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月十六日上午 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


“笨蛋!一群笨蛋!我们伟大的国家已经四面楚歌了,而这些混蛋,这些混蛋居然在乌兰巴托(苏联人对我国蒙古首府库伦的称呼。)搞出了这么一出,这是伟大的苏联红军的做法吗?这样的话我们还能够抓住蒙古的人心吗?我要把那些家伙统统的枪毙了,统统的枪毙了!”对于这件事情的原委和经过kgb在第一时间就通报了远在莫斯科的斯大林,对于自己的军队在这样敏感的时候犯下如此错误,斯大林一时间居然有些情绪失控的摔起了东西。


“斯大林同志,伟大的斯大林同志,您就不要生气了,这是谁都不想的事情,相信驻蒙军也没有想到一个女学生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按照道理来说这也不是咱们的责任,如果、归咎责任的话蒙古的乔巴山才是罪魁祸首,不是他没搞清楚情况就来了这么一出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事情。”一边的贝利亚连忙劝慰道,说是劝慰,可是贝利亚却把火几乎全部的引到了乔巴山的头上。


“不要在我的面前提到那个蠢猪,他就是一头蠢猪,不过一百万人口的蒙古在一夜之间居然冒出了三十万人反对我们,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要支持扶植他这个笨蛋,当时我们随便扶植一个有脑子一点的家伙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真是难以置信,等这次的事件结束了之后我一定,一定要把那些混蛋统统的清理掉,蒙古人不是喜欢他们的活佛吗?好,等事件结束了之后你的情报部门就给我随便找一个活佛来主持那个国家,另外,调查驻蒙军的将领,这一次事件中没有死的,有污点的在事件结束后也都要送上军事法庭!只有这样才能平息蒙古人胸中的怒火。”斯大林既气愤又无奈的作出了这样的安排。


“斯大林同志,那现在呢?我们的军队在乌兰巴托已经杀了不下十五万人,而且现在也有数量不少的乌兰巴托市民和叛军跑出了城外,如果不能用雷霆手段解决目前的危机的话一定会在世界上掀起一股反对苏联的风潮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不单单是在国际上孤立了,党内的反对分子也会趁机跳出来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所面对的内外形势的变局就会更大了。”贝利亚分析道。


“贝利亚,党内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斯大林同志,据我所知目前党内知道这件事情的仅仅局限于部分的军方将领,,而他们所知道的消息也大多数都是驻蒙军单方面发到总参谋部的求援电报的内容,对于事件的细节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坚信我们的苏联红军在最关键的时候被蒙古人抛弃了呢。”驻蒙军当然不希望国内的人知道他们在蒙古的所作所为,要知道对于任何的一个国家的军队来说,屠杀十几万手无寸铁的平民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贝利亚,军方的那些家伙有什么意见吗?”


“斯大林同志,根据军方将领的分析,以目前的驻蒙军的实力无论是蒙古人还是中国人都是无法一口吃掉的,可是为了稳妥,他们建议抽调一到两个步兵师驰援乌兰巴托才是,另外,为了控制局面,情报部门认为对于乌兰巴托的市民已经不能心慈手软了,毕竟一旦处理不当的话,政治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你的意思是,要将整座城市的居民尽可能的全部杀掉?”就算是斯大林残暴,可是这位历史上出了名的“暴君”还真的没有想过要一次性的将一座城市的全部人口都屠杀掉。


“斯大林同志,已经逃出去的人就没有办法了,可是没有逃出去的人就坚决不能再留活口了,特别是可能保留的图片或者是影像资料一定要全部的彻底的销毁,就像日本人对于南京的事件一样,来一个毁灭证据,只不过咱们要做得更绝一些,我认为可以在对城市实施了清理之后将整座城市烧了,要知道那座城市的大多数建筑都是木头构架的,烧起来一点都不费劲,对于那些乔巴山政府的人我们也绝对不能手软,这些家伙今天能够倒向我们,明天他们就能够倒向其他的势力,这种人是绝对不能留的。”


“对!既然十五万人是杀,三十万人也还是杀,你这就去给驻蒙军的部队发报,要他们一定要打扫好城市!明白吗?”


