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线空战1

东线空战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局限于战术层次,战略层次上的空中战争从未发生过。在德国进入战争时,由于其本身资源的贫乏,希特勒不得不试图打一场短期的战争,迅速夺取敌方的资源。这使得德国空军的建设着重于一个战术空军,而牺牲了战略空军的建设,当德国速战速决的企图失败后,其缺少可以打击敌人后方的战略空军的弱点便会显露出来,并成为德国失败的一个原因。

在另一方面,苏联在战前曾试图建立一支战略空军,在30年代,苏联研制成功了世界上第一架四引擎轰炸机TB-3。但进入40年代后,苏联远程轰炸机的发展开始落后于世界水平,在战争开始后,由于和德国后方距离太远,和前线对资源的迫切需要,使苏联也被迫放弃了对德国城市的战略轰炸。

1939~1941年德国闪电战成功的因素之一是密切的空地联合作战,俯冲轰炸机和攻击机在地面无线电引导下,准确地攻击敌方目标。双引擎轰炸机则集中攻击敌军后方的指挥部,通讯中心和飞机场等重要目标。根据德国空军的作战原则,在向敌人发动进攻前,应向敌方机场发动全面的攻击,以摧毁敌方空军于地面,从而夺取制空权。而德国战斗机飞行员们则遵循着一战中德国最伟大的王牌飞行员里希特霍芬的名言“击落你的敌人,其他不用管”,狂热地追求个人战果,他们发展了其著名的“自由猎手”战术。

苏联空军的战术和德国空军有许多相同点,他们也要求在战争爆发时,应首先将敌方空军歼灭于地面,接着以双引擎轰炸机攻击敌方后方目标,和德国空军不同的是苏联空军缺乏俯冲轰炸机,但他们用过时的双翼战斗机如I-15bis和I-153作对地攻击机使用,到1941年,出色的攻击机伊尔-2开始投入使用。

苏联战斗机比较着重于防御,即保卫己方目标和保护轰炸机前往敌方目标。在1941年时很少有苏联战斗机被赋予“自由猎手”的任务,此外由于战争初期苏联轰炸机的惨重损失,苏联战斗机往往担任对地攻击任务,这往往发生在护送己方轰炸机返回后,为了“不把弹药带回家”,把它们倾泄在敌人阵地上。

当一架敌机是由多于一个飞行员击落的时候,世界各国对此战果的统计各有不同,比如在英美和中国空军中,当2个飞行员共同击落一架敌机时,每个人各算0. 5架战绩,而对于德国空军来说,所有战绩只能归于一人,通常是归于那个军衔最高或战绩最高的人。而苏联空军则把每个人的战绩分为个人战绩和集体战绩二种。

1941年苏德二国空军最大不同是在其训练上。对于德国空军来说,其飞行训练学校分A、B、C三种,其中又可以细分为A1、A2、B1、B2、C1、C2。一个飞行学员首先进入A型训练学校,在这里他将学到飞行理论和在不同的气候条件下驾驶飞机。比如为取得一个A2类学校毕业资格,一个学员必须掌握长距离飞行,编队飞行和至少4次单独起降。在从A型学校毕业后,学员进入B型和C型学校继续深造,在B型学校中,学员将学习高空飞行,仪表飞行,夜间飞行和起降,并学习在飞机出故障时如何控制飞机。当学员进入C型学校时,他们开始被分到轰炸机,战斗机等各个不同机种,在这里他们将被教授有关战斗飞行,飞机导航术和盲目飞行。当他们终于来到前线部队时,通常已经有了250小时以上飞行时间。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是马上被派上战场,因为他们首先将加入某个空军联队的补充分队中,在这里那些身经白战的老兵们将把他们在战场上的亲身经验传授给他们。德国空军的这个训练流程一直持续到1943年,毫无疑问1941年的德国空军是世界上受到最良好训练的空军。

苏联空军的训练水平远不能和德国空军相比。第一所苏联空军学院,朱可夫斯基空军学院建立于1922年,在20和30年代是苏联航空业的黄金时期,苏联共产主义航空之友会主席罗伯特埃德曼倡议在苏联国内建立了大量航空俱乐部部,数以10万记的青年在那里接受了基本飞行训练,埃德曼的意图是在和平时期为民用航空提供人才,而一旦战争爆发,将为军队提供大量受过基础训练的候补飞行员,虽然埃德曼在肃反时被斯大林处决,但他埋下的种子将拯救苏联空军。

在1927~1938年间,一个苏联飞行员在分配到部队前必须经过2年半的训练,而1938年后随着苏联空军的急剧扩展,一个飞行员的训练时间被缩短到1年多一点,这导致了训练水准大幅度下降,而由于肃反运动的压力,一切训练事故都可能被解释为“恶意破坏”,这使得各个训练学校首先注重的是不要出事故,所以这时分配到部队的苏联飞行员有时只有8~10个飞行时间,而且基本上没受过诸如夜间飞行,盲目飞行和复杂气候飞行的训练,他们大概只相当于德国A2或B1级飞行学员的水平。

