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细心读过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所作的政治报告,其中有一段是印象深刻的,胡总书记说“我们要永远铭记,改革开放伟大事业,是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创立毛泽东思想,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建立新中国、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伟大成就以及艰辛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取得宝贵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建立,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在草民的印象里,这些年来,如此旗帜鲜明地把改革开放伟大事业与毛泽东时代的伟大建设成就贯穿起来,联系起来,是不常见的。

之所以说“不常见”,是因为人们已经熟悉了一些“智者”、“泰斗”、“良知”、“贤达”、“脊梁”、“伤痕”等等们30年来的“断代”,已经占据了各种主流话语平台这些等等们的声音,总是在“肯定”改革开放伟大成就的同时,把毛泽东时代拿出来作参照系,把两个时代截然断开,在年轻一代的心目中形成一种印象,仿佛在一夜之间,时光之船离开了毛泽东时代,“座座金山”、“座座城”就“拔地而起”了,而30年前,人们(祖辈、父辈)什么都没有做或者很少做,只是在“共同贫穷”着,特别可叹的是,把毛泽东时代的建设成就淡化隐去,把毛泽东时代的劳动者们描绘成因为“落后体制”而没有劳动积极性,“出工不出力”、“吃大锅饭”的一群“懒汉”。

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句“永远铭记”,将载入史册,因为这个铭记是划时代的,是中国共产党实事求是地评价一个伟大时代的标志,是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时代27年中最广大人民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艰难探索,艰苦奋斗,勒紧裤带,流血流汗,百折不回,打下坚实基础的伟大壮举的肯定,抹去了文人贤达们堆积在劳动人民的劳动精神和劳动成就上面的污秽,为亿万劳动者正名。

建设一座大厦,最后的结果是人们看到了高耸入云、金碧辉煌,而西装革履、宝马香车们往往无意或者故意“忘记”了最初的一片荒野中的披荆斩棘、挥汗如雨。大厦的高度,首先取决于其地基的深度,大厦越高,地基越深,造地基的难度就越大,在没有大型机械的时代,地基是一锄头一镐挖出雏形,再一块一块石头砌起来,一锹一锹水泥灌起来的,坚实的地基靠一群“懒汉”是打不出来的,“懒汉”说是对劳动者(包括脑力劳动者)的污辱。

中央电视台夜间的《见证》节目,在播送一个多集大型记录片“过山车”,讲1970年通车的成昆铁路的建设壮举,其中介绍了一个铁道兵的家庭,父亲是铁道兵基层干部,大哥也在铁道兵服役,父子同修成昆铁路,母亲、二哥、小弟、小妹在家务农,二哥在一次农业生产劳动(或者抢险)中因公献身,铁道兵照顾父亲的困难,让小弟、小妹参军,一家五口有四人在成昆线上工作,后来大哥在一次排除哑炮中牺牲,全家福照片上从六人变成四人,纪录片介绍,成昆铁路建设,牺牲了数以千计的铁道兵战士和铁路工人,他们的坟茔,已经默然守卫在成昆线上30多年了,把这些默默献身的战士、工人、技术员视为“懒汉”,是对一个伟大时代的伟大群体的亵渎。

从2000年开始,国家设立最高科技奖:

2000年度获奖者数学家吴文俊院士,1956年因其在拓扑学上的杰出成就,与华罗庚、钱学森一起获得当时的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70年代创立了定理机器证明的“吴方法”,影响巨大,有重要应用价值,在拓扑学和数学机械化领域开创的“吴公式”、“吴示性类”、“吴示嵌类”至今被国际数学界广泛应用;

2000年度获奖者水稻专家袁隆平院士,堪称“水稻之父”,是我国杂交水稻研究领域的开创者和带头人,1964年率先研究水稻杂种优势利用,最先发现了水稻雄性不育株,指出水稻具有杂种优势现象,并提出通过培育不育系、保持系、恢复系来利用杂种优势的设想。1975年和协作组成员一起攻克了制种技术关,从而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科学家。

2001年度获奖者著名固体物理学家黄昆院士,1956年,黄昆和其他科学家一起,制订了我国发展半导体科学技术的规划并组织其实施,成为我国半导体物理学科的开创者之一。20世纪60年代初期,率先在北京大学组织了固体物理领域的基础研究——固体能谱研究,建立了研究室和实验室。

2001年度获奖者计算机专家王选院士,从1975年到89年的十四年间,致力于文字、图形和图像的计算机处理研究,多项成果国内首创并位居国际领先水平。

2000年度获奖者计算机专家金怡濂院士,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末,相继参加了中国第一台大型电子计算机和多种通用机、专用机的研制;七十年代初,提出双机并行计算设计思想和实现方案;七十年代后期,与其他科学家一起,主持完成多机并行计算机系统研制,取得中国计算机技术的突破。

2003年度获奖者地球环境科学研究专家刘东生院士,1954年开始从事黄土研究,提出关于黄土—古土壤序列250万年来古气候多旋回学说,通过古地磁磁化率与深海沉积中同位素结果的比较研究得到证实。1964年起参加和领导了希夏邦马峰、珠穆朗马峰、托木尔峰、南迦巴瓦峰的登山科学考察。60年代末开创我国环境地质研究。使中国在古全球变化研究领域中跻身世界前列。……,总之,自2000年以来的国家最高科学奖,其获奖人的业绩,均发端于或者结果于那个短短的时代。

工人、科学家们在毛泽东时代没有“偷懒”,草民在乡下的所见所闻,周围的农民们更没有“偷懒”,由于当时的工业基础、农业科技成果尚在建设和研发之中,农业生产水平还比较低下,记得所在学校周围的生产队长、社员总念叨,要是多有点化肥就好了,70年代中,国家引进多套大化肥生产装置,当地的报纸和干部兴奋不已。就草民本身而言,也是在农村教育中尽力而为的,周围的老师们也是兢兢业业的,肯定没有“偷懒”。

感谢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对一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人们的肯定和铭记,这个铭记大声告诉世界,毛泽东时代没有“偷懒”,想必哭诉那个时代的们也不承认自己“偷懒”,起码谁也不愿意自认是好吃懒做的二流子。(网友:云淡水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