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时代周刊》7月16日刊登Vivienne Walt的题为“为何没人抵制北京奥运会了”的文章,称抵制奥运会在冷战时期,是各国破坏对方阵营的伎俩,如今大家没有兴趣这样做了,中国的崛起和经济影响,是每个国家不可忽视的,也是需要正常心态面对的。


几个月来,媒体纷纷猜测,布什总统会不会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本月初,白宫宣布布什确实要出席中国8月8日的亮相派对。日本首相福田康夫迅速追随,大部分欧洲领导人也如此,当中包括欧盟轮值主席萨科奇。


这种情形跟20世纪80年代初迥然不同。当时冷战处于高峰期,奥运抵制被视为破坏对方阵营的盛大派对的机会。这一次,大家似乎没有兴趣这么做了。参议员麦凯恩和奥巴马双双宣称如果他们是总统他们就会抵制,但空洞的修理中国论长期以来就是两党在总统竞选中的主要话题。当权的领袖们则会更加留意中国在日益动荡的世界经济中的巨大影响力,他们充分了解和中国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要性。因此G8中只有三位领袖(英国首相布朗、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加拿大总理哈珀)打算缺席奥运开幕式,他们都坚称他们的决定是基于行程安排,而不是基于政治。例如布朗应该参加北京奥运的闭幕式,届时中国官员会把火炬传给2012年奥运的主办方。


推动抵制的活动组织发现自己相对孤立,而且大部分人从一开始就意识到缺席奥运可能性不大。如今在多数政府眼中,奥运是一种国际机制,让各国超越一切分歧聚在一起,让它们在友好的体育比赛当中表达共同的人性光辉;此刻给奥运加上政治条件将威胁到未来的奥运。


华盛顿整顿苏丹专责小组(Sudan Divestment Task Force)没有呼吁各国抵制奥运,该组织的主任斯特灵(Adam Sterling)表示,“运动正变得更加精明。我们计划融合胡萝卜与大棒,而不是单纯叫人们退出。”人权活动家的压力可能迫使斯皮尔伯格辞去奥运开闭幕式艺术顾问职务,但把奥运抵制当作政治武器的想法并没有因此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