“斯大林同志,您就放心吧!”


话一说完贝利亚便飞快的走出了斯大林的办公室去发报去了,可是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贝利亚又再一次的折了回来。


“贝利亚,事情办妥了没有?”看到贝利亚气喘吁吁的样子,斯大林问道。


“斯大林同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我们在刚才的十几分钟之内几乎失去了和乌兰巴托的一切的联系,驻蒙军、kgb、内务部,所有的保持联系的部门都消失了,不光这样,我们的侦测部门还发现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整个的乌兰巴托地区的几乎全部的大功率电台也都在第一时间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贝利亚,你的情报部门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吗?几万部队和大量的情报人员难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全部人间蒸发不成?”


“斯大林同志,我们不太相信蒙古人有能力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将我们的数万驻蒙军全部消灭掉,我们更加倾向于对方在侦测设备的引导下使用远程炮火对我们的电台实施了定点清除,至于大规模的电子干扰我们并没有发现在蒙古草原上存在大功率的干扰源。”


“使用侦测设备进行定点清除?贝利亚,蒙古人有这个实力吗?”斯大林的印象中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手中强大的情报机关才做得出来,什么时候自己的手下的小兄弟也能干这个了?


“斯大林同志,在理论上这种可能是绝对存在的,因为在去年的诺门坎大战的时候,我们为了帮助蒙古情报部门监控日本人的电台曾经无偿的援助了他们一套最先进的电台侦测定位设备,有了这套设备不要说大功率电台,即便是小功率的三十瓦发报机也可以轻松的找到。”贝利亚吞吞吐吐的解释道,虽然他也不相信安插在蒙军情报部门中的人员会这样顺利的让蒙古叛军得到这些设备,可是贝利亚却不能忽视这一可能。


“你们这群混蛋!为什么要把那么先进的东西交给蒙古人,难道你们就不知道蒙古人信不过吗?”斯大林愤怒的骂道。


“斯大林同志,这个,这个是您的命令啊,我们怎么能够不执行呢?”贝利亚十分委屈的说出了原因。


“这样,知道了,那你认为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联系?”斯大林本想借着这个话头骂贝利亚一顿,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下达命令的人居然是自己。


“斯大林同志,我们应该派出通讯机携带通讯设备去联系他们,同时也可以侦查一下情况,这是目前情况下可行性最强的一个方法了,另外我们应该听从军方的建议从中苏边境抽调最少一个步兵师驰援乌兰巴托,哪怕只是一个姿态也好,毕竟我们是一个大国。”


“贝利亚,你告诉我,我们最近的部队要多久才能够到达乌兰巴托?”斯大林厉声问道。


“我想咱们的部队即便是抛弃了全部的重武器和不必要的辎重采取机械化行军也要三天的时间才能够到达乌兰巴托。”


“三天?时间太长,稳妥起见,我必须在今天之内给我们在乌兰巴托的部队补充兵员!”斯大林心道三天的时间溥仪就是拿腿走也应该走到了乌兰巴托了,自己那几万疲惫的军队到时候即便是不被对方包围也是会元气大伤的,还有一点斯大林没敢说的就是日本,虽然日本此事不敢公然在中苏边境挑衅伟大的苏联,可是这并不代表这些短腿的日本鬼子不会在其他的地方动手,如果日军进入蒙古呢?难道自己现在就和日本人全面开战?


“那我们该怎么做?”贝利亚故意问道,这个时候只要是有点经验的热恩都应该知道该动用空降兵部队了,可是他却不能说,因为英明的永远都是领袖。


“贝利亚,你忘记了?我们还有一支数目庞大的空降兵吗?命令空降兵第5军立即进入战备状态,第5军所属的第10空降旅和第201空降旅,差不多6000人必须在以下小时内完成登机准备,此次任务由军长格尔杰夫少将指挥,另外告诉空军抽调80架左右的帕埃斯—84型或特伯—3型飞机担任输送,今天午夜到来之前我要他们必须到达乌兰巴托附近!”斯大林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斯大林同志,是不是派出侦察机侦察一下?要知道这一路可由几千公里呢,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仓促了一些?”


