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施怎样做“色情间谍”

中国古代,有“四大美女”。她们曾以不同的手腕,改变过历史进程。后人附会成美妙的传说,分别是“(西施)沉鱼”、“(王嫱)落雁”、“(貂禅)闭月”、“(杨玉环)羞花”。看来,模样好,也很具“王者之气”,更何况,这四个女人心机重重,绝不仅是大人物手里的“漂亮玩偶”,她们各有绝招和超人之处。


西施,名列“四大美女”之首,她的脸蛋儿让美丽的金鱼都看呆了,可惜,面容姣好,换来的是一辈子走背运、倒大霉。有关她的文献记载,未见诸煌煌正史,而是出现在东汉时代两本野史中:一部是《吴越春秋》,一部是《越绝书》。


西施,本来是个清纯、朴素的好女孩儿。清风明月之下,是她的故乡——浙江诸暨的苎萝山。家里的日子非常清苦,父亲砍柴,母亲洗衣,美丽的小姑娘便自然成了“卖薪女”、“浣纱女”。苦,总能捱过去,起码自由。但是,美女之名使她迅速成为权谋捕猎的目标。越国完蛋了,勾贱像一只丧家犬,做了吴王夫差的阶下囚。怎能甘心呢?还得折腾!勾贱身边的人出了“七条毒计”暗算夫差,其中第五条,便是“美人计”——给夫差送“花姑娘”,以达到秽乱宫廷、离间君臣的目的。勾贱眼露凶光,拍板答应了。于是,越王的爪牙,四处物色民间美女。


这叫什么差使?其一,必须卖身。送到夫差床上,供人淫乐,跟倚门卖笑的妓女有什么区别?其二,必须风骚。不管你出身怎样,品行如何,定然要学会各种色情手段,驾轻就熟地“勾引男人”。其三,必须无情。管他什么母女、父子、姐妹、夫妇……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吧,你不再属于家庭和亲情,只能忍疼割爱,变成一个逢场作戏、假戏真作的“活玩具”。其四,必须搞破坏。委身敌国,花天酒地,并不是最终目的。要紧的是找机会挑拨离间,颠覆政权……说白了,就是充当“肉弹”,作为“卧底”,担任“高级特务”和“美女间谍”……这种活儿,良家女子,怎么干!


可是,身不由己,不干也得干。西施和同村的另外一位漂亮姐妹——郑旦,双双入选,他俩集中接受了越国官方的“魔鬼训练”。有位老宫女告诉勾贱:美女必备三大条件,一,脸盘儿亮;二,举止行动有风度;三,掌握琴棋书画等娱乐技艺。恐怕,西施已经具备了第一项,其余的,只能突击恶补。


打造“狐狸精”就这样,开始不恤血本地打造“狐狸”了。第一招,便是训练“步容”,显然是骚首弄姿、勾引男人的古典“媚术”。对于朴实的乡下女孩儿来说,这种下三烂的玩意儿令人何其作呕?却又不得不逢迎曲从。古语道:“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好孩子学坏,快!


三年下来,西施、郑旦小姐儿俩捏着鼻子,发愤学习,她们都娴熟地掌握了迷惑男性敌人的基本技能。接下来,便是实战演戏,在斗争中应用这些技能,提高应变能力。命运弄人,可叹,她们已非月下浣纱、溪边砍柴的纯朴村姑了。哪里还有青梅竹马、冰清玉洁?剩下的工作,就是向敌人呈现美丽的肉体、歹毒的心计。真不知道,其中有何崇高可言。倘若非加上“爱国主义”的冠冕,无异于强奸她们痛苦的灵魂。不要以为,献身都有名义,局内人,实在是出于万不得已。


终于变成老谋深算的“狐狸精”了。吴王夫差没能熬过“美人关”。越王勾贱复国报仇,却赢得相当不光彩。靠女人的大腿替男人征战,这个政权得烂到什么程度?无耻到什么程度?话说回来,权谋政治,本来就不计道德,不问以成败论英雄,唯独苦了那些无辜的绝色美女。凭什么!


按说,平灭吴国,西施和郑旦有不世之功。可惜,下场非常凄惨,尤其是西施。一说,爱侣范蠡携带她“泛舟五湖而去”——这还算“善终”;另一说,西施被越国王后装进皮口袋,缀上石头,沉入江底。“亡国之物”,没用了,去死吧。


范蠡的老师计然曾预见,越王勾贱心狠手辣,不能同患难,不可同富贵。不但西施、就连范蠡、文种这样的治世能臣,都是他掌股之间的棋子和玩物。令人不平的是,勾贱“卧薪尝胆”的阴谋,已经演化为励志图强的典范;可是,献身卖命的西施呢?什么也没有。她只是一具华美的包装,层层包装深处,是让夫差粉身碎骨的“定时炸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