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五章磁性战术 第七节冒进的观测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驳壳枪被分解开摆在弹药箱上,张学义拿一块布把眼睛蒙上,然后用手摸起枪的零件迅速的把枪组装起来,这让寇勋十分惊讶,组装枪的时间居然跟自己睁开眼睛组装枪的时间差不多,似乎还比自己快一点,这可让刚见张学义的寇营长心里塌实许多,这可是个玩枪的高手,怪不得他打仗二十年没人能打败他呢,满身本事谁杀得了他?

“这都是糊弄外行的,实际上没什么用处。” 张学义把枪递给寇营长,然后他站起来走到指挥所的观察窗前看着外片宁静的旷野,现在美军暂时停止进攻可是让部队得到了一点点休息的时间,他刚想回去睡上一会就听远处隐约有雷鸣的声音,他看看晴朗的天气不像是打雷,急忙蹲在观察窗下边,与雷鸣声相似的声音响过之后就有炮弹飞行的呼啸声。

“敌人又开始攻击了。”马云话音一落炮弹也落了下来,高地上落下几十枚155榴弹炮的炮弹,寇勋就感觉地都在摇动,剧烈的爆炸声响过之后弥漫起呛人的硝烟味儿,没等他们三个指挥员做出什么反应更密集的炮火持续的向山顶打来,山下的坦克慢慢的向山顶开近,等走到坦克炮可以打着山顶的时候这些坦克停了下来,坦克炮里装上高爆弹也加入到炮击的行列中,一直向拿下制高点的美军步兵也架起各种口径的迫击炮向山的后坡轰炸,他们每天都有空中侦察的情报,各种迫击炮弹先后落在隐蔽着志愿军的山北坡上。

面对来势凶猛的炮火寇勋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激动,他知道一般炮击之后就会有步兵开始发动攻击,他提着波波沙冲锋枪马上站到观察窗前准备战斗,让他失望的是根本看不到步兵,只有不断落地爆炸的炮弹,炮火将阵地变为火海,把冰冻的土壤融化,把坚硬的石头炸成石粉,把树木植物变成灰烬,地表除了火就是烟,他激动的心情立即变得低落起来。

“敌人的步兵怎么不上来?”寇营长问马云。

“敌人不知道用什么该死的战术,根据情报上说似乎是李奇微发明的磁性战术,我们守他们攻,我们退他们就追击,我们追他们就往后缩,他们很小心的躲避我们的攻击,我看沃克不该死的,如果要是他在的话美军没有这么难打,现在敌军的战术就是拿飞机和大炮打,然后坦克担任主攻,步兵就负责占领制高点,他们不会用人命往上冲。”马云介绍完了也是满脸的无奈,谁都不希望遇到一个难打的对手。

“大家先不用急,隐蔽好了等他们的步兵来占领,来一个打死一个,这样有难度的仗才有打头,咱们把白天的时间让给他们,晚上是我们的天下,先忍一忍吧。” 张学义鼓舞着大家的士气,可他心里也是不舒服,从长城抗战那会敌人就用飞机坦克大炮占尽了便宜,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中国依然不强,最前线依然缺少炮兵,要能有跟敌人对等的炮兵那即使没飞机和坦克也可以,就不用受这个气。


“这次总算用对了战术。”步兵团的参谋举着望远镜看见山顶上起了大火,他们估计志愿军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他们通过空军侦察的情报知道山上的志愿军不到一百人,他们预备了一千多发炮弹,步兵团的指挥官认为志愿军阵地再坚固也可以被炮火杀伤,他为每个志愿军预备了十发炮弹,他们不相信十发炮弹打不死一个人。

鲍曼和吉米坐在指挥车上看着坦克向山顶开炮,现在他们的弹药有的是,他们就怕损失坦克,人和坦克是一样珍贵的,只有炮弹便宜那就让炮弹解决问题,“这样密集的炮火集中在几十平方米的地方,地面能有生命存活么?” 鲍曼问吉米,吉米乐观的回答:“应该没有的。”

步兵团集中了自己的坦克连配合坦克营全力轰击山顶的阵地,现在他们的用的炮弹已经远远超过后勤部门的供应,因为他们是打击突出部的志愿军所以弹药都优先供应,这可让他们敞开了用炮弹。


几十分钟的炮火袭击后山顶恢复了平静,被炸过的地方还冒着青烟,这次步兵团的上校不贸然派出步兵,团长叫过侦察连的指挥官让他派几个人上去,侦察兵没少见识过志愿军的厉害,一百个不愿意去,团长只好打电话给炮兵营,当然他也不能跟配属炮兵说这里的敌人厉害本团的步兵不敢去侦察,他要求炮兵派观测排来看看轰炸效果。

