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蝎行动 第七章 第七章: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9/


每人都是使用着一种,悚然与不解,却是熟悉系列范例里的外太空事物的眼神,地观望着主屏面上显示出来的画面。有一块如同是铁碎残片一样的东西在翻转,它时不时地与容器恰似一种推力的、磁力推力线壁相撞,仿佛它本身就存在着生命力迹象。而在主屏的一侧还时不时地显示出,该物体与容器磁力内壁相撞的数据在不停地变化。中校对变化物体的数据十分关注。当整个图像播放完毕之后,尽管主屏上仍没有换上新的内容,而是又一遍遍地重播,他仍盯着看了一阵。然后才与众人再一次地进行招呼。

主管没有就坐,而是站着继续观看,他好像对见到的内容,有了一点一知半解。最后还是放弃了猜测,缓慢地在一边的坐位上坐下。这种如同是魔术师的杰作,它实际是一种怪异物质体的反应现象,他对此是不能明白的。

“这是一个能够证明的,从科学的角度上,能够证明与承认地外文明的实体物质。我们一直就在认真地考虑,物件是来自外星飞行物的假说。因为该物体证明了这种假说的成立。”曲靖说道。

“地外文明物质?”

“是的!”他朝主管点点头。对方见他这么说,再一次抬头把目光落到屏幕上。

“五年之前,”曲靖解释地说道:“我们的空军发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战机驾驶员得到指令朝停留上空的不明物体发射了导弹。不明物被击落,在坠落的残片之中,仅由不明飞行物掉下这么一块残片来。因为它坠落在地面上来了之后,不停地起跳的现象,很容易将它找出来。当不明飞行物消失之后,它也就失去了活力。然后它又像是一个炽热的铁块,问题是无法分析出它的物质成分,因为它不安分,也无法对它进行切割,光像是它的生命能量源,只要在光源下,就会出现反束服的现象,同时变得极为炽热。后来在极强的磁力线下,它才被束服,把它关在磁力束服器的容器中,让它悬浮着,它是一种活性的钢性物质,也可以称之为智能型的生命钢。科技人员一直不懈努力,想弄清它的物理及化学成分,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到答案,只有大量对其观测的数据。”

“确定是一种铁元素?”

他摇了摇头,“不能!根本不知道,从直观上来说,也许是你所说的铁元素,但是更多的仍然是猜测,它是一种我们地球上没有的非金属。也许是一种我们人类不知的碳元素。”

在非金属的元素之中,碳是一种很重要的元素,因为碳的化合物是组成生命物体的基础。碳的化合物约有几十万种,在自然界中,几乎所有的动植物都是由淀粉、脂肪、蛋白质等碳合化物组成,它们虽是人类的食物,其中蛋白质和生命活动有密切的关系,单是人体中就有几千种不同的蛋白质。

“从观测中,有没有观测到符合物理特性,以及存在可寻规律的观察记录?”

物理规律里有一种被称之为对称性事物,与此相应地存在一种守恒定律,这就是物理学中普遍存在的原理。时间平移对称性的后果,如果反应在一个孤立的系统,同外界没有能量交换之中,就是守恒定律。在这个系统里,能量、时间、以及其他任何时间里所拥有的能量都是相等的。

对称性又遭受到空间的左右,事则是指一个运动过程和物理规律转换成镜像之后,仍然服从原来的规律。

“不能!”中校说:“面前的事物完全超越了我们所有的物理概念。”

“它在磁力束服容器中,受到的磁力线束缚力有多大?”主管问及一个技术上的问题。

“像它这样的碰撞容器内壁的力量经换算之后,如果没有1000牛顿力是做不到的。”

“如此小,宛如一颗土豆大小的残片块,竟然能够产生出,如此巨大的力量,简直是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情况是:时间己是几年了,以前它原本已经安静了下来,但是现在突然又活动了起来。”

“什么时候观测到该物件出现了复活的变化?”

