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蚀日 楔子 楔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55/


经管经历了空前惨烈的炮击和巷战,但在数万名成建制的中朝工兵部队迅速进驻,加上经朝鲜军政府“特批”的来自中国内地建筑承包商的努力。仅仅过去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有着“东北亚的上海”之称的釜山市便又重新焕发出“她”那令人动容的美丽来。


晚上由朝鲜人民军新编第15机械化步兵师的师长金焕正陆军少将做东,中国人民国防军第146装甲师师长赵琅少将被邀前往新近开张的“松亭”烤肉店赴宴。第146师师政委吴酬勤这两天正好被召回汉城的战区司令部开会去了,赵琅自然乐得清净,叫上各团营以上的军政干部,清一色乘坐从釜山码头临时“征用”来的现代汽车,由师属警卫营的轮式装甲车开路,浩浩荡荡的前去赴约。朝鲜人民军方面也是准备充分,通往“松亭”烤肉店的所有路口均布置了双重警戒线,刚从新义州运来的中国产59D型主战坦克停了一溜。


临港而建的“松亭”烤肉店的布置与战前常见的韩式烤肉店没什么不同,所有中国军官在酒桌均会有同等军衔的人民军军官作陪,一时间觥筹交错,大厅里坐无虚席。


在统一之后的朝鲜各地均采用配给制的肉类和蔬菜在这里川流不息的被热情的韩国女服务员端送上来。而大家所喝的酒则是赵琅前两天从海军陆战队那里扣来的“青岛”和“金六福”,醇香的中国白酒引的人民军军官们一个劲的用汉语喊“爽”。


赵琅和人民军刚刚上任的新编第15机械化师师长金焕正少将则被另外安排在烤肉店天台上独立的一桌。因为从座位上可以清晰的眺望到整个釜山港美丽的夜景,赵琅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上海,仿佛正坐在沈霓霞的露天茶座里,看着她美丽的倩影……。


金焕正应该是赵琅比较喜欢的那类军人,因为曾在中国的陆军学院留学过,所以在一句最近听的赵琅有些反胃的"同志"之后,他就换上了流利的汉语:“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


“是啊!多少对得起我抢来的这些酒吧!”赵琅微微一笑干了手中的酒。“其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不是禁欲主义。我们来了之后,韩国同胞的生活也没有什么的变化啊!”金焕正满怀深意的朝着赵琅的身后看了一眼,然后邪邪的一笑也干了手中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赵琅隐约看见闪烁的霓虹灯下,年轻的有些稚气的人民军战士手握着气动机枪的枪机在坦克上全神贯注的戒备着,而几个韩国暗娼却在一旁的黑暗中摇曳身姿,招揽生意。


“绝配!”赵琅开怀一笑,回过头来却看见一双玉手已将他面前的酒杯斟满。顺着那双手臂看去——一位清纯的韩国少女正略带羞涩的看着自己,而金焕正则依旧挂着一脸坏笑搂着另一位少女细品着手中的美酒。


用朝鲜语招呼了一下,他马上用汉语向赵琅解释道“这就是‘松亭’烤肉店的姐妹花,下面的同志们节目我也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就……。”话说到这里大概是男人就差不多都心知肚明了。顺手牵走了赵琅手边的那包中华,金焕正搂着身边的美少女向天台的另一边走去。他的酒量本来不错,在被称为“太阳风暴”的沙里院反击战中一口气喝干一瓶白酒,然后跳上坦克迎着韩国陆军AH-64D漫天的火箭弹冲锋那个的旅长就是他。但今天才喝了不到半斤他的脚步竟有些踉跄,大概这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赵琅一向自命风流,但今天此刻却也有些抹不开了,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如此面对韩国美女的缘故,刚要用自己蹩脚的朝鲜语询问对方的名姓,少女却大方的先用汉语自报家门了:“我叫宋美珠,今年21岁。很高兴今天可以认识赵将军。”尽管发音不准,但这种略带清涩的温柔还是令赵琅不由得一怔,看她还站着忙就往里坐了一些。


宋美珠也很识趣,贴着赵琅的臂挽坐了下来,轻微的肌肤触碰令赵琅的神经末梢如遭电击,心头不禁一荡,顺势也将她搂在怀中。“赵将军,喜欢韩国吗?”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宋美珠似乎也有些紧张随口问道。


“喜欢!但可惜我是个军人……”刹那间赵琅心中竟不由得闪过了一丝自责。是啊!自己是一名军人,为了祖国的利益他不得不将战火带到了这片土地之上,战争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和梦想。尽管不曾后悔,但又有几人在夜深人静之时不会感觉到良知的谴责呢?


“还是喝酒吧!”似乎看出了赵琅心中的愧责,宋美珠将手中的酒杯在赵琅的杯沿上轻轻一碰一饮而尽,随后又为自己斟满一杯。赵琅不等她举杯,便抢先将她的杯子握在手中一口喝尽。他想要饮尽这位少女所有的辛酸和泪水。


“白酒太烈,你还是喝啤酒吧?”重新拿过一个杯子,赵琅轻轻松开了搂住对方的手,为她打开了一瓶“青岛”。“喜欢吃牛肉吗?”从架子上取下几串烤的不错的朝鲜牛柳,赵琅用筷子为她将牛肉剔下放在碟子上,放在她的面前。


“谢谢。”宋美珠的泪水竟瞬间滴落在他的肩上,带着少女清香的秀发轻轻的拂在赵琅的脸上。仰起脸时,温柔的话语最终令赵琅不知所措,唯有低头吻住她瑟抖的双唇。


“嘀嘀嘀”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赵琅的神经立即绷紧起来,放开怀中的宋美珠,打开手机走入天台一边的黑暗之中。


“赵师长你好逍遥啊!”政委吴酬勤的声音立即在耳边响起。


“有什么事吗?”此刻的赵琅没心情开玩笑,直接问道。


“你还知道有事?你人民军的朋友还够意思,我让军警队来请都被坦克挡了驾……。”今天吴酬勤的心情倒不错,竟不紧不慢起来。


“有事说事,哪那么多废话?”赵琅的情绪不禁有些失控,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头。


“战区司令部有新的任务下来了,我们师就地结束休整,转入二级战备。四个训练项目也下来了。上面有人透底告诉我,要我们作好的登陆日本的准备。我现在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快把那些猴崽子给我从韩国女人的被窝里拽出来,一个不拉的带回来。”


吴酬勤和上面的关系一直不错,他的情报一般不会错。换做两年前,赵琅或许比他还要高兴,但今天他只是低声回答了一句:“知道了!”


“你小子是不是刚从女人身上下来,怎么有气无力的。看来还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不等吴酬勤调侃完,赵琅便按键收线。


远远的叫了金焕正一声,金焕正倒也没全醉,看到赵琅一脸的严肃也没多说什么。赵琅虽然知道他的师估计也有分参加对日作战,但毕竟是两套指挥系统,所以只说上面突然要自己的部队转入战备,要求立即归队。


金焕正除了大叫“遗憾”之外,大体上也猜出了些眉目,马上叫勤务兵下去命令“结束聚餐”。还不忘了加上一句“把还没开的酒收拾一下,给中国同志带回去。”


赵琅连忙回答道:“不用了。丹东那还停着十几车皮呢!”整理了一下着装,赵琅低声的告诉金焕正要他照顾一下这家店,金焕正连称当然。随手抽出了上衣口袋里的那支“英雄”金笔在一张便条上写下一串数字,偷偷的递给赵琅。借着月光,赵琅看见那张纸上写着宋美珠的电话号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