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4/



苏院长小孩子一样朝罗欣欣扮了个鬼脸,“嘿嘿,我在追蝴蝶。”

“蝴蝶?哪来的蝴蝶?撞鬼了吧你。”罗欣欣咭咭笑道。

“撞鬼?谁撞鬼了?看我去收拾它。”秦万琪一辆坦克地开了进来。

苏院长闻声,马上停了追蝴蝶,飘到秦万琪身前,用手在秦万琪眼前晃了几下,笑道,“嘿嘿,没事,眼珠还会动。”

“死人才不会动。”秦万琪没好气地道。绕过苏院长,一屁股坐到东方求败身边,双眼就定定的,一声不吭。

“他到底咋啦?”苏院长不解地问东方求败。

东方求败笑了笑,“中邪了。”

“中什么邪?”

“花邪。”东方求败一本正经地答。欣欣禁不住“卟嗤”地笑出声来。

苏院长身子一矮,差点双膝跪地。

直起身,手里多了一枚钢针,“花邪最好办,放血就行了。”

“你懂?”东方求败不太相信。

苏院长二话不说,走到秦万琪身边,就抬秦万琪的脚。

膝头一抬,也不知是什么神力,一下将苏院长撞飞,直飞向门外。

“我中邪?你们才中邪。”秦万琪不高兴地说,然后转脸望着东方求败,“魔叔,你不帮我就算了,还造我的谣。你看我哪点像中邪的样子?”

“哈哈,我原以为说中邪,就可以难倒苏院长的,谁知却是他的强项。”东方求败笑说。

话音未落,门传却传来两声“哎哟”的喊。

“剃头苏你搞什么鬼?阉猪被猪踢了一脚不成?无端端的撞到我老蔫身上来。没见我正背着猪部长么?”老蔫一气说道。

老蔫是谁?

跟猪部长有什么关系?

“欣欣,快来,扶猪部长入病房。”苏院长喊。

罗欣欣走了出去。

老蔫却走了入来——

似曾相识。东方求败感到老蔫似曾相识。

脑间灵光一闪,想起来了——

老蔫的猫会画地图。

老蔫的猫会画地图,就莲花镇而言,绝对是史无前列、几乎绝后的。以前,说猫不会捉老鼠,说猫接受老鼠的孝敬,说猫跟老鼠同流合污,初初还感到奇,感到怪,感到不可思议,而义愤填膺。但渐渐,见多了,识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就像面对中国的足球,任猫怎样去折腾,也不用再生气了。没气可生的莲花镇,表面当然是很平和的,人们相互见了,话也不必,笑也不必,点头也不必,只眼睛木木地、懒懒地一转,就权当招呼了、客气了。这虽然很闷,可闷惯了,都浑然无觉。

但老蔫的猫会画地图,这空前绝后的壮举,无疑是晴天打了个响雷,给莲花镇带来无限的惊喜。

老蔫的家就在墟场边,可以说是镇中央。人们买菜的时候,可以到他家去看;逛街的时候,亦可以到他家去看。谁爱惊奇,都随时可以到他家去感受一番。谁都知道,老蔫的脾气是好得没救的,你骂他一千句,他也懒懒的,嘴巴像胶粘着似的,老半天也回不出一句话来;你抽他一个耳光,他也软绵绵的,全身一棵秋草地蔫着,老半天也还不出手来。这样蔫蔫的人,你还能期望他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他所养的物事,也就是镇上称为懒猫的猫。猫跟了他,人们就怀疑,那猫除了吃了睡,睡了吃,绝对不会干别的什么事。邻居的阿婆就常怨,老蔫家的鼠叫声常把她老人家闹醒。更有尖酸者说,早就见过一窝小老鼠围着老蔫的母猫寻奶吃。

这下,老蔫的猫会画地图,镇上的人岂能不刮目?

首先,镇上的人都像拾了宝,脸上都笑盈盈的。见了面,也不再眼睛木木的一转,而是相互报喜似的,不约而同地道,老蔫的猫会画地图。

莲花镇有话了、有笑了。

再者,识多见广的镇长也发话了,像老蔫这样会画地图的奇猫,是十分难得的。猪部长闻知,也亲赶到莲花镇,对镇长说,“像这样的奇猫,应该申请世界奇才吉尼斯大全。”

镇长便根据猪部长的指示精神,迅速以镇政府的名义,筹备成立“奇猫宣传工作领导小组”,镇长亲挂组长。按照镇长的话说,这是一项极之重要的工作,宣传好了,奇猫将是他们莲花镇的一个旅游亮点,会带旺整个莲花镇的旅游业;奇猫还将是他们莲花镇生动活泼的形象,就像人家美国的米老鼠,完全可以拍成动画片,制成玩具。反正,奇猫带来的好处是无限的,前景是十分美好的。

既是猪部长的点子,镇长对宣传部的工作自然十分支持。当贺副部长说要以《虚无周报》的头版来宣传老蔫的奇猫,镇长的心口便“叭叭”地拍得天响,“没问题,我支持你们一万元的工本费。”

经《虚无周报》的一宣传,老蔫的名声大震。

为了照顾老蔫的情绪,不让老蔫有半点的委屈,达到照顾好奇猫的目的,镇长特批他为镇政府的临时工,月薪五百。

这消息一传开,镇里都哗然:谁见老蔫的猫画地图了?

不是人人都去看了吗?都说了吗?镇长大怒。

看是看了,但老蔫那猫老半天才画一下,真要看它画好地图,非一年半载不可,谁有那个耐性等?

既没看到,怎说老蔫的猫会画地图?

老蔫自己说的。既然他的猫能喂小老鼠吃奶,几年也不曾叫春,还有什么奇迹不可以发生呢?镇上的人都振振有词。而商家都将老蔫的猫作为自己店铺的招牌形象,镇上流行的歌也是《会画地图的猫》。

那些年,老蔫很是享受着名人的荣耀……

一眼见到东方求败,老蔫先是愣了一下,继而马上冲东方求败笑道,“呵呵,差点当你是老马了。但你不是老马,老马不是你。老马的肤色是白得如玉,你的也白得如玉。但老马的左脖上没有一颗黑痣,你却有一颗黑痣。没有黑痣的是老马,有黑痣的不是老马,老马……”

见老蔫老马个没完,秦万琪的头发就飞了起来,“你老马老马的,到底谁是老马?”

老蔫指着东方求败,“他啊。哦,不不不,他像老马,但他不是老马,老马的脖子……”

“烦。”

秦万琪身子一晃,拉起东方求败就飘出了院长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