“记录下来的时间与宇航器被不明物体相撞,是发生在同一时间段里。”

“那就是说,有可能存在某种联系。”

“是这样认为的,我们都是这样的认为。”

接着向三人做出一个示意去看一侧的,另一面显示器里面出现来的最新内容。那是一个倒立的V字形几何线条,两条线条的一侧都标明出一定的数据。随后就像是一个光源带,它像发出了各种射线式的那样,是由一个已知点的角度上,从角度上的那一点延伸出无数条线条。最后只保留两条相交线条,其他的全都被抹隐了下去。

“这是我们的宇航器与不明物体相撞的太空空间点,经过各种点与点之间的计算,最后计算得出了,由深邃太空发射而来的一束光束线,其落点落在距离我国领土,有一千公里的亚热带国家里的丛林之中。”

主屏里的图像,被刚才所说到的一个地理概貌给替代。那是崇山峻岭,荒无人烟的地域。随后才由新的图像出现之后才将它给取代。

“这是宇宙学方面的专家,根据光束的方位,经一个程序让电脑模拟出来的三维时空,并由前面出现情况的特定资料,编绘出来的资料图像。”曲靖进一步解说道。

一种光束在茫茫的宇宙空间中做直线前进,最终到达相距百万光年的拽光星系。那是一个比我们银河要大上千万倍的星系。以前它一直没有被发现,原因是:它处在一片星云的后面。随着对该星系的拉近与放大,本来只是一个恒星亮点的光点,呈现出由无数恒星系组成的拽光星系的整体星系图案。那束模拟出来的光束仍在继续地向前移进,最终选中拽光星系里的一个行星系,然后又确定了这个行星系里的一个小恒星系。

“据对它的光谱进行了分析,在该恒星系中有一个最可能的行星被锁定。这个行星系与我们当初的论点有所不同,这是最新分析得出来的数据,有两颗相互环绕的行星,共同环绕着一个恒星运行。星系学家论证那两颗行星每一个颗的质量是共同的,它们的质量、密度与地球相等。最奇特的现象就是,这个星系里的小小恒星系,其成员只有两颗行星,并且是处于同一轨道上。”

“组成的化学物质是什么成分?”主管很想知道这一点。

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总是把人类这个生命体所需的物质体系,去认为是生命存在的论证体系。但是随着各种环境下的生命体形式的发现,他早已经做好了全面调整,接受了新的理论观点,太想知道那颗行星的物质成分。从而在脑海里去模拟出,可能的外星生命体的形状来。

这正是基地主管屠清仁的爱好之一。他结识了该方面的许多专家。让他在该领域获得了很多的知识。提高对微观及至宏观方面的认识。有一阵很长的时间里,他让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该种学说之中。对地球的了解也进一步地加深,这是一个可以用来对照的参考系。我们日常接触到的物质含有数目庞大的原子和分子。就拿我们的地球来说,能使人类安身立命的地壳,它主要是由硅酸盐和氧化硅构成,在这种物质的结构之中,硅原子和氧原子形成一个四面体,氧原子在四面体的角上,硅原子位置于四面体的中心,它可以成为独立的原子群存在,也可以与其他四面体共有由氧原子形成环、链、片的三维骨架。金属离子则充填氧原子形成的间隙之中。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生存,繁衍,实际上是与数目庞大的氧原子和硅原子及各类金属在打交道。

“目前还没有分析出来,显然有利于分析的资料还不够充分。”

辽阔这时候发话问道:“目前该事项是由廖括负责的吗?”

“只有他是最胜任这项事物的。”曲靖回答。接着转朝向对方的事项上去问道:“你负责的方面是如何安排的呢?”

“按部就班!”

在来基地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国防部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获得了命名吗?”

“毒蝎行动!”

“使用以前的那个未能成功的行动计划来命名。”曲靖稍许地思考了一下后接着说,“这是个很好的方案。国防部不应该存在失败的记录,你说,我的认为对吗?”

“非常正确!”

“执行行动的人员都选中了吗?”

