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务评论]看军队信息化建设中的效费观

● 国防大学 刘波 / 文 采集(秧采荷/台湾)

编者按:高技术战争是以信息化为主要特征的战争。目前,军队的作战方式和作战手段呈现出崭新的面貌,战争形态也从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变。信息化正在成为军队战斗力的倍增器。发达国家都把信息化作为军队现代化建设的主要目标。可以预见,信息化战争将成为21世纪的主要战争形态。

当前,我军处在机械化任务尚未完成,同时又要努力向信息化过度的特殊阶段。国防大学博士生刘波从他的视角,提出了对我军信息化建设的一点看法。“灰领士兵”——一个我们不太熟悉的词语,本文中特别提出一个新想法:希望将普通士兵,特别是士官培训成为具有初级编程水平的“灰领士兵”,为中国军队信息化建设提供大量的技能人才储备,以此让部队战斗力跃上一个新的台阶。

《孙子兵法》有“兵非益多也”,信息化建设亦然,钱不在多,在于花得好,低投入、高效益。我国人均军费开支少,资源和人才本来就十分短缺,我们有必要经常思考:如何在信息化建设中走质量效能的道路?如何防止资源浪费,提高有限的经费使用效益,充分发掘现有装备的使用效益,优化信息资源配置?


警防摩尔定律的陷阱,珍惜计算机资源

信息化建设的中心是计算机,提到计算机,许多总是希望购买最新、最先进的计算机,于是不少单位,每过一两年便把本来就捉襟见肘的经费花在更新计算机上。原因是所谓的“一步到位”。计算机真的能一步到位吗?

在信息产业界有个著名的摩尔定律。1965年美国人戈登·摩尔博士在《Electronic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给集成电路塞上更多的元件》。预言:“当电路所包含的元件数目上升时,单位成本就会下降,到1975年,在单块硅芯片上面会被经济学塞进去6万5千个元器件。”摩尔定律后来演变为:芯片所集成的晶体管数目与功效每18个月都要翻一番,而价格则大为下降。

这些年,摩尔定律一直左右着信息产品的发展。由于摩尔定律的作用,P3机仅相当于P4机时价的约1/5,而P4级的早期产品仅相当于时下最新P4价格的1/3。摩尔定律告诉我们,信息产品就像自行车的后轮追前轮一样,是无法一步到位的。所谓的“一步到位”,其实是商家在市场运作中鼓惑人心的广告词而已。而当我们被“一步到位”所左右,不断地购置新产品时,大把大把的财富则流进了Intel、AMD、IBM等国际集团手中。也正是由于所谓的“一位到位”,我军不少部门不知重复购买了多少的计算机,闲置了多少资源,造成了多大的浪费!

信息产品并非配置越高越好。过高的计算机配置,首先意味着昂贵的价格。其次,过高的CPU转速意味着多耗电,增加散热的难度。再次,过高的数码像机像素,会令存贮卡拍照数量锐减,拍照的速度大受影响;过高的扫描仪像素,则会令硬盘不堪重负;过大的显示屏会令笔记本电脑过于沉重……从8088到286、386、486,再到P1、P2、P3、P4一代、P4二代,计算机技术发生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但对于人们需要的文字处理、上网、多媒体等需求来说,功能上的变化却远不如硬件技术的更新那样快。但为什么人们会如此频繁地更新自己的PC机呢?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仅仅是心理因素:怕落后、攀比、被误导等。抛开这些心理因素,想想看,我们真的有必要如此频繁地更换计算机吗?