“仓促?难道你真的相信我的数万大军会连一天都坚持不到就消失了?我这样做只是一个姿态,及时给外边的人看得也是做给党内的那些家伙看的。”


“斯大林同志英明!”贝利亚适时地拍了一下斯大林。


“贝利亚,马上准备去吧!”


“是的,伟大的,英明的,神武的,金枪不倒的斯大林同志!”


……


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时在克里姆林宫中动动嘴皮子就能够完成的事情,这一次也不例外,大家一定也都猜到了,库伦地区的电子信号突然消失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军队终于展开了对于苏军的最后打击,在十月十六日正午十二点的时候大清皇家陆军情报处长金璧辉遵照溥仪的命令在第一时间引爆了哪些藏在地下本应在几十年前就引爆了的十几万桶的炸药,已经成为一座尸山血海的库伦城连同那数万双手沾满了鲜血的侵略军和蒙奸一起被炸上了天空,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库伦城内的几乎所有的主要建筑物都变成了一片瓦砾,刚才还在肆虐的侵略者也变成了一堆堆的残肢碎肉,伴随着大爆炸所引起的熊熊烈火一起化为了灰烬。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短了,城内的数万苏俄侵略军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反应时间就丧失了生命的迹象,那些正在遭受侵略者围追堵截和屠杀的市民们也在这次爆炸中得到了解脱,整座库伦城,连着他那仅仅数百年的历史和无尽的耻辱与沧桑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剩下的就只有那熊熊燃烧的烈火和遍地的砖头瓦砾,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留下的就只有生还者无尽的悲怆回忆,而肮脏的库伦城的消失也将整个蒙古民族投靠侵略者的耻辱洗净了,他们不再是,不再是一族的背信弃义的人,他们也不再是一群背信弃义的小人,他们终于可以仰起头来重新正视他们的、历史与人生。


看着库伦城熊熊燃烧的烈火,溥仪忍不住对身边的穆力图说道,“穆力图,你说朕是不是一个暴君呢?”


“皇上此言是何意?皇上之仁厚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样的皇帝若是早个几百年的话一定是千古的明君,是天下万民的福分!”


“可是那城内可是还有十万平民啊!朕一个命令就葬送了十万人的性命,朕的心里不好受,不好受啊!”


“皇上仁厚,可是为了复国大业,这区区十万人实在是算不得什么,我们若是真刀真枪的打下库伦恐怕造成的伤亡还不止十万呢?像现在这样是最好的结局了!”


“穆力图,铁林去偷袭城外的那两个苏军步兵师的驻地有消息了没有?”溥仪自顾自的问道。


“已经拿下来了,缴获了大量的轻重武器不说,最重要的是他们缴获了八十多辆的坦克和装甲车辆,俄国人毛了,全部的人都紧急调到城内镇压蒙古人民暴动了,两个师的驻地可是住房的官兵连两个营都不到,而且大多数都是后勤人员,咱们的骑兵一次下来就搞定了!”一提到刚刚缴获的八十多辆坦克和装甲车辆穆力图就合不拢嘴了,当初因为武太行手中也没有多少装甲力量所以说并没有帮助溥仪的部队组建装甲兵团,这就使得溥仪的这所谓的十万大军在面对敌人的装甲部队的时候往往是一触即溃,这下子他们自己有了装甲力量怎么能够不高兴呢。


“看把你乐的,缴获了这么多东西会使吗?再说了就咱们那几辆汽车的汽油都要靠从陕北运来你这么多的车辆从哪里搞汽油?难不成你以为朕会变戏法?”


“这不担心,俄国人在城外的油库早就被咱们的人控制住了,那儿油桶码得跟小山似的,够咱们用一段时间的了!”


“用完了还不是一样,金处长回来了没有?”


“刚回来,看样这熬得很辛苦。”


“就她一个?”


“就她一个。”


“这样就好,你把咱们们的骑兵散到库伦城四周,任何从城内

跑出来的苏俄军人或者是蒙奸都给我就地格杀!“


“臣遵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