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结束以后,按照中央的部署,我军着手解放东南沿海岛屿。首先指向了浙江东部沿海的大陈岛。国民党军队以大陈列岛为中心,建立了"大陈地区防卫司令部",进可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退可成为阻挡我军解放台湾的屏障。而一江山岛这个面积不到2平方千米的荒岛,地处大陈岛和大陆之间,是大陈岛的门户,被国民党冠以"保卫自由世界"的"前哨阵地"。国民党称之为"一江不保,大陈难守;大陈不保,台湾垂危。"在这个弹丸之地,国民党派重兵驻守。而我军以此为突破口打进去,就能击中要害,"牵一发动全身",从而一举解决整个浙东沿海敌占岛屿。


为此,我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于1955年1月18日,联合发起"一江山岛战役",志在必夺此战全胜。我空军集中优势兵力,最先投入作战。在我军强大的空中威慑下,整个战役自始至终,敌方未敢出动一架飞机,我空军充分发挥空中打击支援的力量,有力地保障陆军干脆利落地拿下一江山岛,取得战役的全胜。曾几何时,我军在长期的作战中,制空权都在对方手中,我军吃透了没有空中力量的苦头。然而,这次第一次有完全制空权和绝对空中优势的战役,标志着我军的战斗力构成和作战能力有了根本性的转变,尤其是联合作战的能力和水平,提高到了新的阶段。


远伸拦歼


由于我航空兵部队不断壮大,特别是经过抗美援朝的实战锻炼,战斗力有了很大提高,对国民党空军具有一定的威慑。因此,国民党空军避免与我打大规模空战,只是利用小编队或单批架次进行活动。针对这种,情况,我空军尽量远距离拦截歼敌,阻止台湾及周边的敌机飞到大陈岛、一江山岛一带活动。这样一是为确保大陈、一江山岛为我机的绝对控制范围,掌握绝对制空权;二是可隐蔽我军的战役意图,使敌方搞不清我方拟打击的是哪个岛屿;三是可阻挡敌机对大陆沿海地区的窜扰,保卫沿海人民生产生活的安宁。


为保障我机在有效飞行半径内远伸作战,加强了警戒雷达的情报保证。部署引导雷达前伸,增设引导站,扩大指挥引导和作战的范围,使基本拦截线达到200多千米。同时在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充分发挥部队积极主动的作战精神,各级可相机处置,及时抓住战机,给敌机有力打击。


海军航空兵取得首战胜利。1954年3月18日下午2时许,敌4架F-47型飞机,在大陈以东活动。我海航6团起飞截击,崔巍双机旗开得胜,击落敌机两架,率先打响夺取制空权的漂亮一仗。此战给敌方极大的震撼,更坚定了我方打击敌机,夺取制空权的信心。


自此以后的四个月时间,我方开展了一波接一波的歼敌空战。我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共战斗起飞122批279架次,先后进行10次激烈空战,共击落敌机11架,击伤5架,我方无一损失,基本打掉了敌方的气焰,使敌机再不敢飞临大陈、一江山地区上空,甚至在我方发起对一江山岛登陆作战时,敌机也未敢对该岛的守军实施任何支援和掩护,任其挨打。


在战斗中,我方采取虚实结合的作战手段,迷惑敌方。当时,我歼击机部队尚不具备低气象条件下作战的把握。为使敌方弄不清我军的实际作战能力,每当我机因气象条件等原因不能起飞作战时,就采取无线电佯动的办法,同实战的指挥一样,用无线电下令我机假起飞,实施假引导,故意让敌机听见。敌机果然草木皆兵,赶紧往回飞。这个办法很灵,几乎次次奏效。


当时,美国常有一二艘航空母舰在浙东海面游弋,并起飞舰载机对我进行挑衅。我机严守作战纪律和政策,不示弱,也不主动惹事,防止授人以柄,被诬蓄意制造事端。在整个战役中,没有发生任何涉外事件。美国军舰虽多次驶近战区,为国民党军队壮胆,但始终没有找到与我军接触的借口,都不得不悄悄离去。


全面封锁


大战在即,面对第一次三军联合作战,如何正确认识空军在此次战役中的作用和地位,充分发挥空军的优势,夺取战役胜利,这是战前必须明确的重要指导思想和作战原则。在抗美援朝战场,空军虽然给予陆军以尽可能的支援策应,但由于种种原因,基本上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两者并没有很好协同起来。一江山岛是国民党军的重要守卫目标。虽然守军只有1100多人,但岛上构筑了以坚固的永久性和半永久性工事为骨干的环行防御体系。敌军利用地形,精心设置了三道防御阵地和四层火力,构筑了明暗碉堡154个。尤其是在前沿,多为永久性地堡,与堑壕、交通壕相连,非常隐蔽,不易发现和摧毁,而且地堡大都有方格铁丝伪装网,使步兵难以爆破和攻击。因此,此次我军陆海空联合作战,要想顺利拿下该岛,最大地减少伤亡,关键在搞好协同,更确切地说,关键在空军与陆海军的协同。协同得好,步调一致则胜,协同不好,各自为战则危,甚至败。在当时的条件下,战役目的的最终实现,还有赖于陆军。空军虽然在战役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还是为陆军的胜利服务的,必须敢挑重担,勇于奉献,甘当配角。明确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样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才能有正确的作战指导思想,制定出符合联合作战的行动方案,最大限度地发挥我军的优势和整体作战能力,真正形成一只铁拳。为此,空军前线指挥部在较短的时间里,拟定了三套基本作战计划和十个具体实施方案,并很快得到前线指挥部和军委空军的批准。


