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人手下的“八国联军” 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缅甸密林中的中国远征军



所谓孙立人部下一个半“法国人”,半个,指的是1936年毕业于法国圣西尔军校的廖耀湘。


这是因为,廖其实不能算孙立人的部下。当远征军入缅作战时,孙,廖各率领新38师和新22师,属于平级。孙立人在仁安羌解救英第一军和装甲第七旅,廖耀湘在斯瓦依靠滚筒式撤退各打出一次令盟军刮目相看的漂亮仗。从缅甸向印度撤退时,两个师互不统属,在此后的反攻作战中两个师分别扩编为新一军和新六军,是远征军的两把利刃,孙立人升任新一军军长的时候,廖耀湘也升任新六军军长。两个人的军事生涯仿佛一对平行线。


然而,偏偏有一段时间这两条平行线相交了 – 中国驻印军改编为新一军的时候,下辖两个师,正是孙,廖的新38师与新22师。而孙立人除了担任新38师师长以外,还担任新一军副军长,恰好比廖耀湘高了半级。


于是,廖耀湘见到孙立人也只好敬礼。


这个上下级关系时间既短,也更多是形式上的,所以,廖耀湘只能算新一军的“半个法国人”。


顺便说一下,廖耀湘的滚筒撤退法很厉害,日军看着这个大滚筒完全琢磨不出如何下口。打出了名气以后,1948年廖又拿这个大滚筒对付林彪。林总的兵没有鬼子那么爱琢磨,你滚我就跟着你滚,一下子把个滚筒滚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夹馅肉饼。一边滚一边打,廖总的兵比林总少,结果可想而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阿。


不幸的是还有一个人对廖耀湘的打法佩服的不得了,就是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将军,面对粟裕他也一样摆出了一个滚筒阵。而更加不幸的是粟裕的兵和林总的竟然一样脑袋一根筋。。。


新一军里一个半法国人减去半个,还有一个,指的是后来担任新一军政治部主任的葛南杉。


葛南杉,留法归国的从戎书生。从留法时间算,是廖耀湘的后辈。在孙立人从淞沪战场撤下来重新建军时,担任缉私总团第三团团长,后成为孙立人手下的得力将领。


有趣的是,新一军中有这样一段顺口溜 – “我军要发扬,两个大姑娘,一个葛南杉,一个孙克刚(孙立人的侄子,后接替葛为新一军政治部主任)。”


这是因为,孙立人“书生气”选中的两任政治部主任,都安静文雅,与军中剽悍粗犷之风很不一致,故此当兵的将这两位嘲笑为“大姑娘”。其实,葛,孙外表文气,打起仗来却一点儿也不文气,都是敢于顶到一线的猛将,倒是没有辜负孙立人的信任。


葛南杉也因为孙立人的事情没了前程,但他的儿子葛熙熊后来也在军界发展,做到台湾防空司令,中将,可能是新一军后代中硕果仅存的一个了。


说完法国说英国,孙立人部下中英国背景的有点儿稀缺,只有一个给史迪威担任联络参谋的王楚英能算。今天我们察看日军投降仪式的细节,多半是王老的手笔,他当时就在南京大礼堂作为远征军代表现场观礼阿!


王楚英出身18军,正儿八经的土木工程系,怎么成了英国背景呢?


因为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时候,王楚英的地位十分独特。他当时已经在缅甸,负责组织“华侨抗日义勇队”,是作为英军总司令胡素将军的联络官来迎接中国远征军的。孙立人因此戏称英国人是王楚英的“老板”。


1944年远征军东征归国之战中,为了掩护英帕尔之战的侧翼,英军温盖特旅团在温藻(孙立人从缅甸撤退到印度时,这里是最后对日军进行阻击的阵地)空降,建立一个圆形阵地掐断了日军纵贯缅甸南北的铁路线。日军深知此举的危险性,急调53“安”师团和一个独立混成旅团猛攻试图重新打通铁路。英军没料到日军反应如此之快之猛,招架不住,急忙通过史迪威与孙立人联系求救。这个去找孙立人的联络官,就是王楚英。孙立人一面调兵遣将去救英国人,一面和王楚英调侃,说这可是你的英国老板第二次通过你来找我救人啦。上一次在仁安羌,救完了他们可是不辞而别,和英国人打交道小兄弟你要留个心眼儿阿。


王楚英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说起来,英国人在缅甸,可说是中国人最混账的盟友了。在缅甸的英军斗志极差,一触即溃,日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也称英军根本无法和中国军队相比。那么换中国军队来打如何呢?


中国的将军们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 英国人这个盟友别扭得过分。


你说他是对中国军队的战斗力没信心吧,可是出了问题,比如英一师被包围,他也知道找中国人求救帮忙。


你说他是当惯了帝国主义瞧不起中国人吧,也不大象,亚历山大将军对杜聿明,斯利姆将军对孙立人,那佩服绝不像是装的。


可是,要情报没有,要物资没有,明明有车皮,运到仰光的美国援华物资就是不给你送过来,明明日本人还没来,先把中国即将驻守地方烧砸一空,弄得没水没电没粮食,活象对友军作三光。


所有中国人设计的会战都因为英国人提前跑掉而无法打成,气得中国兵骂 – 英国兵是人也大,马也大,就是跑起来象兔子。。。


大家都有一个可怕的看法,这英国人怎么好像中国人和日本人打起来希望日本人赢呢?


直到战后才明白,中国人这个看法,竟然真的是英国统帅部包括丘吉尔先生的想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