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秘密 猎杀潜航 第三十一章 火线迫降(一)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141.html

冲进塔台大厅的战士,检查大厅后,打开大厅面向船坞一侧的窗户,组织火力准备对反抗的武装人员进行阻击。

海盗炸掉了狙击位后,开始从建筑中涌出,直接向着飞行塔台冲过来。

海盗营房处出现数辆轻型装甲车和安装导弹发射装置或火炮的吉普车,海盗纷纷登上这些车辆,部分海盗也在这些车辆的掩护下,向着塔台冲过来。攻击的海盗中,伴随着几名黑色的全副武装机器人。

敌人的火力迅速猛烈了起来,导弹和火炮开始着塔台大厅射击,一枚导弹射进大厅,爆炸声后,一名战士被炸得血肉模糊。

空中的攻击机向着海盗攻击编队发射导弹,炸毁了一辆吉普车,其余的海盗马上四散卧倒,一名武士机器人肩负激光枪迅速瞄准了攻击机开火。

一架潜射无人攻击机被击中,在夜色中冒出了火光,向流星一样殒落在海面上。

装甲车上的高射激光枪和肩负式导弹,对准空中的无人攻击机疯狂开火。攻击机在弹幕中来回穿梭,锁定装甲车进行反击。又一架攻击机被击中了,冒出了火光,但是这架攻击机还没有完全失去控制,摇摆着向着一辆装甲车俯冲下来,“轰”的一声,与那辆装甲车同归于尽了,地面上又是一堆火光,但被雨水很快浇灭了。

在塔台上的刘晓刚看到了几名蛙人正在跑道旁边草丛里向着冲过来的装甲车和海盗射击,而在船坞顶棚上战士已经全部牺牲。腕带显示器上,空中攻击编队还要十几分钟才能到达。他和战友们必须在坚持这漫长、艰苦的十几分钟。

攻击机火光还未完全消失,海盗又重新向着塔台冲过来。

空中攻击机不断被敌人击中,空中支援火力弱了下来。

海盗们继续疯狂反扑,装甲车就要靠近跑道边上的侦察员,一名侦察员半蹲起来,用轻型反坦克导弹击中了跑在最前面的装甲车,但自己也被海盗们射出的子弹击中,牺牲了。

703艇和537艇发射出最后几枚潜射导弹后,艇上只剩下鱼雷和大威力反舰导弹了,已无法支援岛上的战士。

“再坚持十分钟,空军就要到了。”刘晓刚在塔台上看到腕带显示仪信息,一边射击,一边鼓舞战士。

战士们架起了火箭筒,对准海盗射击,炮弹又击中一辆装甲车。海盗发现塔台火力点后,密集子弹很快压着刘晓刚等人抬不起头来,子弹打碎塔台上的玻璃,不停溅落在战士身上。

海盗配备的机器人发射榴弹炸在塔台下面的战士,那几名战士在爆炸中牺牲了。海盗即将冲进塔台,装甲车和武装吉普车发射的炮弹不断在塔台和塔台大厅中爆炸,战士们又有伤亡。

703艇上的杨良看到如此危急的情况,心里很着急。因为潜艇内还只剩鱼雷和反舰导弹了。由于反舰导弹威力巨大,无法在这么近的距离提供支援。杨良只能不停的催促着空中编队加速前进。

空中攻击编队中的攻击机打开加力,加速飞向瓦赫迪岛。

在营房通向塔台的距离,横七竖八倒着武装人员尸体,被炸毁的装甲车和吉普车残骸也横在跑道旁空地上,雨水迅速将残火浇灭。但武装人员依然不停向着塔台方向射击,塔台方向反击火力见减弱下去。

海盗仅剩一辆装甲车已靠近塔台下的大厅,武装人员也已接近。剩余的战士使用机枪努力封锁敌人接近的道路。

装甲车向着塔台再次发射了一枚炮弹,一声剧烈爆炸,已经残破塔台又被炸开一个口子,大雨更猛烈的浇进塔台指挥室。就在敌人以为塔台内的战士被炸死时,塔台残破的现反击火力。

