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着中华轿车的3男3女与3名行人发生冲突,郑州交警一大队民警贾世良上前处理。没想到的是,这3男3女先是打跑了行人,接着一路追赶民警拳打脚踢。其中一名女子甚至当众脱掉上衣,抱着民警称被非礼。


目击全过程的数十名群众否认女子说法,称女子是自己脱衣、强行抱民警。当支援民警将这6名男女控制住后,围观的上百名群众鼓掌、叫好。


●民警受伤流血躺在医院


昨日20时许,躺在黄河中心医院的郑州交警一大队民警贾世良,鼻子、嘴里还在流血,腹部一个直径两厘米的血印还在渗血,手上、胳膊上、脖子上、脸上都有一道道的血痕——干了25年民警、已经51岁的贾世良没有想到,自己正常执法,却被3男3女追着拳打脚踢。“我不知道他们什么背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作为交警,他们交通违法我就要执法。”贾世良双眼通红,声音有些颤抖地讲述了他被打的过程。


●3男3女“往死里打民警”


昨日17时50分,郑州市金水路又到了交通高峰期,贾世良在金水路与花园路交叉口东约200米处的河务局门口执勤。忽然前方一阵长鸣不止的汽车喇叭声响起,贾世良赶紧走了过去。在紫荆山立交桥二层东下桥口处,贾世良看到一辆没有挂车牌儿的中华轿车停在那里,车上共有3男3女。当时,有两女一男骑着电动车横过马路,挡住了中华轿车的去路。轿车上就下来人,将骑电动车的两女一男打跑了。


贾世良赶紧上前制止,并让司机出示证件,司机却称没带驾照。还没等贾世良继续往下说,6人就将矛头指向了贾世良,继而开始动手。


贾世良看当时车辆正多,不想和他们纠缠,就拿了他们的汽车钥匙转身来到河务局。贾世良刚走进河务局门口的传达室内,那6人紧跟着追了进来。


河务局门口的保安张永亮一看进来的6人气势汹汹,就上前阻拦。一名扎小辫子的女子忽然脱掉黑色上衣,只穿着一件黑色内衣,她拎起黑上衣朝张永亮甩了上去。张永亮赶紧走到传达室门口,想用身子挡着6个人,可那名女子上去就给了张永亮两巴掌。


对方人多势众,张永亮抵挡不住。3男3女踹开门冲进屋内,对贾世良拳打脚踢。“我拦都拦不住,他们跟疯了一样往死里打民警。”张永亮被推出了门外。突然,那名脱掉上衣的女子,抱着贾世良的脖子,大声喊着“非礼”。贾世良用力挣脱开,但女子突然在贾世良肚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脱衣女子咬伤支援民警


市民徐爱香女士路过此处看到民警被打后,赶紧报警。“那女的就是个泼妇,她抱着人家民警不撒手,还说人家非礼她。她自己脱衣服,强行抱着人家,我看是她非礼人家民警。”徐爱香说。


贾世良从传达室挤了出来,但那6个人并没有罢手,继续撵着他拳打脚踢。支援的一组民警赶来后,并没能制止住6人的暴行,他们甚至对刚赶来的两名民警也动起手来。眼看局面无法控制,又相继赶来了5组民警,可这6人又对其他民警动手,并将几名民警抓伤。


看到民警越来越多,围观市民也在责骂他们,6人停止了对贾世良的殴打,但上身脱得只剩下黑色内衣的女子还是没有收手,对着后来赶来的民警又抓又挠,并将另一位民警的右臂咬伤。


殴打民警、撒泼了整整40分钟的6名男女,在18时40分被民警控制住。就在他们被摁倒的同时,围观的上百名群众掌声四起,叫好一片。


●目击群众愿为民警作证


昨日19时许,被控制的3男3女还在为刚才打人的事情狡辩着。而数十名目击全过程的市民,都要为贾世良作证,证明“自始至终民警没有动他们一指头”。负责金水路道路施工的监工魏伟先生很气愤地说:“我啥都看到了。我不怕他们,我愿意给民警作证。”


19时10分,河务局大门口的监控录像被调出,画面清晰显示出6名男女殴打贾世良的全部过程。据悉,这3男3女事发时都喝过酒,目前6人已被人民路派出所带走调查。


记者发稿时,在医院负责照顾贾世良的民警告诉记者,在传达室贾世良还被那6个人用凳子打了,他头部有个肿块,另外有4名民警不同程度受伤。


■最新消息


昨日22时许,被带到医院做酒精测试时,6名打人者中穿白色T恤的男子自称叫王彦来,沈阳人,还说脱衣服的是他的表姐韩坤,辽宁人,他们都是做生意的。他们前天下午和朋友来到郑州玩,昨天借朋友的车到东大街吃饭,回去时发生了打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