在1941年初,德国的单引擎战斗机Bf-109也许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机(也许只有英国的喷火式和苏联的Yak-1可以和它相比),其最新型的Bf-109F在22000英尺高度最高速度可达每小时390英里。无论是Bf-109F还是它的早期型Bf-109E,都远比大多数苏联战斗机先进。如果说Bf-109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它的作战半径太小,只有400英里。

德国双引擎Bf-110原本被设计来为轰炸机护航,但在不列颠空战中由于它的速度缓慢和转弯半径太大,使它遭到了重大损失。但在1941年的东部战场上,由于苏联战斗机速度不高,而Bf-110的强大火力(2门20mm加农炮,5梃7. 92mm机枪)和厚重的装甲,使它取得了远比西部战场好的战绩。

德国空军的轰炸机有三种:Ju-88、He-111和Do-17。其中以Ju-88最为先进。重甲的He-111配备有2门加农炮和5挺机枪,它可以装载4000磅炸弹飞行800英里。Ju-88于1939年开始服役,它配备了3挺7. 92mm机枪,其速度达每小说286英里,它的载弹量为4000磅,它是一种多用途飞机,可以用作水平轰炸机,俯冲轰炸机和侦察机,在战争后期,它甚至被用作夜间战斗机。Do-17是最落后的一种,它的载弹量只有2200磅。

另一个德国著名的机种是Ju-87俯冲轰炸机,这个单引擎“斯图卡”,虽然速度只有每小时230英里,其自卫火力很贫弱,但它能把其装载的1000磅炸弹已惊人的准确投向敌方目标。

总体来说,苏联空军的装备无法和德国空军相比,苏联的主力战斗机是I-16,它在9800英尺高度时比Bf-109F慢了近60英里/小时,而且据德国飞行员们的评价I-16很容易着火。I-16唯一比Bf-109强的地方是其转弯半径比较小。另一种苏联战斗机是I-153双翼机,作为双翼机I-153速度极快,几乎可以和I-16相比,它的一个缺点是火力太弱,只有4挺7. 62mm机枪。另一种双翼机I-15bis则是一个完全失败的机种,一旦遭遇德国战斗机,它几乎没有任何机会,事实上它主要被用作战斗轰炸机。

在德国入侵前夕,苏联开始装备新式战斗机:MiG-3、LaGG-3和Yak-1。MiG-3最初被设计为高空截击机,它装备有2挺7. 62mm机枪和1挺12. 7mm机枪,在25000英尺时它的时速可达400英里,但在东线大多数空战发生在中低空,在这里MiG-3显得笨重和缓慢,无法和德国战斗机较量。

LaGG-3是一种最臭名昭著的战斗机,它在许多方面甚至比不上I-16,并且它极不容易操纵,德国人对它的评价是“从任何方向给它几发子弹都能使它着火!”苏联飞行员称LaGG-3是“我们空军中最出色的寡妇制造者!”并把LaGG解释为“Lakirovannyy Garantirovanny Grob”——翻译成中文就是——“担保是飞行员的棺材”。当1943年后苏联空军装备了大量新式飞机并从德国空军手中夺取了制空权后,LaGG-3就成了德国战斗机飞行员口中的美食。

1941年苏联最先进的战斗机是Yak-1,它火力强大(1门20mm加农炮和2挺7. 62mm机枪),它极易操纵,它的速度和各种性能和Bf-109F不相上下,可是在战争开始时,只有一小部分Yak-1装备了部队。

苏联轰炸机部队主要由双引擎的DB-3和SB轰炸机构成。DB-3可以载弹2200磅进行远距离轰炸,也可以载弹5500磅进行近距离轰炸,它大致相当于德国Do-17或早期型的He-111。

SB轰炸机原版是设计成一种“高速轰炸机”,即以牺牲装甲和武器来使轰炸机具有比战斗机更快的速度,这个构想彻底失败了,它的载弹量只有1300磅。

开战前不久苏联一种最新型的双引擎俯冲轰炸机Pe-2开始服役,这种飞机的速度快得惊人,几乎可以和Bf-109F相比,它可以称得上是第一种真正的“高速轰炸机”,它的缺点是载弹量太小,只有1300磅。

伊尔-2攻击机是苏联飞机制造业的一个奇迹,它在战争开始时刚刚装备部队,它载弹880磅,并可携带8枚火箭,它很快在德军中赢得了“黑死神”的绰号。

在空战战术上,德国空军也领先于苏军,在西班牙内战中,德国著名飞行员莫德士发明了松散的二机和四机编队,这使德国战斗机在作战中更为灵活,此外德国飞机上普遍安装了无线电装置,空地之间,各飞机之间通讯十分方便。