在研究和拟定作战方案时,我方和苏联军事顾问几次发生争执。虽然,我方和苏军顾问的合作一直是很融洽的,他们真心诚意地帮助我们,我方也是虚心地学习。但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由于国情不同,两军传统的差异,也常有不一致的时候。比如,在渡海和登陆的时间选择这个关键问题上,苏军顾问主张部队夜间航渡,拂晓登陆,并引经据典大谈其方案的正确。我方从参战部队的实际情况和承受能力出发,不同意苏军顾问的方案,提出中午航渡、下午涨满潮时登陆,惹得苏军顾问很不高兴。最后,苏军顾问还是同意按我军制定的方案进行战役行动。


在制定空军部队的轰炸方案中,我方也与一位苏军顾问产生过分歧。苏军顾问研究问题,总是从书本上获取答案和结论,对飞机的架次、炸弹吨量、时间掌握的计算方法都很教条。这同我军有什么条件打什么仗,从实际出发的作战指导思想很难统一起来。这位顾问见说服不了我们,就径自跑到轰炸师,要部队按他的方案轰炸。我方领导知道后很生气,打电话找到师主官,严令按我军的方案轰炸,才及时得以制止。事后苏联方面也觉得那位顾问做得过分,很快就将其撤换了。


根据战役计划,各参战部队针对实战需要,组织临战训练。轰炸机、强击机部队在靶场设置了一江山岛敌军防御设施模型,反复进行轰炸训练,投弹命中率普遍提高;歼击部队的空中截击和照相射击成功率也明显提高;轰炸机与歼击机进行了混合机型的编队练习,达到实战的要求;组织了17批60架次的侦察机,对大陈、一江山等岛屿,实施侦察照相,详细掌握敌重要军事设施;各级机关展开业务研究和指挥作业演练,构成和完善了空军浙东前线、基地指挥所、辅助指挥所及引导组的指挥引导网;建设了前出基地,抢修野战机场;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法,同陆海军多次进行演练,互相增长军兵种知识,统一协同动作,摸索诸军种合成的规律,提高联合作战能力。


11月1日,我空军开始对大陈、一江山进行连续轰炸突击,先后出动轰炸机、强击机、歼击机100余架次,重创了敌军舰和岛上重要军事目标。尤其是1955年1月10日的轰炸行动,取得的战果最大。这一天,浙东沿海刮起大风,海浪汹涌,惊涛拍岸,海空一片迷蒙。根据敌舰恶劣天气不出航,偷偷停泊在大陈港里的规律,我方果断抓住战机出击,奇袭大陈港,集中打击敌大型舰艇。中午12时,我空军28架杜-2轰炸机低空隐蔽出航,直向大陈港压去。紧随其后,又连续3批,共出动各型战机102架次,对敌锚地舰只进行不间断突袭,不给敌喘息之机。


我参战飞行员发挥了较高的技术战术水平,行动果敢,沉着坚定,命中准确。编队指挥员张良伟带领轰炸机1、2大队,顶着强劲的海风,冒着地面炮火,准确捕捉目标。张良伟机组首先按动投弹按钮,炸弹在敌"中权"号舰首爆响。跟在后面的宋宗周机组又准确地炸中该舰的中部和尾部。他们激动地高喊起来:"命中了","起火了","下沉啦"!指挥所里也沸腾起来,忘记了空中通话的规定,情不自禁地欢呼:"炸得好,炸得好啊!"紧接着,宁福奎带领的轰炸机3大队,重创了敌"太和"号护航驱逐舰。我强击机部队英勇出击,击伤敌舰三艘。其中,飞行员刘建汉3枚炸弹命中敌"衡山"号。此战取得了击毁敌舰一艘,击伤四艘的重大战果,大大削弱了敌海上作战能力,更加瓦解了敌军斗志,使我方有效地控制制海权,为下一步的登陆作战扫除了很大障碍。


同时,我海军鱼雷艇部队和海岸炮兵,对敢于出港游弋和往来的敌舰艇,也给予了有力打击。


在我军的全面围困尤其是空中力量的沉重打击下,整个大陈地区的敌守军犹如关在笼子里的野兽,仅存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我军亦随之进入了决定性的对一江山岛的登陆作战阶段。


支援登陆


1955年1月18日上午8时,我军发起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首次三军联合登陆作战。我空军部队始终把"以陆军的需要为需要,以陆军的胜利为胜利"的作战原则贯穿到作战行动中,全力给予陆军空中火力支援。


