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义务邮递员老江,一路走好!

今天早上接到小张的电话,电话那头小张对我说:“指导员,你知道吗?老江在送信途中遇到泥石流,不在了!”,“什么!”电话这头我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我还差老江一个承诺,他怎么就走了呢?整天早上,没什么心思做工作,文书小李几次找我签字,我都没注意到,害得他不禁担心地问我:“教导员,您不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吧?”

猛地想起我和老王在基层连队的点点滴滴……

老江是一个地方邮政局的义工,准确来讲是一个专门为了我们连队而设的一个义工,当年我所在的连队在高黎贡山西北,东南临缅甸,西北临印度,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属于边境咽喉,中、缅、印三方均在此处布下了边防重兵,我们连便是边防团布置在这30公里边境线上的一个钉子,牢牢地守卫着这30公里的边境线。

俗话说当兵苦,最苦边防兵,我们连则属于我们团里最苦的连队,团里有顺口溜是这样说的:“土不土,看一连的兵;傻不傻,看一连的狗;瘦不瘦,看一连的猪;累不累,看一连的干部。”它准确地说出了我们一连的艰苦程度,在我之前,这个边防连已经在2年内换了4个指导员,都是受不了这份苦,找关系调走的。

一连的苦,不单在环境上,最重要的还是在心里面。一封信从怒江到一连驻地路上最少要12天,好多官兵就是因为通信不便,有的和女友吹灯拨蜡,有的家里父母去世半把个月才知道消息。从一开始到现在,当地邮政局的同志为了解决一连通信困难这一难题,专门派了邮递员,但长的只干了2个月,短的来一次以后就不再次为一连送信,就算邮局加工资、加福利也无济于事。

了解这一情况后,我决心从源头上解决一连通信不便的问题,而这个时候,老王便进入了我们一连官兵的生活。在我和地方邮政局领导反映了一连通信问题的第三天,老江就找到了我们,说自愿当我们一连的义务邮递员。见面那天,老江穿了一身旧迷彩服,牵了一头骡子,主动和我搭讪:“指导员,我是个退休教师,儿子在西藏当兵,了解你们当兵收不到家信的苦,我不要钱,只要看见你们高兴,我打心里就高兴……”。就这样,老江成为我们一连的义务邮递员,一连的官兵走了一茬又一茬,但老江始终坚守岗位,一直到……

三级士官李源不会忘记,2001年的冬天,老江用自己的骡子把他的妻子从山下驮到山上和他完婚,而自己却走了120里山路。路上,他的妻子被老江照顾得无微不至,而老江的关节炎却因为那次长途在雪地行走,一年要犯好几次;上等兵王涛不会忘记,他父亲大年三十给他邮的信,老江大年初三就送到了连队,打开却只是一封平常的家书,当我们问老江为啥走这么急,他平静地回答:他看到是一封挂号信,怕是急件于是顾不得和自己四年才探亲的儿子团聚,一大早就赶了过来;军医老彭不会忘记,他结婚四年的老婆本来是要来边防团和他离婚,但和老江走了一躺边防路后却和他和好如初,夫妻恩爱非常;一连的弟兄们不会忘记,老江给连里送了这么多年信,却从没收过连里一分钱。

老江对一连的情,不单在送信上。为了解决一连农副业生产一直赶不上兄弟连队的问题,老江主动找到急得上火的我,联系当地农业局和畜牧站他的同学,指导我们连建起了边防团唯一的蔬菜大棚;引进喂养了耐高寒的瘦肉型猪,当年建设,当年就见成效,为我们连带来了15000多元的农副业生产收益,2005年连队农副业生产在老江的大力协助下喜获建连以来的第一次丰收,得到了边防团里的嘉奖;为了解决边防连官兵出门看天,进门看人的枯燥生活,老江积极帮我们出主意,巡逻路上的一个石头,经老江精雕细琢,变成了营院内的美丽盆景;执勤途中偶遇的一草一木,在老江的指导下,种成了我们营区的绿色一角;昔日边防团里谈一连色变,今日新兵、干部就想去一连……

老江唯一和我提的一次要求是在2006年的11月,当时,老江找到我,却一真不开口,经我打听才知道:老江一直到现在还不是党员,他想让我当他的入党介绍人,他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我爽快地答应了他,不曾想,11月探亲回家后就被选送到国防大学进修,而错过了一次最好报答他的机会。哪想,那一别竟成了天人永隔,当年当排长的小张现在已经成了一连第43任连长,当年的后进单位,现在已经成了军区的先进单位,我也从一名刚下基层的军校生变成了久历风雨的基层干部,而老江这一见证人,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电视里正大放《感动中国》王顺友的故事,而老江的故事比王顺友更加感人,更让人反思: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我们正在追求的是什么……

老江,一路走好,我一定履行好自己的承诺!

我手里拿起笔,开始践行我两年前的承诺:这次我要为老江写一封鉴定信,我要申请上级吸纳老江为我边防营里的特殊党员……

本文内容于 2011/7/21 14:57:48 被小编Q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