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36.html


日军密支那城防司令水上将军在敌军大机群空袭密支那后,立刻感到大事不妙,随后他又接到有敌军的飞机在西郊机场降落,他这才似乎明白了敌军意图。他一方面赶紧向军部报告这里的情况,一方面把自己的部队收缩,固守早已准备好的坚固工事。这个时候再派部队去驱逐机场的敌军,那才是傻子,得到源源不断增援的敌军会把这里有限的守军力量消耗光的。


水上将军曾经听说过,42年俄国人在那个叫什么斯大林格勒的城市,顽强坚守了好几个月,把德国人的部队死死拖住在那里了。俄国人利用这个城市有限的守军大量消耗敌人的力量后,集中了绝对优势力量展开了反攻,一举围歼了数十万德军。


现在,自己能不能够把密支那成为另外一个斯大林格勒哩?水上将军想了想摇了摇头。首先,俄国人在斯大林格勒防守,那里是他们的本土,天时,地利,人和全占了。自己在密支那这个鬼地方坚守,有什么优势啊。其次,日军在这里没有制空权,没有更多的后备力量,拿什么反攻啊!第三,在这里的敌军现在主要是由美国,英国和中国这三个大国组成,日本仅凭一国之力抗衡,无任在人力,物力和实力上都有很大的差距,这仗能够打赢吗?


尽管水上将军对这里的结局不看好,但作为一个皇军的将领,为大日本而战,为天皇效忠,这个决心他还是有的。他打起精神来,仔细打量在地图上的密支那防御部署,心里在酝酿一个个防御方案。


就在水上将军在思考如何防御的时候,迈尔金斯将军也在他的前线指挥部里召集会议,商讨下一步的作战任务。第二波次的空降部队顺利到来,让他有了足够的兵力来巩固目前的这个登陆点了,现在,对着悬挂在面前的大地图上,他在为出席会议的将校们布置任务。


“先生们,经过两天的努力,特洛伊作战计划正在得以顺利进行。目前,已经到达这里的部队有:古月将军的两个步兵团,亨利上校的两个特战营,马向天上校和马丁中校的一个突击支队,沈上校的一个重炮营。另外,还有一些工兵部队,空军地勤部队,后勤保障部队。随着后面波次的空降部队到来,我们的兵力还会源源不断的增加。”


“根据我们目前的情况,我们必需要把我们这个登陆区域扩大,以使后续部队和作战物资免受敌军的炮火威胁。我命令,古将军,以你们一个团的兵力明天早上就开始对机场东面发起攻击,这是我们的主攻方向,重炮营配合你们。你们另外一个团的两个营从南面,亨利上校的部队从北面,马向天上校的部队配属新30师的一个营从西面,继续扩大我们的防御范围。各部的攻击的范围,就是力求把敌军赶到炮火不足以威胁机场安全为止。”


“空军在这里的指挥中心还要进一步努力,让我们的空降部队和各种作战物资能够尽快到达这里。我们只有得到了足够的兵力和物资后,才能完成特洛伊作战计划的目的,在雨季到来之前占领密支那。工兵要在这段时间里抢修机场设施,建立贮存物资的临时仓库,构筑和完善机场的防御体系。通讯,后勤,医疗等部队也要抓紧时间完成各自的工作,为下一步作战提供保障。”


把这些布置完后,迈尔金斯将军十分兴奋地对大家说到:“先生们,我们都是军人,军人就要为自己的荣誉而战。现在,特洛伊作战计划的实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舞台,就看诸位能不能在这个舞台上演一出好戏了!我本人相信,特洛伊计划一定成功,也祝各位在今后的战斗中成功!”


散会后,迈尔金斯将军把马向天和常江仁留下。


“马上校,常中校,我以前线总指挥的名义,调常江仁中校到我前线指挥部工作。你们看看,有什么问题?”迈尔金斯将军直截了当的说到。


对于这个调令,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他们一点准备也没有。马向天有些结结巴巴地说到:“将军阁下,这……这恐怕不太合适吧?常中校作为我的副手,在我们作战时和盟军打交道全靠他了。再说了,将军您这里是人才济济,不缺他一个人吧?”


“上校先生,我恐怕还是这里的总指挥吧,调动这里部队的一个军官难道不行吗?至于你的部队对外联络一事,我可以马上安排一个翻译去,这总该可以了吧!”迈尔金斯将军有些不高兴地说到。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们还能怎么样,这官大一级压死人啊!马向天和常江仁只好对迈尔金斯将军敬礼,表示服从命令。


一出这个指挥部,马向天就恶狠狠地骂到:“罚客儿打客!这美国佬是个什么东西嘛!”常江仁一听笑了起来,这马向天那句英语骂人的话他还记得!不过,这次他可不敢像在印度时揍美国大兵那样了,毕竟这可是美国的一个将军啊!


“马兄啊,这事咱们也只好忍了,谁要这个美国佬是我们的上司呢!说实话,我特别不愿意到这里来工作,和那些不熟悉的盟军军官们打交道,肯定不会是那么愉快的。不过,这毕竟是个临时的工作,只要特洛伊作战计划完成了,我就会回去的。”常江仁安慰马向天说。


“唉,其实这我也知道。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还有什么话说呢。对了,我可提醒你,在这里不比在师里,有师长为你罩着,你可要好自为之啊!我总是认为,这盟军上层里,没有几个人是好鸟!”马向天关切的说到。


常江仁对马向天的关心报以微笑,并说到:“谢谢马兄的提醒,我会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