一些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苏联老兵们也提出了几乎和莫德士相同的二机和四机队形,可能出于模仿,也可能是他们自己的创造,几个同样有能力的人在同样的作战条件下发展出同样的战术是十分可能的事。此外他们也呼呼加紧发展航空无线电技术,可是由于苏联国内正在肃反,各级官员只求无事,更本不敢采用任何冒险的主张。所以当战争开始时,苏联空军战斗机飞行员仍采用过时的三机编队,至于无线电装置,只有在1943年后,才在苏联空军中得到普及。

在领导上德国空军各级军官已得到了战争的锻炼,而苏联空军在斯大林的大清洗后,大量军官都不具备相应的才能,在作战中他们首先考虑的是一丝不苟地执行上级的命令,而严重缺乏主动性,因为这样才不会出错!而这种局面只是在遭到了惨重失败后才会得到改变。

1941年6月22日,德国发动了对苏联的入侵。在这次入侵中,德国空军被赋予了摧毁苏联空军,夺取制空权的任务。

6月22日凌晨,150架由身经百战的老兵驾驶的德国轰炸机——来自第2轰炸机联队的Do-17,第3轰炸机联队的Ju-88,和第53轰炸机联队的He-111——在北起波罗的海,南达黑海长达1000英里的地段上越过苏联国界。这是德国空军的一支尖刀部队,其机组人员都受过严格的夜间飞行训练,他们以3~5架飞机为一组,扑向边境线上苏军所有的机场,他们的任务是破坏苏军机场的跑道,阻止苏军飞机起飞。同时在东普鲁士,波兰和罗马尼亚的各个机场上,成千架德机引擎开始怒吼。这一切完美地体现了德国式的高效率和准确性。

德国的第一个打击落在位于Alytus机场的苏第8混合空军师第15战斗机团头上。为德国轰炸机护航的是德国第26攻击机联队第5中队的Bf-110,该中队队长就是一战时德国头号王牌里希特霍芬的表弟Johannes Freiherr von Richthofen上尉。凌晨0305时,几乎在同一时间,德国先头轰炸机群的炸弹投到了苏军在边境上的31个飞机场上。紧接着,德国第一波攻击机群,共870架轰炸机、斯图卡、攻击机群开始攻击苏军各个机场。德国人选择的时机好得不能再好了,当时苏联空军正在开始更新装备,大量飞机涌入边境各个机场,而由于新机场建设进度严重滞后,苏军不得不把大量飞机挤在同一个机场。所以飞临苏军机场上空的德国飞行员们惊奇地发现机场被一架接一架毫无伪装的飞机排得满满的。对第一波攻击的德国飞行员们来说,这次作战轻松地象一次演习,德国第1轰炸机“兴登堡”联队第3大队的军官Gerhard Baeker回忆道“0211时,我们从机场起飞,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能见度很好。我们的目标是立陶宛的Libau 机场,那是一个苏军战斗机基地,当我们抵达那儿上空时,我们发现一大批I-16以完美的检阅队形排列在机场上,我们的炸弹就直接落在苏军的机群中间,我们的飞机全部安全返航”。

同时德第1航空队第54战斗机“绿心”联队在联队长Hannes Trauloft 率领下,掩护大批Ju-88攻击了立陶宛境内的Kaunas机场,驻扎在那儿的苏第8混合空军师第131战斗机团的I-153机群遭到了毁灭性打击,除了2架I-153外,其余全被摧毁于地面,毫无损失的德国空军回航后宣传这一次就摧毁了70架苏联飞机。在Varena机场上,德第53战斗机“黑桃A”联队一次攻击就将苏第57混合空军师第54快速轰炸机团的7架SB轰炸机摧毁于地面。这支德国战斗机联队隶属于德国第8航空军,该军军长是Wolfram Freiherr von Richthofen将军,Johannes von Richthofen的哥哥,他是一个杰出的空军将领。德国凯赛林元帅指挥的德国空军第2航空队下辖2个军,其中之一就是Richthofen的第8航空军,而该军的主要对手是苏联西方方面军队的第11和第9混合空军师。在Grodno机场上,一整队I-16冒着德军扔下来的炸弹,准备强行起飞,但还未等他们滑行到跑道终点,德国人的炸弹就在他们之间爆炸,这一整队I-16全部被摧毁在跑道上。苏第122战斗机团的75架I-16中,有65架被摧毁。苏西方方面军所属的空军部队中,以第9混合空军师受到的打击最沉重,该师是一个精锐部队,师长是苏联英雄Sergey Chernykh 少将,他是一个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在那里他有3架击坠记录),该师是装备了大量先进飞机,包括233架最新式的MiG-3,在战争开始前不久的一次上级检阅中,该师因表现优异受到了嘉奖。而在6月22日早上,第9混合空军师遭到了德国第2航空队的第8和第2航空军的联合打击,该师的所有机场无一幸免。攻击者之一德第53轰炸机“秃鹰”联队的Arnold Doring 回忆道“透过薄雾,我可以清楚地看清目标,到现在为止,我们尚未遭遇任何抵抗,看来我们打了俄国人一个措手不及!炸弹投下了,地面立刻被烈火浓烟所笼罩,我看到至少有15架敌机在地面燃烧,这时Toni喊到‘发现高射炮火’,但我只看到零星的高炮烟云。接着无线电员高呼‘战斗机,6点钟方向!’我们立刻紧密了队形,由全部27架He-111上喷射出的密集火力,使俄国战斗机无心恋战,立刻俯冲脱离了”。

