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殇(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敌人的营地依山傍水建在一处大约成U字形的山峪里,高拔雄峻的大青山北坡就如同两只粗实的臂膀把敌人死死护在怀里,仅留出了一条不到100多米两侧崖壁似刀斧削去的口子在外边。口子外的缓坡上的一侧就是通向老山战区至关重要的通道中越4号公路;斜坡下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直达小尖山和611高地的一片碧绿海。小心奕奕的敌人就在4号公路另一侧下长约300米的缓坡上布设了9道从北到南2—3—4不连贯成梯形状的散兵壕,靠后的是2挺KПBT14.5mm高射机枪,4挺HCB12.7mm重机枪,两门AM82mm自动式迫击炮组成层次分明的严密火力封锁网。

口子上方的悬崖缝了更建有岗哨似的3对共6个小型壁垒死死扼住入内的隘口。再加上崖壁上敌人的机枪火力与狙击手,除非有装甲部队帮助,否则冲进去并不是那样容易的事情。但胆大包天的邱平就是自信着要虎口拔牙,而剩下的胡金铨与徐渊伟看了看后只留下了干一票就走的想法。

靠斜坡的密集茅草堆里,三个人正悄悄商量着。

“平子,你真要这么干?”一听邱平的意见,胡金铨迟疑了。

“老胡,这是我刚缴的AKP短突,你想那里面会有什么?”一向嬉皮笑脸的邱平此刻焕然以无比的肃穆,拍了拍挂在身侧的短突道。

“特务连,至少有个苏械王牌师的特务连。”胡金铨答道。

“可今天我们面对的敌人主要是特工团,而且我们还撞上了女兵……”邱平微微一笑道。

“所以这里不是敌王牌316师的师部,就是特工团团部或前线野战医院!”胡金铨冷冷道,想想我们的嫂子,心头的怒火早已如熊熊烈火燃烧起来。欲使敌人灭亡必先使敌人疯狂。不论怎样,只要能硬啃下这块骨头,敌人就会彻底陷入暴怒的疯狂之中。按耐在六连的兵们心底最深处嫂子的仇才能算彻底能血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以血还血,以暴易暴,在敌我交兵之时,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干吧。”一直沉默着的徐渊伟道了声,他并不是怕死,而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对很可能存在的越南女兵动手。

这是我军特战部队可以彪炳军史的战例,3个共和国军区直属特战部队的缔造者向着一个一线野战医院和与之护卫的一个特务连发起了复仇似敌我实力悬殊的屠杀。而在其西南沿着蜿蜒在大青山脚不到800米的地方还有个最精锐的特工团团部驻地环伺在侧。但就杀伤力,他们并不能算那场仗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是还被那混蛋蒙在骨子里的叶老。

三人商量准备不多时,再联系不上刚才求救的敌人特务连大部队吹响了紧急集合稍,大约两个排的敌人迅速从四面八方汇集了到了前哨隘口前,距离芦苇荡不过300米的平阔地域上。整队布置任务,准备清剿邱平他们。但这群人并不知道他们清剿的对象反而已经盯上了他们……

“喂?我是獠牙,前门楼的客人叫叶老板上一份儿空心菜;烫壶酒,要热腾的。”(我是邱平,地标编号706,让叶连长打空爆弹,持续压制,要快!)

“好的。”叶老乐和答应道,却全然不知被那混蛋慢慢推到了女护士同志们唾弃齿冷的对立面。

由于此时,我炮兵和敌人炮兵正在相互冷炮偷袭,头顶时不时响起的炮弹凌空的声音本就是不算稀奇的事,敌人的警惕性很低。但等那群敌人正整好队,准备点名的时候不想却被叶老抢先了。

“轰!”不出意料,天边忽然响起丝丝微不可察的细细破空声响骤然变成了那群正在集合的2个排敌人心惊胆寒的迅即雷霆。八声155mm榴弹空爆弹头登时掀起的罡风和着弹片便似无形的空气绞肉机一般,眨眼睛将集在一起的敌人统统摧残成支离破碎。伴着八记红光闪烁,青白色的烟腾升而起,激射四溅的火星挟着裹着血色的衣块,肉渣,像随风飘荡的彩色纸屑一般渺渺下落,随风飘逝,在一片焦黑的大地上渲染着一簇簇夺目的鲜红,惊叫,残呼声,骤然间回荡宁静安详的山间……

“砰!”就这时,一声清脆划破了敌人悲愤的心境,一颗冰冷的子弹飞逝进梯形浅壕里一个敌人的脑袋里,为他带来的死神的召唤,把凝聚生命精华的红色的液体,乳白的凝脂无私的抛洒下来,滋润着褐红的大地。一缕阴魂渺渺往生间,9条浅壕里发出一声兽性的嘶吼,小口径弹(5.45mm)、常规口径弹(7.62mm)、大口径弹(12.7mm)、高射机枪弹(14.5mm)骤雨狂风般向着邱平藏身的芦苇丛里;灼热的弹流就如同嗜血的蝗虫一般在芦苇丛里,激荡横飞着;密集着持续不停的弹链竟如同一柄柄烧得滚烫的镰刀,一挥一扫间将随风飘荡的一蓬蓬芦苇、狗尾草顶子打得抛飞。被子弹击碎的草末,被子弹挂断的根根茅草在呼呼的风声中随风飘散,在萦绕的青白烟雾中簌簌下落!

伴着密集似雨点的‘噗噗’声,辣油炸开了锅似的枪响声;一声声Dragnov击发出轻脆,断断续续,不停变化着自己方位在距离敌人阵地前沿不到300米外的一片碧绿清脆的芦苇丛里传来,一声声子弹入肉的沉闷却是那样的悦耳动听。一蓬蓬击射喷涌而出的鲜血在如红酒般沁润心脾的金红残韵之中璀璨着别样的艳丽。就这般,一阵剧烈短促的接火后,面对看不见却能隔着密集的芦苇丛枪枪毙命的邱平敌人恍然大悟,唯有偃旗息鼓,把自己身体老实的藏身进沙包和浅壕构筑的工事里再不敢抬头。支偷偷在沙包的缝隙里,露出个眼睛偷偷监视着一眼也望不到头的碧海。可惜即使这样,同样也救不了他们的命,因为他们构筑的工事实在是太脆弱了!

“叶连长,标号706后退100米,着弹齐射!”敌人火力一停,邱平迅速举起了AN/GVS_5通用型激光测距机瞄了瞄,迅速向叶老通报了。

“轰!”神炮连果然不负其名,不过数息间,8发155mm榴弹炮弹如约而至,红光炸现,火星四溅里,敌人肉片、残肢、武器碎片伴着腾升而其的青烟随风飘散。空留下一片狼藉的阵地和横七竖八的尸体,展现着战争的残酷与人生的惨殆。趁此机会,邱平一脸坏笑着向着不远处的徐渊伟挥了挥手,示意他开始行动。随即,匍匐着的他迅速起身猫腰向芦苇丛的另一侧更深处隐藏过去。

炮声隆隆,淡淡的金红下,秋风和煦,一片碧绿的海子里,我存在于你的不远高处阴暗里,用手中的CBД,慢慢地搜索你每一次的暴露。

套正十字,冷酷的抠动扳机;“砰!”伴着一声清脆,一粒花生米大小的弹头向你直射而去,穿透你的大脑皮肤,和你的脑细胞做了次亲切的问候后,火一样激情蓬勃涌动的飞溅而出鲜血,在空中滑过,浸润进褐红广袤的土地之中,你重重的倒落下去,遗憾的同这个美丽而冷酷的世界无声道别。

再缓缓的移动身体,搜索目标,瞄准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