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98'抗洪10年回眸(续)

本来没有打算写续的,但上次只写了开始几天,心里感觉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出来,所以又贸然写个续,请大家指教。


我们刚上大坝的时候经常是没有白天和黑夜,所以吃饭也就在现场。但到处是水,浑身是泥。每次地方上送来伙食,我们都是把手在树上或者墙上擦掉泥巴,再用树叶擦擦就捏着馒头就着榨菜吃起来。


三天后支队把后勤设备运来,组织起来后勤班。我们的伙食才有所改善。由于我本来就是后勤的所以又回到了我的本行。


“八一”是部队的重大节日。但部队早上就出去了,支队领导还是决定晚上会餐。就在我们住的小学操场。


这是一次没有开饭时间的会餐,我们都准备好了,就等前方通知。


八点了才来通知:作饭。


九点多了天已经黑透了,部队回来了,准备开饭。但条件有限,没有桌椅,没有盘子,没有灯光。


每个班一个脸盆盛菜,在操场上蹲着围起了一个圆圈。


这时候支队长说:太黑了,去把汽车灯打开!


好家伙4台东风的灯真亮。没有开幕式,没有谁讲话,没有过多的语言,百拾人借着灯光,蹲在地上,过了一个“八一”。




几天后,正在做饭隐约听到歌声,还以为谁放的音乐。


送饭到大坝,才发现歌声是江对岸传来的。在江边听的很清楚。(我们在小池镇,江对岸是江西的九江)


一问才知道是国家派的心连心艺术团到九江慰问部队的。


当时就记得黄宏和孙悦的表演。


大家当时都发牢骚:我们这地方部队被遗忘了,也没人看看我们。




后勤用的是汽油灶,估计就是在后勤干过的弟兄也不曾用过。就是把汽油倒到一个压力罐,然后用气筒打气,打到规定气压,打开阀门有一根管子通道一个铁盘子上,用明火点然。火是真厉害。有一次一个兄弟点火,阀门开大了,伸手点火,把眉毛都燎了,脸都起皮了。




我们在小池镇住了一个月,就搬到了李英乡。(未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