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天府之国川西盆地历来被认为是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的好地方,雕就住在那里。乡下孩子没什么玩的,在十岁不到的时候,迷上了打弹弓,读书、睡觉、吃饭也带着它,不知道被父母责骂了多少回,却依然如故。。。这小子调皮是调皮,读书成绩却年年在班上数一数二,还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一直任班长,可是,那时候他家里实在太穷了,兄妹三人读书,母亲还有严重的眼疾,往往学费是班里最后一个交上去,因他年年又是三好生,学校最后几年里将他的学费简免掉,即使是这样的家庭,弹弓小子还是上山打鸟,下河捉虾,有时候还和同学打架,哎!真个是 少年不知愁滋味。。。

说到他的弹弓可又是一绝,弓绳弹力很大,一般的少年还拉不开呢,可以将石子打二百米多远;有次隔壁吴老太在自家门口择菜,突然见两只麻雀掉在面前,一只脑袋也碎了,另一只也活不了啦,老太奇怪得自言自语:怪!麻雀打架也会这么厉害。。。抬眼见雕躲在自家门口偷笑,手里还拎着他的弹弓,就什么也明白了——这真是一石双鸟啊。有段时间在学校教室读书的位置他坐在靠窗边,窗外有条水沟,常常有老鼠出没,几节课下来,窗外水沟就躺了好几只死老鼠,可以想象——死老鼠的味道有多难闻,雕只好把战场搬到家里,放把谷米在地上,等老鼠来时开弓就打,一会就打了十来只,几乎全部打中脑袋。。。就是把一根针放在一两丈外,也弹不虚发,天上飞着的鸟在一定距离下也给打下来过。一段时间学校也炫起弹弓旋风,直到校长办公室玻璃打烂了几次才被禁止,几年下来,弹弓小子远近闻名。。。

川中的灵山活水将少年的弹弓小子养得强壮健康,身材普通却也爱摔交,十几岁就力大非常,乡里学校少有对手。电影《少林寺》上影后,加之看了小说《水浒传》,特别喜欢里面的打虎英雄武松,天天压腿打沙袋。。。几年下来,火砖也可一掌劈断,竟然连普通壮汉也奈何他不得。。。当然,弹弓也打得更准了,门外十几米外的高压电线也可三发两中。。。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就到十六岁的半大人了,家里父母渐老,父亲也快六十岁了,加之母亲体弱病多,虽然弹弓小子读书成绩一直很好,可是竟也无力让他继续读书,只好背上行囊外出打工去了。。。

去到省城成都,打工也带着他的心爱的弹弓,可是这大城市是繁华之地,到处是高楼大厦,酒红灯绿的,哪里有地方让他乱打的地方啊,只好收起弹弓认认真真工作起来,打工的单位就是成都有名的全兴酒厂,在工厂电工室打杂,一段时间下来,厂里的电工竟然也很喜欢这聪明、淳朴的弹弓小子,从来不把他当乡下人看,生活、工作中处处照顾他。。。转眼过了一年半,该回家看看父母了;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同车竟有个回乡省亲的军人,一身军装威武动人,很是羡慕——如果我能够去当兵就好了,对!当兵去!

回家几天后,见到父母身体也无大碍,家里农活也有大自己几岁的哥照顾,想当兵去的念头更是挥之不去;这天在乡里当干部的姨父来家做客,闲聊中知道现在部队刚刚在镇里征兵,而乡里的武装部长正是姨父的朋友,问题是现在只招五人报名的应征青年就有一百多人,身体检查会合格吗?果然在淘汰检查中就刷下了近百人,好在弹弓小子各方面还不错,终于通过了检查,穿上新军装,虽然还没肩章帽徽也兴奋不已。

三月的蜀中春暖咋寒。凌早五点,天上还挂着启明星。

“哥,回去吧。。。”刚刚出门雕就说道,可哥提着背包执意要送他到车站;刚才和父母告别时妈妈身体有病还一直躺在床上,他有点担心。

昨天接到通知,应征入伍的新兵到镇上报到。。。晨曦中的村庄在黑暗中一片沉静,雕默默地转过头看了看这片养育自己的土地,心里涌起一种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

哥俩刚上村外大路,突然觉得身后一阵温暖,蓦地回头:在暗灰色浓雾中的村头家门大开,在室内明亮的灯光投射下:一个身影静静扶门而立。。。远远看着显得非常突兀,“妈妈”泪水瞬间模糊了雕的双眼。其实从小他就调皮异常,那怕做再多事,严厉的妈妈也从来没表扬过他,有时候甚至觉得妈妈并不爱他。。。可现在。

爱说爱笑的雕此时低头默默地跟着哥哥后面,渐行渐远,但家中那盏灯却伴着母亲和她的期望一直亮着。。。这一幕永远定格在他的心里直到现在。

奔驰的列车上,整列全是身穿绿军装的新兵;到底是少年心性,雕恢复了往人的神态,贪婪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的轻松;但没人知道列车最终将去何方,只一路向南,越峨眉,过渡口,渐入云南,火车象一条长蛇般蠕动在崇山峻岭间,人们常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可这滇南的大山才真正的又高又险呢,透过车窗,惊现外面有时竟是百丈悬崖,深不可测。。。

到125团已经快两个星期了,从一个百姓到战士还是有个过程的,新兵连的训练是艰苦的,每天就学习叠被子、队列和体能训练,单调而孤糙。

“早知道这么无聊就不来当兵了”队列中雕的新军装显得很不合身,其实很多新兵的衣服都不怎么合体。队列训练又快过一天了,他觉得很压抑很失望——为什么还不发枪呢?

“雕,嘀咕什么?”训练新二班的是刚刚从昆陆指挥学校出来的实习排长颜宁 。

“叫到名字要答——到,你不清楚吗?”排长颜宁厉声喝道。

“爬下!俯卧撑准备。。。”雕慢腾腾爬下面无表情。

“一 二 三。。。”雕觉得这样来得痛快些,这才是训练——可是是体罚训练,起伏动作越来越快。。。

“ 一百九十五,一百九十六。。。”他完全没停下来的意思。其实在家里天天练习石锁,打沙袋,两百个俯卧撑对他来说没什么问题的。。。

排长颜宁的眼神不再那么凌厉,他知道这些刚刚离开家的新兵还很难理解和做到令行禁止,要把他们锻炼成好战士只是时间和方式的问题了。

诺大个训练场没一点声音,所有人都看着雕还在不停地起伏。。。只是动作慢了下来。。。

“起来吧,可以了”排长颜宁这时柔声说道。“已经二百五十个了,好你个二百五!”他有点喜欢这个兵了,因为还没遇到一个新兵可以做到一百个掌上压的。。。

雕终于停止站起身来低着头,其实他并不喜欢这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