辽阔把目光转朝向基地主管与上将。上将这时候插入话语来说道:“我们认为还是选用上次行动的人员。”

“他们早已经到达了刘国贵少校的训练场,准备等待出发指示。”屠清仁回答道。

在训练场上,因任务而聚集的特种部队,退役的士兵们排成了一字形的队形,接受着少校的检阅。这一次他们没有独自享受整个训练基地的荣耀。一支新的在役特种部队,正在这里接受训练。宽广的训练场里,到处是进行训练的人员。当少校对他们的讲话完毕之后,仍然由外号叫教官的李忠来担任,这支人数为三十人的训练官。在他的指令下,众人首先进行体能恢复的项目训练,障碍越野跑步训练。

经过连续的项目及高难度的测试之后,他们没有一个人过了不关。只是教官李忠有一点对其中的两名战士,不太满意在训练中的表现。在所有的科目都测试之后,在集合列队的时候,教官将这俩人叫出队列来。魏征与资墨准备接受他的训责。

“我说两位先生!”他用上极度陌生与专业的语调说道,并来到了两人的面前,来回近距离地将俩人,从上到下细瞧了几遍。突然,他在陡然间里,如同爆发式的大吼了起来:“我们都知道自己前来的任务,是吗?快回答我的提问!”

“是的,教官!”两人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

“知道这是我们的荣耀对吗?”

“是--。”

在两人的回答声还没有说出口来,更严厉无比的话语从他的嘴中直接地喷发了出来,“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是每个人的肩上承担着国家的重任,不能有任何的分心,要把全部的精力投入进来。立正!”如同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愤怒情绪在他的心中产生,“向左转!跑!给我跑三圈,快!混蛋!快!快跑!”

俩人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听命后立即跑动了起来。跑离一段距离之后,资墨对身边的魏征道:“是我害你受累啦,在训练的间隙不应该向你寻问个人的私事。”

“不能否认的一点是,我的确也在想这方面的心事。”

“奇怪的李忠!”

“他是对的。”魏征喘着粗气急急地说道:“一个很知道使命,同时又是一个很清楚自己责任的人。”

俩人围绕训练场地的跑动,反而有利于对一些事项进行交谈,因为从交谈里获得了一种有效的见解。尽管两人遇到的事情有异,但是其性质是有着相同性。

“有了一次经历,我想她会想到这个方面上来的。”

“你是说蔻丹!”魏征说道。“她会猜到我们离开的内容。”

资墨点点头,然后问道,“假如我们在这次行动中,回不来的话,各项后事都做好了安排吗?你将把小镇全面发展计划的指挥与管理权,把该事物托付给了谁?”

“全部交待给了党支部书记小高,让他去遵照遗嘱办理,真希望我们所有的人,在执行这次行动之后,人人都能够平安地回来。”

“整个乡镇的人都在为我们祈祷。”资墨猜想道。

“是的,整个乡镇的人都在为我们祈祷。”

俩人的确是一点也没有猜错,在离开小镇后的第二天,市、县级领导仍留在小镇上,协助小高去管理各项事务。他们曾经有过一次去为国家执行重任的经历,尽管上级领导也不知道详细内容,但是所有人的内心里都有一种坚定的认定,那就是奉命去为共和国执行一项特殊的使命。

在他们离开后的第一天早晨,蔻丹独自一个人驾车上了县城。她来到善妮下榻的宾馆。在她订住的套房里,见到了她,她的父亲刚好也在场。虽然善妮那天驱车跟在车队的后面。一直跟随车队到达市里,直到车队驶入军区,她被拦在外面才不得已,只好罢休了回来。本来是想上小镇去见蔻丹,没想到她正好来到了宾馆。

见到她的到来。善妮如同是见到了一个先知,立即把她牵坐到沙发上。

“快告诉我,”她说,“我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一次他们类似的形式,当时我不知道,在不久前经打听后才知道的,那一次他们是奉国家的使命去救我们。这一次会不会又是类似的行动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