根据摩尔定律,在购置计算机设备时,应防止追风,一般不买最新、最贵的技术,而应买成熟的技术;要追求恰当的价格、成熟的技术、适当的功能,适度的性价比。更新信息产品,要理性选择,注意看紧公家的钱袋。

信息化建设,重在软件开发和运用

信息化,硬件建设固然十分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软件的开发和运用。软件可谓计算机的灵魂,没有好软件,计算机的硬件无异于废物一堆。

美军在1986年空袭利比亚时,计算机远不如286;但就是用这样的计算机,美军指挥上百架飞机,有条不紊地跨越洲际飞行,组织了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美军对利比亚的两次成功空袭,标志着其C3I指挥系统的建成。C3I指挥系统更重要的是基于计算机平台上的软件开发与运用。与我发生撞机事件的美军侦察机计算机装备的机载计算机许多竟是386、486。美军如此性能卓著的电子侦察机,其硬件仅是许多我们的国人不屑不顾的计算机,反过来也说明其软件开发得十分成功。

仅以我们熟悉的PC计算机为例,无论是X86,如果没有软件的安装和运行的话,再先进的计算机也是没有用的。对于普通的军人来说,只要善于学习和钻研,计算机就可以帮我们做许多想象不到的事,而远不止于打字的功能。只要插上软件的翅膀,计算机顷刻就可以变成:一台复印机、传真机、录音电话、可视电话、电视机、摄像机、照相机、VCD机、DVD机、录音机、MP3机、电子字典、电子游戏机、小型图书馆、虚拟社区……一旦有了软件,计算机的数字世界将变得如此的丰富多彩,可以广泛地用于学习、办公、娱乐、教训、训练等。

当我们经过计算机知识的深入学习和运用后,能将诸多的软件使用得得心应手,甚至还会开发软件时,谁还会说“计算机主要是台打字机”?每一个计算机软件,都为计算机打开了一扇精彩的数字世界;成功的软件开发,加上巧妙的软件运用,才会令计算机的价值得到了体现和发挥。


以系统的思想整合硬件和软件,充分发挥信息化的综合效益

当今世界军事科技发展的一大趋势是向信息化、系统化发展,信息化也离不开系统化。站在系统科学的角度思考信息化建设,应当将硬件系统与软件系统放在更高层次的一个大系统内协调发展,相得益彰。系统科学对我军的信息化建设有如下启示:

启示之一:通过对现有武器装备进行信息化改造,整体提升其系统的功能,达到1+1>2的效果,把差的变成好的。一方面,像计算机升级一样,通过局部升级,提升总体性能;另一方面,要在改进作战平台“硬”件的同时,大力提升“软”件,依靠科技进步,以信息技术改进现有装备。这种思路的益处很大,既可以节省大笔的武器装备研制经费,缩短其更新周期。又可提高作战效能,扩展使用功能。是进行跨越式发展的一个好办法。

正如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德劳尔所指出的那样:“现代化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军队中全盘采用技术上最先进的东西,而是把我们的技术力量应用到最能发挥效能的关键地方,这就意味着我们更好地利用本身已有的武器系统。”这样的成功事例有很多。美军在海湾战争大显神威的“密苏里”号和“威斯康辛”号战列舰,本是二战时期的“老兵”,由于进行了“旧瓶装新酒”式的高技术改造,焕发了生机和活力。这对我有很高的借鉴意义,90年代中期一些国家对我出口战机曾评价到:中国的飞机作战平台很出色,如果加上现代化的电子设备的话,将是很优秀的作战飞机。

启示之二:是对现有先进武器装备进一步进行信息化、隐形化、多功能化改造,使其性能发生质的飞跃,让好的更好。当前世界主要国家军队武器装备的发展重点虽然已有变化,但作战平台仍在不断发展,主要发展方向是信息化、隐形化和多功能化。信息化作战平台是装有大量电子信息设备、与C4I系统联网的坦克、作战飞机和舰艇等武器载体。如:美国正在研制的“百人队长”级攻击型核潜艇、RAH-66“科曼奇”武装直升机,俄国已造出原型机的I-42战斗机,英、德等国正在设计的智能坦克,不仅信息化程度高,还能遂行多种作战任务。此外,近年来,国外在隐形技术开发方面已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美、俄、英、法、德、瑞典等国相继研制出隐形装甲车、隐形舰艇等多种隐形平台。