少量敌人已突破封锁,贴住了塔台大厅外壁。塔台大厅和剩余战士和塔台上的战士使用交叉火力继续射击,努力封锁着敌人前进步伐。

但是少量敌人还是冲进塔,沿着转梯向上攀登。

敌人装甲车在近距离停止使用炮弹攻击,转而使用车载高射机枪对着塔台猛烈扫射,迫使受伤的刘晓刚无法反击。

冲进塔台的敌人沿着转梯攀登,塔台内战士手雷已经用完,就将椅子、箱子扔在了转梯上,然机枪封锁,尽可能延缓敌人攀登速度。

就在越来越多的敌人突破战士枪弹封锁,准备攻占塔台大厅和塔台时,突然一阵猛烈爆炸,将冲装甲车及周围的敌人淹没,连续爆炸的火光如同耀眼火龙,从塔台下方一直跑道尽头。火龙所到之处吞没了所有的目标。

正撒着倾盆大雨的夜空中,传来飞机引擎声音,空军编队在这时飞临海岛上空,制导火箭弹呼啸而下,如同地毯一般将大批敌人消灭。

空中第一波攻击刚刚结束,第二波攻击开始。

与第一波精准地毯式轰炸不同,第二波攻击中,漫天飞舞的制导导弹如同萤火一般,一枚接一枚,精准点射在敌人活动目标上,地毯式轰炸未能覆盖的目标,纷纷被导弹击中。一声声爆炸火光如同一朵朵礼花,盛开在小岛上,吞没着还在射击的光点。

几枚导弹准确击中海盗营房,炸飞了正在涌出的海盗。

轰炸后,残存的海盗们在中央警戒系统的指挥下,迅速重新组织起来,企图继续进行反击,只是没有重火力掩护,只是大量单兵扛着火箭筒或机枪继续向着塔台方向冲锋。

小岛上,曳光弹的火红的弹道在大雨中又重新交织在了一起。

个别海盗拿出便携式地空导弹,对着乌云中的引擎声,盲目的发射。几挺高射机枪也对着空中开始凌乱射击。

在指挥塔里,海盗已经到了指挥室下面楼梯处,与在指挥室的侦察员展开了对射,密集的子弹已经将对指挥室的门打成了筛子。刘晓刚和为一名幸存的战士蹲在门的两边,用冲锋枪不停的向着外面扫射。

跑道上的海盗,利用装甲车残体掩护,继续向着塔台方向冲了过来。

突然从空中射来的几束激光,打倒了冲在最前面的两名海盗,接着更多的激光束随着飞机俯冲声射下来,将正在冲锋的海盗纷纷击倒。抬头看到空中,攻击机编队开始分批点杀海盗。

海盗发现空中杀手后,有的迅速卧倒,有的又缩回了房子里,向着空中盲目射击。

在各种火光交织夜幕中,小岛远方传来清晰的飞机引擎声,一架双引擎运输机从云层中传了出来,贴着海面向着小岛降落。紧接着又是一架,两架,三架……

四架运输机编队在空中掩护下,成纵队向着小岛飞近。

运输机校准了航线,对着跑道俯冲下来。飞机起落架将跑道上的积水掀起巨大水幕。在两道水幕中,第一架运输机速度减慢,运输机后货舱门放下,后舱门又划在跑道上的积水。

一辆搭载重机枪的野战吉普车穿过巨大水幕,从还在滑行的运输机后倒了出来。吉普车迅速拐向运输机一侧,车上搭载的特种部队战士使用重机枪向着跑道尽头移动目标扫射。

又一辆吉普车倒出来,拐向运输机另一侧。车载重机枪将跑道周围的移动目标纷纷击倒。

几辆吉普车下来后,运输机撞开了跑道上一辆装甲车残骸,停在跑道一边。向着运输机射击的海盗,被吉普车上的火力压制住。

更多的特种部队战士从运输机后舱跳下来,有的战士涌向塔台和塔台大厅,消灭已进入那里的海盗。

被包围的海盗,不是被击毙,就是举手投降。

第一架飞机刚停稳,第二架运输机开始着陆,在距第一架飞机不远处停了下来,更多的吉普车投入了战斗。数名狙击手迅速占领狙击位,打开了卫星指示仪和夜光瞄准镜,精确点射正在反抗的海盗。

