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醉 红颜劫 前传之水仙子(欧阳蝶若篇) 16树欲静而风不止(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66/


梦纷飞依旧是上下翻飞着,轻灵的身法游蛇一样诡异地变换着,即使是睁大眼睛,却依旧只能捕捉到他动作的残影而已。那种快,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致。

而李云龙则是潇洒而大度,磅礴的真气充斥着他的四周,乌黑的头发无风而自舞,带着些许霸道的味道,那种随意至极的感觉,像极了云中的游龙一般。

然而最让人拍案叫绝的不是他们高超的武功,而是他们竟然是踏着君愁我的箫声在打斗!每一个脚步,每一个动作,仿佛都是为了应和那音乐的节拍。于是,虽是比武打斗,然而却像极了踏乐跳舞,一招一式都完全跟着音乐的节奏,没有半点的不和谐!

“妙!妙!妙极了!”一曲结束,玄英拊掌笑了起来,“三位爱卿不愧为我大唐年轻一辈中的栋梁之材!”说着,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睛竟看向舞若蝶,让后者一阵心慌起来。

“早就听说蝶儿不仅颜倾天下,才华更是堪比天人,不知道今天准备了什么节目?”太后看了眼自己的皇儿,叹了口气,淡淡地问出了这个皇帝难以问出口的问题——知子莫若母,从儿子那双眼睛里她就可以看出,他的心似乎已经渐渐沉沦了。

“回母后,是一首蝶儿师父——若先生自创的琵琶曲,曲名为《春雨》。”

说着,舞若蝶盈盈起身,从一名乐师那里要来了一把象牙为品的琵琶。一拨之下,“丁冬”一声脆响,悦耳极了——这种音色,是刚做两年的新琵琶。舞若蝶满意地点点头,她一直在听那些乐师的演奏,想要寻找一把音色比较顺手的琴,而这把琵琶用于弹奏若师父的《春雨》刚刚好。

“这个老太婆还好意思管阿家要节目,拜她所赐,阿家这两天一直忙着养伤,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节目!”风汀不满地嘀咕着,然而却被乌贼噤声的眼神所制止了。

没有准备,然而以阿家的才华,这种小事怎么会难住她呢?

果然。

空灵的泛音幽幽响起,似雨滴轻轻敲打在青石板上。

渐渐地,声音连贯起来,由简单的弹挑转变成了急速的轮指。雨势越来越急,雨声越来越大,灵巧的五指飞快地在四根琴弦间上下翻飞着,干脆利落的指法,没有半点杂音。

万物复苏,在这清澈而甜美的春雨中,一切都开始变得有活力。

一种欢愉瞬间感染了在场的每个人,顿时,干冽的春雨仿佛从头到脚把每个人都洗涤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是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一曲完了,不知怎的,那曲水仙子再次涌上了舞若蝶心头,朱唇微启,清软如珠玉的声音再次脱口而出:“飞花和雨送兰舟,细柳垂烟掩画楼,啼痕带酒淹罗袖,换金杯劳玉手。大江流不尽诗愁,象牙床上,鲛绡枕头,梦到并州……”

同样的水仙子,在池谣美人唱来媚俗至极,然而舞若蝶唱出来却是那样的清雅,淡淡的,带着些许水仙的香气。

琴声顿住,场面寂静得仿佛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过了好久,文武百官以及众妃子们都没能从那种绕梁三日的绝妙音乐中回过神来。那,是仙乐么?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依旧是懒散的,梦纷飞突然轻轻地吐出了这样一句话,看她的眼神更加地复杂起来。一时间,所有人眼睛一亮,仙子弹奏的仙乐恐怕就是如此吧?

李慕雨赤裸裸的目光仿佛烈火一样烤炙着舞若蝶的后背,这让也一直关注着她的玄英心里一阵烦怒,漆黑无底的目光变了又变,许久才笑着宣布:“蝶儿,你初出流香阁,对外面一切都不大熟悉,不如就先留在宫里,改日朕南巡,正巧陪你四处逛逛。”

这话一出,满座皆惊!

顿时,雪妃无比恶毒的目光,池谣美人扭曲的面庞,梅谦然厌恶的表情,甚至还有李慕雨细长的眉眼中泛出的点点精光……一切的一切全被舞若蝶收入眼中。

心里一震后,她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