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长廊:叶挺在狱中与国民党蒋介石的斗争

昭勇将军 收藏 0 113
导读:1941年1月14日拂晓,在皖南事变中指挥部队战斗了8昼夜的新四军军长叶挺,率部队突围至狮形山北坡,遭到国民党军一○八师的重兵围堵。 为了摆脱困境,叶挺带着他的随行人员下山与对方谈判,却被无理扣押了,“北伐名将”叶挺转眼之间变成了“罪人”。 一 蒋介石对“北伐名将”叶挺的军事才能一向很欣赏,多次想拉他过去,但都被叶挺拒绝。叶挺任新四军军长时,蒋介石曾寄予厚望,想让叶挺把共产党的队伍带到前线让日寇吃掉。但3年来叶挺没有按他的想法做,使他很失望。现在,叶挺虽然落入他的

1941年1月14日拂晓,在皖南事变中指挥部队战斗了8昼夜的新四军军长叶挺,率部队突围至狮形山北坡,遭到国民党军一○八师的重兵围堵。

为了摆脱困境,叶挺带着他的随行人员下山与对方谈判,却被无理扣押了,“北伐名将”叶挺转眼之间变成了“罪人”。



蒋介石对“北伐名将”叶挺的军事才能一向很欣赏,多次想拉他过去,但都被叶挺拒绝。叶挺任新四军军长时,蒋介石曾寄予厚望,想让叶挺把共产党的队伍带到前线让日寇吃掉。但3年来叶挺没有按他的想法做,使他很失望。现在,叶挺虽然落入他的掌心,但他迫于国内外的舆论压力,也没敢将叶挺“交军法审判”。于是,蒋介石使出惯用的手段,威逼利诱,加紧“收买”叶挺。他认为只要假以时日,软硬兼施,折服叶挺只是迟早而已。


可是蒋介石错了。叶挺不是政客,虽说曾脱党10年,但他始终坚持共产主义信仰,严守人格节操。从他被扣押的那一天起,就做好了进行狱中斗争的思想准备,他要把监狱当作“心灵苦斗的战场”。


叶挺被扣押后,几经辗转,被押到江西上饶集中营七峰岩监狱。在这里,叶挺和他的随员被拆散开来,他被单独关押在一座庙堂里。随员们则被绳捆索绑,钉上脚镣,投入了暗无天日的山洞。


蒋介石决定使用软的,试图说服叶挺,他派出的第一个劝降说客便是直接制造皖南事变的刽子手顾祝同。顾祝同是叶挺在保定军校的同学。先把叶挺从七峰岩的庙堂里接出来,安排到离上饶市16华里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驻地李村一个单独院落里监禁。为了不让叶挺和外界接触,院落四周砌上一人多高的围墙,门口设有持枪的固定哨兵,院内院外都有便衣特务监视。每天,顾祝同都以美酒佳肴连续宴请叶挺,而且彬彬有礼,叙旧交,谈友情,待之以上宾。叶挺虽然满腹厌恶,却没有表露出来,他要看看这些双手沾满抗日将士鲜血的顽固派头目们如何表演。


不久,在一次筵席上,顾祝同终于把蒋介石的底牌亮了出来。他满脸堆笑地说:“昨天,校长从重庆拍来电报,专门问候希夷兄(叶挺字希夷,编者注)的情况。并嘱咐小弟,要给予特殊照顾。小弟深感荣幸……”另一个在皖南事变中亲自指挥反动军队残杀抗日将士而领了重赏的,与叶挺在保定军校也有同窗关系的上官云相配合着说:“是呀,蒋委员长对叶将军这样器重关心,实属罕见!这真是礼贤下士,感人肺腑呀!”


叶挺冷冷地听着他们一唱一和的鸹噪。顾祝同接着说:“希夷兄,蒋委员长十分器重你,这次事变没有你的责任,是项英不听指挥,违反了军令、政令……”叶挺禁不住打断他的话问道:“不知墨三(顾祝同的别号)兄可曾记得,几个月前,我们在这里制定的新四军北移路线的规定?”顾祝同当然记得,那次双方协议规定,新四军走宣城一线去苏南,国军保其沿途安全。双方还在“规定”上签了字。顾祝同眨眨眼睛说:“那次协议……已经取消了。”“为什么要取消?”叶挺瞪着他追问。“情况发生变化了嘛。”“既然情况发生了变化,所以我们决定走国统区,这违反了什么军令、政令?”顾祝同连忙摆手说:“哎,希夷兄,新四军的事,完全是项英听从延安的指挥,与你无关。委员长在电报中说,只要你能将事变起因说明在于共产党员项英没有服从统一的军令、政令……”


叶挺闻言,义愤填膺,断然拒绝,他质问顾祝同道:“新四军是人民抗日军队,共产党是人民抗日党派,你们那么多装备精良的部队,为什么不上前线打日本,却转打艰苦抗战的新四军?我们按照你们指定的路线北撤,怎么是不服从军令?又怎么是‘叛变’?你们做出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又要把责任推到项英身上,岂不是伤天害理?!”


顾祝同和上官云相都愣住了。他们原以为打着蒋介石的旗号,一定能把叶挺镇住,让他屈服,没有想到叶挺的回答却如此斩钉截铁。顾祝同故意不接叶挺的话茬,耐着性子继续劝道:“希夷呀,你又不是共产党员,何必替人受过呢!只要你声明一下事变的责任不在政府而在中共,便可以恢复你的自由,而以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相屈,我们合作抗日。”叶挺没等顾祝同的话落音,就拍案而起,大声说道:“我替谁受过?共产党有什么过?当今是国家危难存亡之际,我叶挺只想抗日,别无他念。你们反复无常,不顾国共合作抗日的诺言,陷害抗日的新四军,‘合作抗日’怎么说得出口?”顾祝同有些沉不住气了,板起面孔说:“希夷,你这样做,就不想一想后果?”叶挺说:“后果还用我想吗?你们不是早已宣布我‘叛变’,将我‘革职’,‘交军法审判’了吗?我正等着公开的军法审判呢!我要将真相大白于天下,只要人民了解我叶挺,要杀要关皆由你们。”上官云相看顾祝同劝不动叶挺,便阴险地说:“叶军长,军令、国法可是无情的呵!”叶挺把眼一瞪说:“要砍脑袋,就砍吧!我叶挺的为人你们也略知一二,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屈!”


顾祝同看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已没有一丝儿热气,只好将“宴请”活动停止下来,另打别的主意。


叶挺回到囚室,仍然满腔悲愤。他仔细思忖着顾祝同和上官云相这些天来的一唱一和,意识到蒋介石搞皖南事变,已受到国内外人士的强烈批评,现在急切地需要自己抛弃跟随共产党抗日救国的立场,站到他们反共阵营那一边去,给蒋介石一个支持,给共产党和新四军一个沉重打击。这是自己根本不可能做的事情。叶挺知道,和蒋介石对抗,后果无非两种:一种是像好友邓演达那样,被秘密处死;另一种是做第二个张学良,被长期关押,老死狱中。死不足惜,但要死得干净,死得明白。叶挺暗下决心,为抗日而死,死而无憾,背叛民族,背叛信仰的事自己绝不能做。他想起抗战初期,曾请郭沫若将自己的座右铭写成条幅:“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他觉得现在最紧的是保住那个不可剥夺的“志”。他提笔蘸墨,走到斗室的窗前,在玻璃上写下“坐牢一个月,胜读十年书”;又在左侧的墙壁上写下“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表达他坚不可摧的革命意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