在Pinsk机场上苏第10混合空军师43架SB和5架Pe-2被击毁,在Brest机场上,苏第10混合空军师第33战斗机团的20架战斗机在德军第一波攻击中被摧毁,还没等他们喘上一口气,德军的第二波攻击又摧毁了21架I-16和5架I-153。而德国第210攻击机联队的直属中队和第1中队的Bf-110对Kobrin的一次攻击中,有50架苏第10混合空军师的飞机被摧毁,在这一天中苏第10混合空军师的231架飞机损失了180架。

在南方乌克兰,战场形势如出一辙,德第4航空队的第51,54,55轰炸机联队和第3战斗机联队攻击了全部29个苏军机场,使苏军遭到了惨重损失。苏第17战斗机团的Fyodor Arkhipenko 少尉回忆道:“我将一辈子记住这一天,大约在早上0425时,50架德国飞机轰炸了我们的机场,当时我们只有2个飞行员和几个卫兵在岗位上,其余都去休假了,机场上情况真是惨不忍睹。”(Arkhipenko将平安度过这场战争,并将荣获“苏联英雄”称号,他的最终将达到30架个人击坠和14架集体击坠记录。)另一个苏联飞行员,第86快速轰炸机团的Aron shapiro上尉回忆到“那一天,上校去开会了,我就成为机场指挥官,在0400时我们得到了一个警报,但未说明原因,所以当0430我们发现3架飞机飞到机场上空时,我们还以为是我们的SB。一直到炸弹落在我们的机场上后,我们才意识到他们是德国人,战争爆发了!10分钟后,第二波德国轰炸机抵达机场上空,我们用一切可以找到的武器向他们射击,但由于我们没有高射炮,我们只能用机枪和步枪射击,我们的一些机尾机枪手跳进飞机中,用飞机上的机枪垂直地向天上射击。一架Ju-88被击中,2名机组成员跳伞了,我们所有的人都向他们跑去,我记得其中一个德国人是个红发的大个子,他见到我们跑过来,就挥舞着拳头大喊“斯大林完蛋了!希特勒万岁!”在接下来的审讯中,他傲慢地声称要不了几个月我们都会完蛋的!”。

苏联空军对德军攻击的最初反应是混乱的,由于通讯设施被摧毁,使一切协调性的攻击都不可能进行。在苏联空军各个部队中,只有奥德萨军区的空军部队及时疏散了他们的飞机,所以仅仅损失了6架飞机。

虽然遭到了突然袭击,承受了惨重损失,苏联空军仍然进行了顽强地反击,于是在整条战线上展开了一连串激烈的空战。

在乌克兰西北部的Kurovitsa 机场,这儿的苏联空军部队本来已得到了敌机来袭的警告,但他们把这当作演习,因而反应迟缓,结果在德第51轰炸机联队的Ju-88的攻击下,苏第66攻击机团损失了34架I-153和I-15bis,就在德国人的炸弹落下来的时候,苏第164战斗机团的飞行员们拼命跑向他们的I-16,迅速起飞迎敌,紧接着第66攻击机团的飞行员也驾着残存的I-153起飞,第66攻击机团的P.N.Rubstov 中尉首先追上了德机,他的I-153以一阵准确的射击,使一架Ju-88中弹坠落,这是东部战场上第一例空战胜利记录。苏军战斗机对德国轰炸机一阵穷追不舍,在几分钟内,德国第51轰炸机联队第3大队的28架Ju-88中,有7架被击落,其中5架属于第9中队。这时护航的德第3战斗机联队的Bf-109赶到了,转眼间第1架I-16坠落于第3战斗机联队第1中队的Robert Oljenik中尉的枪下,这是德国方面在苏联战场上击落的第一架敌机(Oljenik 也将活过这场战争,他将取得41次击坠的战绩),接着第2中队的Ernst Heesen上士击落了第2架I-16,第3架I-16则被第1中队的Detlev Luth 上士击落。德国第55轰炸机团在这一天中共有8架He-111被苏联战斗机击落,另外还有5架被击伤,0425时,当他们在返回基地的途中,遭到了一架I-16的攻击,当那名苏联飞行员,第46战斗机团的Ivan Ivanov,发现子弹打光了后,他毫不犹豫的驾着飞机撞击了由德第53轰炸机联队第3中队的Werner Bahringer上等兵驾驶的He-111,双方同归于尽!这是当天苏联飞行员所进行的17次空中撞击的第一次,Ivanov被追赠“苏联英雄”称号。