启示之三:对武器装备进行信息化、集成化、系统化改造,推行“横向技术一体化”,以充分发挥装备综合效益,使作战水平得到整体的跃升。用共同的软件、标准和规程, 从横向上对现有武器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或改进, 使其具备通用性、“联动性”,从而更便于从传感器到射手之间, 各武器系统之间、各作战单元之间的信息流动, 大幅度地提高所有武器装备和作战系统的整体作战效能。即对战场武器“横向联网”,实施“横向信息流动管理”。特别是借助信息技术研制的战略、战役和战术C4I 系统, 可使各种兵力、兵器之间在探测、情报、跟踪、火控、指挥、射击诸方面, 从横向上实现“总体力量综合”。因此,“横向技术一体化”具有“装备建设史上的一次革命”的美誉,能从整体上带来装备建设的高效益。在这方面,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军也先后对部分主战坦克、火炮、军舰、战斗机等,进行过加装不同信息平台的技术改造,取得了许多成功的经验。我军已有一部分常规攻击兵器与信息系统基本上实现了一体化,但仍需我们努力瞄准世界先进水平,奋斗追赶和超越。

自主创新,提高信息化综合效益

十六大报告提出,要提高军队战斗力,打赢信息化战争,需要我们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高军费使用效益。如何提高?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一)要有DIY的自主意识,少花钱、多办事

一支军队要发展强大,离不开自主创新的精神。我们应当学习以色列军队的DIY精神,以军善于结合东西方武器装备的优点,在引进中注意自主创新、改进,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名牌装备:梅卡瓦坦克、预警飞机,世界领先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等,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DIY的典范。

众所周知,信息化设备价格十分昂贵,选什么材料,弹性很大,且在设备售价中知识产权占了大部分,如果开动脑筋,发扬民主,发挥科技人员的积极性,自己组装的话,能为部队建设省下大量的资金。如,计算机硬件,自己不妨DIY,为单位的信息化量身定做,DIY比直接买品牌产品,材料更好、更省钱,只是需要我们付出高度的责任心、辛勤的劳动,以及售后热心自觉的维护,用智慧来降低成本,用DIY的劳动来提高效益。

信息技术最核心的是芯片技术,令人遗憾的是当前我国的主流IC设计能力还处在0.35微米及以上的工艺水平,只有少数企业和科研单位具有0.25微米至0.18微米的设计能力。按照摩尔定律的发展速度,0.13微米的IC设计技术现在已成为主流,但这类技术在我国还基本处于空白阶段,这说明我国IC设计产业的技术创新与发展能力,离世界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在芯片设计等核心技术上,没有先进的自主创新能力,军队信息化建设就会受制于人,为此,中国军人必须以“两弹一星”的精神,急起直追。

(二)避免因循守旧,防止潜在的资源浪费

因循守旧,对信息化建设制约很大,造成的浪费也十分惊人。如:有些单位受利己主义、保守主义影响,在信息化建设上,人为选择错误的标准;有些单位则担心安全问题而不与别的单位进行资源共享。须知标准、共享都是关乎大局的事情。

广泛实施资源共享,能带来许多使用效益,如:网上快速办公、网上视频会议、网上监督、网上政务、网上诊断等,特别是有利于开展远程教育训练。当一个部队依托一个院校开展远程教育训练时,这个部队共享到的其实不止是院校优秀的师资,无形中还共享到了院校的行政管理、图书资料、后勤保障等等多方面的教育训练资源,这对于边远地区、特别是边防的部队意义尤其重大。对于部队实施一体化虚拟训练意义更为重大,并使价值和效益得到了充分的拓展。

