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是星期天,终于可以休息了,我的心情好激动呀。等待心爱的星期天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回想以前的生活,那用这样的煎熬自己呀,呵呵。总之,我很兴奋!

吃完早饭,班长们开始准备请假外出了,我们也很激动,幻想着出去逛街的愉快轻松。一帮子新兵坐在班里的水泥地上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外出大讨论,去什么地方,吃什么东西等等,反正是一样也没拉下。心里那个美呀。不一会,班长拉着长脸走了进来。感觉很是不妙,我们赶紧自发的站成一列班横队。临时副班长就是我,赶紧下口令,好让大家以饱满的昂扬的姿态展现在班长的面前,赢取更多的良好印象分。遗憾的是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发生,班长用他那独特,冷峻的眼神把我们这帮子新兵蛋子挨个扫描了一遍后,慢条斯理宣布了关于放假的若干规定和要求,基本精神如下:第一,放假期间内务卫生要保持高标准,班内的地面要始终整洁,各类物品的摆放要依旧到位,成直线。第二,上午可以将不干净床单,衣服等进行洗涤,完后晾晒时要统一用背包绳挂在连队后面的晾晒空地上。第三,要进行帮厨,因为要会餐,没办要出一名新兵。第四,请假外出严格按照相关比例,新兵一律不得请假外出。说完后,高大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长长的走廊中。

我们这帮新兵蛋子瞬间哑口无言,失落,伤心萦绕在每个人的心里和脸上。我郁闷极了,盼了这么久却是这个结果。我突然之间很想家,有些不适应。怎么越来越感觉像是坐监狱一样,没有了自由呢。这些天来,天天一二一,人都快闷死了。怎么连个属于自己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呢?我真的很想去县城的大街上走走看看,看看街上的人,街上的车。我感觉自己离生活中的人很远,怎么靠都靠不近。很想去吃吃大街上的饭,比如一大盘过油肉拌面,炊事班的饭我这段时间是有些吃够了,馒头都能粘在墙上,让人真有些受不了。我还想回到家乡,和好朋友们在街市上吃吃烤肉,喝喝啤酒,海阔天空的好好说说心里话。可是现在这一切只能是梦想了,昨天那么容易就能办到的事情,怎么换了个环境就突然之间变得这么难呢。我想不通,最起码这段时间想不通。部队上要是一直这样让我过下去的话,我想我会直接崩溃的。看着身边的同年兵战友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安慰别人吗?没必要。别人安慰自己吗?似乎也没必要。就这样我们一起在班里沉默了五六分钟,谁也没有说一句话。我想这应该算是集体的自发调整吧!

不过郁闷归郁闷,生活还要继续,帮厨还要继续,洗衣也要继续。我报名帮厨,其他战友打扫班里的卫生,整理内务和洗衣服。就这样我走进了传说中名声似乎不太好的新兵连炊事班。一进去就是白烟朦胧,我心想果然不愧对传说呀,和妖怪的老巢一样。不一会我就知道为什么新兵连的炊事班会拥有神话般的传说了。老兵们一个一个脸拉得比我们班长还要长,东指一下,西指一下。我们这些小新兵们比枪子飞的都快,挨骂的事情可没人喜欢的。说实话,以前在家里什么活都不做,都依靠父母了。现在蹲在洗菜的大盆子前面,脑子发木,眼神发呆,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如何下手。一个老兵走了过来,横眉冷目的批评了我后做了个简单的示范,我赶紧让开老兵,自己甩开两个膀子狂洗起来,我知道这种情况下,动作要大,身上要湿,才会让不好的状况得到一定的缓解。不一会我就开始流汗了,因为一百多人的菜是很多的,我洗了好几盆才洗完。心里对自己说到,乖乖,这要是在家能吃多少天呀。这心里正想着这事,那边喊了起来,:“那个新兵,赶紧把洗菜盆冲干净,放在架子上。然后到外面来帮忙杀鸡!”我迅速清洗洗菜盆,然后摆好在架子上。擦擦额头的汗滴,就跑向炊事班外面的后院。

一出门我就晕了,有几十只活蹦乱跳的鸡们集合在一起等待着宰杀,老兵递给我一把锃亮的菜刀,说到:“你去把这些都杀了去”我接过菜刀,走到鸡们的面前,又傻了。怎么杀呢?以前没杀过这么大的生呀!我很紧张,毕竟这是生命呀,而且是这么大的生命,蚂蚁是踩过,可是那没什么感觉呀。身后是老兵威严的眼光,身前是从没有杀过的鸡,我头昏的不行。咬咬牙吧,我一把抓过一只拼命挣扎的芦花鸡,眼睛一闭,用菜刀猛地向它的脖子处抹去,可就在接触到的一瞬间,菜刀就定格在那一瞬间里了。我犹豫,似乎还有些害怕。就在割开的那一刹那,我没有继续下去,原因很简单,就是没有这样的经历和胆量。身后的老兵生气了,大声的喊道:“什么东西,还是个男人吗?滚到一边去!”我赶紧扔掉刀,呆呆站在一边。老兵拿起菜刀,一把抓过一只鸡,拔掉鸡脖子上的一些羽毛,一刀下去没停就将喷着血的鸡扔到了一边,顺手又用相同的方法结果了一个。然后转过头大声的问我:“你看清楚了没?先拔毛,然后一抹就好了。你是来当兵的,这点活都干不了,你来当个狗屁呀!”我快速的点点头,接过老兵递过来的刀,咬着牙抓过了一只,对自己默默地说你是一个军人了,是一个男人了,有什么能阻挡你,不要在这里丢人了。就这样,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结果了一只鸡的生命,并开始不停地结果。我想这件事情应该是让我难忘的。因为在这件看起来很小的事情中,我内心所受到冲击却是很大的,这个只有我自己知道。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是不相同的,一件事情对于一些人来说微不足道,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可就是很大的遭遇了。我想这对我也算是一种锻炼吧,毕竟今后更多的事情是要靠自己解决的。不愿意做,不会做但却要必须做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这也许就是成长。

在洗完菜,整理完相关的前期准备工作后,我们新兵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老兵们开始甩开铁锹炒菜。我们偶尔帮忙打打下手,主要是看老兵的铁锹炒菜,以前只在电视中看到的情景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很是让人兴奋的。不过我们不能多说话,更多的是自己去体会这种感觉。话多了的话,会被批评的。这就是新兵连的潜规则。

终于开饭,帮厨的一个好处也被我们发现了,那就是参与帮厨的人员可以吃到更多的肉和菜。因为我们可以在操作间里先打一些自己吃,炊事班的老兵们会在这方面睁一眼闭一眼。等集合吃饭时,我们回到各自班里时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我个人认为这应该是我这次帮厨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事情了。我想它会成为我今后继续积极参加帮厨活动的一个主动力,呵呵。

晚上进行晚点名,对于好的人和事情进行了表扬,不过似乎表扬的内容不是很多。那个高个子排长主要是训人和批评人。我感觉他这个人有点爱摆谱,经常搞得自己很了不起似的。听他的口音像是南方人。有些象我高中时的化学老师,很爱整人。不过这样也没办法,在部队中就是这样,上级就是上级,下级就是下级,再说我的这些看法也不一定正确,也许我对这个新来的高个子排长还不是很了解。终极评价还是放在以后吧!周末就要结束了,和在家里是的礼拜天很不一样,一种新生活,绝对是一种全新的生活。不好,班长似乎要安排什么活动,不能再写了。今天就告一段落吧。。。。。。

本文内容于 2008-8-3 23:48:01 被二品带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