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孪生兄弟娶孪生姐妹,生的儿子也像双胞胎

因为长得太像,被人误解为老板夫妇一天干20小时不知疲倦


兄弟是连襟,姐妹成妯娌。遂昌一对孪生兄弟与双胞胎姐妹结成夫妇,在义乌开了一家快餐店。因两对夫妻长得一个模样,他们轮番上阵打理餐厅,却被许多不知情的食客和邻居误会为一对不知疲倦的“机器人”夫妻。


孪生夫妻开店“迷惑”了食客


义乌北苑路有家快餐店,许多食客发现,开快餐店的夫妻每天从清晨六七点一直忙到次日凌晨两三点,长年如此。“机器人夫妻店”的名头就这么被叫开了。


7月15日,记者找到店里。一对店主模样的男女正在忙碌,一问,男的叫毛樟兵,女的叫李香荷,但他们并不是夫妻。


“她丈夫是我哥,我老婆是她妹。”毛樟兵笑着说。老大毛樟华与李香荷是一对,他与李莲荷也是一对。通常是夫妻一组负责半天活,男的收银,女的配菜,结果让很多顾客错以为只有两个人没日没夜地干。


“昨天还有人对我说,"闺女,累了一天一夜,休息一下吧,有的是机会赚钱。"”对于类似误会,李香荷总是一笑了之。


店里生意一直要忙到下午2时才稍有空闲。这时,妹妹李莲荷从楼上下来吃饭,准备晚上的生意。毛樟华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4个人在一起活脱脱一对复制品,如果不是姐妹俩衣服颜色不同,还真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此外,两对夫妻都生了儿子,只相差5个月,也如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


两对双胞胎恋爱7年


毛樟华说,他兄弟今年32岁,老家在遂昌县大茂坑村。他们的妻子也是遂昌老家置石村的一对双胞胎姐妹。


1998春节前,母亲偶然听说李家有对双胞胎姐妹刚从外地打工回家,都还是单身,马上准备礼物,叫媒婆带双胞胎兄弟去提亲。一开始,生性活泼的毛樟兵觉得这事有些离谱,不肯去,最后还是被硬拉上了。


到了李家,只有姐姐李香荷在。兄弟俩对李香荷印象都还不错,但提亲却不顺利,礼物也被李家以女儿未到结婚年龄为由退了回来。


“当时妈妈并不太赞成,一是觉得毛家太远,以后走亲戚不方便;二是觉得双胞胎与双胞胎结婚,万一有一对关系不好,里外都是亲就不好办了。”李香荷说。


但兄弟俩却都不死心,5天后又来到李家。这次,他们见到了妹妹李莲荷。元宵过后,姐妹俩要出门打工,兄弟俩还专门跑去送行。


接下来两年多时间里,姐妹俩在辽宁、天津、陕西等地做服装缝纫工,只有过年才回家,才能与双胞胎兄弟见面。


2005年秋天,两对恋人终于结束7年的爱情长跑,操办了一场婚礼,到场的有30多桌亲友、邻居。


拍结婚照时还闹过一个笑话。当时姐妹俩已经在县城开餐馆了,两对“小夫妻”轮流去拍照。摄影师很纳闷,怎么刚拍完又来拍,难道是对照片不满意?毛樟兵看摄影师皱着个眉,就猜到了原因,赶紧解释。


结婚后,他们一起到义乌开起餐馆。这不但花光了4人的积蓄,还向亲戚借了10多万元。所以4个人拼命干活。生意忙起来,姐妹俩一年到头也难得去外面逛,更别提4人一起出门了,以至于外人很难一睹他们同时出现的情景。


2006年7月,李莲荷生下一个儿子,取名毛智凯。5个月后,老大的儿子毛炫辉也呱呱坠地。两人虽不是同母所生,但越长越像双胞胎,眉毛、鼻子、头型等几乎到了难分彼此的地步。


这个特殊家庭也着实让两个小家伙很“为难”。小智凯7个月大时,李莲荷奶水不足,小智凯看到与妈妈一模一样的姨娘李香荷便拱过去吃奶。到现在,小智凯撒娇或生病时,还经常会跑到姨娘李香荷身边叫妈妈。


另外,这个家里如何称呼也是个难题。“我都不知道该叫毛樟华是姐夫还是大伯。樟兵也不知道该叫我姐姐是嫂子还是大姨。”李莲荷说,“我既是姐姐的妹妹,又是姐夫的弟妹,真要按辈分非乱套不可。”于是4个人干脆就直呼其名,免得叫错还闹出笑话。


4人共用一个存折


快餐店生意越来越红火,那赚来的钱怎么分呢?姐妹俩说从没想过分家,现在4个人仍用一个存折,所有赚来的钱都存进公共账户。


“当初做生意时,我们向亲戚借了钱。我和樟华的亲戚也是莲荷与樟兵的亲戚,所以分不分都是一回事。”李香荷说,平时谁要用钱,就直接从营业额里支取,互相信任,从不猜疑。


在遂昌老家,两家置办的家具、用品,小到头梳、发卡都一模一样。毛樟华与李香荷住在2楼,毛樟兵与李莲荷住3楼,整幢楼只有一个厨房,吃饭、烧菜都在一起,生活过得忙碌又幸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