实施实时的、动态的信息资源共享,是资源共享的高级形态,这正是C4ISR的重要基础,正如美军《联合构想2020》所描述的,信息传递水平应能使战场人员实时看到山坡另一面的敌人。让部队能看到山的后脑勺,这样的共享无疑会对军队战斗力产生强大的培增作用。有这样的战场信息共享水平,百万军取上将军就成为可能。我们绝不能等到当美军的全球栅格信息网络时,我们的信息流通水平却仍处于半静止的状态。资源共享的面越宽,效费比就越高。联网,就是实现资源共享的主要途径。有的同志担心联网会出现网络安全问题,因而干脆完全从物理上断开,不联网。这种想法有一定道理,但却因噎废食。美军的许多军事信息就是直接与因特网相联的,美国防部每年都遭到大量的非法入侵,但却并未因此与因特网断开。网络的入侵与反入侵是一对永恒的矛盾,只有不断与网络攻击展开较量,才有可能提高网络的抗击能力,从而确保资源共享的方便性、广泛性。

信息化的标准十分重要,如果选择不当,既价格昂贵,又不利于发展,更无法同别的单位和系统,实施纵向、横向的资源共享。信息化的标准,体现在硬件上,应当是标准化、集约化,模块化,互通性强,在保障时,便于安装、修理、维护;在升级时,注意向下兼容,避免浪费。信息化的标准,体现在软件上,更是起着关乎大局的作用。美国军队冷战后之所以愈战愈强,就是与其总结经验教训,打破冷战时制定的数千个专门军用标准打破,尽量采用民用标准有关,统一的标准,使美国的国防经济实现了军民一体化,越打仗越使社会经济受益。

在信息化建设中,要保证使投入的经费效益最大化,特别要重视选择正确的标准,否则将意味着画地为牢、贻害无穷。如:超星图书在全国有上百种图书格式的竞争中胜出,几乎垄断了全国数字图书工程。但笔者认为超星图书却不是一个好的电子书标准,存在诸多问题,如,无法全文检索、数据庞大、OCR文字识别率低等,需要更高的贮存空间、更慢的网上传输速度、更高的制作经费、更差的使用效益等。长此以往,超星图书给全国数字图书工程带来的浪费恐怕不亚于修建一个三峡工程。

(三)培养大批“灰领军人”,发挥广大官兵主体创造作用

有人这样界定灰领的:“灰领是一个将才,就是那种能带着一个小组完成项目的负责人。他是从编程序一点点做起来的,实战能力很强。经验很丰富。这样的人对IT企业来讲,非常宝贵,也非常少。”中国在走向“世界工厂”的道路上,急需大批“灰领”。2003年,“灰领”一词成为上海向全国推出的热门话题。上海列出的25种灰领职业:动漫设计、游戏制作、信息防御、广告设计、动作捕捉技术……多为信息化建设的基础人才。同样的道理,军队的信息化建设也急大量的“灰领士兵”。借鉴这一提法,我们需要造就一大批符合信息化战争要求的“灰领”型技能人才,以此让部队战斗力跃上一个新的台阶。

也有人将信息产业中的“灰领”技术人才称着“软件蓝领”,既区别于高级管理人才和研发人才,也区别于纯体力劳动的蓝领工人。许多人认为,这些年,印度软件出口达数十亿美元,远远超过中国,其重要原因就在于印度有大量“软件蓝领”,而中国却没有。印度把软件开发的流程看成如传统工厂制造产品一样的生产流水线,讲究规范与标准,把软件看成由一个个功能模块(相当于机器上的零件)组成,各种员工分工明确,这样做便于大量仅经初级培训的高中毕业生进行集团作业。中国信息产业,人才本来就少,还让本科毕业生来干蓝领的活,不仅形成严重的资源浪费,且产出效益太差。

我军士兵现在多数为高中毕业生,稍加培养即可达到初级程序员水平的“灰领”,其中一些优秀分子,再经过培训也可作为中高级程序员,升级为“软件白领”,数以万计的“灰领军人”,既可在部分“白领”军人的顶层设计下,大规模、高速度地进行软件建设,也可发挥军事民主,让他们发扬自主创新精神,为未来的信息战争的联合作战、一体化训练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如果我军照此思路培养人才的话,信息化建设的效益将是无法估量的。

以上思路,仅是本人的一孔之见,希望能有助于探索中国特色的信息化强军之路,推进我军从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的军事转型,在信息化战争中夺取更多的制胜之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