在当天另一次空中撞击,使德国人损失了一个王牌飞行员。德国第27战斗机联队联队长Wolfgang Schellmann 少校,是一个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在那里他击落过12架敌机。

在二战开始后,他又传战波兰,法国和巴尔干,并因战功卓著而荣获德国最高勋章骑士十字勋章,在苏德战争爆发前,他在二战中又击落了13架敌机。

在6月22日对苏联空军机场的袭击中,Schellmann少校又击落了一架I-16,在返回基地的途中,他正好发现了几架属于苏第11混合空军师第127战斗机团的I-153,他立刻选定了一架I-153,发起了攻击。苏联飞行员Petr Kuzmin 中尉以一个急转躲过了Schellmann的第一击,并试图以I-153较小的转弯半径绕到他后面,但其很敏捷地躲开了,对Kuzmin来说,Bf-109实在太快了。Schellmann的第2次攻击准确地命中了Kuzmin的I-153,虽然躲过了要害部位,但Kuzmin中尉显然意识到他的过时的飞机绝不是对方的对手,于是他生起了“拉对手一起上路”的念头。

正当Schellmann认为胜利已经十拿九稳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对方调转了机头向他直冲过来,Schellmann的Bf-109仅以几英寸的距离躲过了Kuzmin的第一次撞击,但立刻Kuzmin回过来又第2次撞向德机,这一次又被Schellmann避开了,据当时在场的其他德国飞行员回忆,本来Schellmann可以利用Bf-109在速度上的优势,迅速逃开的,但也许出于自尊,他不愿这么做,结果他虽然又闪开了第3次撞击,但在Kuzmin第4次的冲撞终于撞中目标,Kuzmin当场阵亡,Schellmann成功地跳了伞。几天后,苏联一家报纸报道了苏军俘获了一个名佩戴着“铁十字勋章”的名叫Franz Jord的德国飞行员,据称Jordz 在入侵苏联前,曾在地中海地区作战。但在德国损失记录中,并没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飞 行员,但在Schellmann 的部下曾有一个叫Franz Jordan的上士,他在1941年春在克里特岛上空阵亡。所以德国人怀疑这位“Franz Jord”就是Schellmann,但不管事实任何,从此再也没有人得到有关 Schellmann的任何消息。

Kuzmin所属的第127战斗机团对德军的攻击进行了及其顽强地抵抗,该团至少有3人进行了空中撞击,除了Kuzmin外,Andrey Danilov 上士的I-153击落了2架Bf-110,在弹药耗尽后,他冲撞了第3架Bf-110,另一个飞行员则撞击了一架Ju-87。

虽然在德国第2和第8航空军的联手打击下遭到了惨重损失,苏第9混合空军师竭力进行了反击,在Tarnovo 机场上空,该师第126战斗机团击落了1架Bf-109和2架He-111。在Dolubovo机场上空,苏第126战斗机团的Yevgeniy Panfilov 少尉用撞击击落了一架Bf-109,然后他驾驶着受伤的飞机飞回了基地。

另一次撞击则发生在布列斯特要塞上空,苏第33战斗机团的Stepan Gudimov中尉首先击落了1架He-111,然后和第2架He-111同归于尽。

4架属于苏第10混合空军师第123战斗机团的I-153迎面遇上了由德第51战斗机联队联队长维尔那莫德士中校率领的8架Bf-109,在一阵短暂的空战后,苏军Zhidov中尉首开记录,击落了1架Bf-109,但转眼间他就被莫德士击落(这是莫德士的第69次空战胜利),苏军 Petr Ryabtsef中尉则撞落了另一架Bf-109,Ryabtsef成功地跳了伞,他很快又回到了部队,几个星期后,Ryabtsef中尉被击落身亡。

在返回基地的途中,德国第53战斗机联队第3大队的Bf-109,碰上了一群苏军的I-15bis,在一场20分钟的空战中,德军大队长Wolf Dietrich Wilcke 上尉击落了3架I-15bis,同时Werner Stumpf上士则击落了第4架苏机。

虽然有一些苏联战斗机飞行员获得了良好的战绩,但同时也付出了极大代价,在发生在罗马尼亚边境的一次空战中,德第77战斗机联队第3大队的Bf-109击落了6架I-16而未受任何损失。

