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三八四 血战冲绳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


很快,陈希发射的雷达干扰源跟踪导弹准确击中那架敌EF-111电子干扰机,“轰”一声巨响,这架昂贵的电子战机顿时化为一朵昂贵的礼花,无数灼热的铝合金和各种金属的碎片纷纷撒入大海。接着,尹磊发射的先进空-空导弹也依靠雷达干扰源制导方式,一头撞在一架昂贵的EF-111电子干扰机身上,那架敌机的结局和第一架敌电子干扰机一样。

不一会,八架EF-111和十二架EA-6电子干扰机全部被击落。

随着敌电子战机变成一朵朵礼花,空警-2000上受到的敌干扰信号马上消失,这样一来,杨文全马上发现了敌机群后面的那些昂贵的F-14和F-15战斗机!

“不好!我们的电子战机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支那战机击落了!”山本资俊惊慌失措的向杉浦昭博汇报,“这下,我们那些昂贵的重型三代战斗机将全部暴露在支那预警机的屏幕上!”

杉浦昭博向空中自卫军司令土肥邦辅和海上自卫军司令仁科治雄汇报了情况,那两个家伙也不敢擅自做主。情况汇报到小野太郎那里,小野太郎咬咬牙说:“那些昂贵的战机,不能在没有电磁保护的情况下去白白送死,撤退吧!”

雷达干扰源被消灭,那些敌机准备调头返航,已经来不及了,周志远带领的歼-11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冒了出来,出现在那些昂贵的敌机的侧面。

一架敌F-15上的飞行员报告说:“雷达信号显示,我们侧面出现一批支那战机!”

杉浦昭博咬咬牙:“发射导弹,击落那些支那战机!”

这些F-14和F-15上装备有“不死鸟”远程半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此时,歼-11距离敌机还有120公里,而我们的歼-11上携带的先进导弹射程是80公里。一架架敌机已经开始发射导弹,导弹在他们载机的火控雷达引导之下,向我们的歼-11恶狠狠的扑来。

歼-11加快速度,往敌机的方向冲去。歼-11达到了2.1马赫的高速,而不死鸟导弹的速度是5.0马赫,导弹距离我机是以每秒2.2公里的速度接近之中,不用一分钟就能到达。而敌机的速度是0.9马赫,双方战机接近的速度,使得我机大概需要四十秒才能到达自己发射导弹的位置,看起来好像我们是吃亏的。其实不然,一旦我机发射导弹之后,马上可以进行机动规避,导弹可以自行寻找敌机。而敌机不能规避,必须用机载雷达锁定我机。

很快,双方的战机距离到了90公里,周志远下令发射导弹。这种导弹的射程是八十公里,而敌机还在向我机接近之中,从九十公里处发射导弹刚好可以打到敌机。一架架歼-11机翼抖动,一枚枚先进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吐着火舌射向敌机。

发射完导弹的歼-11,马上转向,并发射雷达干扰丝进行规避。敌机发射的导弹快速冲过来,歼-11加大到2.0马赫的最大速度规避导弹,敌导弹的速度是5.0马赫,还有四十秒敌导弹就能击中我战机。而我方导弹的速度是4.0马赫,也就是大约三十秒之后,我方的导弹就能击中敌机。不过,先进主动空-空导弹,在没有敌电子干扰机干扰的状态下,主动雷达早已开机,我战斗机是基本上不用管那些导弹了。

导弹呼啸着射向敌机,而敌机正在锁定我方战机,等发现飞来的导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规避了。“轰”一架F-14战斗机中了导弹,变成了一朵绚丽的礼花。载机被击落,那架敌机发射出去的导弹失去控制,脱靶射向大海。接着又是一架F-15中了导弹,被炸得粉身碎骨。

后面的敌机发现前头的战机被击落,吓得连忙放弃对导弹的引导,调头就逃跑。那批敌机射出去的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失去载机的引导,全部脱靶射入大海之中。我方的歼-11战斗机无一损失,躲避过敌导弹攻击的我方战机,迅速向正在和我方缠斗的那些敌二代战斗机冲去。

敌人最先进的F-14和F-15在和我三代战斗机的空战之中,损失了六十七架,把那个小犬蠢田一心疼得直咧嘴。小犬蠢田一大骂:“小野君,你这个蠢货!电子干扰机被支那人打掉了,为什么还不让那些昂贵的三代战斗机返航?”

“报告首相大人,不是我没有命令三代战斗机撤退,而是支那人实在狡猾,我们撤退来不及了。”小野太郎浑身颤抖着回答说。他心里暗暗算一笔帐:这一下,昂贵的三代机一下就损失了六十七架,还损失了二十架昂贵的电子战机,他们的损失达到五十亿美元,损失那么大,小犬蠢田一肯定饶不了自己的。

那些残余的落后的敌一代战斗机还在向我方战斗机扑来,歼-12M和枭龙战斗机一顿中程导弹,把残余的那些敌一代战斗机全部送进大海,使得这些“发扬武士道精神,准备充当新神风特攻队的敌机全部向天皇陛下效忠去了”。

那些受到“神风特攻队”保护的敌二代战斗机,还在向我们的战斗机扑来,我方携带着笨重的电子战吊舱的歼-5和歼-6没有像以前那样扑上去白白牺牲,而是让开一条路,让灵活的歼-12和歼-7迎击上去,和敌人展开近程格斗。完成任务的歼-10和歼-11也返回,利用头盔瞄准器发射大离轴空-空导弹攻击那些敌二代战斗机。

这又是一边倒的空战,一架架敌机不是被打成了礼花就是冒着浓烟坠入大海。很快,大部分的敌机被击落,而我方的损失微乎其微,残余的敌机连忙调头往九州岛的方向逃窜。

负责攻击冲绳本岛任务的我方战斗机,也没有去追击那些落后的敌机,而是加速向冲绳本岛的方向开去。

几天前被炸坏的敌人雷达有部分已经修复,那些雷达正准备引导他们的地-空导弹对我战机群进行攻击。空警-2000预警机迅速把接收到的雷达信号送到负责压制敌雷达的飞豹和歼-11B上。

“不好,支那人准备发射反辐射导弹了!”敌雷达兵惊慌失措的叫喊起来。几天前吃过大亏的敌雷达军官连忙下令:“快,所有雷达全部关机!”