美军新调来的炮兵也不知道深浅,果然观测排出动了,几辆吉普车和一辆卡车不大一会出现在坦克营的后边,炮兵观测排的排长下了吉普车向卡车上的士兵招手,“去山顶上看看情况,顺便清点尸体,这可都是我们打死的。”

十几个士兵纷纷跳下卡车整理装备,没有累赘的背包,所有的炮营观测兵都只带一套个人的作战装备,这些兵里由个中士负责指挥,通讯军士背着电台提着M2卡宾枪,有几个老兵端着M3冲锋枪,中士满脸不在乎的带着观测班登上了被炮火炸成废墟的山头。

“这是我见过的最有勇气的人。” 鲍曼说完依然站在指挥车上看热闹,炮兵观测排的其他士兵或坐在吉普车上,或者下车仰望着面前的山头。

山上的志愿军看到正在爬山的美军,马云端着M1半自动步枪就要打,张学义伸手拦住他,“这样打不行,你没看到刚才来的人跟山下的步兵不一样么,我看他们像炮兵观测排的,你看有几个家伙带着M2卡宾枪呢,这枪可不好缴获,不如把他们放上山顶来,我去对付他们。”

“好吧,要不看他们枪好我现在就打碎他们的脑袋。”

山顶上的志愿军部队依然多半藏在山的后坡,山顶只留了一个班,其中一半的人还藏在防炮洞里,马云藏在掩体里等着看热闹,张学义拿了两支M1911手枪插在腰带上,他把自己平时佩带的苏制托卡列夫手枪给了身边的战士,然后他跟马云有要了两支M1911手枪,他手提双枪悄悄的爬进一处被炸坏的战壕里,他躺在地上假装阵亡。

炮兵观测班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爬到山顶附近,带队的中士发现一段被炸掉的战壕,他打算过去看看,手指轻拨开枪上的保险他第一个走到战壕边,张学义睁着眼睛看着战壕上边,他把两支手枪放在地上,摸出两枚手榴弹,他用耳朵听敌人的脚步声来计算敌人的位置和距离,他耳朵听到敌人走得非常近的时候,马上拔掉美式手榴弹的拉环,随手把手榴弹扔到战壕外边,之后他重新拿起手枪,手榴弹飞出去几秒之后忽然响起两声爆炸声,张学义估计美军不行了马上起身举枪把身体探出战壕。

外面的美军忽然看到两个手榴弹飞了出来,他们都不理解敌人怎么看都不看就扔出手榴弹来,而且扔得非常准,其实这并不奇怪,中国古代的武将以及衙门里的公差都有不少会武术的,这些人有不少是善于用暗器的,马上的将官喜欢用飞抓、链子锤,或者走线铜锤,另外步下的公差也有使用飞镖飞刀的,这些暗器只要玩的时间长点,练的熟练点,可以用耳朵测量敌人的位置,然后看都不看就把暗器打出去,而且打中的机会十分大,这也叫一招熟,张学义玩了几十年手榴弹了使用起来可以说是出神入化,耳朵听距离不用眼看,靠手感往出甩手榴弹。

美军见两个手榴弹落地就爆炸,眼前红光一闪感觉浑身被烧伤了,疼得倒在地上立即就什么都不知道,离远的被炸成轻伤,伤口发出剧烈的疼痛,伤兵急忙丢下武器按住伤口止血,疼得不能忍受的美军发出杀猪般的叫声,张学义从容的在战壕里站起来,轻轻一跳从战壕里蹦到地面上,他脚下的几个美军依然在挣扎,但是没有抵抗能力,张学义抬手举枪就向美军士兵的身体上打,两支M1911手枪里的十四发子弹一下全打在当兵的身上,几个能喊叫能挣扎的士兵挨了好几枪,张学义把没子弹的枪插到武装带上,又拔出两支备用手枪,向不能喊叫只能浑身抽搐的敌人开枪,他挨个给不能动的伤兵身上补枪,一个人轻松的把一个班就给解决掉,随后他伸手把地上的枪支全拿起来,美军几乎每个兵都有一支M1911手枪,他挨个搜刮美军身上的武器弹药。

马云一看缴获很多空手跑出阵地拿东西去,十支外型各不相同的枪就落在志愿军手里,士官用的M2卡宾枪,老兵用的M3冲锋枪,以及普通士兵用的M1半自动步枪和M1A1汤姆森冲锋枪,只是这些兵身上很少带手榴弹,因为他们是炮兵里的侦察兵,所以也很少使BAR班用机枪。

寇勋看到带着30发弹匣的M2卡宾枪问:“这是什么?”

“M2卡宾枪,左侧比M1卡宾枪多个快慢机,因为连射速度快所以使30发弹匣,可以跟M1卡宾枪通用弹匣,我很喜欢它,比M1半自动和M1卡宾枪火力猛,比冲锋枪射程要远,射速比起来也不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