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A股跌幅凭什么不能比越南高

采取正确的激励措施,使优质的企业渡过经济下行周期,使资本市场的信心始终存在。


很多人在拿中国股市的跌幅与越南比,并且为中国股市跌幅超过越南成为世界第一愤愤不平。如果一个市场的资产价格遭到人为打压,迟迟没有明确的救市举措,凭什么就不能比越南低呢。这不是有些要求挑破资本市场泡沫的人,千呼万唤求来的吗?


有朋友将目前的市场与1929年的世界大萧条相比。笔者认为,情况不至于那么悲观,现在以黄金为抵押的货币紧缩情况不存在,而全球的财富家底也要厚得多。此次美国次贷危机,全球财富买单。由于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国际上有舆论认为,中国人民银行成为美国的最后贷款人。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止到去年6月底,中国大陆投资者拥有上述机构3760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几乎占海外持有这些机构债务总量的三分之一。我国的财富集聚与使用方式,使中国成为美国金融机构的补贴者。


中国市场相对封闭,不等于中国市场估值不受国际市场影响:国际市场上升,中国市场未必上升;但国际市场下跌,中国市场放大镜似的放大国际市场的恐慌因素。7月8日前后,油价下跌美元暂时止跌,中国股市与美股同步企稳;而在7月18日前后,全球与中国市场再次出现异动,由于美伊两国牵手,国际油价地缘紧张因素消失,油价下跌至每桶130美元以下,美国公布的经济数据好于市场预期。美股上升,A股市场在7月18日拉升。大盘股的拉升成为国家队对奥运维稳行情的新一轮博弈,时间点与美股上升几乎相符。


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价权逐步被外资控制。我们不应该认准QFII数量不大,外资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就不大。实际上,外资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国际投行掌握了中国企业的评级权利,高盛对于中国银行股的建议是卖出,国际投资者正在照此建议而行。上半年,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中国指数下跌28%。该指数跟踪中国股票在海外市场的表现,公司构成与沪深300指数接近。在国际市场,中国概念股也遭到了严重抛售,这被认为是中国经济和企业基本面发生负面预期的结果。


不仅如此,一些国际投资机构开始唱空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市场,进而唱空该地区的实体经济。据《金融时报》报道,今年头5个月,中国国有企业总体同比税前利润增幅仅有1.5%。剔除承担着中国政府燃料补贴成本负担的炼油厂,情况会稍好,但仍远低于去年30%的增幅。随着亚洲各国央行试图抑制通胀的高涨,借贷成本可能会进一步提升,严重侵蚀大型借贷者的利润。


中国资本市场定价权的逐步丧失是先天不足导致的。一些上市公司在A股、H股、美股市场上市采用不同的估值,A股最高,如果各市场估值体系接轨,那么A股估值重心当然下移。这说明,起码在资本市场,人民币是被高估的,只有人民币贬值,中外资本市场的估值才能接轨,这就意味着境内投资者财富只能缩水。


在中国颇有市场的国外机构,给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开出的药方是错误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7日表示,新兴经济体必须将抗击通胀作为“头等大事”。新兴市场必须提高利率,削减政府赤字,并加大货币升值步伐,以抑制通胀风险。


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世纪对抗全球金融风险的老药方,除了在韩国等少数地区,他们的药方全都失败,与此相对应,此次金融风暴的发源地美国正在不顾一切扩充信贷。很不幸,IMF在中国有大批追随者,他们以货币紧缩政策恶化中国企业的生存环境,以行政手段打乱资金的市场化配置,使中国股权交易等定价权落于外资之手。


美国政府一直在帮助企业渡难关。让我们来看看美国的救市史,虽然并不是直接抢救资本市场,却使资本市场受惠——1958年修改《小企业投资法》,废除的第13条(b);1970年、1975年,美国政府与美联储帮助宾州中央铁路与面临财政困难的纽约市渡过难关;1991年,联邦存款各队公司发送法,经修正后的第13条第3款,让美储在紧急时期直接帮助部分企业;2001年“9·11”发生后降息放松贷款;2007、2008年,出台一系列措施帮助金融机构渡过次贷危机。


什么是政府的责任?这就是。什么是央行的责任?这就是。采取正确的激励措施,使优质的企业渡过经济下行周期,使资本市场的信心始终存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