可我们那些新式反辐射导弹,具有技艺功能,一旦发射,就将沿着原来的雷达波的方向一直射向敌人的雷达站。即使雷达关机,导弹还是能找到敌人的雷达天线进行攻击。

一分钟后,一批反辐射导弹落在敌雷达站上方发生猛烈的爆炸,随着一连串的爆炸声,那些敌雷达天线就像被台风刮倒的篱笆一样纷纷倒下,有的天线被炸得粉碎,有的飞上天去。敌人的那些防空导弹马上就成了瞎子。防空导弹成了瞎子,敌机能用的只剩下那些由人工操作的高炮了。

飞豹和歼-11B准备寻找那些敌高炮,使用他们携带的防区外投放滑翔炸弹进行攻击,却没有发现敌人高炮阵地。原来屡次吃亏的鬼子也学聪明了,他们把那些高炮隐藏在森林之中,当那些敌高炮没有发射的时候,我们只有那些装备用红外热成像仪的低空飞行的武装直升机才能找到那些敌人高炮。

不过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架架强-5俯冲向敌人的阵地,把一枚枚炸弹投向敌人的阵地。一架架轰-6高空飞过,弹舱打开,集束炸弹铺天盖地的落向地面,对敌人进行地毯式轰炸。随着剧烈的爆炸声,敌人的碉堡、炮台、暗堡一座接一座飞上天空。随着肆虐的气浪和横飞的弹片,地面那些来不及躲进地下工事的鬼子惨叫着一个接一个飞上天空。

突然,一个山头的树林中射出一串火舌,随着“咚咚咚”的炮声,一架正在俯冲的强-5不幸被那门暗藏的高炮击中,一头栽进山谷中,随着剧烈的爆炸,那架强-5变成一团火球。那门暗藏的敌高炮被发现,一架飞豹向敌高炮投下滑翔炸弹,“轰”一声巨响,树林中腾起一团烈焰,那门敌高炮马上就闭上了嘴巴。

地面大量的敌人被炸死,大量的地面工事被摧毁。而我方攻击的强-5有五架受到隐蔽的敌人高炮攻击,四架坠毁,一架受伤;轰-6被击落两架,击伤了一架。而那些敌人暗藏的高炮,一旦暴露目标,马上就遭到飞豹和歼-11B战斗轰炸机的无情打击。

完成对地面工事的轰炸之后,强-5和轰-6扑向那些已经无法对我们战机攻击的敌人导弹阵地,随着黑色的炸弹的落地,地面上腾起一团团烈焰,那些敌导弹发射架和导弹发射车一辆接一辆变成还在燃烧的,冒着热气的废铁。

接着,轰炸机和攻击机又对敌人的反潜监听站进行攻击,在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燃烧的熊熊烈火中,那些反潜监听站一座座全部变成了废墟。

地面已经基本上看不到敌人了,活着的敌人全部躲进了地下工事里。此时,十二架携带着钻地炸弹的轰-8隆隆赶来,随着弹舱打开,大批大批的钻地炸弹从轰-8的弹舱中欢快的跳出,尖细的低阻炸弹呼啸着向地面落去。不一会,炸弹落在地面,钻入地下,随着地面的飞扬的尘土腾起一团团黑烟,随之发出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声,那些地下工事有的在一团团火球之中被掀翻到地面,有的在随着一团黑烟塌陷了下去,在地面形成一个巨大的大坑。

投完炸弹的我战机群一架接一架返航,往祖国的方向凯旋而归。

603和604潜艇正在通气管航行状态之中,航线上已经没有任何鬼子的反潜机和反潜舰艇了,那些敌人对我潜艇的威胁目标全部在我军的空袭中被摧毁。这两艘新式潜艇,可以平安到达冲绳附近,把特种兵放出潜艇,登上冲绳本岛。

不过,对冲绳岛的攻击并没有结束,从早上一直到晚上,我军又进行了四轮空袭。损失了电子战机的日本空中自卫军和海上自卫军的舰载机航空兵,没敢冒险派遣飞机前来拦截。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再往前,就是敌人预警机雷达的探测范围。我方预警机接收到敌预警机的雷达信号,杨文全对潜艇指挥官尤长伟说:“快命令两艘潜艇收起通气管,进入潜航状态!”尤长伟马上通过长波电台,命令这两艘潜艇进入潜航状态。

603和604号潜艇收起通气管、潜望镜,完全潜入水面之下,以八节的航速缓慢的向冲绳本岛开去。

9月21日深夜23时15分,这两艘潜艇终于到达了预定位置。潜艇到达离水面十五米的深度,准备放出特种部队战士。随着二虎的一声令下,穿着轻型潜水服的副队长石宏第一个爬进鱼雷管。鱼雷手关闭上鱼雷管的盖子,往鱼雷管内灌水,前鱼雷管盖打开,石宏爬了出去。李玲玲和吴浩田也分别被从鱼雷管中进入到水中,直到所有的战士全部离开潜艇,二虎最后一个离开潜艇。

这里是十五米深的水下,特种兵战士全部到了水里之后,潜艇又射出几枚单兵水下推进器。特种兵战士一个个接过那些单兵推进器,启动了引擎,往冲绳本岛的方向疾驶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