塔台上刘晓刚突然觉得塔台下的敌人已经停止射击,塔台转梯下传来了“缴枪不杀”的声音。刘晓刚知道增援部队到了,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瞪着双眼,目光却模糊起来。转梯处出现了绿色迷彩装,迷彩装钢盔上闪耀着熟悉的“八一”军徽。

他呼唤了门另一侧的战士,却没有反应。那名战士依然保持着射击姿势,但是脑袋无力低垂在步枪上,眼睛永远闭上了。

刘晓刚想起身,却发现双腿不听使唤,这才发现腿已被炸得血肉模糊……

塔台附近的敌人被增援部队迅速消灭。

随着战场形势扭转,海盗们没有了刚才嚣张,开始了溃退。这群武装人员溃退的速度要比冲锋速度快的多,很快跑道附近已见不到有组织进攻。

剩余的敌人纷纷向着船坞方向溃退,边退边进行还击,跑不过我军吉普车的海盗就地投降,继续射击的很快被击毙了,躲进建筑内的敌人也很快被攻击机的导弹消灭掉。部分海盗则趁乱躲进了船坞。

肃清了外围的海盗后,特种部队战士很快逼近船坞,船坞里的海盗一边继续抵抗外,一边开始向潜艇内撤退。

特种队员不给敌人一丝喘息机会,吉普车火箭炮炸开了船坞门后,特种队员们冲进船坞,与海盗们展开对射,几名来不及登上潜艇的海盗很快被击毙,有的掉在了海里。

在里面的两艘潜艇上面艇艏处海盗用机枪和榴弹向着我军射击,掩护着其他海盗登艇。

一艘发动起来的潜艇开始缓缓的驶离码头,艇艏的海盗仍在射击,但很快被我军的火力压制下去。另一艘潜艇似乎也刚刚发动起来,潜艇的舱盖还没有关闭。

特种队员迅速用火箭弹和轻型反坦克导弹射向那艘发动起来的潜艇,数枚榴弹在潜艇外壳上爆炸,反坦克导弹还将潜艇艇壳钻出了几个洞,但是这艘潜艇依然没有停止前进。另一艘潜艇上的海盗仍在拼命的扫射,在我军的几枚炮弹击中后,还在艇外射击的海盗被炸飞了。

战士迅速冲到码头,跳上潜艇,登上舰桥,里面的艇盖还没关闭,队员摸出手雷扔了进去,艇内一阵剧烈的爆炸,跟上来的队员还不放心,又补上了几枚手雷,紧跟着又用机枪向这里面一阵猛烈扫射。

扫射结束后,队员开始相互掩护着攻进潜艇里,与开始肃清潜艇内的海盗。从艇上下来的战士到达了指挥舱。里面弥满着硝烟,队员戴上了呼吸面罩和夜视镜,看到地上躺着数名海盗的尸体,许多仪器已经被炸碎了,地上散落着碎片。

攻进潜艇的队员,一部分开始向着前舱摸去,一部分开始攻击后舱。

当队员刚打开从指挥舱通向潜艇前面鱼雷舱的的密封门的时候,突然一串子弹射了出来,打在艇壁上。队员马上扔出了一枚震荡弹,一道强烈的闪光后,两名队员趴在舱门的两边,看到舱里的海盗已经被震荡弹震晕,就赶快冲了进去。发现晕倒的海盗正打开鱼雷引信盖,看来准备引爆鱼雷。后面的队员冲了进来,控制住震晕的海盗。

冲进后舱的队员摸索着前进,逐舱消灭了躲在里面的海盗。

而那艘发动起来的潜艇虽然被击中了数枚反坦克导弹,但是还是离开了船坞,渐渐的潜在了夜色中,消失在水面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