苏第55战斗机团的一个MiG-3战斗机中队驻扎在莫尔达维亚的Beltsy机场,6月22日早晨,苏军发现1架德国Hs-126侦察机出现在机场上空,于是由Konstantin Mironov中尉率领的4架MiG-3被命令起飞迎敌。转眼间,这架Hs-126就被Mironov中尉击落,但就在这时,Mironov发现大概有20架轰炸机和18架战斗机飞近了机场,他后来回忆道:“德国人的飞机向我们的机场投下了炸弹,我们的高射炮火太弱了,无法阻挡他们,我们的燃料库被击中 发生了大爆炸。”

这4架MiG-3立刻扑向德国机群,在地面上的苏军Atrashkevich大尉回忆:“Semyon Ovchinnikov中尉的飞机在转弯时被敌机击中,他的飞机开始剧烈抖动,2架Bf-109紧追不舍,继续向Semyon射击,于是就在我们眼前,Semyon的飞机象一块石头一样掉了下来,撞地爆炸了。”

一群德国轰炸机对莫尔达维亚的Beltsy市进行了轰炸,这时苏第55战斗机团的1架MiG-3独自向德机发动了攻击,一架德国轰炸机被击落,但那架MiG-3也被护航的Bf-109击落,由于在德方记录中找不到有关击落Semyon和这一架MiG-3的记录,所以他们肯定是被罗马尼亚空军击落的。

罗马尼亚空军主要装备的是德国制造的He-112B战斗机(实际是Bf-109的一个变种),此外它还装备了英国的飓风式战斗机,波兰制的PZL P. 24E战斗机,和英制的Bristol Blenheim双引擎轰炸机。其中罗马尼亚空军以飓风式战斗机取得了不错的战绩,罗马尼亚空军第53中队宣称以损失1架飓风机的代价击落了35架苏联飞机。

22日0430时,由罗马尼亚空军上尉anton Stefanescu率领的第76轰炸机中队在第77战斗机中队的护航下,攻击了苏军在莫尔达维亚的Bolgardi和Bulgarica 机场,罗马尼亚轰炸机遭到了约30架苏联I-16战斗机的拦截,在空战中罗马尼亚Teodor Moscu 少尉宣称击落了2架I-16,他的He-112B也受了伤,1架罗马尼亚Botez 633B-2轰炸机被击落,苏联第67战斗机团的记录显示,苏联空军只损失了1架I-16,其飞行员跳伞,罗马尼亚被击落的轰炸机上的两名机组成员躲过了苏军的搜捕,在3天后回到己方战线。

当第一波德国空军的飞机返回基地,而苏联空军尚来不及收拾机场上被击毁的大量飞机残骸,德军第2波攻击又降临了。在vilnius附近的Dorubanok,德国第27战斗机联队第2大队投下了大量SD-2型炸弹,又一举击毁了80架苏联飞机。

苏联战斗机飞行员们继续他们的抵抗,苏第10混合空军师第123战斗机团宣称以损失9架I-153和8名飞行员阵亡的代价(包括团长Boris Surin 少校)击落了30架敌机。在德国攻击仅2个小时后,苏联空军就开始了反击,22日0538时,在东普鲁士的德第53战斗机联队第2大队就接到了空袭警报,所有德国的Bf-109紧急起飞拦截,这批苏联轰炸机是来自第40快速轰炸机团的SB轰炸机,0552时,德国Walter Spies上尉击落了第1架SB,几分钟内,8架SB向地面落去,但就在这时,德国飞行员们在无线电中听到一声惊呼“我的引擎被击中了,我受伤了!”发出这声叫喊的是德国著名的王牌飞行员之一Heinz Brenutz上尉,Brenutz把重创的飞机迫降在地面,27日这个有着37架击坠纪录的老兵因伤势过重死去。

在德军第2波攻击中,罗马尼亚空军第1轰炸机大队的PZL P.37轰炸机袭击了奥德萨,他们遭到了苏军I-16战斗机的拦截,结果损失了2架轰炸机,1架在空战中被击落,另1架毁于高射炮火。

德国第3战斗机联队在第2波攻击中,宣称击落了16架苏联I-16和I-153,其中4架是被其第2大队大队长Lothar Keller 上尉击落(他的第17到第20次空战胜利),德国人只有1架Bf-109被击落,其飞行员Hermann Freitag上士在跳伞后被一些同情德国人的苏联人隐藏了起来,在11天后安全的回到了原部队。

0915时,一队德国Bf-110迎面遇上了一群苏第9混合空军师第124战斗机团的MiG-3和I-16,很快地3架苏联战斗机和2架Bf-110坠落了下去,苏军少尉Dmitriy Kokorey 在耗尽了弹药后,他以他的MiG-3撞击了1架Bf-110,那架德国飞机掉了下去,Kokorey 则成功地把飞机开回了机场,他因这个勇敢的举动被授予红旗勋章,在随后的战争中,Kokorey 少尉将出击超过100次,并击落了5架敌机,最后他于41年10月被击落阵亡。在这战争的第1天中,德国斯图卡飞行员平均出击7~8次,战斗机飞行员是5~8次,轰炸机飞行员是4~6次,照他们的说法,他们的任务是保证苏军战线后每一样东西都在燃烧。德军攻击的成果是惊人的,苏军损失最大的单位是西方军区的空军部队,其所属第9、10和11混合空军师847架各类飞机到22日晚上还能使用的只有185架了。第11混合空军师的199架飞机中,有127架被摧毁,最惨的是第9混合空军师,其409架飞机中,有347架被摧毁,5天后,该师师长Sergey Chernykh 被处决。基辅军区的苏联空军部队损失较少,但其1913架作战飞机中,仍有277架被摧毁于地面。

