从俄罗斯购进一批先进的发射后不管的近程防空导弹(而不是昂贵的易遭攻击的S-300远程防空导弹,确切的说,此类导弹必须构成规模,并要有较强的电子战能力的支持才能发挥战斗力,而伊朗不可能达到这两个条件),如“道尔M1”,编入它的防空部队,其综合战斗力可能会得到较大的提高。战时,如果美国飞机(是指一般的美国飞机,F-22和B-2要另当别论,其实他们在未来美伊冲突中出现的概率不大)要飞临目标上空投掷精确制导炸弹打击目标,则要面临导弹和高炮的层层拦截,此时美军只能选择向防空部队发动攻击,而他们所挂的武器则可能不适合攻击防空阵地,当他们回去换好炸弹之后,伊朗人可能已经换了阵地,长此下去,只要伊朗还有一支防空部队存在,美军就打不到主目标;如果美军用巡航导弹(非隐身的那种)打击伊朗目标,那么慢悠悠的“战斧”和“斯拉姆”在低空难以突破高炮的密集弹雨,在高空,防空导弹拦它是一发一个准。因此要想达成目的,美军就得花上几十枚“战斧”或更多的“斯拉姆”——因此可以说,伊朗这样的防空是有效的,它至少可以保护重要目标不像伊拉克那样在战争初期就全部被毁,而对这些重要目标的保卫可以使伊朗军队(尤其是技术兵种)更好地发挥战斗力,避免重蹈伊拉克、阿富汗的覆辙。前面已经提过,战前为保护部队,所有可能被探测的电子设备都是被关闭的,搜索雷达也不例外,而长期开机的预警雷达站是敌方打击的重点目标,所以战时的对敌机来袭的预警就成了一个问题。笔者认为,可以通过招募训练志愿者,设立大量观察哨,并将观察哨编号后划分成多个防区的方法解决这一问题,这些观察哨全天候以肉眼、耳朵观察天空,一旦战事爆发,美国飞机或导弹进入伊朗领空,观察哨立即用有线电话向指挥中心、防区内后方哨位、防区内防空部队三个部门同步报告目标性质(包括类型、型号等)、方向,有能力的还可对目标进行概略估速并上报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根据观察哨位置立即判定敌机概略位置,并指示空军战机拦截,后方哨位做好观察并汇报敌机动向的准备,防空部队准备发起攻击。当敌机概略进入近快战法要求的距离后,指挥中心即刻用有线电话指示防空部队开火(战斗期间除完成观察任务的观察哨外,其他部门不应挂断电话,以免贻误战机)。

其它:不惜代价,反美反以

除以上提到的武装力量以外,伊朗还有自己的两大撒手锏:导弹和人体炸弹。战时,这些力量应不惜一切代价,攻击可以攻击到的一切美国、以色列目标,尽最大可能地使美国人和以色列人产生恐惧心理,让美国政府因为国内美国人恐惧死亡的压力而不得不撤军,让以色列政府因为国内以色列人反对遭受巨大损失却无动于衷的压力而不得不对伊宣战,从而挑起民族矛盾,使中东乱成一团。只要伊朗的导弹和人体炸弹能把中东搅乱,使中东地区矛盾朝对伊朗有利的方向加剧,那么伊朗就会有更大的胜算。

外交:联合一切,背靠俄国

在谈战略部署的部分已经讲过,伊朗要打败美国的进攻,就得联合一切可联合的力量,但具体上要联合那些组织,又如何联合呢?笔者认为,首先必须要有远见,在战争之前就必须搞好与可联合的力量的关系,切不可临时抱佛脚。对于那些主权国家,伊朗应加强与它们在科技、经济、防务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提高互信程度,缔结各种形式的友好互助条约。在这一过程中,又分为两种情况:对于比伊朗强大的国家,如中国、俄罗斯和一些反对美国对伊动武的欧洲国家,伊朗应通过适当降低出口到这些国家(尤其是中国和欧洲众国)的石油的价格,大量进口这些国家生产的商品和武器,降低这些国家的货物的进口关税,与这些国家进行科技合作或引进他们的技术,加入以这些国家为核心的国际组织(如上合组织),使他们由于利益的关系更加反对美国打击伊朗,从而迫使美国无法在安理会批准的情况下合理合法的打击伊朗,为战时伊朗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一些军事强国的支持创造条件。例如一向强硬的俄罗斯为了在中东地区获得与美国的势力平衡,极可能会在战时向伊朗大量倾销武器,利用伊朗与美国支持的以色列获得平衡,中国则有可能对美国的侵略进行谴责并对伊朗提供经济援助,而美国盟友们则有可能不允许美军使用位于他们国家境内的基地和借道他们的领空;对于比伊朗弱小但对美国攻打伊朗会构成影响的周边国家,如叙利亚、黎巴嫩等,伊朗可以采用大量输出军事技术,减免债务的手段将它们拉到自己身边来,此外由于伊朗在***(阿拉伯)世界中具有领袖地位,因此它与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在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上是一致的,只要伊朗坚持支持阿拉伯世界各国消灭以色列,战时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应该都会站在伊朗这边的,它们不会批准美国及其盟国借道本国领空,如果伊朗可以促使黎巴嫩或叙利亚出兵攻打以色列,以此挑起阿拉伯世界与西方世界的民族矛盾,那么美国在中东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

而对于非政府组织,伊朗所要把握的,只有一句话——将“支恐”进行到底。伊朗应向活跃在伊拉克、阿富汗的反美武装提供大量较先进的武器装备,为他们培训军事人员,支持他们打击美军。尤其是对较强大的又极具反美情绪的塔利班武装、基地组织武装,要大力予以援助。此外,中东地区的其他非政府组织(如黎巴嫩真主党等)也应大力予以支持,力求它们在战时能为伊朗所用,与伊朗联合起来共同打击美国及其盟国,使他们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后记:

以上仅是笔者的一家之言,忽略了很多其他方面的因素,而是仅从军事角度对未来可能发生的美伊(朗)战争作一些小小的猜想。美伊双方一旦爆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其复杂的局势是谁也无法预料的。但根据笔者目前所掌握的知识来看,以上方法可能是伊朗战胜美国的唯一有效的方法。在重申一遍,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此贴转自中华网,作者:卡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