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废铁砸中致瘫痪 姐姐独身照顾其38年(图)

z8c8g8 收藏 0 266
导读:  [img]http://img.ifeng.com/hres/200807/17/08/d1c43e00332493e23a348117aaf26de4.jpg[/img]   袁娇娥每天都要搀扶着弟弟出门散步   [img]http://img.ifeng.com/hres/200807/17/08/ea95a96c6b6297555c209def272bd367.jpg[/img]   回首往事,袁娇娥泪如雨下   [b]一次工伤事故将生活带入噩梦[/b]   在硚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袁娇娥每天都要搀扶着弟弟出门散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首往事,袁娇娥泪如雨下


一次工伤事故将生活带入噩梦


在硚口区六角亭街民意社区,只要一提起袁娇娥,知道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用半辈子的幸福无怨无悔地照顾残疾弟弟,天底下很难找到像她这样的好姐姐了!”


今年65岁的袁娇娥出生在黄陂六指镇,弟弟袁冬华小她5岁。


那时,父母都在当地务农。


袁冬华小时候发了一场严重的高烧,损害了神经系统,后来逐渐丧失了说话能力。1954年大水过后,父亲留在黄陂务农,母亲则带着姐弟俩到汉口,以拾荒为生。1968年5月,袁娇娥在汉口和一当地男子成婚,翌年生下了大儿子。那一年,袁冬华也找了一位半哑姑娘结婚。姐弟俩当时都在汉阳可锻厂工作,两家人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也其乐融融。


天有不测风云。1970年,袁娇娥和袁冬华的妻子都有了身孕。8月5日下午两点,正是车间工人在挥汗如雨的时候,袁冬华照常在使劲儿翻砂。没想到头顶上一块两米长回炉重炼的废铁突然断裂,并掉落下来,砸中袁冬华的背部。


在随后的16个小时里,袁冬华经历了5次痛苦的手术。等他醒来,胸部以下再也没有一丝知觉。命虽然保住了,但由于脊椎已经断裂成3截,他的下半身将瘫痪,连大小便都会有困难。当时袁冬华才22岁,他和27岁的姐姐袁娇娥都不会想到,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这次事故将怎样改变他们的生活。


以医院为家的艰难5年


袁冬华因工受伤,让两个家庭一下子乱了套。伤后的袁冬华不能动弹,每天都要吃药,洗澡、睡觉、吃饭,甚至大小便都得有人来照顾。谁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来照顾他?


从受伤的第一天开始,怀孕的袁娇娥就和厂里派来的几名职工一起,日夜在医院里照顾袁冬华。不久,袁冬华的妻子生下了女儿。到了年底,妻子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生活,提出分手并离开了他。也是在年底,袁娇娥生下了第二个儿子。


从此,袁娇娥一边照顾伤后的弟弟,一边还要照顾两个幼子和年近七旬的老母。那些日子,袁冬华的身体状况和情绪都不稳定,袁娇娥的生活更是一团乱麻。这种生活让袁娇娥几乎没有精力顾及家庭。后来,她的丈夫也无法容忍这种状态,不断责骂她,要她多花些精神在老公身上。袁娇娥最终发现两边不能兼顾,于是带着两个孩子和母亲离开了家,搬进弟弟所在的医院,从此与丈夫彻底分开了。这一年,她才27岁。


多年以后,袁娇娥依然对那段“奇特”的医院生活记忆犹新:弟弟痛苦地躺在病床上,随时需要她来照料。病床旁边放了一张靠背椅和一条长凳,她和老母亲及两个儿子就在这里“睡觉”。袁娇娥每天还要帮医院的卫生院扫地、冲厕所、打开水,只有这样,她才能多弄到一点开水,好给弟弟擦身。回首往事,那段生活已经不能用“累”和“苦”来形容。现在,就连袁娇娥自己也无法想象,那段生活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


袁娇娥一家在医院长凳上一“睡”就是整整5年。然后,他们搬进了汉阳可锻厂医务室旁边的小偏房,在这儿又住了3年。1978年,他们终于搬进了现在的房子——一套33.5平方米的一室一厅。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