对于苏联空军官兵来说,6月22日是灾难性的一天,对此苏第17战斗机团的Fyodor Arkhipenko 少尉记得:“22日下午3时,我奉命执行一项侦察任务,从空中,我发现沿着我们的边境,从Brest到Lvov,所有的东西都在燃烧。”

在德国空军对苏联境内目标大举轰炸的同时,以坦克部队为前锋的德国军的已迅速突破苏联国境,在普里普亚特沼泽以南的乌克兰,苏联军队尚能勉强守卫他们的阵地,但在北方的白俄罗斯,整个苏军防线都在崩溃中,面对长驱直入的德军,苏联最高统帅部下令苏联空军出动所有的飞机轰炸德军地面部队。

于是从6月22日早晨起,尽管遭到了惨重损失,苏联空军仍出动了大量SB和DB-3轰炸机对入侵的德军地面部队进行了攻击。由于苏军残存的战斗机在忙于保护己方目标,也由于当时苏联空军和许多别的国家的空军一样,相信一个紧密编队的轰炸机群,以它们的自卫火力足以抵御敌方战斗机的攻击,绝大部分苏联轰炸机没有战斗机护航,这使得苏联轰炸机群遭到了灾难性的损失。

德国空军第27战斗机联队的作战记录中有这样的记载:22日早上,我们得到警报苏联的轰炸机群正在接近,于是战斗值勤的2架Bf-109立刻紧急起飞,Arthur Schacht少尉从后方接近了1架DB-3,但尚来不及开火,那架俄国轰炸机就被一发高射炮弹直接命中而凌空爆炸,于是他立刻选择了另一架DB-3,瞄准开火!那架俄国轰炸机中弹后仍飞了一会儿,接着就垂直地向地面载了下去。

6月22日苏联轰炸机群对德军目标的攻击很快演变成一个自杀性的任务,苏军的轰炸机完全没有战斗机护航,而且由于缺乏无线电装置和有经验的机组成员,苏联轰炸机群被迫采取“线型”编队,使每个在编队后方的飞机员能“看见”在领头位置的由经验丰富的老兵驾驶的飞机,这是当时唯一能把整个编队的飞机都带到目标上空的办法。但这种编队同时无可救药地使整个轰炸机编队无法集中其火力,因而当德国飞机向他们发起进攻的时候,德国人只要担心当前的那架轰炸机的火力就可以了。这导致了成批成批的苏联轰炸机被击落,当苏联轰炸机仍前赴后继地继续他们的攻击。在天上,他们能清楚地看清当时的情况,德国人已深深地攻入苏联领土,而苏联军队的防线正在土崩瓦解之中,整个前线到处是火光和浓烟,到处是一片毁灭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下,苏联轰炸机部队的官兵深切地意识到,现在祖国的命运就在他们的肩上,只有他们能阻止德国军队的前进,哪怕只是暂时地阻止敌人,自己的军队就有可能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于是在整个苏军的轰炸机部队中弥漫着一种“拼了”的悲壮气氛,而德国飞行员也证实,有时他们击落了整个编队的苏联轰炸机,但只要有1架幸存,那么这架飞机仍会坚定地向目标飞去!

其中一次的攻击是由苏第10混合空军师的第39轰炸机团进行的,该团的18架SB于22日0700起飞,他们攻击了正在渡布格河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他们至少摧毁了一座桥梁,但所有18架SB都被德国战斗机和高射炮火所击落。

在苏德战争中,苏联空军第一次对德国境内目标的攻击也发生在6月22日早上,大约70架苏联轰炸机分成几个机群,向德国占领的波兰和东普鲁士的目标发动攻击,其中大约20架轰炸机甚至到达东普鲁士境内的Tilsit-Insterburg一带,苏轰炸机投下的炸弹杀死了一些德国平民,德国第54战斗机“绿心”联队联队长Hannes Trautloft少校回忆到:“在Gerlinden和Lindental的机场报告遭到俄国人的飞机攻击,我们在当地警戒的一个中队Bf-109立刻起飞拦截,结果入侵的26架俄国SB轰炸机中,有17架被我们击落,在地面上到处都可以看到燃烧着的俄国轰炸机的残骸。”

