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月16日下午,处在舆论浪尖上的“杨不管”,终于不再沉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面对记者,“杨不管”有一肚子的委屈,他公开声明:“事实上我管了,叫我‘杨不管’是对我的侮辱。”



此前媒体的报道,几乎都给杨经贵老师安了一个坐视学生打架致死而不管的罪名,在新闻标题和内容方面也极力渲染杨老师的“冷血、麻木和缺乏责任心”,这正是“杨不管”这一称号的来由。但是,在当事人(杨老师和打架的学生)缺位的情况下,又如何保证新闻报道的公正和真实呢?所以这一称号是否恰当,我早就怀疑。看了最新的报道后,我倒觉得,与其称呼杨老师“杨不管”,倒不如称呼他“杨倒霉”更合适一些,也更能说明一些当前教育上的弊病。


只要是细心冷静的人们,即便是从此前不太客观的报道中,也可以看出来,“杨不管”并非“不管”,事实上他是管了的。在发现两个学生相互推打后,杨老师说了一句气话:“要是有劲下课后到操场上打去。”是的,这句话明显不符合教育部作出的对教师言行的规范,但你能因此否认这话不是在“管”吗?——小时候我常和哥哥打架,妈妈就骂我们:有劲儿到院子里打去!照今天的教育理念看,我的妈妈显然不是称职的母亲,但我必须很严肃地告诉大家:妈妈的骂也是一种管教,对我和我哥哥而言,是很有用的管教。——并且在杨老师说了此话后,就有周围的学生将他们拉开,在发现学生出现情况后,他又让几个学生将之送到医院。也就是说杨老师不仅“管”了,而且还“制止”了学生打架的行为。


至于后来发生的悲剧,是发生在“管了”之后的,并且警方也已证明之所以学生之所以致死是有“潜在性疾病”,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这么说:这是件突发事件。这世界上有谁能够预料到突然而来的灾难呢?我们不妨这样试想:假如没有学生死亡的突发悲剧,这件事只不过是杨老师30多年教师生涯中无数次课堂插曲的一支,他会尽管艰辛,但仍微笑着走完教师生涯:他已经57岁了,转眼就要退休;但现在偶然的“悲剧”难以挽回地发生了,所以他无可奈何地成了“杨不管”,等待他的,是赔钱、借钱、还账、停职,甚至,提前告别三尺讲台,带着说不尽的凄苦与无奈。就事论事地说,杨老师是个“倒霉”的人,人生无常,这样的倒霉事,任何职业,任何人,都可能碰得上。


听说,安徽省要出台新的《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了,新的《条例》规定,教师有及时制止损害学生权益行为的义务,否则将受罚云云。作为一名教师,看到这消息,我只能微微笑,但我也想负责任地说,仅仅重视学生的权益而无视教师权益的保护,并不能杜绝“范跑跑”或者“杨不管”的出现,甚至,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我还想说,在现在的教育环境下,每个老师都有可能成为“杨倒霉”,杨老师的无奈与悲哀,也同时是无数一线教师的无奈与悲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