战斗发起初期,空军首当其冲,坚决砍好开头"三板斧"。集中优势兵力,猛烈轰炸敌首脑部位和强火力点,坚决把敌炸晕、炸乱、炸怕、炸瘫。8时至8时15分,我方出动三个轰炸机大队、两个强击机大队,对一江山岛的中心村、山中村、重要村、东昌村、瞭望村的主要阵地和敌指挥所实施第一次火力突击。为迷惑敌军,乱其大陈地区防御部署,同时出动轰炸机、强击机各一个大队,对大陈岛敌军指挥所和远程炮兵阵地进行轰炸。仅15分钟,就投弹127吨,使其首尾难顾。14时至14时14分,又以三个轰炸机大队和一个中队,对一江山岛敌纵深核心阵地实施第二次航空火力突击;同时以两个轰炸机中队、一个强击机中队,对向我步兵登陆部队射击的大陈岛敌军榴弹炮阵地进行压制轰炸。14时15分至32分,两个强击机大队在轰炸部队退出战区时,对一江山岛敌军前沿阵地进行俯冲轰炸。火力突击取得了明显效果。我轰炸机宁福奎中队和高臣林中队,第一次进入就准确地摧毁和破坏了对登陆部队威胁极大的敌主要支撑点160高地的炮兵工事、高射机枪阵地、地堡和掩护所。宋宗周中队炸弹全部命中一江山岛山中村敌追击炮阵地。左乃昌中队准确命中风门岭雷达阵地,彻底摧毁敌雷达,使其失去对空警戒的作用。


我军的轮番轰炸突击,使敌方晕头转向,通信中断,指挥瘫痪,上下失控,完全乱了阵脚,我方圆满达到支援地面部队登陆突破的预期目的。从陆海军集结开始到整个战斗全过程,集中歼击机部队,不间断地实施战区空中巡逻掩护。空中始终保持一定数量的战斗机群,牢牢掌握制空权,保证我轰炸、强击部队进行轰炸突击和地面部队渡海登陆的空中安全。


在战斗实施中,空军部队与登陆作战的陆军密切协同配合,灵活机动地打击守敌,保障登陆部队的正面冲锋。当登陆部队实施海上运输接近登陆地点时,空军及时调整兵力,将一个拟轰炸大陈岛的中队,改为轰炸一江山岛190、203高地的敌炮兵阵地,保证了空中火力准备的连续。当该中队退出时,我先头部队距离登陆点仅400米。尤其是强击机部队,发挥积极主动的支援精神,不仅按协同计划压制敌前沿火力,而且根据地面部队的要求,继续延伸压制敌火力点,掩护登陆部队的滩头战斗,减少了我军的伤亡。他们还根据空中观察到的战斗进程,自觉地投入战斗,对抵抗目标实施打击,支援登陆部队向纵深发展。当登陆部队遭到敌火力阻击时,我强击机立即实行俯冲轰炸。强击机俯冲一次,步兵就冲锋一次,空地协同配合相当默契。大队长刘栋率领的两个大队,主动对敌阵地俯冲5次,压制了敌火力,直接支援陆军登陆战斗顺利进展。登陆进攻的突击营指战员称赞强击机打得好,不仅在火力上,而且在精神上起到了有力的支援作用。


为搞好与登陆部队的协同,空军以登陆部队实施突破为中心,以登陆时间为标准,严格执行统一的战斗协同动作计划。参战航空兵部队做到准时起飞、准时到达、准时轰炸/射击,既不先之一刻而过,亦不后之一刻而失。战役全天,我空军轮番出动飞机数百架次,升空、编队、轰炸、扫射、降落,均以分秒计算,严格掌握时间,没有出现差错,使联合协同作战顺利遂行。


三军的密切协同配合,使整个战役行动按预定计划顺利进展。只经过数小时的地面战斗,至当日黄昏时,我军完全占领该岛,战斗基本结束。敌惨淡经营的所谓"大门",被我三军彻底砸开。


由于是第一次联合作战,在空中支援方面也有不足之处。注重对敌正面的空中打击,对侧翼之敌打击不够。陆军登陆进攻时,对受敌正面火力压制不大,主要伤亡是由敌两侧翼的火力造成的。比如,敌人的水线地堡、侧翼暗堡,对我军造成较大威胁。


一江山岛解放以后,我空军仍然每天起飞,一是歼击机沿海岸巡逻,侦察敌方动向,警戒敌机窜入寻衅;二是轰炸大陈岛,继续对敌施压,威慑敌方心理,为下一步解放其它岛屿做战略准备。


果然不出所料,一江山岛战役刚结束,从1月19日开始,美军为给台湾和大陈岛的国民党守军"打气",先后出动飞机2224架次。到大陈岛附近空域活动。2月7日,有6批20架次美军飞机甚至侵入一江山岛、头门岛上空,进行军事挑衅。我方毫不示弱,针锋相对迎战,美机色厉内荏,掉头返回。


正与我战前估计的那样,攻占一江山岛的胜利,显示了我军陆海空三军协同渡海作战的整体威力。盘踞在大陈、渔山、南鹿、披山诸岛的国民党军队,慑于我军强大威力,怕遭覆灭之命运,在美军的直接掩护下,陆续撤离,浙江沿海岛屿遂告全部解放。


转自网易少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