苏联部署在二线的空军部队在22日中午开始传场前线,他们当时对发生在前线的事情一无所知,当他们来到前线机场时,他们震惊地看着眼前的情形:到处都是浓烟烈火,机库成了一堆堆废墟,跑道上满布弹坑,到处都是被摧毁的飞机,而供应情况更是一团糟,由于油库和弹药库被摧毁,增援的飞机往往无法升空,更糟的是德国飞机不时地光临机场,再一次摧毁困在地面的大量苏联飞机。

在开赴前线的苏联飞机中,由一支是苏第45混合空军师第210短程轰炸机团的25架单引擎Su-2轰炸机,这是一种新开发的轰炸机,苏联政府把这种飞机视为最高机密,只有少数人知道它的存在。于是,这造成了一个悲剧。

正当这支Su-2机群飞向罗马尼亚境内的攻击目标时,苏第55战斗机团的一队MiG-3奉命紧急起飞拦截这队“正在接近中的敌机”,率领这队MiG-3的是苏联未来的第3号王牌飞行员,有“苏联战斗机部队之父”之称的亚力山大“萨沙”波克雷什金上尉,但在当时他只是一个被视为“喜欢标新立异和惹事生非”的家伙,以他当时29岁的年纪才是一个上尉,可见他并不得志。

这天,波克雷什金发现了这批“从没见过”的轰炸机,他立刻发动了攻击,后来他在回忆录中写到“我瞄准了第1架轰炸机,给了它一个短射,我不可能脱靶,因为我离它是那么近,以致于它的螺旋浆带起的气流使我的飞机剧烈抖动,我向右方脱离,并爬升到轰炸机上方,准备进行第2次攻击。就在这一刹那,我突然发现轰炸机机翼上的红星标志,那是我们的飞机!我顿时不知如何是好,那架被我击中的轰炸机已经脱离了编队向地面坠去。而我们其余的MiG-3已经进入了攻击位置!来不及犹豫,我立刻截断了我方战斗机的攻击路线,我不停地摇动机翼,并向空中射击,终于使别人明白过来,停止了攻击。被我击中的飞机迫降在地面,幸好没人受伤,其余的轰炸机继续向西非去。”

波克雷什金十分幸运,由于战争初期的混乱情形,使他免于被送上军事法庭。

其余的Su-2继续向他们的目标,罗马尼亚境内的铁路中转站Iasi飞去,当他们飞到Iasi上空时,发现在车站里至少聚集了40列货车,苏军中尉Aleksandr Pavlchenko回忆到“我们9架Su-2,分成3个3机编队从3600英尺高度,冒着密集的高射炮火,投下了炸弹。同时我们看到45师的SB和Ar-2在我们前面投弹。”全部Su-2都安全返回,但Pavlchenko后来得知那些SB受到了重击,一共有27架未能返航。Su-2虽然在战争初期有相当好的表现,但由于它的装甲过于薄弱,无法有效完成对地攻击任务,不久就被伊尔-2所取代。

德国战斗机部队在22日有重大斩获,其中第53“黑桃A”宣称击落了74架苏联飞机,而第51战斗机联队宣称击落12架苏联战斗机和57架苏联轰炸机,其中莫德士中校和Heinrich Hofemeier士官长各击落4架敌机,第54战斗机“绿心”联队宣称击落45架敌机。在战争第一天中,德国宣称在地面击毁1489架苏联飞机,在空战中击落了322架。根据苏联方面的记录,在6月22日苏联损失了1200架飞机,其中在空中损失了336架。

当22日终了时,在回到基地的德国飞行员之间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气氛,虽然他们取得了巨大的战果,但一天中持续飞行了16~18个小时,使每个人都筋疲力尽了。同时德国人本身的损失也高得让人吃惊,在德第51轰炸机联队的战史中写着“在战争第一天的晚上,联队长Hans Bruno Schulz_Heyn震惊地发现我们损失了60个机组,成员阵亡或失踪!光第3大队就有14架飞机被击毁或击伤,联队中一向以幸运著称的第5中队中队长Von Wenchowshi也在阵亡之列!”

在这战争的第一天中德国空军共被击落飞机78架:23架Ju-88,11架He-111,1架Do-17,2架Ju-87,24架Bf-109,7架Bf-110和其他各类飞机10架。此外尚有89架飞机受到各种损伤:17架Ju-88,8架He-111,3架Do-17,1架Ju-87,24架Bf-109,9架Bf-110,3架Hs-123和其他各类飞机24架。罗马尼亚空军在6月22日的损失是11架飞机被击落:4架Bristol Blenheims,2架PZL P.37 Los,2架Savoia-Machetti 79Bs,1架Potez 633,1架I.A.R.37和1架I.A.R39。

德国空军的损失创造了开战以来单日损失的最高记录,在此以前德国空军的最高单日损失是1940年9月15日的英伦空战,那一天德国空军有61架飞机被击落,11架受伤。

而战争才刚刚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