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一个女孩儿肚子大了,全营老爷们都是嫌犯

这是我当兵期间,我们部队发生的一件事。记不准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还是八十年代初的事,有一天,我们部队三营驻地边上一个小村子来了老两口,领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二十多岁,长得还挺漂亮,不过来时可是哭的不成样子,真格是梨花带雨,可怜兮兮。姑娘被家里亲人领着,要找部队领导。营里最高领导营长,教导员接待了他们,女孩家长愤愤地说,你们这些当官的是怎么当的,手下的兵是怎么管教的,把我姑娘的肚子都给搞大了,现在躲起来不管了。营长教导员一听,脑袋都大了,这还得了,出了大问题,马上向团里汇报,团里政治处的一个姓王的付主任,带着群工干事等等一帮人,立刻赶到三营。

团政治处的人会同三营的领导一起和群众谈话,问这个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间的事,在什么地方,是谁把她肚子搞大了?这个姑娘说,她也没记住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好像也有一段时间了,是三营的一个当兵的,在营房外的庄稼地里,说喜欢她,要和她处对象,同时提出了性要求,她不同意,怕怀孕,那个当兵的就给她一粒白色药片,说是避孕药,吃下去就没有事。她耐不住那个当兵的磨唧,就同意了,吃了药,两个人在庄稼地里发生了性关系,没想到那药不好使,这段时间发现自己怀孕了,肚子渐渐大了,再也瞒不住家里人,父母亲问她,她不想说,被打了一顿,不得已说是这么这么一回事,爹妈一听气坏了,立马来找部队,要求部队给个说法,要把那个混小子找出来,好好收拾一番。

王副主任亲自问那个姑娘,那个当兵的姓甚名谁,在三营那个连队或者部门,那姑娘说当时也没问他叫什么名,具体是那个单位的也不知道,就知道是三营的兵,因为看见他进了三营的大门。王副主任和三营的营长教导员听罢都感到很挠头,不知道名,不知道单位,什么时间也记不住,这让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找人呢!姑娘家里人可不干,就是向部队要人。王副主任只好向团首长汇报,团首长听了汇报,也很头痛且非常生气,马上下令,三营全营集合,一个人也不许拉下,凡是老爷们都要排成一列,脱帽,让那个姑娘一个个辨认。命令下达,营长让通信员通知全营,偏偏通信员还多问一句,全营集合,那营房大门口的哨兵来不来?营长正气的不行,瞪了通信员一眼,粗声粗气地说,甭管是谁,是咱营的老爷们就必须来,一个不许落下!

一声号令,操场上,全营上下几百号人紧急集合,不论干部战士站成一列,脱掉军帽,笔直肃立,大多数人不知就里,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上级突击检查我们的卫生还是怎的,再不就是检查头发剃的合格不合格?只见营长教导员还有团政治处群工干事领着一个年轻姑娘走过来,象检阅部队似的,从队列前走过,姑娘小脸苍白,脚步有些不稳,慢慢走着,向队列里的每个人瞧着,打量着,有些小战士让姑娘瞅的不好意思,脸都有些红了,也有些老兵油子不在乎,还故意瞪着眼睛,露出色迷迷的神情,倒让那个姑娘不好意思,把目光收了回去。

政治处王副主任站在一边儿看着,这个气呀,没法儿说了,只看着那个姑娘走了过去,看了一遍,走到队列尽头,站住脚步,“陪同”人员以问询的眼光看着她,她的爹妈也过来问她:是谁,那一个?她摇摇头,表示没有。政治处副主任问三营长:“营里的人都来了吗?”营长说:“在家的人员包括喂猪的都来了,那些出差,参加上级训练.学习和探家的不包括在内”。姑娘的爹妈听说不干,要求一个不能落下,主任说,那今天是不行了,要等他们归队才行。这事就先这样放下了,团领导说,既然这样,事还不算完,没弄个水落石出,三营还是嫌疑营,凡今天不在的人员,回来一个辨认一个,一定要一个不拉的全部辨认到。

三营的弟兄们事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个个都气坏了,群情激愤,都骂:“是那个王八蛋干的缺德事儿,让全营跟着背黑锅”,不少人互相开着玩笑,你老丈人领着媳妇来了,怎么不去相认,躲起来干什么?也有人骂那个年轻的姑娘,你这个傻×,人家要干你就让干,给你个药片你就吃,真是傻透腔了。就这样,三营被这件事搅扰了很长时间,因为回来一个人就得找人家来辨认,这外出的人一个个回来,姑娘和家人就一遍遍来辨认,来了就得接待,时间晚了,赶上饭时还得安排伙食,可把营里的领导忙的够呛,更是烦的够呛。

三营外出的人员一个个回来了,姑娘和家人一个个辨认了,又一个个否定了,不是,不是,不是,没有一个是,人越辩越多,可以辨别的人数就越来越少,还是一个也不能确认,渐渐,陪同辨认的政治处的人员看出一点问题,这姑娘随着辨认的过程,越辨认底气越不足,越发露出慌乱神情,最后想不再辨认下去了,只是她的爹妈还是不干,硬是别着她来辨认。以后,可以想见,最后一个外出的人归队,经这个姑娘辨认,还是那句话——不是。

最后一次辨认,姑娘只能说不是,营长教导员对姑娘的父母说,我们营的人员你姑娘都看过了,没有一个人是,你们看怎么办?爹妈还是不依不饶,说你们一定把那个兵藏起来了,我们得看看你们部队的花名册。营长当即说,这不行,军事机密,你没有权力看。政治处群工干事说:如果你信不着我们,我看这样,我们报警吧,让地方公安部门来处理。

此话一出,姑娘眼神异样,脸色大变,什么也没有说就跑了出去,爹妈不知就里,追了上去。三营长对团政治处的群工干事说,回去和领导汇报一下,这事不能就这样了啦,说什么也得搞得清清楚楚,还我们三营一个清白。团里也觉得这样不行,应该调查清楚,彻底解决,不能就这样算了。这样,团里一边派出调查组,到那个村子里调查,一边向地方公安机关报案,军地两家共同调查,最后把这件事的内募搞清楚了。

原来,这个姑娘在村里有一个相好的,两人还没有建立正式恋爱关系,因为欲火难耐,两人偷吃了禁果,结果姑娘怀孕,那个时候未婚先孕是不得了的事,两人非常害怕,想来想去无计可施,那个小伙子想出了一个歪点子,让那个姑娘找部队,就说是当兵的干的,那姑娘也是糊涂,不好好想想,就答应了,于是有了上边儿所说的一幕。接下来就是,那个小伙子被逮捕,后来判了五年徒刑,可够重的,最名很大,叫做诬陷我们的亲人子弟兵,破坏军民关系,没给他戴上反革命的帽子,还是部队给求的情呢,年轻姑娘一家从此在村里再也抬不起头来,感觉很掉价,不过,后来那个姑娘和出了狱的小伙子还是结了婚,成了一家人,而那个孩子还在爸妈的婚礼上当了伴郎——此系传说,小伙子出狱后自己干个体,还真就发了财,此乃后话。

事情真相大白,团长亲自到三营宣布,三营的嫌疑身份解除,不过,又宣布一下纪律,我们要注意自身形象,搞好部队管理教育,这件事等于给我们敲了警钟,如果我们稍有疏忽,就会给部队带来不良影响,最后团长说:“告诉你们,都老老实实的服役,回家去找老婆,在部队就别再白日做梦娶媳妇,想的美,小心我收拾你!”

本文内容于 2008-7-18 15:56:09 被胡之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